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五十五章 少主陳恆!

第五十五章 少主陳恆!

作者:

?「紫氣化鼎!」侯雲飛與杜凌菲,同時驚呼,二人神色內都露出更強烈的震撼。

尤其是杜凌菲,她已然掌握了舉重若輕,清楚的知曉這紫氣化鼎的難度,那是整個南岸,即便是紫鼎山也都沒有多少人能掌握的神通。

轟鳴間,這巨大的鼎,直接與那厲鬼砸到了一起,地面都震動了一下,那厲鬼發出凄厲之音,身體瞬間崩潰,化作無數黑氣向著八方擴散,露出了其內奄奄一息的陳越。

陳越鮮血噴出,身體轟的一聲落在了地上,他苦澀的望着那消散的大鼎,喃喃低語。

「紫氣……化鼎……」說完,他掙扎的看了白小純一眼,身體不動了,氣絕身亡,他之前施展秘法,本就五勞七傷,此刻被紫氣化鼎破了神通,就連飼養的厲鬼都碎滅,他又豈能繼續活下去。

直至死亡,他都睜着眼,望着白小純。

白小純眼看陳越死亡,身體一下子鬆弛了,體內靈氣消耗太多,以至於頭都暈了,彷彿泄了氣的球,站在那裏瑟瑟發抖,身體搖搖欲墜,他的面色慘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擊殺了所有人。

回想方才的一幕幕,白小純只覺得口中一甜,鮮血再次溢出。

「我流血了……我……我差點就被幹掉了!!」白小純覺得全身上下都痛,尤其是肩膀更是抬起時劇痛難忍,皮膚很多地方都被燒焦,那種絲絲咧咧的疼痛,讓白小純想起之前的戰鬥,后怕的哆嗦了。

「我……我怎麼就回來了……剛才一個不小心,說不定小命就丟了……我白小純穩妥了小半輩子,這次怎麼就衝動了呢……」白小純正後怕的有些後悔時,忽然的一個具備驚人彈性,凹凸有致,甚至帶着處子幽香的嬌軀撲了過來,直接到了他的懷裏,正是杜凌菲。

白小純一愣,立刻表情肅然,一把抱住杜凌菲,淡淡開口。

「杜師姐不怕,有我白小純在,任何人也休想傷害你一絲一毫!」說着,他的手不知覺的摸到了翹起的地方……

「謝謝你,謝謝你……」杜凌菲激動,眼淚流下,等反應過來時發現自己居然在白小純的懷中,也察覺到了身後多了一隻亂摸的手,臉頓時紅了,趕緊退後幾步,嗔怒的看向白小純。

白小純乾咳一聲,心中頗有回味,暗道這杜凌菲不愧是南岸五大美人之一,單單這身材,就足以傲視天下了。

此刻侯雲飛神色古怪,乾咳一聲,笑着看向白小純。

「白師弟,以後有的是時間去回味,落塵家族一定還會出動下一批追殺者,這一次,估計將是除了築基老祖外的最強者,我們要抓緊時間逃走。」

白小純一聽此話,頓時心顫,方才這些人,他拼了一切才勝出,一想到對方還會出動更多個如陳越般的強者,白小純哆嗦了,面色慘白,四下亂看后,縮著脖子趕緊點頭。

「對對對,快走,我們趕緊逃!」他說着,立刻就向前跑去,這一幕怕死的樣子,與方才的鐵血,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可杜凌菲卻不覺得厭惡,反倒覺得可愛,於是也跟了過去,看向白小純時,想起對方救下自己以及方才鐵戰的一幕幕,目中神采更多。

侯雲飛搖頭,將落陳家族的族人身上的儲物袋都拿走,追上白小純,遞給了他。

「白師弟,這些是你的戰利品。」

白小純也沒細看,扔到了懷裏,此刻他控制不住的哆嗦,腦海里唯一的念頭,就是逃命。

落星山脈內,落陳家族地下的地宮中,在白小純擊殺了第一個落陳家族的族人時,血湖四周的陣法節點上,有一個節點轟的一聲,直接碎裂,裏面的血液也都乾枯。

這一幕,讓四周的落陳家族族人,紛紛一愣,猛地看去時,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緊接着第二個節點,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

在那不斷地轟鳴中,陸續的碎裂開來。

這一幕,立刻讓落陳家族的族人全部吃驚,一個個面色大變的同時,血湖內的落陳家族老祖,也都緩緩睜開了眼。

就在他睜開眼的瞬息,又一聲轟鳴,從之前陳越所在的節點上,驀然傳出。

「陳越……居然也都被斬殺!」

「都死了,出去七個人,竟都死了!」

「這怎麼可能,他們七人只是去追殺兩個外門弟子而已,莫非靈溪宗知道了我們的事情,派來了築基修士!」四周的落陳家族族人,一個個再也無法忍住,全部嘩然起來,甚至不少人都露出恐懼。

「聒噪!」就在他們驚呼時,一個蒼老冰冷的聲音,從血湖內的老者口中傳出,如一聲天雷炸開,直接回蕩在此地所有族人的心神內,使得眾人身體一顫,一個個收聲,忐忑的看向自家的老祖。

「逆天改命,驅除血脈中的印記,本就是我族千年內才有的一次機會,既已決定,就不要胡思亂想,若有築基修士踏入老夫陣法內,老夫會第一時間察覺,如今……還沒有築基修士到來,更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你們慌什麼。」老者緩緩開口,他的面色也很是難看,若非是此刻他主持這重要的陣法,無法親自外出,必定會自己出去滅殺白小純等人。

而一旦他外出,擺脫靈溪宗掌控的家族逆血陣法,就會功虧一簣,甚至反噬之下,他或許還可勉強活下去,但所有族人,會瞬間血液逆轉而亡。

「能將陳越等人擊殺,不一定需要築基修士,這兩個外門弟子身上,要麼就是有人隱藏修為,要麼就是具備重寶!」

「即便是隱藏修為,最多也就是凝氣八層而已,至於重寶……威力越大,凝氣修士施展就限制越多。」

「恆兒!」老者目中精芒一閃,右手抬起一拍身邊的血湖,立刻湖水強烈翻滾,竟從湖水內,慢慢升起一個穿着血袍的青年。

這青年俊美非凡,稜角分明,此刻雙眼猛地睜開,露出一抹血光,使得整個人在這一瞬,氣勢驟然升起,竟在他的四周,出現了九個血色的模糊厲鬼,向著四方發出無聲的猙獰嘶吼。

四周的落陳家族族人,一個個在看到這青年時,全部精神振奮,齊齊低頭拜見。

「恆兒,你身為我落陳家族的少主,更是家族內除老夫外的最強者,修為凝氣九層……足以勝任此任務,你帶九人一同前去,務必……將靈溪宗那三個外門弟子,全部擊殺!」老者望着青年時,目中露出少見的慈祥與欣賞,語氣也都柔和了一些。

「他們若不死,我不會回來。」青年目光冰冷,聞言點了點頭,身體一躍飛起,四周的九個血色虛影在他的腳下形成了血霧,使得他騰雲駕霧,飛出血湖,漂浮在了半空,點了九個家族族人後,十人驀然離去。

很快的,落陳家族的宅子內,十道身影呼嘯而出,在那叫做陳恆的青年揮手間,每個人的腳下都出現了血霧,竟帶着眾人,全部飛行。

速度之快,運非在大地平治可比,眨眼間就循着陳越等人死亡的地方,按照家族血脈指引,呼嘯遠去。

這十人,除了陳恆是凝氣九層外,其他等人最弱的也都是凝氣七層,其中更有五人與陳越一樣,都是凝氣八層。

這種陣容,已是落陳家族此刻能出動的最強之力。

也就是一炷香的時間,陳恆十人呼嘯中衝出了落星山脈的叢林,出現時,已在了陳越七人死亡的地方。

看着觸目驚心的屍體,除陳恆外其他眾人都神色一變。

陳恆神色冰冷,望着地面上一具具屍體,尤其是看着那幾個被捏斷了脖子的族人,目中露出一抹幽芒。

「煉體之修!」

他身體一晃,出現在了陳越的屍體旁,低頭看了幾息,若有所思,右手突然抬起,向著地面一按,雙目閉合,很快他雙眼驀然睜開。

「有意思,竟是紫氣化鼎的殘餘波動……」

「這是一個法體同修之人,強悍的肉身之力,驚人的術法之威,難怪能斬殺陳越等人。」

「此人應該是靈溪宗的天驕之一,上官天佑?還是呂天磊?」陳恆眼中出現兇殘之芒,在那光芒的深處,則是濃濃的戰意。

「你等各自選擇一個方向尋找,但有所察,立刻發出信號!」陳恆起身聲音冰寒,身邊九人一個個低頭稱是,各自散開,全力尋找。

「陣法範圍極大,沒有半個月的時間走不出去,而你們……逃不掉!」陳恆冷哼,也選擇了一個方向,驀然飛出。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