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一章 他叫白小純

第一章 他叫白小純

作者:

?帽兒山,位於東林山脈中,山下有一個村子,民風淳樸,以耕田為生,與世隔絕。

清晨,村莊的大門前,整個村子裏的鄉親,正為一個十五六歲少年送別,這少年瘦弱,但卻白白凈凈,看起來很是乖巧,衣着儘管是尋常的青衫,可卻洗的泛白,穿在這少年的身上,與他目中的純凈搭配在一起,透出一股子靈動。

他叫白小純。

「父老鄉親們,我要去修仙了,可我捨不得你們啊。」少年滿臉不舍,原本就乖巧的樣子,此刻看起來更為純樸。

四周的鄉親,面面相覷,頓時擺出難捨之色。

「小純,你爹娘走的早,你是個……好孩子!!難道你不想長生了么,成為仙人就可以長生,能活的很久很久,走吧,雛鷹長大,總有飛出去的那一天。」人群內走出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說道好孩子三個字時,他頓了一下。

「在外面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堅持下去,走出村子,就不要回來,因為你的路在前方!」老人神色慈祥,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長生……」白小純身體一震,目中慢慢堅定起來,在老者以及四周鄉親鼓勵的目光下,他重重的點了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四周的鄉親,轉身邁著大步,漸漸走出了村子。

眼看少年的身影遠去,村中的眾人,一個個都激動起來,目中的難捨剎那就被喜悅代替,那之前滿臉慈祥的老者,此刻也在顫抖,眼中流下淚水。

「蒼天有眼,這白鼠狼,他終於……終於走了,是誰告訴他在附近看到仙人的,你為村子立下了大功!」

「這白鼠狼終於肯離開了,可憐我家的幾隻雞,就因為這白鼠狼怕雞打鳴,不知用了什麼方法,唆使一群孩子吃雞肉,把全村的雞都給吃的乾乾淨淨……」

「今天過年了!」歡呼之聲,立刻在這不大的村子裏,沸騰而起,甚至有人拿出了鑼鼓,高興的敲打起來。

村子外,白小純還沒等走遠,他就聽到了身後村子內,傳出了敲鑼打鼓的聲音,還夾着歡呼。

白小純腳步一頓,神色有些古怪,乾咳一聲,伴隨着耳邊傳來的鑼鼓,白小純順着山路,走上了帽兒山。

這帽兒山雖不高,卻灌木雜多,雖是清晨,可看起來也是黑壓壓一片,很是安靜。

「聽二狗說,他前幾天在這裏被一頭野豬追趕時,看到天上有仙人飛過……」白小純走在山路上,心臟怦怦跳動時,忽然一旁的灌林中傳來陣陣嘩嘩聲,似野豬一樣,這聲音來的突然,讓本就緊張的白小純,頓時背後發涼。

「誰,誰在那裏!」白小純右手快速從行囊中拿出四把斧頭,六把柴刀,還覺得不放心,又從懷裏取出了一小根黑色的香,死死的抓住。

「別出來,千萬別出來,我有斧頭,有柴刀,手裏的香還可以召喚天雷,能引仙人降臨,你敢出來,就霹死你!」白小純哆嗦的大喊,連滾帶爬的夾着那些武器,趕緊順着山路跑去,沿途叮噹亂響,斧頭柴刀掉了一地。

或許是真的被他給嚇住了,很快的嘩嘩聲就消失,沒有什麼野獸跑出來,白小純面色蒼白,擦了擦冷汗,有心放棄繼續上山,可一想到手中這根香是他爹娘去世前留給他的,據說是祖上曾偶然的救下一個落魄的仙人,那仙人離去時留下這根香作為報答,曾言會收下白家血脈一人為弟子,只要點燃,仙人就會到來。

可至今為止,這根香他點過十多次,始終不見仙人到來,讓白小純開始懷疑仙人是不是真的會來,這一次之所以下定決心,一方面是香所剩不多,另一方面是他聽村子裏人說,頭幾天在這看到有仙人從天上飛過。

所以他這才到來,想着距離仙人近一些,或許仙人就察覺到了也說不定。

躊躇一番,白小純咬牙繼續,好在此山不高,不久他氣喘吁吁的到了山頂,站在那裏,他遙望山下的村莊,神色頗為感慨,又低頭看着手中的只有指甲蓋大小的黑香,此香似乎被燃燒了好多次,所剩不多。

「三年了,爹娘保佑我,這次一定要成功!」白小純深吸口氣,小心的將香點燃,立刻四周狂風頓起,天空更是眨眼間烏雲密佈,一道道閃電劃過,還有震耳欲聾的雷鳴在白小純耳邊直接炸開。

聲音之大,氣勢之強,讓白小純身體哆嗦,有種隨時會被雷霹死的感覺,下意識的就想要吐口唾沫將那根香滅掉,但卻掙扎忍住。

「三年了,我點這根香點了十二次,這是第十三次,這次一定要忍住,小純不怕,應該不會被劈死……」白小純想起了這三年的經歷,不算這次,點了十二次,每次都是這樣的雷鳴閃電,仙人也沒有到來,嚇的本就怕死的他每次都吐口唾沫將其熄滅,說來也怪,這根香看似不凡,可實際上一樣是澆水就滅。

在白小純這裏心驚肉跳,艱難的於那雷聲中等待時,距離這裏不遠處的天空上,有一道長虹正急速的呼嘯而來。

長虹內是一個中年男子,這男子衣着華麗,仙風道骨,可偏偏風塵僕僕,甚至仔細去看,可以看到他神色內深深的疲憊。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竟然點根香點了三年!」

一想到自己這三年的經歷,中年男子就氣惱,三年前他察覺有人點燃自己還是凝氣時送出的香葯,想起了當年在凡俗中的一段人情。

這才飛出尋來,原本按照他的打算,很快就會回來,可沒成想,剛尋着香氣過去,還沒等多遠,那氣息就瞬間消失,斷了聯繫。若是一次也就罷了,這三年,氣息出現了十多次。

使得他這裏,多次在尋找時中斷,就這樣來來回回,折騰了三年……

此刻他遙遙的看到了帽兒山,看到了山頂上白小純,氣不打一處來,一瞬飛出,直接就站在了山頂,大手一揮,那根所剩不多的香,直接熄滅。

雷聲剎那消失,白小純愣了一下,抬頭一看,看到了自己的身邊多了一個中年男子。

「仙人?」白小純小心翼翼的開口,有些拿不準,背後偷偷撿起一把斧頭。

「本座李青候,你是白家後人?」中年修士目光如電,無視白小純身後的斧子,打量了白小純一番,覺得眼前此子眉清目秀,依稀與當年的故人相似,資質也不錯,心底的惱意,也不由緩了一些。

「晚輩正是白家後人,白小純。」白小純眨了眨眼,小聲說道,雖然心中有些畏懼,但還是挺了挺腰板。

「我問你,點一根香,為什麼點了三年!」中年修士淡淡開口,問出了他這三年裏,最想要知道的問題。

白小純聽到這個問題,腦筋飛速轉動,然後臉上擺出惆悵,遙望山下的村莊。

「晚輩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捨不得那些鄉親們,每一次我點燃香,他們也都不捨得我離去,如今山下的他們,還在因為我的離去而悲傷呢。」

中年修士一愣,這個緣由,是他之前沒想到的,目中的惱色又少了一些,單單從話語上看,此子的本性還是不錯的。

可當他的目光落在山下的村子時,他的神識隨之掃過,聽到了村子裏的敲鑼打鼓以及那一句句歡呼白鼠狼離去的話語,面色立刻難看起來,有些頭疼,看着眼前這個外表乖巧純樸,人畜無害的白小純,已心底明朗對方實際上一肚子壞水。

「說實話!」中年修士一瞪眼,聲音如同雷聲一樣,白小純嚇得一個哆嗦。

「這不怨我啊,你那什麼破香啊,每次點燃都會打雷,好幾次都差點霹死我,我躲過了十三次,已經很不容易了。」白小純可憐兮兮的說道。

中年修士看着白小純,半晌無語。

「既然你這麼害怕,為什麼還要強行去點香十多次?」中年修士緩緩開口。

「我怕死啊,修仙不是能長生么,我想長生啊。」白小純委屈的說道。

中年修士再次無語,不過覺得此子總算執念可嘉,扔到門派里磨鍊一番,或可在性子上改變一二。

於是略一思索,大袖一甩卷著白小純化作一道長虹,直奔天邊而去。

「跟我走吧。」

「去哪?這也太高了吧……」白小純看到自己在天上飛,下面是萬丈深淵,立刻臉色蒼白,斧頭一扔,死死的抱住仙人的大腿。

中年修士看了眼自己的腿,無奈開口。

「靈溪宗。」

兄弟姐妹們,闊別2個月,你們想不想我啊,我非常想你們!

這本書,我做了詳細的大綱,每次回顧大綱里的情節,都很興奮,有種燃燒的感覺,我非常滿意,明天,正式更新,依舊是中午一章,晚上一章!

很興奮,我們已沉寂了數月,如今歸來,要……再戰起點!

新書期,兄弟姐妹,別忘了收藏與推薦啊,收藏與推薦至關重要!

求收藏!!求推薦!!

讓眾人知曉,我們……歸來了!

我們的目標,依舊是……點擊榜,推薦榜,第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