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385章 再遇神運算元

第385章 再遇神運算元

作者:

?到了北城,白小純改頭換面租下了一處靈宅,花費貢獻點,買下了大量食物后,整日在內打坐修行,等待外面風聲過去。

寒門養念訣,在這通天河的源頭,星空道極宗內,只要有足夠的食物補充消耗,那麼就可以無休止的修行下去。

這裏的天地之力,磅礴的無法形容,使得白小純的修鍊,也突飛猛進,雖還是無法突破下寒,可卻比之前,精鍊了太多。

如今他抬手時,整個手掌都可以散出驚人的寒氣,隱隱的,似有一層重疊之影若隱若現,這正是下寒的特徵,冰寒之影。

與此同時,對於不死筋的修行,白小純也沒有放下,而是每天都拿出一定的時間去修鍊,他的左腳第二趾,已完全煉化,開始向第三趾蔓延。

「老祖說的沒錯,在這星空道極宗內,修鍊速度的確快了好多。」白小純感慨時,時間流逝。

直至三個月後,有關超級辟穀丹的事情,才慢慢的消散,整個空城多數人都聽說了超級辟穀丹的騙局,對於所謂的辟穀丹,都有了更深的警惕,很難再去相信。

如此一來,就已經算是絕了超級辟穀丹,即便是再有出現的,也都無人會相信,而且也不敢去嘗試。

對於天空會而言,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不費吹灰之力,甚至還大賺一筆,就將這超級辟穀丹徹底滅絕,一切責任,都推到了那位失蹤的白藥師身上。

當然,對於那些受害者的道歉以及安撫,天空會做的滴水不漏,配合很多手段,使得對天空會自身的影響,微乎其微。

唯獨對於沒有引起眾人出手,滅殺白小純的事情,天空會有些遺憾,可也沒太去關注,在他們看來,那只是一個有些天賦的藥師而已,不值得天空會去太過在意。

在這場沒有術法的比斗中,白小純這裏……可以說是完敗!

而此事對白小純的刺激,也是前所未有,若是鬥法輸了也就罷了,白小純不會這麼憤怒,可現在,在這種心智上的失敗,讓白小純整個人都抓狂,他有種被羞辱的感覺,甚至他都想過憑着修為去碾壓,可又一想,天空會那麼大,自己一個金丹……怕是很難撼動。

「依靠修為,不算本事,我白小純從什麼地方跌倒,就要從什麼地方爬起來,不就是心機么!」白小純恨恨的低語時,喝了一口百花靈釀,又吃了口寶玉靈米,這兩種靈食,價格不菲,白小純在東城時最喜歡了,到了北城后捨不得,三個月前買了不少。

此刻他看着自己的身份令牌,上面的貢獻點,在這三個月里,已所剩不多了。

「都怪我之前大手大腳……」白小純頭痛,此刻他有些後悔自己祭獻了十萬貢獻點換取的橙衣身份,也覺得自己買下那隻鱷魚獸時,有些衝動了。

「怎麼辦,超級辟穀丹沒法賣了,難道我以後的日子,要省吃儉用的同時,吃自己煉製的超級辟穀丹么……」白小純哭喪著臉,又吃了口寶玉靈米,越想越是對天空會氣憤。

直至半個月後,白小純的靈食,已快要見空,貢獻點也都所剩了了,可他還是沒想出賺貢獻點的方法,無奈之下,看出外面關於辟穀丹的風聲已散,於是長嘆一聲,先是用靈水洗了個澡,然後特意改變了一下容顏,準備外出一趟。

「只能去把那鱷魚獸賣掉,換些貢獻點了,還有我身上這些之前買的法寶,以及那些裝飾品,都要賣掉了。」白小純有些捨不得,可沒辦法,於是走出靈宅,坐在鱷魚獸的背上,穿着橙衣弟子的衣袍,看似耀武揚威,可實際上口袋比臉還乾淨……

在空城中,鱷魚獸是最常見的凶獸,白小純坐在鱷魚的背上,倒也沒有人會去聯想到東城的白藥師。

一路上,不少人看到白小純后,都露出羨慕之意,更有尊敬,甚至還有一些橙衣弟子,也是如此看向白小純,畢竟在空城中,有戰獸坐騎,這本身就是一種實力的標誌,而且白小純全身有寶光閃耀,一看就是身懷重寶。

可這樣的目光,讓白小純更心酸了。

「今天過後,我再出來,就沒人這麼看我了。」白小純黯然神傷,連連嘆息,決定這一次自己多在外面走走,這樣的話,以後的遺憾也能少一些。

就這樣,白小純帶着留戀與不舍,坐在鱷魚身上,走在北城,直至晌午過後,快要黃昏時,白小純狠狠一咬牙,正要前往靈獸閣,可就在這時,他路過一處衚衕口,一眼就看到有一個修士站在那裏。

這修士手中拿着一桿大幡,被風吹起,上面寫着三個大字。

神運算元……

此人,正是神運算元,此刻的他比當初離開白小純時,明顯的瘦了一大圈,整個人面黃肌瘦,雙眼無神,很是凄慘。

而且不少人從他身邊走過時,根本就沒停頓絲毫,神運算元多次試圖呼喚,可卻無人理會,他的身影蕭瑟,在那裏目光帶着茫然,彷彿魂都飛出了肉身。

這種凄慘的模樣,白小純看了后,也愣了一下,頓時同情可憐起來,一拍身下的鱷魚獸,向著神運算元走去。

還沒等靠近,鱷魚獸那龐大的身體,還有腳步落下的轟鳴聲,就讓神運算元身體一震,猛的抬頭時,立刻就看到了面前這三十多丈長,極為威武的龐大鱷魚。

這鱷魚身上的鱗甲,在夕陽下閃閃發光,喘出的鼻息,更是讓人心神震動,尤其是在這鱷魚背上的白小純,穿着一身橙色的衣袍,氣色飽滿,全身上下更是珠光寶氣。

這一幕,讓神運算元全身猛的震動,雙眼光芒前所未有,憑他這幾個月的經驗,深刻的知曉,如此人物,都是這空城內的天驕之輩,貢獻點至少都有數十萬之多,甚至有的距離晉陞黃衣弟子,也都極近。

這種人物,才是空城內真正的驕子,足以呼風喚雨,他這幾個月曾看到過幾人,每一個都是如此,讓他不止一次的羨慕,此刻深吸口氣后,他內心激動振奮,暗道終於來了一個大主顧,於是打起精神,整理衣衫立刻上前,向著鱷魚上的白小純,抱拳一拜。

「這位兄台留步,在下神運算元,兄台可否聽我一言!」

白小純眨了眨眼,看着神運算元,知道自己改變了樣子,對方看不出來,於是故作深沉的嗯了一聲。

他這一聲,讓神運算元這裏激動的身體都顫抖了,他沒想到自己只是這麼一說,對方居然就同意了,頓時有種熱淚盈眶之感,在心裏不斷地給自己鼓勵打氣。

「神運算元啊神運算元,你一定要爭取讓這位爺滿意,以此人的排場,一旦滿意了,貢獻點不會少的,甚至說不定能成為他的御用算士!!」

神運算元這麼想着,神色極為認真,雙手掐訣,不斷地計算眼前之人的命格變化,隱隱的,有陣陣波動從其身上散開,看起來很是不俗。

可算著算著,神運算元的雙眼就猛的睜大,身體微微顫抖。

「不對不對,我算錯了,怎麼會算到他身上了,我再算一遍……」神運算元呼吸急促略有紊亂,臉上露出無法置信,雙手掐訣速度更快,半晌之後,他的眼睛再次睜大,差點要鼓出來,彷彿見了鬼一樣,猛的抬頭,張開口指著白小純。

「你……你是……」

「哼哼子,你怎麼弄的這麼凄慘,我以為我就夠慘的了,沒想到你居然比我還慘。」白小純神色古怪,坐在鱷魚上,看到神運算元這個樣子,知道對方還是有些本事,應該是算出了自己的身份。

畢竟當年在血溪宗,對方算自己的時候很多,而且每次都很准……

「白小純!!」神運算元整個人如被天雷轟中,倒退幾步,身體顫抖,他之前算出時本就覺得不可思議,眼下聽到白小純的聲音,他整個人都懵了。

看到神運算元此刻的震撼,他心中無比得意,乾咳一聲。

「小點聲……」

-----

手術完了,然後現在我要死了。。。爬著一天,這一章寫的太痛苦了,生不如死!(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