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389章 人竟能這麼活

第389章 人竟能這麼活

作者:

?「這裏的東西太貴了!」這是半年前,白小純剛剛來到空城時的模樣。

「這個不錯,可有點貴啊……算了,我咬咬牙,買了!」這是白小純煉製超級辟穀丹時的模樣。

「此物很好,我要了!」這個,則是白小純在北城青龍會,剛剛發展起來時的模樣。

而現在……

「這個,那個,還有這個……這三個不要,其他全要!」白小純走入一間法寶閣內,指著一面牆上的上百件法寶,得意的開口。

他的四周,店鋪的夥計額頭冒汗,心跳加速,只覺得眼前之人富貴逼人。

也不怪白小純如此奢華,他現在無論是吃的還是穿的,又或者用的,基本上都是最好的,全身上下的行頭價值加在一起,不說百萬貢獻點,可至少七八十萬有了,至於飛升彩虹之事,他若是想,很容易就能做到。

可白小純捨不得這裏啊,他覺得彩虹上的生活,一定沒有這裏滋潤,尤其是也找人打探過,知道彩虹上的確是沒有這麼多享受時,他就打定主意,作為質子的這段時間,自己留在這空城內,才是最好的。

「傻子才上去!」白小純得意的哼了一聲,大搖大擺的帶着身後眾人,在這北城內浩蕩而去,一路上無數人看到他這裏,都帶着羨慕與尊敬,白小純心花怒放,越發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優秀了,無論在什麼地方,都可以很快的風生水起。

他的要求不高,也沒有去理會青龍會此刻積累了多少貢獻點,當這貢獻點的數量,到了一定的程度后,白小純也都不在意了,他只是知道,足夠青龍會與自己花銷就是。

可快樂的生活中,總是會出現一些讓白小純覺得不舒服的事情,在青龍會的勢力飛速膨脹中,龍蛇混雜只是一方面,空城內的各方勢力,尤其是天空會那裏的暗中潛入,此事每天都有。

甚至在青龍會的觸手蔓延其他三個城區時,還出現了很多傳言,這些傳言裏,有的是將東城那引起公憤的白藥師,與白小純這裏重疊在一起的話語,還有的則是傳聞青龍會的無惡不作。

更有一部分,直接點出那致幻丹的廉價以及無窮危害,總之所有的傳聞,都是從某個點去針對青龍會,針對白小純,而若把這些點凝聚在一起,則彷彿化作了一張大網,正向著青龍會慢慢收攏。

此事是神運算元察覺的,神運算元給自己的定位是藏在幕後的軍師,除了最早的那一批青龍會的修士,外人見過他的很少,當白小純聽神運算元的彙報后,立刻重視起來,他知道天空會的陰損手段,可以想像對方蟄伏了幾個月沒出手,這一次一旦出手,必定是絕命一擊。

白小純重視后,神運算元就更重視,而青龍會的修士,也都因此極為重視,發動全力,開始阻止此事的發生,可惜效果不好,反倒越演越烈。

直至這一天黃昏時,白小純正在吃晚飯,他的面前有一桌子靈食,山珍海味,堆積如小山……身邊還有兩個女修在溫柔的倒酒伺候。

神運算元在一旁正彙報青龍會的進展時,洞府外,立刻有人前來稟報。

「頭領,經過我們數日的追查,終於找到了這一次散出傳聞的眾多源頭之一,已將此人擒拿回來,還請頭領定奪!」

白小純拿着一個雞腿,聽聞此話后,輕嗯了一聲,頓時一旁的神運算元立刻一拍桌子,狐假虎威般的冷哼一聲。

「帶上來,我倒要看看,此人到底有多大的膽子,居然敢造謠生事!」

不多時,陣陣慘叫從外面傳來,這慘叫聲很是凄厲,還帶着顫音,似恐懼的不得了,回蕩四方。

「青龍會的諸位道友饒命,我錯了……真的錯了……」隨着慘叫聲越來越近,一個披頭散髮的修士,被兩個青龍會的大漢直接拎到了白小純與神運算元的面前,按在那裏。

這修士慘叫,也不掙扎,任由那兩個大漢按著,直接跪在那裏,不敢抬頭,不斷的哀嚎求饒。

「青龍老大饒命,小的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這一次是小的沒張眼睛,聽信了天空會,青龍老大我錯了……」這修士慘叫,聲音凄慘,很是可憐,在那裏不斷地求饒。

可白小純此刻卻拿着雞腿愣了,仔細的看了那修士幾眼,一旁的神運算元也是眼珠子都要冒出來,也呆在那裏。

二人相互看了看,頓時都認出……這在那裏不斷求饒的修士,居然就是……許寶財。

許寶財衣着殘破,披頭散髮,臉上鼻青臉腫,很是狼狽,就連聲音也都嘶啞,低着頭,從始至終都不敢抬起,顯然是被嚇的不得了。

白小純乾咳一聲,神色古怪,吃了口手中的雞腿后,忽然大喊一聲。

「許寶財!!」

許寶財原本低着頭,被這突如其來的喊聲嚇的一抖,頓時慘叫,正要繼續求饒時忽然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下意識的抬頭后,一眼就看到了……在那一桌子山珍海味后,一張陌生的面孔。

可在這陌生的面孔身邊,坐着的居然是一臉神色古怪的神運算元。

許寶財整個人呆了,露出茫然時,他目中那張陌生的面孔,突然變化了一下,有那麼一瞬間,露出了只有他能看到的……一張無比熟悉的面孔。

「白……」許寶財失聲尖叫,可話語還沒等說完,一個雞腿飛來,直接塞在了他的嘴裏,許寶財腦海嗡鳴,心神狂震,臉上帶着無法置信與不可思議,徹底傻眼。

「許寶財,你怎麼弄的這麼凄慘,我以為我就夠慘的了,沒想到你居然比我還慘。」白小純咳嗽了一聲,看到許寶財后,很是開心的笑道。

按住許寶財的那兩個大漢,一看這個樣子,立刻鬆開了許寶財,知道有些話不能聽,於是恭敬的快速退下。

許寶財眼圈都紅了,他看着白小純滿身的珠光寶氣,紅光滿面,還有那一桌子靈食,他粗略一算,腦海再次嗡鳴,這全部價值在一起,雖然不如一個黃衣弟子,可也相差無幾了,這是他賣消息一甲子,怕也無法賺到的。

尤其是白小純居然還成為了青龍會的頭領,此事徹底顛覆了他的心神,讓他的眼淚忍不住流下……

還有白小純身後那兩個侍女,竟不是真人,而是惟妙惟肖的傀儡時,許寶財更是內心一顫,他知道,在這裏,這種傀儡比真人還要昂貴。

至於一旁的神運算元,許寶財也留意到了,全身身下閃閃發光,面部飽滿,全身修為散開,明顯的比幾個月前要更上一層,甚至距離結丹也都更近一步時,許寶財的心中泛起無限的苦澀。

他此刻真的後悔了當初的決定,一想到自己離開后,這段日子的凄慘,依靠販賣消息換取微薄的收入,而自傲打探消息的自己,居然還不知道白小純竟然是青龍會的頭領,他就懊悔異常,尤其是一想到自己當初的離開,竟錯過了這麼一場造化,而白小純這裏竟達到了如此程度,許寶財就越發苦澀。

「少祖,我錯了……」許寶財再次撲倒,眼巴巴的看着白小純,他此刻內心已打定主意,就算是白小純趕他走,他死也不走。

「算了,你畢竟是我帶來的,我要對你負責,雖然你們當初無情的把我拋棄了,可我還是很大度的,以後你跟我混吧。」白小純很是大度的一揮手,許寶財頓時感動的熱淚盈眶,一旁的神運算元乾咳一聲,覺得這句話很是耳熟……

「今天晚了,你先休息休息,過幾天我們再敘舊吧。」白小純此刻吃完了,立刻有侍女上前拿出手帕為他擦嘴擦手,白小純低咳一聲,得意的抬起下巴,淡淡的向著身邊的侍女說了一句。

「走,扶老爺去煉丹。」

立刻兩個侍女過來,扶著白小純,根本就不需要白小純邁步,如同漂浮一樣,直接扶走……神運算元趕緊起身,很是熟練的在後面高呼一聲。

「恭送老爺……」說完,神運算元連忙抱拳深深一拜。

看着被扶走遠去的白小純,看着恭恭敬敬的神運算元,許寶財再次傻眼,他從來沒想過,居然還可以這麼玩,人竟然能這麼活……(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