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四十七章 小純出宗門

第四十七章 小純出宗門

作者:

?清晨,當第一縷陽光落下時,白小純感受到了身份令牌的震動,他站在自己的院子外,回頭看了一眼居住了兩年多的宅子,長嘆一聲。

「此行一定要小心謹慎,可不能把小命給弄丟了……」白小純愁眉苦臉,把七八件皮衣都穿上,又背起張大胖的大黑鍋,他原本瘦小,此刻這麼一裝扮,竟如一個球。

帶着濃重的心事,白小純離開了香雲山,向著南岸的山門走去,途中不少外門弟子看到他,都被白小純的裝扮弄得愣住。

白小純哭喪著臉,若是遇到熟人,就揮揮手告別,漸漸到了南岸的山門旁,剛一臨近,他就看到在那裏有兩個人,其中一個青年盤膝打坐,另一個則是女子,看背影,白小純覺得有些眼熟,這女子此刻正在山門旁不耐煩的走來走去。

「杜凌菲?」白小純一愣。

此刻杜凌菲也看到了白小純,她也愣了一下,尤其是發現白小純這麼一副裝扮后,她皺起眉頭。

「調查侯師兄失蹤任務的最會一個人,是你?」

「是我啊,好巧……」白小純乾咳一聲,目光似隨意的掃向杜凌菲身邊的青年,這青年面無表情,可身上卻有一些煞氣瀰漫,在白小純看向他時,他睜開眼,似笑非笑的看了白小純一眼。

白小純內心一動,他來之前已然分析過,在這次任務中,錢大金會如何行動,其中最簡單的就是找一個同樣執行這個任務的同門,在遠離宗門后,暗中出手,這樣就可神不知鬼不覺。

此刻無論是杜凌菲還是這青年,白小純心底都在懷疑,可表面上他自然不會露出,甚至還對着那青年憨笑起來。

「在下白小純,不知師兄是……」

「青峰山,馮炎。」青年一樣笑了,緩緩開口。

「原來是馮師兄,馮師兄一看就絕非尋常之輩,我第一次外出執行任務,還望馮師兄多提攜一二。」白小純連忙抱拳,已察覺出對方的修為是在凝氣七層的樣子。

「好說好說。」馮炎目中有微不可查的輕蔑一掃而過,他之所以會參與這個任務,是因內門弟子錢大金對他許下重諾,讓他極為心動,這才同意在執行任務時,將這白小純坑殺。

這對他來說,很簡單,甚至都不需要自己直接出手,稍微使一個絆子,就可以讓這白小純意外身亡。

唯獨需要注意的,是不好讓杜凌菲看到,不過在他看來,這任務既然有杜凌菲,顯然也是錢大金的推動。

杜凌菲皺起眉頭,她沒想到外出執行任務,居然也能與眼前這個讓人厭惡的傢伙碰到一起,這一次的任務,並非別人強加給她,而是她主動接下,畢竟這種任務雖有一定的危險,可總體還是簡單的,且貢獻點很是不菲。

而她卡在凝氣五層大圓滿很久,想要獲得足夠的貢獻點,再換一根凌雲香來突破,一想起凌雲香,她對白小純就更是討厭。

「膽小如鼠!」杜凌菲看到白小純那副樣子,心底更為厭惡,尤其是對方全身上下穿的跟一個球似的,還背着一口大黑鍋,怎麼看都是一副怕死到了極致的模樣。

此刻冷哼一聲,沒再理會白小純,向著馮炎一抱拳。

「馮師兄,人已齊了,還請取出風行帆,早早完成了任務,也好儘快回來。」

馮炎微微一笑,右手拍下了儲物袋,立刻一道白光飛出,迎風見長,很快就在半空中化作了一艘兩丈長短的白色舟船。

陣陣靈力的波動從這舟船上散開,形成威壓,頗為不俗。

「馮師兄,這是什麼?」白小純看了后滋滋有聲的打量起來,此物他還是首次看到,尤其是對於這舟船漂浮在半空,一看就是可以乘坐之物,更覺得不凡。

杜凌菲目中露出輕蔑,一旁的馮炎笑了笑。

「此物就是風行帆,我等外出執行任務,若是去的地方遙遠,宗門會租給我們這種舟船,不需要消耗太多靈力就去操控,使用起來很方便,只是對靈石的耗費很大。」馮炎說着,身體一躍跳起,落在了舟船內。

杜凌菲緊隨其後,白小純也趕緊跳了上去,這舟船不大,裏面的空間也不多,不過容納三人還是綽綽有餘,白小純坐在最後面,摸摸這裏,看看那邊,越發覺得此物不錯。

「等我以後,也弄一艘。」白小純自語道。

「你就是把自己給賣了,也買不起!」杜凌菲看着白小純一副土包子的模樣,開口譏諷。

白小純斜眼打量了下杜凌菲,聞言點了點頭。

「那把你賣了,估計就可以買了。」

「你!」杜凌菲鳳目一瞪,正要開口時,風行帆在馮炎的操控下,呼的一聲化作長虹,直奔遠處天邊。

速度飛快,掀起了呼嘯之音,不過卻有一層光幕升起,阻擋了狂風,使得白小純三人在這舟船里,雖可以聽到外面的風聲,但卻不會有不適之感。

遠遠看去,舟船長虹漸漸消失在了天邊。

與此同時,在香雲山上,藥師殿內,那位負責晉陞葯徒考核的徐長老,手中拿着一枚玉簡,眉頭微微皺了一下。

「執法堂竟繞開我香雲山,強征白小純去執行任務?」徐長老仔細看了眼玉簡,半晌后眉頭鬆開,他看出這任務簡單,雖有一定危險,可卻不會傷及性命。

「此子懶散慣了,略做小懲也可。」徐長老想起李青候臨走前的囑託以及所說白小純的性格,於是放下玉簡不在理會,繼續煉藥。

同一時間,青峰山上,內門弟子所在之地,其中一處洞府外,錢大金站在那裏,遙望遠去的舟船,臉上露出一抹陰冷之笑。

「以馮炎的修為,暗中坑殺這白小純易如反掌,白小純……你草木造詣是不錯,可惜,你沒有成長起來的可能了,此番,你必死無疑!」錢大金目中深處,有一抹陰寒閃過,微微一笑,轉身回了洞府。

藍天如洗,碧波萬里,在這舟船上,白小純雖然緊張,可依舊忍不住在看到大地於腳下變的渺小后,心神振奮。

他探頭向下看去,可以看到一座座山峰如劍,一條條山脈如龍,尤其是他看到了一條……驚天動地的大河!

「通天河……」白小純深吸口氣,他成為外門弟子后,翻看了很多資料,知道整個修真界,實際上都是依靠這條通天河而修行。

這條河,是一切靈氣的根源所在。

故而但凡宗門,都會建立在靠近通天河的地方,而越是上游,靈氣就越是濃郁。

靈溪宗所在的地方,只能算是中游罷了,可儘管如此,也能屹立萬年不倒,白小純看到的資料里曾說,萬年前的靈溪宗,不是在此地,而是在下游,是出了一位了不得的老祖,生生從下下游的無數宗門與修真家族中殺出,獲得了上宗的賞識,這才具備了於中游開闢宗門的資格。

「據說在這通天河更上游的宗門,其強大的程度,數個靈溪宗都無法比較,而在源頭,傳說……還有更恐怖的宗門存在。」白小純壓下心中的激蕩,他此刻出行,內心很是警惕。

這通天河就在下方不遠處,河水金色,如海一樣不斷地翻滾流淌,河的另一邊,有四座山峰衝天,靈氣驚人。

「那裏就應該是靈溪宗的北岸了。」白小純遙望北岸的四座山峰,更是看到了靈溪宗的主峰,那座橫跨通天河,形成的橋山!

「種道山!」白小純當初被李青候帶來時,也曾看到這些,只是那個時候他還是凡人,而眼下已是外門弟子,再次看去,感受截然不同。

舟船速度飛快,漸漸遠離了宗門,順着下方的那條滾滾流逝的通天河,直奔下游飛去。

「杜師妹,白師弟,想必你們也都看了任務,此次我們要去的地方,是在通天河下游的落星山脈,侯師弟最後一次傳信,就是在那裏,這落星山脈是我靈溪宗勢力範圍的邊界了,山脈的另一頭就是血溪宗的範圍。」馮炎淡淡開口,聲音在這舟船內被風聲混淆,有些模糊不清。

「此行或許會有一定程度的危險,不過我等接下任務,也都有了心理準備,所以只要謹慎一些,也不會有什麼大礙。」

「只是我們要去的地方太遠,靈石消耗不小,所以大多數時候還是走路吧,一些難以跨越的地方,再以此舟代步。」馮炎說完,目中深處有寒芒一閃,坐在前方閉上眼打坐。

杜凌菲不願理會白小純,靠着邊,一樣吐納。

白小純內心頗為警惕,雖盤膝打坐,可心底卻始終在琢磨,眼前這兩個人,到底誰才是錢大金派來的。

「杜凌菲的可能性最小……那麼這馮炎,十有八九,就是他了!」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