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381章 走投無路

第381章 走投無路

作者:

?「少祖……」神運算元起身望着白小純,遲疑了一下,可還是咬牙開口。

「少祖,我……也要走了,我們都在這裏,這麼下去的話,終究難以解決生存的問題,你看……」

白小純一聽這句話,眼看這些人都要去各謀出路,頓時着急了,一樣站起了身。

「你們別走啊,你們是我的護道者,是我帶來的啊,你們走了,我怎麼辦……」白小純急道,尤其是他此刻不但宗門給的靈石,甚至就連自己儲物袋的靈石都花的差不多了,這個時候眾人離去,讓白小純心裏很受傷。

「你們是我帶來的,你們要養我啊……」白小純試圖挽留,宋缺在一旁冷哼一聲,無情的轉身,他準備自己做任務,去養活自己,此刻邁著大步直奔靈宅大門,沒有絲毫停頓,直接離去。

「缺兒……」白小純急切的呼喚,可卻沒有任何回應,神運算元正要跟隨而去,卻被白小純一把抓住手臂。

「神運算元,我以後不叫你哼哼子了,你別走……」白小純可憐兮兮的望着神運算元。

「少祖,我也沒辦法,來的時候我們都沒想到,這星空道極宗居然這麼難生存……我打算出去給人算命,爭取讓自己活下去……」神運算元嘴上如此開口,可心中卻是憤憤,無限的懷念逆河宗,一想到是白小純把自己拉入火坑,他就無情的一甩袖子,向著白小純一抱拳后,快速的向著大門走去,眨眼間,就走出靈宅,消失不見。

「你們太過分了!」白小純怒道,在他想來,宋缺與神運算元,不講道義,二人若是早走幾天也就罷了,偏偏等自己這裏靈石都快空了的關鍵時刻,就這麼的扔下自己走了。

就在白小純氣憤時,陳曼瑤輕咳一聲,也站起了身,看了看白小純,嘆了口氣。

「都怪我沒有做好判斷,少祖……我還是去找找熟人去吧,若是有緣,我們彩虹上相見。」陳曼瑤說完,也不等白小純回答,就身體一晃,飛出靈宅。

白小純眼看陳曼瑤居然也走了,他整個人有些抓狂起來,這陳曼瑤是主動來找他,讓他帶着來此地的,可眼下竟也扔下自己,氣憤之餘,白小純看到許寶財與張大胖還在,心底略有安慰。

「哼,他們願意走就走,還是大師兄和小寶你們講義氣,你們放心,我……」白小純心底感動,一拍胸口,正要說些豪言壯志時,許寶財尷尬的站起了身。

「少祖,我……」

「你幹什麼,快坐下。」白小純一看許寶財這個樣子,內心咯噔一聲,就要去阻止,可許寶財此刻已堅定了信念,整個人都快哭了,近乎哀求。

「少祖,你放過我吧,我……我不想餓死啊,你看看我,我們這些里,就屬我現在最虛弱了,我都皮包骨了,我擔心這麼下去,我會成為第一個餓死的修士。」

「你大慈大悲,放我走吧。」

「少祖,你讓我走吧……」許寶財哭喪著臉,拉着白小純的袖子,眼巴巴的說道。

白小純一臉悲憤,看了許寶財半晌,長嘆一聲。

「人各有志,你要走……就走吧!」

「多謝少祖!!」許寶財感動,飛速逃出靈宅,到了宅子外面后,他立刻就看到了在不遠處的神運算元,二人相互看了看,走在了一起,飛速前行,直至離開到了一定的範圍后,二人彼此嘿嘿一笑。

「那宋缺心氣高,不太喜歡變通,估計是真的覺得呆不下去了,哪像咱倆,終於離開了魔爪啊。」神運算元得意的開口時,從儲物袋內取出一塊靈肉,扔在了口中。

「不過我們這麼做,會不會不太好啊,畢竟我們的身份還是護道者。」許寶財遲疑了一下,也從儲物袋內取出了一塊靈肉,大口的吃了起來。

顯然,他二人的身上,還有不少存貨,畢竟之前的幾天吃的都是白小純所購買。

「這也是沒辦法啊,這麼下去,一定會餓死,而且以少祖的手段,我們也不需要擔心,大家先把自己養活好,日後在彩虹上相見就是。」神運算元也遲疑了一下,想了想后,安慰自己道。

二人又交談片刻,彼此抱拳一拜,各自離去,尋找自己的生存之道。

而此刻的靈宅內,只剩下了白小純與張大胖二人,張大胖坐在那裏,看了白小純一眼,嘆了口氣,閉目打坐。

白小純很是氣憤,可卻沒辦法,看到張大胖陪着自己,他心裏很感動,可又過去了一天後,張大胖終於忍不住了,在這一天的黃昏,他來到白小純面前。

「九胖……」

「大師兄你……」白小純頓時緊張。

「九胖,不是大師兄不管你,實在是這麼下去,我自己都活不下去了,我打算出去幫人煉靈,你放心九胖,等大師兄我發達了,一定回來找你,以後我養你!」張大胖毅然開口,說出的話語,讓白小純說不出絲毫挽留的話語。

最終張大胖拍了拍白小純的肩膀,深吸口氣,似帶着某種神聖的使命,走出了靈宅……

此刻整個靈宅內,就只剩下了白小純一個人,夕陽下,他孤零零的站在那裏,半晌之後,長吁短嘆。

「走了,這些人都走了……」白小純垂頭喪氣,回到了房間內坐下,感受着肚子內的飢餓,發起愁來。

「我該怎麼辦啊……好餓。」白小純眼看天色漸晚,只能外出用所剩不多的靈石,買了一些補充消耗的食物后,又去看了看城池內對於赤衣弟子發放的任務榜。

那裏面的所有任務,都具備一定的危險性,雖然對白小純而言,以他的金丹修為,完成起來沒有什麼風險,可這些任務的獎勵太少了。

白小純算了算,以自己的消耗,他若是想要活下去,那麼需要每天幾乎大部分時間,都在完成任務才可以,畢竟以他的金丹修為,消耗的程度要比其他人大了很多。

若是換一些獎勵高的任務,則危險的程度也隨之增加。

白小純看了半晌,沒了主意,唉聲嘆氣的回到靈宅,此刻小烏龜也醒了,從儲物袋內爬出,狐疑的看了看白小純,似有些詫異自身居然睡了這麼長時間,白小純也沒心思理會它,或許是這種不搭理的態度,讓小烏龜這裏沒有懷疑白小純,想了想后,就縮頭不見。

又過了幾天,白小純多次外出,尋找養活自己的辦法,為了減少消耗,他只能將自己修為壓制,不露一絲一毫在外,這樣的話,才可以讓消耗降低到最少。

只是任憑他如何去想辦法養活自己,卻發現在這城池內,所有能想到的辦法,都有人在做了,尤其是任務處那裏,更是如此,即便是白小純想要去接任務時,也都發現接任務的弟子太多了。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了為何當初來此地時,看到這城池內的人,大都是面黃肌瘦……又為何一個個修為都怪異,顯然都是與白小純一樣,整日壓制之下,幾乎成為了本能,又在這濃郁的靈力干擾中,彼此看不出強弱。

「我堂堂金丹修士,難道要餓死在這裏!!」白小純悲呼,實在是餓的受不了了,他的雙眼已經冒出了綠光,儲物袋的靈石已經空了,食物只剩下了不多的一點,再這麼下去,他就只能吃靈草了。

畢竟他的儲物袋內,還有不少煉藥所需的各種靈草,就算是拿出去賣,也可以賣一些貢獻點回來,在這城池內,貢獻點與靈石一樣,可以交易。

「這麼下去不行……該死的,這星空道極宗太邪門了,對於弟子居然這麼苛刻,我可是金丹啊,我還是質子,他們就真的不擔心我餓死么!!」白小純鬱悶,他甚至都想過去搶……可卻打聽到,在這星空道極宗內,一旦出現此事,懲罰極其嚴重,於是只能放棄,此刻思來想去后,他狠狠一咬牙。

「沒辦法了,只能用我最擅長的方式來解決了,我……我要煉藥!!」

---

要崩潰了,我打算去醫院再看看,用了很多方法,大家介紹的也用了一些,還是沒好轉,坐立不安,大號痛苦不堪,要瘋了(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