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六百三十九章 你想速死么!

第六百三十九章 你想速死么!

作者:

時間流逝,很快又過去了半個時辰,這慘叫聲,已經持續了整整一個時辰了,依舊凄厲無比。慘絕人寰的一幕,使得外面那些獄卒,哪怕常年在這魔牢內,見多識廣,也都心神越發震動起來。

那一聲聲慘叫中,已經沒有了對白小純的咒罵,只剩下了單純的凄吼,那種壓抑中急需爆發卻不得暢快宣洩的感覺,蘊含着某種令人抓狂的力量,讓人不由自主的,在聽到后不寒而慄。

更因那團黑霧瀰漫,眾人無法看清其內具體究竟,這就使得那種神秘的壓迫感無限的增加,不但是那些獄卒心驚,就連四大黑鞭,也都一個個胸膛略有起伏顯然很不平靜,神色內不僅是震驚更是露出凝重。

李旭雙眼冒着光,氣息也在這期待中開始有些急促。

就在這眾人等待中,牢籠內,白小純皺起眉頭,看着眼前那全身顫抖,雙目內幾乎成為了血色的蔡家族老,此人臉上鼓起大量的青筋,死死的盯着白小純,雖控制不住的慘叫嘶吼,可那目中卻露出瘋狂。

「有點本事……依靠吼聲,來宣洩體內的火熱之力么……」白小純哼了一聲,想到這個辦法的,不僅僅是這蔡家族老,實際上能被關押在這魔牢內的那些老魔頭,在白小純審問時,大都如此。

「我勸你還是說了吧,我們也是各為其主,別逼我用第二招!」

「第二招一出,不說天下無敵,也差不多了。」白小純背着手,抬起下巴,勸說道。

「滾!!」那蔡家族老大吼一聲,神色猙獰,彷彿要生吞了白小純一般,甚至還吐出帶血的濃痰。

「你這老傢伙,好,就讓你看看我的第二招!」白小純眼睛一瞪,右手掐訣向著老者一指,頓時形成一道封印,直接就落在了這老者的嘴唇上。

瞬間,就封住了這蔡家族老的口,使得他的慘叫,戛然而止,再無法發出絲毫,只能悶在體內,成為陣陣低沉的悶嗚聲!

這種方式,立刻就斷了通過吼聲來宣洩的那條路,瞬間,這蔡家族老就身體抖如篩糠,甚至目中都露出了一絲驚慌,更有強烈的掙扎,他覺得全身火熱,想要爆發,可卻沒有宣洩的方法,眨眼間汗水就打濕了全身卻旋即又被這火熱蒸干,彷彿身體內有無數螞蟻在爬走,煎熬到了極致,難以形容。

這一幕,看的白小純也都喉結滾動了下,心臟加速跳動,有些不忍,可一想到對方之前還要追殺自己,

且眼下自己的立場是在巨鬼王這一面,而他的仁慈,不但不會獲得對方的好感,反倒會給自己引來殺身之禍。

「罷了罷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白小純感慨的嘆了口氣,蹲在蔡家族老的面前,苦口婆心的勸說。

「你就說了吧,這樣你也不為難我,我也不為難你,多好啊……」

「不就是告訴我們,蔡家這些年,哪種屬性的魂消耗的最少么,多簡單的問題啊。」白小純正說着,那蔡家族老雙眼瘋狂更甚,竟一頭向著白小純撞來,那種兇殘,似若不能撞死白小純,那麼就自己死。

白小純身體退後幾步,避開蔡家族老,眉頭再次皺起,而此刻,牢籠外的眾人,也都紛紛吃驚,他們發現那慘叫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彷彿被捂住了口的悶悶低吼。

甲區的那些獄卒,因不是鞭手,不了解這裏面的嚴重,此刻只是詫異不解,可一旁的魔牢四大黑鞭,他們四人此刻眼睛猛的收縮,神情嚴肅,彼此相互看了看后,都看到了對方的重視。

「讓犯人慘叫,只是尋常鞭手的手段……可這種不讓對方喊出聲音,是另一種境界……」

「道理如此,很多人都懂,可實際運用上,要根據不同的情況以及不同的拷問方式來決定……」

「這白浩……之前雖不知他用了什麼手段,可那慘叫,明顯帶着宣洩,而他手段的轉化,如同爆發的火山被突然的摁住……憋的越久,則一旦爆發,威力就越大,我們小看他了!」

李旭也是雙眼更明亮了一些,他身為典獄長,對於鞭手的一些手段也都了解,此刻神色內期待更多。

這種悶悶的低吼,隨着時間而持續,到了最後,竟又堅持了一個多時辰,絲毫不見結束,這一幕,讓眾人不由得心急起來。

牢籠內的白小純,也是吃驚了,他看着全身哆嗦赤紅一片的蔡家族老,看着對方的目中雖瘋狂掙扎,可卻還是有一絲神智,白小純也動容起來。

「你是我見過的,堅持時間最長的了……可你又何必如此,我還有第三招……可這第三招,我不想用啊,你就說了吧……」白小純嘆了口氣,無比認真的說道。

蔡家族老盯着白小純,突然的點了點頭。

白小純一愣,趕緊上前掐訣一指,解開了蔡家族老口中的封印,可就在這封印解開的瞬間,蔡家族老猛的噴出一大口鮮血,這些鮮血全部噴向白小純,同時他的口中,發出了壓抑了一個時辰的嘶吼咆哮,更有瘋狂的笑聲。

「白浩,你就這點手段么,老夫給你添把火,我告訴你一件事情,你母親當年之所以死亡,正是我蔡家的族女,也就是你的大母做的,你母親死前還在為你縫衣衫,死的極其凄慘……」蔡家族老大笑。

白小純身體一震。

「還有,當年一同死亡的,還有你母親所在的全家人,一個不剩,都被處死,還有她身邊所有的婢女,要不是你還算有白家血脈,當年連你也都要死!」

「身為婢女,賤命一條,沒有懷孕也就罷了,懷了孕還竟敢生下來,這就是她的死罪,真正害死你母親的,不是其他人,正是你自己,如果沒有你,你母親不會死!」蔡家族老狂笑,那目中露出的癲狂,是明知道自己這番話會強烈的刺激白小純,可依舊還是要說。

白小純呼吸猛的頓住,雙眼內瞬間就有了殺機,與此同時,外面的眾人,也都聽到了這些話語,李旭面色倏的大變。

「白浩,此人不能死!」他焦急之下,正要上前時,牢籠內,傳出了白小純的聲音。

「如此刺激我,你是想求速死么……我豈能讓你如願!」白小純眼中寒芒閃耀,他雖不是白浩,可聽到這番話,也依舊怒意瀰漫,說完,他深深的看了那狂笑的蔡家族老一眼。

這一眼落在蔡家族老目中,蔡家族老內心一震,沒來由的升起一股寒意,笑聲也都不由的頓了一下。

沒有理會蔡家族老,白小純走出牢籠,剛一出現,四周眾人目光齊齊凝聚,李旭上前,可還沒等李旭開口,白小純面色陰沉的袖子一甩。

「我需要刑具!」

「白浩,你別衝動,此人在沒有招供前,不能死……」李旭嚴肅的喝道。

「典獄長,我不會讓他這麼輕易死掉的。」白小純輕飄飄的開口,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可落入四周眾人耳中,卻彷彿耳邊吹過一陣陰風,這句話內蘊含之意,細思極恐!

「你需要什麼刑具?」李旭深深的看了眼白小純,沉聲問道。

「一條大黑狗,公的,越強壯越好!」白小純陰惻惻的開口。

這話語一出,四周人都愣了一下,李旭皺起眉頭,但卻沒多說什麼,交代下去后,沒過多久,就有人牽來了一條如同小牛犢般的大黑狗。

這大黑狗已經算是凶獸了,全身長滿倒刺,強壯無比,更是滿口黃色的牙齒,被牽來時,目中散出凶光,還有大量的口水從口中順着牙齒滴落。

看了眼這條大黑狗,白小純滿意的點了點頭,帶着大黑狗,直接就進入到了牢籠內,那蔡家族老在看到大黑狗的瞬間,面色徹底大變,發出比之前還要凄厲的嘶吼。

「白浩,你要幹什麼!!」

「不幹什麼,你不是不說么,我也不要求你說了。」白小純冷笑,取出發情丹,直接塞入大黑狗的口中,甚至覺得還不夠解恨,將餘下的發情丹,掰開表情駭然恐懼的蔡家族老的嘴,生生的又扔進去幾枚。

「我這第三招,至今為止,還沒有人能承受的住,你若能堅持下來,我會給你換下一個凶獸,讓你好好享受下去。」白小純淡然開口,他之前還時而有些不忍,可這蔡家族老如此刺激自己,白小純的心,不由的徹底狠了下來。找本站請搜索「」或輸入網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