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五十六章 相依為命

第五十六章 相依為命

作者:

?此刻已是第二天黃昏,白小純三人飛奔疾馳,不時拿出傳信玉簡嘗試,可始終無法聯繫宗門,儘管心急,可卻沒有辦法。

好在丹藥足夠,落陳家族被白小純擊殺的七人儲物袋內,也有一些,雖然不如靈溪宗,可在如今這個時候,總比沒有好。

在丹藥的維持下,杜凌菲與侯雲飛打起精神,壓下傷勢,與白小純一起在夜色中前行。

一路上白小純膽顫心驚,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讓他出一頭冷汗,心神始終綳著,雙眼血絲更多,尤其是身體上絲絲咧咧的疼痛,更是讓他不時的呲牙咧嘴。

這疼痛不是不可忍,與他修行不死長生功時比較,遠遠不如,只是不死長生功的痛是為了修行,可如今,他看著自己身上很多地方血肉模糊,他擔心傷勢惡化,會危及生命,不由得愁眉苦臉。

若是換了往常,杜凌菲一定輕蔑不屑,越發看不起白小純,可眼下她態度完全逆轉,目中露出柔和,在白小純身邊不斷的安慰。

「沒事的,白師弟不怕,這點傷看起來嚴重,可實際上不會傷害性命的。」

「你別動,我給你擦一些藥膏……」

看著白小純呲牙咧嘴的樣子,哪怕在這危機中,杜凌菲也都掩口輕笑,那笑容裡帶著一絲說不清的思緒。

她知道白小純怕死,可越是知道這一點,她就越是被白小純之前的回歸撼動心神,她覺得眼前這個白小純身上,有一種遠超旁人的勇氣。

這種勇氣,凝聚出了一個鐵血的身影,在她的難以忘記。

在杜凌菲的安慰下,白小純心底也忍不住得意起來,暗道自己這一次拚命,似乎還不錯的樣子,這杜凌菲小美人,居然對自己這麼溫柔。

侯雲飛看著這一幕,目中也有笑意,在這逃遁中,他們難得的擁有了一絲溫暖,尤其是這種相依為命,更是讓三人對彼此,關係更深。

「若我們能回到宗門,白師弟,杜師妹,此恩,一生不忘!」侯雲飛凝重的說道。

「若能回到宗門……」杜凌菲目中露出憧憬,可很快輕嘆一聲,望了白小純一眼,心底苦澀,她明白,自己三人此番能活著回去的可能……真的是微乎其微。

白小純也沉默了。

時間流逝,一晃兩天過去,三人幾乎沒有任何休息,全力疾馳,途中多次拿出傳信玉簡嘗試,始終失敗。

侯雲飛的傷勢加重了,杜凌菲也是面色漸漸蒼白,疲憊加上傷情,使得二人心神憔悴。

「可惜我們無法躲藏,要儘快傳信給宗門,那落陳家族的儀式按照我的估算,就快完成了,一旦完成……那位築基老祖就會親自出現,我們躲的在嚴密,也都必死無疑。」侯雲飛輕嘆,向著白小純與杜凌菲說道。

就在這時,白小純忽然神色一變,拉著杜凌菲與侯雲飛,直奔一旁山坳,猛地蹲下。

侯、杜二人面色變化,立刻收聲。

沒過多久,忽然的,天空上有一道長虹呼嘯而過,那長虹是一片血霧,霧氣內有一個凝氣八層的落陳家族的族人,正低頭四下打量,因白小純之前躲避的及時,這落陳家族的族人沒有在此地停留太久,遠遠離去。

白小純心臟怦怦跳動,看著對方遠去的身影,目中血絲更多,可他明白自己不能出手,除非可以瞬殺此人,不然的話,怕是用不了多久,更多的落陳家族的族人就會出現。

「他們追上來了……」杜凌菲心底輕嘆,看著白小純,猶豫了一下,正要說些什麼時,卻被白小純一把拉住,向前疾馳。

一路三人越發沉默,四周的天地彷彿都壓抑起來,讓人心底升起強烈的不安,似乎死亡的陰影,越來越大,要將三人壓垮。

「我們還有希望!」侯雲飛忽然說道。

「那落陳家族的老祖身為築基修士,雖強大遠超我等,但他的陣法,不可能無邊無際,我侯家老祖也是築基修士,我曾有幸看到他老人家布置過一個陣法,可覆蓋方圓萬里,這還需要提前去烙印一些節點才可。」

「侯師兄的意思,是說哪怕這落陳家族的老祖再提前準備,就算超過萬里也不會太多!」杜凌菲目中露出光芒,立刻說道。

「沒錯,所以我們距離落陳家族越遠,使用傳信玉簡聯繫宗門的機會就越大,只要把消息傳回了宗門,我們就得救了!」侯雲飛堅定的說道。

「萬里範圍,按照我們的速度,差不多還需要八九天……」白小純喃喃,咬著牙,繼續前行。

一路上他們躲躲藏藏,一連遇到了數次落陳家族族人的身影,每一次都在白小純對危機特殊的敏銳中避開。

可這種精神的高度集中,再加上不停歇的飛奔,又拉著杜、侯二人,他的疲憊感越來越強,面色也慢慢蒼白起來。

而侯雲飛與杜凌菲的傷勢,也越來越嚴重,速度逐漸緩慢,到了最後,幾乎是白小純一個人拉著他們兩個在前行

這一次白小純更謹慎小心,他性格穩妥,心細如髮,又對危險有敏銳,在他的警惕中,這一次一連熬過了三天。

這三天,三人躲躲藏藏,白小純疲憊不堪,神色憔悴,在進入一處山谷時,沒走出幾步,白小純心神忽然一跳,立刻帶著杜、侯躲在一處大石后,可卻慢了一下,有呼嘯之音瞬間從天空傳來,白小純猛地一推二人,身體急速後退。

轟的一聲,一道白光剎那從半空落下,直接轟在了這塊石頭上,大石崩潰四散,侯雲飛噴出鮮血,杜凌菲也嘴角鮮血溢出,就在這時,一聲冷哼從天空上傳來。

「原來你們躲在這裡!」

只見一個凝氣七層的弟子,站在血霧上,左手拿著一片鏡子,此刻右手一拍儲物袋,手中出現了一枚玉簡,正要傳信。

「不能讓他傳信!」侯雲飛焦急,杜凌菲面色蒼白,正要勉強施展飛劍。

就在這時,後退的白小純面色蒼白,身體顫抖,眼珠子紅了,狠狠的一咬牙,身體在後退時猛地一踏,他的右腿哆嗦,全部氣血凝聚,轟的一聲,他身後的地面直接碎裂,他的身體拔地而起,整個人飛躍,速度之快,化作一道長虹。

在那落陳家族的族人要傳信的瞬間,白小純已呼的一聲,直接衝到了此人的面前,這羅陳家族的族人面色一變,來不及傳信,立刻後退,掐訣間左手拿著的鏡子突然光芒一閃,數道白光飛出,沖向白小純。

白小純雙目露出凶芒,竟沒有絲毫閃躲,任由那幾道白光轟在了身上,身體一個前沖,在那落陳家族族人駭然的瞬間,到了他的近前,右手雙指黑芒一閃,直接卡住了他的脖子,狠狠一捏。

碎候鎖!

咔嚓一聲,這凝氣七層的族人睜大了眼,口中鮮血噴出,氣絕身亡,直至死亡,他也沒來得及傳信。

白小純此刻嘴角也溢出鮮血,一把搶過對方的儲物袋,回到了杜凌菲身邊時,他身體一晃,險些摔倒,咬了一下舌頭,強打精神。

「走!」他一把拉向杜凌菲與侯雲飛。

「放開我!」侯雲飛忽然開口。

「你們兩個走,這樣你們的速度會快上不少。」侯雲飛望著白小純與杜凌菲,果斷開口。

「白師弟,你自己……」杜凌菲深深地望著白小純,侯雲飛的這句話,在數日前她就想說了,此刻正要開口。

「閉嘴!我這麼怕死的人都拚命了,你們不能讓我白白拚命,要走一起走!」白小純怒吼,打斷侯雲飛與杜凌菲的話語,拉著侯雲飛與杜凌菲,猛地衝出,二人沉默,沒有繼續開口,可那種感動,已深深在了心底。

白小純更謹慎了,不斷改變方向,數次避開了落陳家族的追殺,在又過去了三天後,黃昏時,天空有閃電劃過,烏雲瀰漫,漸漸雨水落下,豆大的雨水灑落大地,使得整個天地都傳來嘩嘩之聲。

更有寒氣擴散開來,侯雲飛與杜凌菲身體一顫,被這寒氣一激,面色更蒼白了,白小純焦急,知道二人熬不過寒氣,於是找到了一處山洞,升起了火。

堵住火光不讓光芒露出后,白小純盤膝坐在那裡,望著杜凌菲二人。

火堆發出啪啪的燃燒聲,散出的溫暖,漸漸驅散了外面的寒冷,杜凌菲與侯雲飛面色漸漸恢復了一些,可還是蒼白。

在這山洞裡,三人沉默不語,都望著火,每個人的心中都升起疲憊。

「還有三天,我們就可以逃出萬里之外了,哈哈,等我們回到宗門,立下這種大功,你們說宗門會怎麼獎勵我們?」白小純呵呵一笑,打破了沉默。

杜凌菲望著白小純,目光柔和。

侯雲飛想要笑,可張開口時,一口鮮血噴出,面色更為蒼白,身體搖搖欲墜。

這數日的逃亡,丹藥都用完了。

白小純立刻站起,剛要過去查看,忽然他神色一變,袖子猛地一甩,擋在了二人身前時,擋在洞口堵住火光的那些石塊,此刻被人在外以大力,直接轟開!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