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五十七章 我們都要活下去!

第五十七章 我們都要活下去!

作者:

?巨響回蕩,石塊激射,被白小純揮散時,隨著外面寒氣的湧入,火堆搖晃,藉助火光,可以看到山洞外,站著一個大漢。

這大漢極為魁梧,手持一把長槍,眼中露出寒芒,一身修為凝氣八層,看起來比那陳越還要強悍一些的樣子。

「少主判斷的正確,如此寒雨天,你們有傷勢在身,受不得寒氣,定會躲避起來,陳某一連搜尋上百座山峰,果然找到了你們。」

幾乎在這大漢開口的瞬間,白小純身體驀然衝出,他眼睛露出兇殘之意,瞬間就與這大漢交手,轟轟之聲回蕩,大漢看似狂傲,可心中始終警惕,根本就沒進山洞,身體立刻後退。

眨眼間,白小純就追出了山洞,在那雷雨交加中,在那雨水的灑落里,與不斷退後的大漢戰在了一起。

可明顯的,這大漢根本就不攻擊,全力防護,白小純眼見如此,內心咯噔一聲,知道不妙,咬牙之下,不惜受傷,瘋狂的廝殺過去。

寒風順著山洞吹來,火堆熄滅,侯雲飛掙扎要站起,可卻再次噴出鮮血,杜凌菲銀牙一咬,勉強操控飛劍,起身追出,在山洞外掐訣一指,幫助白小純一起激戰這大漢。

片刻后,一聲凄厲的慘叫在這雷雨夜裡傳出,那大漢的胸口,被一把木劍直接穿透,而他手中的長槍,也在臨死之前,刺入白小純的右腿,儘管沒有穿透,可卻刺入了小半。

「你們逃不掉,少主很快就會到來!」大漢死死的盯著白小純,口中吐出鮮血,腦袋一歪,氣絕身亡。

白小純面色蒼白,身體顫抖,為了儘快擊殺此人,他不得不以傷換殺,此刻右腿傳來陣陣劇痛,低頭時雨水落在他的身上,整個人濕漉漉的,血水染紅腳下地面,他半個身子都寒冷了。

杜凌菲踉蹌的跑了過來,看到白小純的右腿,她的眼淚流下,到了近前,慢慢的幫白小純將那把長槍緩緩的拔了出來。

這中間的過程,如同是在撕裂血肉骨頭,白小純身體顫抖,可卻沒有哼出一聲,對方死前的話語,還有明顯拖延的舉動,讓他的心早已深深沉了下去。

他甚至都感受到了四周風聲的波動,他明白,要不了多久,此番追殺來的所有的落陳家族族人都會出現。

不多時,在杜凌菲的攙扶下,二人回到了山洞內,那把長槍被白小純收走,山洞內,白小純呼吸急促,他右腿酸麻,好在沒有傷到骨頭,此刻被包紮住,雖有影響,可如今生死危機,這些也算不得什麼了。

「我們現在就走,落陳家族隨時會來!」白小純深吸口氣,站起身。

再看侯雲飛,此刻已是奄奄一息,數日的折騰,他的傷勢壓制不住了,杜凌菲整個人憔悴,她的經脈這一路嚴重下,已斷了一些,之前幫助白小純時,她是顫抖中咬牙才完成,此刻抬頭,凝望白小純。

夜色下,她的雙眸很美,有種特殊的神采。

「白師弟……」

「不要管我們,你的速度快,你自己……走吧!」杜凌菲柔聲開口,一旁的侯雲飛也掙扎的坐起,疲憊的望著白小純,點了點頭。

「還有三天我們就可以逃出萬裡外,你們閉……」白小純眼睛通紅,話語還沒說完,就被侯雲飛虛弱的打斷。

「白師弟,你逃出去后,傳信給宗門,我和杜師妹或許還有一絲生機……」

白小純慘笑,這種謊言,他又不是三歲孩童,豈能相信,他很明白,等自己逃出去后,等宗門到來時,哪怕再快……侯雲飛與杜凌菲,也都必死無疑。

「也好,我死了,你就能走了。」眼看白小純似要拒絕,侯雲飛忽然笑了。

白小純內心一顫,眼看侯雲飛全身不多的靈氣震動,似要自碎經脈。

「白師弟,你走,還是不走!」侯雲飛平靜的望著白小純。

白小純悲哀欲絕,身體退後幾步,望著侯雲飛與杜凌菲,他的苦澀複雜到了極致。

「如果……還有希望,如果……還有來生,我希望能有一個重新認識你的機會……白師弟……活下去!」杜凌菲挽了一下被寒風吹起,漂在面前的髮絲,別到了耳後,秀臉在這一刻儘管蒼白,可卻有比以往更動人的美麗,凝望白小純,輕聲喃喃。

活下去這三個字在傳出的剎那,白小純身體猛地震動,彷彿是被一個重鎚,轟在了胸口,讓他覺得胸口很痛,他怔怔的望著杜凌菲,望著侯雲飛,沉默下來,半晌后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思緒,一言不發,身體驀然後退,消失在了二人的面前,出了山洞,在那雷雨中直接飛躍到了半空。

眼看白小純選擇了離去,侯雲飛心底一松,杜凌菲默默凝望,目中露出祝福與訣別,她真的希望……可以時光倒流,回到當初第一次看到白小純時,那樣的話,她就可以重新的去……認識白小純。

四周寂靜,可就在這時,突然的,侯雲飛與杜凌菲,凝望山洞外半空中白小純時,面色猛地大變。

只見半空中的白小純,他的修為在這一瞬,轟然爆發,體內靈氣不斷的釋放出來,向外擴散時,就連那些雨水都被扭曲。

如同是黑夜中的熊熊燃燒的火把,就連冰寒的雨水也都無法將其澆滅,距離很遠都可以清晰的感受。

天空閃電雷霆轟鳴而過時,這四方沖向此地的落陳家族的族人,全部察覺。

尤其是陳恆,更是目光一閃,這一刻所有人都被白小純吸引。

白小純身體一晃,驀然向著遠處疾馳衝擊,飛躍山洞所在山峰時,杜凌菲與侯雲飛的身邊,傳來白小純低沉中帶著堅決的聲音。

「我引走他們,你們找機會……快走!」

杜凌菲眼淚流下,她的心底此刻翻起滔天大浪,侯雲飛更是身心全都在顫動。

與此同時,白小純速度之快,爆發出了全力,向著另一個方向,呼嘯而去。

「都死了,都死了,落陳家族,我滅不了你們家族,可靈溪宗,一定會到來滅你全族!」白小純一邊飛奔,一邊發出凄厲的慘笑,瘋狂的聲音,在這一刻驀然傳出,他衝去那處方向,看起來似乎一樣可以逃出萬里範圍,且他給人的感覺,明顯是同伴全部死亡,已然歇斯底里,哪怕自身滅亡,也要衝出去傳出信息,為同伴復仇的模樣。

這一幕,讓陳恆面色一變,哪怕知曉或許有詐,可白小純速度太快,他不敢去拿家族的命運來賭。

「先集全力擊殺此人,至於他的同伴,就算真的沒死也必定重傷,殺了此人後再去尋找!」所有人都爆發全部速度,轟轟間,在這雷雨內向著白小純,全部追殺過去。

雷雨交加,天地閃電轟鳴,片刻后,漆黑的山洞內,杜凌菲狠狠一咬牙,擦去眼淚,她的目中露出強烈的堅決。

她知道唯一救白小純的方法,就是自己衝出這片範圍,將消息傳回宗門。

此刻她看向侯雲飛,侯雲飛目中露出一樣的堅定。

「不用扶我,我們分成兩路,無論是誰第一個衝出去,都立刻讓宗門來救白師弟!」侯雲飛已決定,哪怕自己死,只要有最後一口氣,也要衝出去,讓宗門救白小純。

二人深吸口氣,冒雨衝出,在山洞外分開,向著遠處拼了一切的飛奔而去,他們的身體已到了極致,可他們的意志,在這一刻似乎超越了身體的界限,成為了一股強烈的執著。

雷聲轟鳴,閃電劃過,白小純此刻全力狂奔,右腿早已失去了知覺,此刻他眼睛通紅,死亡的危機充斥全身。

他害怕,他怕死,他覺得死亡已快要追上自己,要將自己拖入深淵。

他不知道自己方才的舉動是不是衝動了,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後悔,畢竟他修仙的目的,是為了長生,這些他沒有答案。

甚至在這一路上,他的心底也有一個聲音在告訴自己……獨自逃走吧……

他只是忘記不了這段日子的相依為命,同生共死,忘記不了腦海里,侯雲飛以死來要挾自己,讓自己逃命的身影,忘記不了杜凌菲蒼白的臉上,那比往常更美麗的笑容。

在怕死與情誼之間,他選擇了後者!

「杜師姐,侯師兄,我們都要活下去!」白小純咬了咬牙,玩命的飛奔。

「落陳家族,你們如此趕盡殺絕,那麼就來吧!」白小純眼中露出凶芒,好似絕境之中伸出利爪的野獸。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