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五十二章 落陳叛變

第五十二章 落陳叛變

作者:

?與此同時,落陳家族所在的宅子地底,赫然存在了一處龐大的地宮,此地有一處血湖,血湖內有無數骸骨浸泡。

四周有陣法光芒閃耀,無數落陳家族的族人,正一個個跪在四周,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密密麻麻,每一個族人跪的地方,都是這陣法的一個節點。

他們每個人都沉默,右手劃開,鮮血落下,融入身邊的節點內,彙集全族所有族人的鮮血,凝聚在中心的血湖內。

湖水中心,有一個老者盤膝打坐,這老者白髮蒼蒼,可卻不怒自威,此刻打坐時每一次呼吸,血湖都在沸騰。

就在這時,老者的雙眼猛地睜開,其內露出一抹血光。

「怎麼回事!」他陰冷的聲音在這地宮內回蕩。

距離他最近的一圈族人里,有一個青年低聲開口。

「老祖,靈溪宗有三個外門弟子到來,他們來的太突然,晚輩措手不及,擔心影響我族大事,以我在外的傀儡之體,本打算用陣法配合其他傀儡將三人擊殺,可惜……晚輩無能,只擊殺了一人,讓其他兩人逃走,至於之前被擒的那位弟子,也被……救走了。」這青年正是白小純三人所看到的那位與他們廝殺之人。

他心底也鬱悶,靈溪宗弟子失聯,一般至少需要半年時間才會被確定失蹤,也只有那個時候,才會安排弟子去探查,這樣的話,到了落星山脈,往往需要九個月左右。

可如今只過去了四個月,居然有靈溪宗弟子到來,別說是他,整個落陳家族都沒想到,畢竟只是一個外門弟子,且他們家族之前也沒露出什麼徵兆,按照道理來說,是不可能這麼快的。

至於那侯雲飛,如果不是查出了他們落陳家族的秘密,他們也不願將其擒住,原本按照他們的計劃,只需半年就可完成,一旦完成,從此家族就可海闊天高,擺脫靈溪宗的掌控!

可如今還差一個月……

「兩個外門弟子……哼,老夫已開啟陣法,封印四方,你安排人去將他們儘快擊殺,只要再過一個月……一切就足矣!」老者淡淡開口,倒也沒有太放在心上,重新閉上了眼。

青年深吸口氣,低頭稱是。

不多時,有七道身影,從落陳家族的宅子內驀然走出,當首者正是那位青年,此刻真身修為顯露,竟是凝氣八層的樣子。

其他六人,最弱的也都是凝氣六層,還有兩人是凝氣七層。

「他們逃不了多遠,追!」七人身體一晃,一個個目中露出殺意,直奔叢林。

叢林內,白小純與杜凌菲扶著昏迷的侯雲飛,向前疾馳而去,他也嘗試取出了飛行舟船,只是此地的陣法不但隔絕了信息的傳送,甚至連舟船都無法運轉。

這一幕讓白小純與杜凌菲,面色更為難看。

一路沉默,二人扶著侯雲飛咬牙平治。

白小純面色蒼白,他此刻的危機感已到了極致,全身的每一寸血肉都在尖叫不說,甚至彷彿都在傳遞給他一個強烈的訴求,在告訴他,一定要快逃!

稍微慢一點,就會死在這裏!

這種死亡的危機,比馮炎帶給他的還要強烈無數倍,畢竟馮炎就算要對他出手,也是有顧忌的,需要暗中坑殺。

而他只要警惕,雖避不開全部,可卻能避開大半,甚至能找到機會去反擊。

可眼下……白小純一想到自己等人掌握的消息,就心在顫抖,額頭不斷流下冷汗,這種關乎一個修真家族叛亂的消息,別說是落陳家族了,就算是白小純這裏,也都會毫不猶豫的去擊殺。

對方必定是不惜代價,也要將自己等人徹底滅口。

不會是暗中出手,而是如雷霆一樣直接滅殺。

甚至不可能給他們時間逃的太遠,說不定如今落陳家族的族人,就在後方追擊而來。

「該死的執法堂,這任務……這任務根本就不是外門弟子能接的!!」一想到落陳家族還有築基老祖存在,白小純更是哆嗦了。

「築基啊……凝氣與築基強者比較,彷彿凡人與凝氣之間的差距……」白小純呼吸急促,眼睛都紅了。

「我修行……是為了長生啊……」白小純欲哭無淚,看了眼侯雲飛,他總不能為了速度快一點,把侯雲飛扔下,這種事情,他做不出來。

杜凌菲面色蒼白,她修為最弱,體內靈氣有些恢復不過來,此刻泛起陣陣苦澀,她知道這一次必定九死一生,甚至有很大的可能,十死無生,若是馮炎在的話還好,畢竟以其凝氣七層的修為,只要對方的築基老祖沒出現,或許還有一拼之力。

可如今馮炎死亡,她自己這裏只是凝氣五層,始終無法突破,而白小純……對於怕死的他,杜凌菲沒有任何指望。

「想不到第一次外出執行任務,就要死在這裏。」杜凌菲慘笑,可卻銀牙一咬,不到最後,她絕不會放棄生機,此刻一拍儲物袋,取出丹藥吞下,看了看面色蒼白哆嗦的白小純,杜凌菲輕嘆,這個時候,她對白小純也都沒有什麼輕蔑了,拿出一個丹瓶扔給白小純。

「白師弟,注意體內靈氣要隨時補充。」

白小純一愣,接過藥瓶,沉默中打開,吞下一粒,似想起了什麼,從馮炎的儲物袋內取出了兩個丹瓶。

「馮師兄這裏也有丹藥。」他說着,分給了杜凌菲一半。

杜凌菲默默接過,二人速度不變,再次疾馳,漸漸的,來到了當初發現侯雲飛玉簡的地方,看着那顆大樹,杜凌菲心底長嘆一聲。

可此刻後悔沒用,二人扶著侯雲飛再次飛奔,漸漸的杜凌菲的速度越來越慢,白小純着急,一把拉着杜凌菲的手臂,帶着她與侯雲飛狂奔。

杜凌菲早就發現白小純這裏速度始終飛快,此刻被他抓住手臂,她下意識的就要掙扎,可看到白小純蒼白的面孔以及目中露出的恐懼,她心底一嘆,任由白小純抓着自己的手臂,一同衝出。

就在這時,侯雲飛身體一抖,慢慢睜開了眼,目中露出疲憊。

「白師弟,不想數年一別,你我竟是在這裏相遇。」侯雲飛苦笑,看着扶著自己的白小純與杜凌菲。

杜凌菲一看侯雲飛蘇醒,連忙拿出丹藥遞了過去。

「侯師兄……」白小純望着侯雲飛,也嘆了口氣。

「我們還是有希望的,那落陳家族為了一己私利肆戮凡俗,取骨換血,而那位築基老祖,要主持逆血大法,不可能親自追來,而且整個落陳家族如今都在陣法內,所以……追來的人不會太多!」

「此地雖無法向宗門傳出信息,可只要逃出一定的範圍后,必定可以!」

「而這種大事,一個修真家族的叛亂,只要宗門知曉,會以最快的速度趕來!」侯雲飛笑了笑,從杜凌菲那裏拿過丹藥,吞下后目中精芒一閃,不再在讓白小純扶著,而是咬牙與二人一起飛奔。

如此一來,三人速度更快了一些,漸漸已看到了落星山脈的邊緣,不多時,三人一衝而出,杜凌菲立刻拿出玉簡試圖聯繫宗門,可面色卻更為蒼白,苦澀的搖了搖頭。

「還是不行……」

白小純心底咯噔一聲,侯雲飛沉默。

三人沒有說話,紛紛悶頭繼續前行,可就在這時,突然的,他們的身後有呼嘯聲瞬間傳來,在三人面色變化的剎那,七道身影,在嗖嗖之聲中,於叢林的另一個方向,驀然衝出。

當首者,正是那位凝氣八層的青年,他一眼就看到了白小純三人,目中殺機一閃。

「我之前就說過,你們……逃不掉!記住,殺你們的人,叫陳越!」

「殺了他們!」落陳家族的眾人,各自取出法器,一個個目中露出寒芒,驀然衝來。

白小純三人面色大變,一個個咬牙速度再增。

陳越冷笑,大袖一甩,立刻一個紫色的骷髏頭出現,迎風見長,化作半丈大小,發出森森笑聲,直奔白小純三人,速度之快,瞬間臨近后,在陳越遙遙一指之下,居然自行的崩潰爆開。

轟的一聲,形成了一股衝擊,直接將三人分開,使得杜凌菲與侯雲飛身體猛地被阻擋停頓下來,立刻就被落陳家族的族人追上圍繞。

而白小純速度本就極快,之前要帶着杜、侯二人,此刻散開后,他沒有想太多,速度自然而然的全力展開,風聲呼嘯,竟一下子暴增一大截,落陳家族的族人還沒等將其圍住,他就剎那沖了出去,此刻已跑出了數十丈外,且看起來,似乎速度還在增加。

他的速度這麼一暴增,無論是那位凝氣八層的陳越還是其他落陳家族的族人,都愣了一下。

「跑的倒快,先殺了這兩位,再去追此人!」陳越淡淡開口,揮手時,殺意滔天,直奔杜、侯二人。

轟鳴間,杜凌菲噴出鮮血,勉強支撐,全身上下血跡斑斑,被數人圍住,她心知必死無疑,此刻遙望白小純遠去的背影,她慘笑起來。

白小純怕死,此事她早就知道,雖然心中難免複雜,可更多的,則是苦澀與絕望。

「白師弟,希望你能逃出去……」杜凌菲掐訣間,飛劍呼嘯而去,憑着舉重若輕的速度,與身邊眾人再次對抗,鮮血又一次噴出,身體已搖搖欲墜。

侯雲飛也慘笑,眼中露出精芒,他低吼一聲,哪怕此刻靈氣近乎枯竭,可依舊不準備放棄,甚至他咬牙之下,準備即便是死,也要爭取拉着對方几個人一起同歸於盡,為白小純那裏,爭取更多的時間。

--------------

今晚12點!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