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六十章 生死激戰

第六十章 生死激戰

作者:

?這一幕太快,電光火石間,三位凝氣八層的落陳家族族人,就立刻死亡一人,其他二人倒吸口氣,但此刻來不及多想,殺向白小純。

白小純嘴角溢出鮮血,哆嗦中身體倒退,直接撞在身後的大樹上,胸口的長劍被猛地撞出時,他右手一把抓住此劍,驀然拽出,向著其中一人一劍橫掃,可在對方避開的同時,另一個凝氣八層的落陳家族族人已然臨近,右手掐訣,一股大力爆發。

轟的一聲,白小純身體飛起,在半空中,他鮮血噴灑,全身衣服都成為了血色,那兩個落陳家族族人,同時追來,眼看生死危機,可白小純依舊沒有絕望,強烈的求生之意,讓他發出一聲低吼,掐訣時一把長槍出現,一把大斧出現,還有兩把飛劍,同時被白小純取出。

以他的紫氣馭鼎功,向外狠狠激射開來。

那兩個落陳家族的族人面色變化,施展術法,化作無數黑霧立刻阻擋,巨響回蕩,衝擊擴散時,那些法器都灑落在四方,白小純嘴角鮮血不斷,踉蹌後退。

「該結束了!」兩個凝氣八層的族人,第三次衝來,這一次速度更快,修為之力爆發到了極致,眨眼臨近,就要擊殺白小純。

「活下去,我要活下去!」白小純目中瘋狂,體內靈氣油盡燈枯,他發出一聲沙啞的嘶吼,在這嘶吼中,他體內這些年來,積累在無數細微的經脈內,無數血肉骨頭中的微弱靈力,如佰川納海一樣,全面的爆發。

轟轟轟!

這些細微經脈內的靈氣,之前在白小純多次生死戰時,就已經鬆動,此刻在這危急關頭,終於全部蘇醒,齊齊向著白小純的主幹經脈內湧入,眨眼間,就匯聚成為了一條大河,遊走全身時,陣陣啪啪之聲如敲鼓一樣回蕩,一路勢如破竹,將不少經脈都衝擊開。

與此同時,一股凝氣七層的修為波動,在白小純的身上,驟然爆出。

那兩個來臨的凝氣八層的族人,察覺到白小純身上凝氣七層的波動,面色全部大變,甚至目中都有駭然與無法置信。

「戰鬥中突破!!」

「這……這怎麼可能!!」二人心底駭然時,白小純猛地抬頭,他目中露出精芒,這股多出來的靈力,雖無法緩解白小純的傷勢,可卻讓他油盡燈枯的狀態,湧入了甘冽,再次煥發出生機。

他身體一瞬衝出,竟直接出現在了一人的面前,在這落陳族人的驚呼中,他的右手全部漆黑,碎候鎖驀然展開。

咔嚓一聲,這凝氣八層的族人,根本就無法閃躲,身體不受控制的直奔白小純的右手,如主動送上去一樣,被白小純一把捏碎脖子。

另外一人,此刻頭皮發麻,眼看白小純看向自己,立刻發出凄厲之音,身體猛地後退,他的目中露出強烈的恐懼,對於白小純,他已被震懾了心神。

「少主救我!!」在後退時,這最後一個凝氣八層,發出焦急之聲。

此刻的陳恆,距離這裏不到三十丈,眼看這一幕在眼前發生,他發出怒吼。

「你找死!!」

白小純看都不看陳恆一眼,右手掐訣一指,立刻四周灑落的那些法器,在這一刻全部顫抖,發出強烈的嗡鳴聲,如同響應白小純的呼喚。

剎那全部飛起,速度之快,比之前超出太多,一瞬就直奔此刻已然來臨,正要靠近這裏的陳恆,去阻擋他的腳步。

砰砰之聲回蕩,被那些法器阻擋,即便陳恆凝氣九層的修為,也都無法瞬間碎滅,被阻擋了一下。

在陳恆被阻擋的同時,白小純身體一晃飛出,臨近那位逃遁的凝氣八層族人,眼中殺機瀰漫,一拳轟去。

轟的一聲,凝氣八層的族人噴出鮮血,正要繼續後退,卻沒有看到白小純的左手早已掐訣,一把木劍從這凝氣八層族人的身後,無聲無息,一瞬而來,剎那就穿透這凝氣八層族人的頭顱,沾染鮮血,出現在了白小純的面前。

那凝氣八層的族人睜大了眼,獃獃的看着整個世界,身體砰的一聲,墜落地面,抽動了幾下,口中不斷溢出鮮血,很快目中黯淡,氣絕身亡。

做完這些,白小純身體一個踉蹌,他雖修為突破,可方才這一系列的擊殺,將修為消耗一空,此刻嘴角鮮血不止,他身體猛地後退,再次逃入叢林內。

他知道,此刻對方只剩下了最後一人,而此人也正是最強者,那一身凝氣九層的修為,白小純早就感受。

「凝氣九層……」白小純心底苦澀,可強烈的求生,讓他心中有血火在燃燒,他明白,這一次,不是對方死,就是自己亡!

沒有第三個選擇。

幾乎在他後退的瞬間,陳恆發出一聲驚天的怒吼,全身血霧向外轟隆隆的擴散,那些法器在這一刻,一個個都顫抖中出現了碎裂的徵兆,很快就轟然崩潰,血霧內,陳恆瞬間飛出,他呼吸急促,看着四周的三位族人的屍體,發出更為憤怒的嘶吼,一樣紅着眼,向著白小純離去的地方,急速追去。

二人一個逃,一個追,在這無名山脈叢林內,向著深處越走越遠,天空雷霆轟鳴,雖是白天,看不清閃電,可這雨水卻越來越大。

「你是上官天佑,還是呂天磊!」陳恆帶着殺意的聲音傳出,他掐訣間,四周有九道血霧,如同九條血蟒,在他前方不斷穿梭,時而吐出血光直奔白小純。

「我是你爺爺!」白小純面色蒼白,可靈覺敏銳,多次避開,眼看身後的那位落陳家族的少主越來越近,白小純哆嗦中身體突然躍起,向著前方擺出要飛奔的模樣,在他身後陳恆也猛地要躍起的瞬間,白小純一腳踏在前方的大樹上。

這大樹猛地震動搖晃時,白小純的身體藉助這股力量驀然彈起,在半空轉身,直奔身後追擊的陳恆。

「不管你是誰,今天你死定了!」陳恆眼中殺機一閃,右手掐訣猛地一揮,四周的九條血蟒,向著來臨的白小純,張開大口就要吞噬。

白小純眼珠子通紅,低吼一聲,雙手掐訣時,體內不多的靈氣散出,立刻一尊紫色的鼎,驀然出現,將他身體籠罩在內,任由那九條血蟒吞噬而來,速度都沒有減緩半點,一路轟鳴,向著陳恆砸去。

「雕蟲小技!」陳恆冷笑,掐訣間那九條血蟒瞬間化作霧氣,眨眼凝聚在一起,赫然形成了一個血色的骷髏頭,漂浮在了頭頂,與那砸來的紫鼎,直接就撞在了一起。

轟轟之聲滔天,紫鼎顫抖,咔咔聲下立刻碎裂,到了最後,直接就崩潰爆開,而那血霧骷髏雖然消散了大半,可卻依舊還在。

幾乎在這撞擊傳出的剎那,崩潰的大鼎內,白小純一衝而出,瞬間穿梭碎裂的大鼎,直奔下方霧氣。

與此同時,霧氣內的陳恆目中一閃,在霧氣稀薄的剎那,他身體在血霧下猛地向上衝出,右手掐訣中,整個右手被霧氣纏繞,與手心內幻化出一個猙獰的鬼臉。

就在他衝出的同時,他迎面看到了白小純。

二人目光對望,直接就碰觸到了一起,一個是拳頭,一個是手掌,一個是黑光閃耀,不死鐵皮爆發,一個是術法妖異,鬼臉猙獰。

聲響震耳欲聾,驀然傳出時,白小純鮮血噴出,全身傳出啪啪之聲,整個人如斷了線的風箏倒退,一路撞斷了大量樹枝。

而那陳恆只是身體一震,面色微微蒼白,體內氣血翻滾,對於白小純的力量之大,也是心驚,此刻身體一晃飛出,剎那追上白小純,右手抬起時,他四周霧氣轟然擴散,竟覆蓋十多丈範圍,形成一張巨大的人臉,隨着他一起,向著白小純鎮壓過去。

白小純目中露出被逼到了死亡邊緣后的兇狠,身體在半空狠狠一扭,轉身時右手猛然抬起,向著陳恆一指,這一指之下,他的紫氣馭鼎功驀然爆發。

不是去操控物品,而是去操控陳恆的身體,這種用法,陳恆前所未聞,立刻感受一股大力籠罩四周,如有一個看不見的手掌要抓住自己的身體。

陳恆冷笑,修為猛地擴散,身後血色人臉發出一聲低吼,咔咔聲回蕩,白小純的靈氣直接斷開,可陳恆也因此身體微微一頓。

在他一頓的瞬間,木劍呼嘯而去,直奔陳恆,同時白小純身體也猛地衝出,不惜代價,全身不死鐵皮運轉,轟鳴而去。

「可笑!」陳恆袖子一甩,身後血色人臉穿透他的身體,向著下方鎮壓,轟鳴中與木劍碰觸,木劍顫抖,可卻沒有崩潰,而是穿透了這血色人臉,豁出了一個缺口。

白小純的身體順着缺口,憑着不死鐵皮,拼着受傷,直接衝出,陳恆雙眼一閃,右手掐訣再次一指。

立刻有一道弧形血光出現,如一把彎刀,直奔白小純。

剎那間,這弧形血光從白小純身上直接轟落,白小純胸口血肉模糊,可他的拳頭,凝聚全身修為,同樣一拳落下。

巨響傳出時,陳恆身體一震,退後幾步,面色蒼白了一些,但白小純的攻擊沒有結束,他的速度,在這一刻近乎透支,不要命的……全面爆發。

轟轟轟轟!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