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642章 天王旨!

第642章 天王旨!

作者:

?巨鬼王的心思,沒人猜得到真相,一切看去,既像是示敵以弱,引蛇出洞,可又像是某種妥協……

越是了解內幕,這種感覺就越是強烈,且巨鬼王半神的身份,對於三大家族而言,壓力自然也是很大。

這一次無常公的出行,三大家族內的天人老祖,都驚疑不定,可卻統一的,都提出了各自的要求,有些要求聽起來,似乎還有些過分。

這是他們三大家族的老祖,有意傳達出的一個思緒,提出這些要求,實際上也代表了,他們沒有叛變之心,否則的話,如那白家真要叛變,到時候收拾白浩則更簡單,似乎沒必要非要在現在去讓巨鬼王下令。

可就連白家老祖也都沒想到,他剛提出了要求,不到一天,巨鬼王就下了一道王旨,直接送入魔牢中!

「白浩叛離家族,欺父弒兄,手段歹毒,剝奪白浩獄卒身份,打入魔牢,收押成犯!」

這消息,立刻就讓巨鬼城內不少人吃驚,實在是白小純這段時間,鬧出的事情不少,名氣很大,如今居然被收押,頓時就形成了轟動。

白家城內,蔡夫人聽說了此事,立刻就狂喜,雖還沒有要了白小純的命,但想到傳說中魔牢內的殘酷,蔡夫人就覺得暫時出了一口惡氣。

外界的討論,沒有傳到魔牢內,可對白小純來說,當旨意傳來的瞬間,他整個人都傻眼了,尤其是前一刻,他還在房間內打坐,可下一瞬,丁區內的孫鵬以及所有獄卒,就將他所在之地層層包圍。

那前一瞬天上下一秒地獄的感覺,讓白小純都快哭了。

「這是不是誤會啊……」白小純眼巴巴的看着四周那些熟悉的獄卒,可憐而悲憤的開口。

丁區的獄卒,對白小純這裏好感很多,此刻一個個都遲疑,看向白小純的目光中帶着複雜與同情,可是他們不敢違反王旨,此刻只能暗嘆中,紛紛向著白小純抱拳。

「白浩兄弟,我們也沒辦法……」

「白浩,你先委屈一下,說不定過段日子王爺氣消了,也就好了。」

「白浩,你放心,你是我丁區的人,就算是被關押,也是關押在丁區,沒什麼大不了的,一個身份而已,有我們在,丁區牢獄內誰也別想難為你!」第九隊的隊長,大聲開口。

他心中也很是不舒服,此刻話語一出,四周丁區獄卒,大都點頭,這段日子他們因為白小純的審問,每個人都獲得了不少的好處,再加上白小純會做人,且處事圓滑,彼此關係都很不錯。

王旨他們違抗不了,可在這丁區用職權去善待白小純,還是可以做到的。

「白浩,就是換了身衣服而已,吃的喝的,有我們在,你與以前沒什麼差別,什麼時候你想出來溜達溜達,就和我們說。」丁區牢頭孫鵬,也咳嗽一聲,向著白小純開口。

眼看此事已經板上釘釘,白小純雖鬱悶委屈,可也沒辦法,好在他在這魔牢內人緣不錯,此刻聽到眾人話語,白小純心中溫暖,長嘆一聲,戀戀不捨的離開了居所,在眾人的陪伴下,去了丁區牢獄。

進去后,牢獄內的那些灰袍犯人,也都在知道了此事後傻眼了,甚至還有不少當初被白小純審問過的重犯,一個個激動無比,大有一種你白浩也有今天的感覺……

只是,這種感覺剛剛出現,隨着丁區十個小隊的隊長,每個人都兇狠的向著所有犯人警告一番,且就連孫鵬也都擺出就算白小純不是獄卒,也依舊是他們丁區的鞭手這麼一副姿態后,丁區牢獄內的犯人,一個個再次絕望。

在他們覺得,白小純還不如不成為犯人,以前的時候,是輪到白小純巡邏,他們才會緊張,可眼下……白小純這是要常年在這裏,他們一想到那可怕的後果,就更為惶恐了。

最過分的……是白小純在這裏,竟沒有被封印修為!

這種待遇,讓此地所有犯人,都心中不忿而又惴惴不安,好半晌,在白小純的依依惜別中,丁區的獄卒離去了。

白小純垂頭喪氣,找了一個空的骷髏頭牢房,自己走了進去,盤膝坐下后長嘆一聲。

「這也太快了,之前我還是獄卒,還是黑鞭,第一鞭手啊……現在就成為了犯人。」

「這不是玩我呢么……巨鬼王這個老傢伙,你說你既然當初要留我,又何必現在為難我……」

「你一個半神強者啊,三大家族叛變,你出手滅了他們不就得了,折騰我幹啥,我代表白浩鄙視你。」白小純哭喪著臉,唉聲嘆氣,以他的心智自然看出這是巨鬼王與三大家族的博弈。

「也不知道那三大家族,到底有什麼倚仗,該死的,他們和巨鬼王之間的事情,與我無關啊。」白小純抓了抓頭,更為鬱悶了,獃獃的看着四周,再次長嘆。

「好在這些老兄弟沒有封印我的修為,不然的話,我在這裏就真的慘了。」白小純慶幸著,目光掃向四周時,看到了在自己隔壁的牢房內,盤膝坐着一個老者。

這老者面無表情,臉上有一塊紅色的胎記,正閉目打坐,白小純看了幾眼,認出此人正是當初隊長介紹的,那位得罪了巨鬼王,被關押在這裏二百多年之人。

想到這裏,一股同病相憐的感覺,在白小純心中油然而起。

「這位道友,你也是得罪了巨鬼王的吧,唉,我和你一樣啊。」白小純喊了一聲。

老者置若罔聞,如沒聽到一樣,依舊閉着眼,毫不理會。

「你修為都被封印了,就別老打坐了,沒用的,來來來,我們聊聊天,那該死的巨鬼王,這傢伙太不是東西了!」白小純越想越氣憤,再次喊道。

只是任憑白小純如何開口,那老者都始終閉目,漸漸地,白小純也有了脾氣。

「裝聽不到是吧,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又沒得罪你。」白小純本就鬱悶,看着老者又不理會自己,於是哼了一聲,靠着牢壁,想起自己的悲催遭遇,長吁短嘆起來,內心無限的懷念自己在長城身為萬夫長的風光,更是想念逆河宗。

「我的君婉,還有小妹,我想你們啊……」白小純拉長了臉,內心對於紅塵女,對於那陳賀天更來氣了。

可生悶氣沒用,半晌之後,白小純只能打起精神,盤膝坐下后,開始琢磨接下來自己怎麼辦,只是他思來想去,也找不出解決的辦法,不死禁之法,他之前身為獄卒時就嘗試過,逃不出魔牢。

更不用說現在成為犯人了,這一切,讓白小純有了很強烈的危機感,可偏偏卻找不到出路。

「該死的巨鬼王!還有白家,都不是好東西!」白小純咬牙。

「眼下只能等三大家族叛變了,要是他們贏了,必定會來殺我,到那個時候,我就碎裂了半神魂,衝殺出去!」白小純眼神有些凌厲。

「如果巨鬼王贏了,我應該還有一絲生機,到時候讓隊長幫我和孫牢頭說說,看看能不能讓典獄長幫我提醒一下巨鬼王,把我給放了……」

白小純揉了揉眉心,這兩種可能,若是後者還好一些,若是前者……一場生死劫在所難免,一想到生死戰,白小純內心一陣顫抖,可目中卻露出一抹瘋狂。

「這是他們逼我的!」白小純深吸口氣,下定決心后,他閉目打坐,爭取讓自己隨時都可以保持巔峰,一旦出現問題,可以迅出手。

時間流逝,很快又過去了半個月,這半個月來,白小純雖時刻準備着,可卻風平浪靜,沒有人來找他麻煩,甚至那些丁區的獄卒每天到來時,都會與他笑談一番,送來酒肉,對他這裏很是照顧。

對白小純來說,似乎真的只是換了個居所,換了身衣服而已,甚至他嘗試的提了一句要出去溜達,也都被允許了,這一切,讓白小純心中好過了不好。

不僅如此,甚至時而的還有其他區的人過來,恭敬的請白小純去他們那裏幫助拷問,畢竟白小純可是魔牢第一黑鞭。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