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四十六章 執法堂的任務!

第四十六章 執法堂的任務!

作者:

?這令牌漆黑,唯獨在中間的位置,有一個凸起的「法」字,使人看去時,不由得會升起一股肅殺之意。

就在白小純愣住的同時,一個冰冷的聲音,驀然間從這令牌內傳出,回蕩整個房間。

「外門弟子白小純,經執法堂查探,你入門數年,只完成一次種養靈植任務,觸犯門規,故強征參與三天後外出任務,不得有誤!」

聲音森冷,透出陣陣冰寒,似乎若白小純敢拒絕,那麼等待他的,將是執法堂的嚴酷責罰!

「執法堂!」白小純眼睛猛地瞪起,內心更是咯噔一聲時,這令牌化作一道黑芒,消失無影。

四周寂靜,白小純面色不斷變化,取出自己的身份令牌后,發現在裡面強行出現了一個自己要去完成的任務。

他的確是疏忽了宗門內每年需要至少完成一次任務的事情,可這執法堂的令牌來的突然,白小純無論怎麼想,都覺得此事蹊蹺。

他沉默片刻,走出房間,離開了煉藥閣后,直奔山頂。

「此事不對勁,總感覺背後涼颼颼的……我上山多年,從來沒主動找過掌座,此番要去拜見一下,問清到底怎麼回事。」白小純一路心事重重,可到了山頂后問了李青候的道童,卻得知李青候在數月前外出,至今沒回。

白小純內心叫苦,心裡不安,轉身離去時沒有立刻回煉藥閣,而是去找許寶財,畢竟對方百事通,白小純琢磨著或許能從對方那裡,得到一些線索。

許寶財身為香雲山外門弟子,居住的院子在山的另一面,白小純一路疾馳,此刻黃昏,天色漸暗,一路上倒也沒看到幾個人影,很快就到了許寶財的院子外。

這裡不如白小純的院子那般僻靜,而是與七八個院子挨在一起,此刻夜色中,可以看到這些院子里都有燭火之光散出。

白小純低頭,沒有敲門,身體一晃直接飛躍進去,立刻就看到了許寶財正低頭在一個小本上寫著什麼。

「許寶財。」白小純低聲開口,他話語一出,許寶財被嚇了一跳,猛地抬頭看到白小純后,才反應過來。

「白師兄。」許寶財詫異,趕緊起身,讓白小純進了房間。

「白師兄不是在煉藥閣閉關么,怎麼到我這裡來了?」許寶財好奇的問道。

「許寶財,你對執法堂了解多少?」白小純立刻開口。

「執法堂?分為南北兩堂,各自有權監察所屬區域的所有外門弟子與雜役,不過一般不會出面,除非是犯下了一些嚴重的門規。」許寶財覺得不對勁了,眼看白小純面色陰沉,他連忙開口。

「可一旦出面了,他們的權利極大,強行安排一些事情不說,對於叛逃宗門者,更可直接擊殺,這麼說吧,執法堂就是一把刀,一把懸在外門弟子頭頂的刀,使得任何一個外門弟子,都不敢去觸犯門規。」

「一旦觸犯門規,被執法堂盯上,不死也要被拔一層皮下來……」

「不過執法堂雖權利不小,可限制也極多,只要不觸犯門規,那麼就沒必要理會執法堂。」許寶財說的很詳細,把他所了解的有關執法堂的消息,都告訴了白小純。

甚至說著說著,他還將自己聽到的所有關於被執法堂盯上的弟子,最後的凄慘,也都告訴了白小純。

「五百年前,我靈溪宗出了一個叛徒,被執法堂追殺七天滅殺,身魂俱滅!」

「三百年前,一位外門弟子犯下大過,執法堂給予機會,可卻不知悔改毫不理會,結果被執法堂稟告宗門,被責罰在黑風口,整日受裂風撕割,至今還在受罰。」

「一百年前,周山道叛亂,執法堂警告后對方依舊不知悔改,故而出動,滅殺周山道除凡人外所有修士,轟動四方。」

白小純越聽面色越難看,內心不斷地咯噔咯噔的。

「你的意思是說,執法堂做事,一般先是警告,若不知悔改,就會嚴加處理?」

「是啊,這就是對執法堂的限制之一,不然執法堂豈不是權利大的沒邊了。」許寶財看了白小純一眼,心底隱隱猜到對方或許被執法堂盯上了,但此事太敏感,許寶財明哲保身,說些消息可以,但卻不敢過多參與進去。

只是最後,在白小純臨走時,許寶財遲疑了一下,想起白小純的草木造詣,低聲向白小純說了一句話。

「白師兄,你可知道青峰山的內門弟子……錢大金?他是陳飛的表兄,此人也是執法堂的成員之一。」

一炷香后,白小純離去,走在宗門的小路上,看著天空的明月,白小純想著許寶財說的那些,與自己之前所了解的一一印證,確定屬實后,長嘆一聲。

「宗門內我沒得罪誰啊,若真說有,陳飛算一個,再就是那些周心琪的傾慕者了……錢大金,錢大金!」白小純咬了咬牙,回到了煉藥閣后,盤膝坐在房間里,望著面前的丹爐,他麵皮抽動了一下。

「差不多明朗了,我沒有完成每年的任務是一個誘因,這等事情,實際上若沒人來查,算不得大事,畢竟不可能只有我一個人沒完成,那錢大金身為執法堂一員,這是公報私仇!」白小純沉默,半晌之後,眼中有了血絲。

「我若去執行任務,此人必定會在途中有所行動,不然的話,不會費這麼大的心思,可雖然如此,但畢竟是藏著的,他不敢讓宗門知曉,總體來說,他是被動的。」

「可若是我不理會,那麼正中他下懷,他不在被動,而是可以憑著執法堂的身份,主動對我責罰!」

思索許久,左也不是,右也不行,白小純拿出身份令牌,仔細的研究了一下任務,很快的,就在裡面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侯雲飛?」白小純一愣,想起了自己剛剛成為外門弟子時,正是侯雲飛帶著自己詳細的介紹了宗門,當看完后,他閉上眼沉思。

這任務不難,侯雲飛在數年前接下一個任務,外出執行,每個月都會固定向宗門傳回信息,這是任何一個接下長期任務的弟子,都需要做的事情。

可在兩個月前,卻失去了聯繫,沒有信息傳回。

所以才有了這一次的任務,讓三個外門弟子出動,去調查此事,可卻沒有一定要求必須找到全部線索。

這種任務,在宗門裡很常見,一般來說只是搜尋一下,調查一番,找到些線索就夠了,回稟宗門后,宗門自會處理。

況且一個外門弟子失蹤,對於宗門而言,算不上太大的事情,可畢竟也是宗門弟子,所以對於失蹤的事情,也需處理。

這才有了此番的任務。

白小純沉吟片刻,衡量之後一咬牙。

「這任務,去了!」白小純呼吸急促,紅著眼,立刻煉丹,他要在外出執行任務時,讓自己的不死鐵皮大成。

兩天後,白小純全身轟鳴,震動時他全身的皮膚,在這一剎那漆黑一片,那黑色的皮膚很快就恢復如常,可仔細去看時,隱隱能看到有一絲紅,在皮膚上一閃而逝。

「黑為鐵,紅為銅!」

白小純按了一下自己的皮膚,竟傳出陣陣金鐵之聲,起身一晃,速度之快更超從前。

又嘗試了一下力量,最後他身體瞬間一躍,拇指與食指狠狠一捏,碎候鎖展開,虛無傳出的不再是咔咔聲,而是悶悶的轟鳴之音,雖然不大,可白小純明顯感受到了自己的碎候鎖,威力比曾經大了何止一倍。

「不死鐵皮,大成!」白小純振奮,對於外出任務的事情,把握更大了一些。

「可惜我如今只能煉適合凝氣五層以下的一階靈藥,即便是煉靈,服用的效果也不是很好。」白小純站在房間里,覺得有些可惜,只是時間緊迫,他還無法煉出適合凝氣八層以下的二階靈藥。

所以在修為上進展不多,只是到了凝氣六層大圓滿。

「明日清晨,就要外出了……」白小純心底緊張,他拜入靈溪宗后,這還是首次真正意義上的外出,心裡覺得沒有安全感,於是將口袋裡從陳飛那邊獲得的盾牌,也煉靈三次,甚至覺得還是不穩妥,他將小比時穿著的那幾件皮衣,也都去煉靈。

最後又想了想,連夜去找了張大胖,借來他的那口據說有地火陣法的大黑鍋,可依舊還是不放心,但沒別的辦法了,白小純愁眉苦臉,沒有回煉藥閣,坐在他的院子里,等待天亮。

「錢大金,等我到了築基,我一定讓你好看!」白小純越想越緊張,漸漸眼睛紅了,他怕死啊,如今他已不是剛剛入宗門之人,對於修真界已經有了一定的了解。

一夜胡思亂想……漸漸,天亮了。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