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399章 宋缺的夢想……

第399章 宋缺的夢想……

作者:

?這一幕,若有外人看到,必定心神撼動,因為這已經不是尋常的結丹中期可以展現出來,即便是天驕之輩,能做到這一點的也都不多!

要知道,這裡可是源頭的星空道極宗,其天驕之多,遠遠超出中下游,可雖然是這樣,白小純此刻形成的氣勢,也足以撼動天驕。

寒門養念訣之威,在這一刻,初現崢嶸!

「這還僅僅是中寒,若是能到了上寒……」白小純目中露出期待,他想到了功法內對上寒的描述。

「萬丈範圍內,一片寒地的同時,可形成寒鏡,折射分身降臨!那一刻,折射出的就不是冰寒之影,而是真正的分身!」白小純略有激動,不由得又想起了至寒!

「至寒……可冰封一定範圍內的……通天河!」白小純握住拳頭,目中期待之芒更為強烈后,他深吸口氣,沒有結束修行,此番一同突破的,不僅僅是寒門養念訣,還有他的不死筋!

白小純低頭看著自己的左腿,此刻在他的左腿內,全部的筋,都已被祭煉結束,可以說這一條左腿,就是他如今全身最強悍的地方,也是最堅韌之處。

那是力量的凝聚點,遠遠超越身體其他部位,白小純目光一閃,左腿緩緩抬起,向著地面狠狠的一踏。

這一踏,是將其不死筋之力在左腿上,全部爆發出來,還沒等碰到地面,大地就顫抖,無數沙漠的砂礫彈起,更有一股狂風橫掃四周。

可白小純還是沒有滿足,他的雙眼一閃,在左腳踏在地面的剎那,他的口中輕吐三個字!

「不死禁!」

眨眼間,白小純的左腳就碰觸到了地面,在與地面接觸的剎那,整個大地轟鳴滔天,一道道裂縫剎那間就擴散四方,彷彿形成了一道天然的禁制,封印一切,毀滅所有,白小純所在的地方,更是瞬間坍塌,陣陣塵土飛揚,霧氣升空。

一聲悶悶的如同雷霆的巨響,從此地傳遍四方,甚至在空城內都可以聽到,引起不少人的吃驚。

而此刻,白小純也慘叫一聲,身體瞬間就被腳下形成大坑淹沒,隨著沙土掩蓋了一切后,直至許久,在塵土消散后,才露出了地面上,一處足有數百丈範圍大小的……巨大的深坑!

在這深坑四周,有金色光芒成為絲線,在八方蔓延,這絲線,正是不死卷中繼碎喉鎖以及撼山撞后,近乎於神通的……不死禁!

封印一切!

在深坑底部,白小純哭笑不得,掙扎的爬了出來,整個人灰頭土臉,他忘記了這裡是沙漠,他這麼一腳踏下,此地沙土都崩潰了,那種前一刻還得意非凡,下一瞬就被無數沙土淹沒的感覺,讓白小純覺得丟臉。

他爬出后,趕緊看向四周,發現此地沒人後,這才鬆了口氣,正了正身形、定了定神,立刻化作一道長虹遠遠飛走,回到了客棧內。

而在他離開不久,此刻出現了很多空城的修士,這些修士大都是聞風而來,在看到了這一處數百丈的深坑后,一個個都倒吸口氣,心神震動。

「這裡……這裡可是星空道極宗術法形成的沙漠啊!!」

「等閑之力,根本就無法破壞此地絲毫,可如今居然有人轟出了這麼一個大坑……難道說,是某個彩虹上星空道極榜上,赫赫有名的天驕路過此地?」

「就算是結丹修士,尋常之輩也都做不到這一點,應該是星空道極榜上千名以內之人了!」這些修士議論紛紛時,說起星空道極榜,都是一臉羨慕。

這星空道極榜,是整個星空道極宗內,極為重要,且最具權威的排行,只列元嬰以下,但凡上榜之人,都會轟動整個東脈修真界。

就在這眾人討論之時,遠處有一道長虹,正急速飛來,這長虹內是一個青年,此人相貌俊朗,可卻風塵僕僕,但目中精芒炯炯,一身修為赫然已是築基大圓滿再進一步的假丹境界!

看其樣子,似再有那麼一段時間,就能將體內靈海凝練成為丹境,從而踏入結丹,或許還存在了一些失敗幾率,可從其全身上下散出的強悍波動來看,難度不大。

尤其是在此人身上,還殘存著一股驚人的煞氣,配合他全身上下多處已經癒合的傷痕,頓時就給人一種生人勿近之感。

他正是宋缺!

之前離開了白小純后,他一口氣接下了大量的任務,這一外出就是快一年的時間,其中九死一生,更是多次拚命,這才將那些任務完成了大半,只剩下一些是需要在遺迹地宮內完成的,如今身上的貢獻點,也都累計了數十萬之多。

此刻眼看任務都完成,這才歸來,路過此地時,看到了那處深坑,頓時腳步停下,仔細的看了看后,也很心驚。

「能在這裡形成如此深坑,此人不俗……早晚有一天,我宋缺也一定可以!」宋缺目中露出凌厲之芒。

在宋缺停下的同時,四周那些修士一個個都警惕的看著宋缺,畢竟宋缺給人的感覺,不但煞氣濃郁,更是一股陰冷的模樣,使人一眼就能察覺此人不好招惹,應該是那種常年在外,於生死中打滾之人。

看到四周眾人目光中的忌憚,宋缺內心得意的同時,也有自傲,他覺得自己這一年值了,一年的時間,自己已經脫胎換骨,比之前強悍了太多不說,更是距離成為黃袍弟子,也都不遠。

「其他那幾個廢物,說不定有的已經餓死了,哼!」宋缺內心冷哼,更有不屑,在他看來,神運算元也好,許寶財也罷,還有那張大胖,都是廢物,唯獨陳曼瑤那裡,他有些看不透。

至於白小純……宋缺一想到白小純,立刻就咬牙,當初在隕劍深淵時,白小純就壓他一頭,搶走了天道築基,此事宋缺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每次想起,都覺得內心憋屈。還有血溪宗的事情,也讓他覺得要抓狂,又想起逆河宗,不甘心之意更為強烈。

「白小純,隕劍深淵你壓我一頭,血溪宗內,你壓我兩頭,逆河宗內,你又壓我三頭……而且張口閉口都是缺兒長缺兒短的,這一次,等我宋缺成為了黃袍弟子后,一定要壓你十頭!!」宋缺深吸口氣,目中露出堅毅之芒。

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

「這星空道極宗,對我來說,就是造化之地,我在臨走前,老祖對我充滿期待,希望我能在這裡成為元嬰修士……我一定可以做到!!」宋缺深吸口氣,低頭時右手在儲物袋上一拍,立刻手心內多出了一枚藍色的令牌。

這令牌不大,可這小小的一枚令牌,是宋缺在外與一個結識的空城修士,用了不少代價交換來的天空會對於遺迹的准許令牌。

「成為黃袍弟子所需的餘下那些貢獻點,就看這一次的遺迹之行了,這一次我從遺迹內出來后,貢獻點應該就夠了,到時候就可以成為黃袍弟子,飛升彩虹!」宋缺想到這裡,頓時心中火熱,期待更多。

「先去觀察一下,嘗試看看,然後在有所針對的去進行準備。」宋缺微微一笑,背著手,化作長虹直奔遠處遺迹所在之地。

時間不長,遠遠地,宋缺就看到了遺迹,更是看到了遺迹外面,那裡不知什麼時候修建出的一間規模不小的客棧。

同樣的,他也看到了這客棧外有數十個龐大的涼棚,裡面擺放著桌椅,有上百穿著一樣衣著的修士,如同夥計一樣,正在忙裡忙外。

不少修士來來往往,從這裡通過,進入遺迹內。

「不愧是空城內的第一大組織,背後有天人家族的天空會……居然在這裡,修建了這麼一處客棧。」宋缺目中露出羨慕,更有感慨,對於能將此地佔據,掌控了出入權的天空會,宋缺內心深處,有些酸酸的,可沒辦法。

「佔據了此地,怕是一天收穫的貢獻點,比我這一年還要多……」

他一年前就離開了空城,外出完成任務,並不知曉這一年內在空城發生的事情,此刻感慨中,帶著羨慕的同時,他摸了摸自己的儲物袋,將天空會的令牌取出,拿在手中,這才從容的向前走去。(未完待續。)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