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三章 六句真言

第三章 六句真言

作者:

?第三章

白小純這麼一伸頭,面黃肌瘦的青年立刻就看到,目光落在白小純的臉上,氣勢洶洶。

「就是你頂替了我的名額!」

「不是我!」白小純縮頭已來不及了,趕緊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

「胡說,你這麼瘦,頭這麼小,分明就是新來的!」許寶財握緊了拳頭,怒視白小純。

「這真的和我沒關係啊。」白小純眼看對方的怒意似要炸了一樣,覺得委屈,小聲說道。

「我不管,三天之後,宗門南坡,你我決一死戰,若你贏了,這口氣許某忍了,若你輸了,這個名額就歸我了。」許寶財大聲開口,從懷裏扔出一張血書,直接扔在了白小純面前的窗台上,上面密密麻麻寫着無數的血色的殺字。

白小純看着那張血書,看着上面那麼多血色的殺字,只覺得殺氣撲面,心底發毛,尤其是聽到對方說要決一死戰,更是倒吸口氣。

「師兄,多大點事啊,用自己的血,寫了這麼多個字……得多疼啊。」

「多大的事?啊,我這些年省吃儉用,攢了七年的靈石,七年啊,整整七年!!孝敬給執事,這才換來一個進入火灶房的資格,卻被你插了一腳,我與你勢不兩立,三天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許寶財歇斯底里,咬牙切齒。

「我才不去呢。」白小純趕緊用指尖夾起血書,扔出窗枱。

「你!」許寶財剛要發火,只感覺地面一顫,身邊已多了一坐肉山,不知何時,張大胖已站在了那裏,正冷眼打量許寶財。

「九胖,去和你二師兄一起刷碗,至於你,別在這裏大呼小叫的,一邊玩去。」張大胖一揮手,掀起陣陣風聲。

許寶財面色變化,連連退後幾步,想要說些什麼,可看到張大胖后又忍住,最後怨毒的看了眼白小純,這才悻悻的離去。

白小純想了想,覺得對方離去時的目光太陰毒,穩妥起見,決定自己還是不要隨意出火灶房為好,留在這裏,對方應該不敢進來。

一晃數日,白小純漸漸適應了火灶房的工作,夜晚時便修行紫氣馭鼎功,可惜進展緩慢,始終無法堅持超過四息,讓白小純很是苦惱。

這一夜,他正修行時,突然的,聽到外面傳來火灶房內的那些胖子師兄興奮的聲音。

「關門了,關門了,黃二胖,快去關門!」

「黑三胖,快去查看一下四周有沒有偷看的!」

白小純一愣,這次他學聰明了,不從窗戶去看,而是順着門縫看去,只見外面幾個胖子靈活無比,在院子裏健步如飛,神神秘秘,一片忙碌。

很快的,火灶房的大門就被關的密密實實,四周更是不知誰展開了什麼手段,居然起了一層稀薄的霧氣,使得那幾個胖子的身影,更為神秘起來。

白小純看了半天,直至看到那幾個胖子不在竄來竄去,而是神秘在一處草屋前圍在一起,哪怕隔着霧氣,他也能看清張大胖威武的身影,似乎在那裏低聲說着什麼,他覺得隱秘的事,自己還是少知道為妙,於是退後一些,努力做出自己沒看到的姿態。

可就在這時,張大胖的聲音傳來。

「九胖,你都看到了,還不快趕緊過來。」聲音不算大,似刻意的壓了下來。

白小純眨了眨眼,臉上露出乖巧的樣子,一副人畜無害般,走了出去。

剛一靠近,張大胖一把抓來,就將白小純帶到了身邊,與身邊幾個胖子圍在一起的白小純,立刻就聞到了一股與眾不同的氣味,吸入鼻孔內,化作了無數暖流,融入全身。

再看其他人,也都是神色露出舒爽之意,白小純精神一振,看到了在張大胖的手中,拿着的一塊嬰兒頭顱大小的靈芝,這靈芝晶瑩剔透,一看就不是凡品之物。

「九師弟,來,吃一口。」張大胖看了白小純一眼,將手裏的靈芝遞了過去,憨聲道。

「啊?」白小純看了看靈芝,又看了看身邊幾個胖子師兄,眼看白小純遲疑,張大胖頓時生氣了,一副你若不吃,咱們沒完的模樣。

不僅是他如此,四周黃二胖,黑三胖等人,也都這般,盯着白小純。

白小純咽了口唾沫,這種把如此價值不菲珍貴非凡的靈芝,當成雞腿一樣送給自己,非逼着自己吃一口,如果不吃就翻臉的好事,他做夢的時候遇到過,現實里還是頭一遭。

白小純心臟怦怦跳動,一咬牙,接過靈芝,狠狠地咬下一大口,那靈芝肉入口就化,融入全身後,陣陣比之前強烈了無數倍的舒爽感,讓白小純臉都漲紅了。

「好,吃了這孫長老點名要用來入湯的百年靈芝,咱們就真的是自己人了。」張大胖神色露出滿意,也咔嚓一口,吃下了一小塊,扔給了下一個胖子,很快的,眾人就咔嚓咔嚓的,將這靈芝吃掉了一圈,看向白小純時,也都露出自己人的笑容。

白小純呵呵一笑,頓時明白這就是同流合污了,而這幾位師兄都吃成這麼胖還沒事,想來這種吃法是安全的,難怪那個許寶財要給自己下戰書,寫那麼多殺字……

「師兄,這靈芝真好吃,吃的我渾身發熱。」白小純舔了舔嘴唇,眼巴巴的看向張大胖。

張大胖聽到這句話,眼睛一亮,哈哈大笑,無比豪爽的從懷裏掏出一塊黃精,遞給白小純。

「師弟,現在知道這裏好了吧,師兄之前沒騙你吧,吃,以後管飽!」

白小純眼中冒光,接住咬下一大口,剛吃完,張大胖又拿出一塊地寶,這地寶金黃,香氣四溢。

這一次不用張大胖說話,白小純連忙咬了下去,滿口酸甜,渾身舒爽時,張大胖又拿出一枚紅色的靈果,這靈果氣味甜膩,裏面還有一絲氣在旋轉。

於是在接下來的時間裏,什麼靈芝,藥材,靈果,地寶,白小純全部都吃了一口,其他幾個胖子也都如此,直至吃的白小純眼前眩暈,如醉了一樣,全身漲熱,甚至頭頂都冒出了白煙,他覺得自己的身體都胖了一圈。

隨着他不斷的吃下,張大胖等人的目光越發的柔和,到了最後,都拍著肚子笑了起來,笑聲裏帶着一副同流合污之感。

白小純醉暈暈的,放開了手腳,一巴掌拍在張大胖的肚子上,一隻腳踏在旁邊,一樣大笑起來。

「這雜役處別的房啊,為了獲得一個外門弟子的名額,都打破了頭,而我們,為了丟掉一個外門弟子的名額,也都打破了頭啊,誰也不願去啊,誰去當外門弟子啊,在這裏多好。」張大胖越看白小純越覺得對脾氣,得意的說道,又拿出一根人蔘,這人蔘頭上數不清的節環,須子之多更是密密麻麻,一看就有不少年份。

「九師弟,我們每個人修為早就足夠成為外門弟子了,可我們得藏着啊,你看,這是一根百年人蔘,外門弟子為了吃一口,打破了頭啊,你看咱這。」張大胖直接掰下一條須子,扔在嘴裏,嘎吱嘎吱的咽了下去后,將這根人蔘遞給了白小純。

「師兄,我飽了……這次真的吃不下了……」白小純雙眼迷離,他是真的撐著了,正開口時,張大胖拔下一條須子直接塞到他的嘴裏。

「九師弟你這太瘦了,這樣出去,宗門裏哪個姑娘會喜歡,咱們宗喜歡的都是師兄我們這樣威武飽滿的,來,吃……我們火灶坊有副對聯,叫做寧在火灶餓死,不去外門爭鋒。」張大胖打了個飽嗝,一邊拿出一摞空碗,一邊指著身邊的草屋,那裏掛着一副對聯。

「對,對,我們大家都在這裏餓死,恩……都餓死。」看着這幅對聯,白小純拍了拍肚子,也打了個飽嗝。

張大胖等人聞言都大笑起來,覺得這白小純越來越可愛。

「今天高興,九師弟我告訴你一個學問,我們火灶房吃東西,是有講究的,有一句口訣,九師弟你要記住,靈株吃邊角,主桿不能碰,切肉下狠刀,剔骨留三分,靈粥多摻水,瓊漿小半杯。」

「這六句真言,是多少年來先烈前輩總結的,你只要按照這個去吃,保證不出事,行了,都散了吧,今天的宵夜結束,那些外門弟子還在等著喝湯呢。」張大胖一邊說着,一邊向一個個碗中倒米湯。

白小純迷迷糊糊的,滿腦子都是那六句真言,看了眼正在倒米湯的張大胖等人,又看了看一口口碗,一個嗝打出后,蹲下身拿起一個空碗,仔細看了看后,咧嘴笑了起來。

「師兄,這個碗不太好啊。」

張大胖等人聽了后,看向白小純,露出詫異的神情。

「你們瞧這個碗,此碗看起來不大,可實際上很能裝,咱們為什麼不讓它看起來很大,實際上裝的很少呢?比如說這碗底……厚一點?」白小純一副乖巧的模樣,笑眯眯的說道。

張大胖愣了,有種好似被雷霆轟擊的感覺,身體的肥肉慢慢顫抖起來,雙眼冒光,其他幾個胖子,也都呼吸急促,一個個全身肥肉都在哆嗦。

啪的一聲,張大胖猛地一拍大腿,仰天大笑起來。

「好,好,好,這可是能名垂千古,造福我火灶房無數後輩的好主意啊,沒想到九師弟你看起來這麼的乖巧本分,肚子裏居然這麼有貨啊,哈哈,你天生就是干火灶房的料!」

---------

求推薦!

求收藏!!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