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五百六十八章 來啊,誰怕誰啊!

第五百六十八章 來啊,誰怕誰啊!

作者:

隨着一件件的翻著周一星的儲物袋,白小純找了半天,可這裏面物品不多,白小純能看的上眼的就更少了。

「你身為周家嫡系族人,可儲物袋怎麼這麼空?也太窮了吧。」白小純有些不悅,抬頭瞪了周一星一眼。

「你搶晚了,在你之前,有個該死的畜生,先把很多東西都搶走了!」周一星悲憤欲絕,咬牙望着白小純,這種被人搶了自己的東西,還嫌棄自己窮的感覺,讓他此刻簡直要發狂,尤其是想到自己原本不是這麼窮的,他儲物袋內,曾經還有個九色火,還有火魂箭,還有很多魂奴,甚至還有不少魂葯。

可這些,不是在迷宮內被人搶走,就是自己在迷宮中多次療傷耗費了……

看到周一星那悲憤的樣子,白小純眯着眼,意識到對方雖說的那個該死的畜生,十有**是在說自己后,他乾咳一聲,沒去理會,從儲物袋內找出了七八個骨簡,一一查看起來。

這裏面有不少信息,可大都是白小純之前知道的了,找了半天,也沒找到關於多色火的配方,實際上,這才是白小純最關心的事情。

直至最後一枚骨簡也看完后,白小純才略有安慰,這骨簡內是一張地圖,這地圖比白浩的要龐大太多,甚至將整個蠻荒都勾勒進去,雖只是大概,沒有太過細緻,可卻讓白小純這裏,腦海中豁然開朗了不少。

在這地圖上,他看到了上面標註了五個城池……這五個城池,彼此分散開來,似乎各自鎮守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分別是九幽城,巨鬼城,斗聖城以及靈臨城!

這四大城池,各自佔據了龐大的範圍,而在更遠處的蠻荒中,位於斗聖城與靈臨城之間的第五座城市,則標註著……皇城!

白小純若有所思,收起骨簡后,看向周一星。

被白小純再次盯着,周一星知道,自己活命的可能很小,眼下悲憤中,怒視白小純。

「要殺就殺!」周一星咬牙。

「別緊張,我就是問你幾個問題而已,你老實交代,說不定白爺我高興,就饒你一命。」白小純嘿嘿一笑,蹲在周一星的面前,讓自己盡量看起來友善一些,甚至擔心自己的分身嚇到周一星,白小純揮手間,他的三大分身化作白光,消失在了他的體內。

「你休想從我這裏問出任何問題,有本事,你就滅了我,

我家族的煉魂師,定能為我報仇!」周一星大吼一聲,他深刻的知道,自己是煉魂師,而對方也是煉魂師,如此一來,自己的魂,將是對方極好的材料,所以眼前之人話語中的什麼饒自己一命,可能性微乎其微。

周一星心底苦澀,絕望中他甚至已做好了死亡的準備,此刻吼聲很大,他已豁出去了。

白小純被周一星這一吼,弄的愣了一下,對方的唾沫星子都快要噴到自己臉上,他頓時就怒了。

「好你個周一星啊,老子還沒問你什麼問題,你就直接拒絕!!」白小純怒視周一星,覺得此人太囂張了,太過分了,身為俘虜這分明是欺負人!

「哼,不管什麼問題,你休想從我這裏問出絲毫,不妨告訴你,我周家在刑訊一途上略有鑽研,所有族人,從小到大都經過了這方面的訓練,我倒是很想看看,你有什麼本事讓我開口!」周一星冷笑,斷定必死的他此刻目中露出肆無忌憚的輕蔑。

這輕蔑的目光,瞬間就刺激到了白小純,白小純瞪着眼,猛的一拍儲物袋,直接拿出了一枚發情丹,沒等周一星看清,就直接塞進了周一星的口中,一拍他的胸口,這發情丹就咕咚一聲,被周一星吞了下去。

「讓你知道厲害,看你說不說。」白小純怒道。

周一星心底驚慌,感受着體內此刻有陣陣熱流四散,他雖看似鎮定,可心中還是緊張,但卻咬着牙虎著臉,繼續怒視白小純。

可很快的,周一星就面色不自然了,他發現自己全身正飛速的火熱,一股強烈的衝動,在體內不斷地爆發,使得他雙眼都紅了起來,呼吸粗重的同時,一股難言的煎熬,讓周一星這裏全身劇烈的顫抖,可他似乎錚錚鐵骨一般,竟死死的忍住,依舊惡狠狠的瞪視白小純。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眼看這周一星全身彷彿都要燃燒了,可居然真的咬牙不哼一聲,白小純都動容了。

「你又何必呢,我只不過是要問幾個問題而已。」白小純嘆了口氣,正要勸說時,周一星狂笑起來,目中更為輕蔑。

「少說廢話,你就這麼點本事么?還有什麼手段,來啊!」周一星聲音發顫,可此刻似有了無窮信心,咆哮時,還衝着白小純吐出一口濃痰。

白小純避開后,火冒三丈,盯着周一星,周一星也怒目瞪着白小純,二人相互望了幾個呼吸的時間后,白小純火大了,一指周一星。

「姓周的,這是你逼我的!」說着,白小純體內木分身一步走出,直接就向山洞外飛出,直奔叢林而去,片刻后,木分身歸來時,大袖一甩,一頭全身毛髮粗硬,樣子如豬,足有一丈大小的雄性凶獸,被扔到了周一星的面前。

這豬獸警惕的看着四周,發出陣陣嘶吼,可在白小純的威壓下,卻不敢動彈。

周一星一愣,不知白小純這是打算如何時,白小純右手一揮,解開了周一星身上的束縛,雖封印依舊在,可周一星已經能活動身體了。

周一星面色猛的大變,他在身體能活動的剎那,目光落在了那頭豬獸的身上,險些沒控制住自己的身體,似乎有種本能驅使着他要跳起來,向著那豬獸撲去。

他嘶吼中,強行去控制自己已赤紅的身體,全身顫抖,汗水不斷地溢出,雙眼赤紅,那種煎熬,比方才要強烈了太多太多。

「說吧,你也何必如此,放心,你只要說了,我不會殺你的。」白小純嘆著氣,苦口婆心的勸道。

「我死也不說,你休想從我口中知道任何事情!!」周一星覺得自己隨時可能崩潰,咆哮中死死的控制自己的身體,他的神色扭曲,臉上青筋鼓起,竟在這種不可思議的煎熬中,生生的挺了下來。

「你太小看你周爺爺的定力了,我定力之強,在我們周家,老祖都稱讚!」周一星全身汗水浸透了全身,此刻明顯感覺到那種煎熬與火熱,正在緩緩消退,他仰天大笑起來,看向白小純時,輕蔑的無以復加。

這一幕,讓白小純神色變化,心神震動,看向周一星時,白小純是真的從心底去佩服此人了,他覺得此人太可怕了,這種定力與堅持,絕非等閑之人可以做到。

「周道友,我懂了,你定力真的超出常人,很厲害,我也是想要知道幾個問題,無奈才會如此,你不要記恨我……」白小純重重的嘆了口氣,目光落在那隻豬獸身上,又看向周一星。

「希望這隻豬獸,也有與你一樣的定力……」白小純感慨的搖頭,取出一枚發情丹,捏成了粉末后,就要餵給那頭豬獸。

這一幕,立刻就讓在那裏狂笑的周一星,眼珠子瞬間就要爆掉了,他呼吸猛的急促,睜大了眼,面色剎那間蒼白無比,狂笑聲戛然而止,甚至雙腿都顫抖起來,他覺得自己這一次,是真的要崩潰了,一想到對方那種不知什麼東西製成的藥丸帶給自己的瘋狂,一想到這瘋狂若是在那凶獸的身上爆發出來,周一星頭皮都要炸開,不敢想像自己的下場。

他不敢去賭這凶獸能有自己一樣的定力,此刻腦海里不由得浮現出一副畫面,那畫面凄厲無比,可他嘴很硬……

「來啊,誰怕誰啊!!」周一星扯著嗓子嘶吼。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