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六十二章 牛刀殺雞!

第六十二章 牛刀殺雞!

作者:

?無名山脈,叢林深處,雷雨不知從什麼時候,漸漸弱了,直至黃昏時分,雨水停下,遠處儘管只有黯淡的夕陽,可依稀還能看到一些殘缺的彩虹。

似乎隨著夕陽落下,這彩虹也漸漸的支離破碎。

叢林內很寂靜,就連血腥味也都消散,只有那一路上的屍體,見證著在這裡,曾經發生了一場激烈的絕殺。

陳恆倒在地上,直至死亡他都的目中似乎都有一股意志存在,有不甘心,有不可思議。

在他的屍體旁,白小純一動不動,如果他的生命是一團火,那麼此刻這團火已經熄滅了九成多,只剩下一個火苗,在那裡求生的掙扎。

許久,有腳步上從遠處傳來,踩著侵在泥水中的落葉,一步步臨近,直至站在了陳恆的面前,腳步聲消失。

那是一個老者,穿著一身黑色的長袍,一頭白髮飄搖,臉上的皺紋很多,一股濃濃的歲月滄桑之意,在他的身上遮蓋不住,彷彿他在這片天地內,存活了太久太久,甚至這滄桑已化作了死氣,籠罩四方。

「執念凝魂……身死卻魂不散,可堪一用。」沙啞的聲音,帶著虛無縹緲之意,回蕩在四周時,陳恆屍體的眉心突然裂開一道縫隙,一絲絲青色的氣飄散出來,直至凝聚在半空時,化作了一個巴掌大小的模糊魂影。

正是陳恆,只不過他的目中露出茫然,彷彿失去了一切神智,瑟瑟發抖。

老者右手抬起一指,立刻陳恆的魂飛出,融入他的手指內消失不見。

這神秘的老者收走了陳恆的魂后,轉頭默默的望向白小純,神色有些複雜,漸漸目中露出追憶。

「沒想到,又看到了……不死長生功……」老者閉上了眼,半晌之後輕嘆一聲,這嘆息似乎改變了四周的虛無,使得這一片區域,彷彿時間的流逝與往常不一樣了,如與世界隔絕。

無數草木搖晃,眨眼間如寂滅般,化作了塵埃。

陳恆的屍體,肉眼可見的枯萎,也就是幾個呼吸的時間,他整個人都成為了骸骨,直至化作了灰塵,融入泥水裡。

唯獨白小純,他不但沒有腐朽,反而有大量的生機無形來臨,融入他的身體內,飛速的修復他重傷的身軀。

老者閉著眼,站在那裡,如一尊雕像,一動不動,他的身上若仔細去看,似乎……沒有氣息,沒有生機,整個人彷彿並不存在於這片世界里,如一縷不願往生的殘魂。

與此同時,在陳恆死亡的瞬間,落星山脈內,落陳家族中,那位落陳老祖,他猛地睜開眼,心中升起陣陣不安,他目光掃過四周族人,儘管看到了派出去的十一個族人,死亡了不少,可陳恆的魂牌依舊還在,心底這才安穩了一些。

「只不過三個外門弟子而已,怎麼會這麼久……而且竟死了不少族人,不過以恆兒的修為,應不會有礙,或許現在恆兒已將那三位小輩擊殺,正在回來的路上。」落陳老祖沉吟時,那種不安的感覺還是存在,他雙眼一閃,又派出幾個凝氣七層的族人,外出探查。

做完這些,他目中露出強光,深吸口氣。

「不論如何,還有一天的時間,逆血大法,就可以成功了!」落陳老祖一咬牙,將一切不安的思緒壓下,他明白自己沒有退路,也沒有別的選擇,只要再熬過一天……一切足矣!

同樣是在這個時候,在距離落陳老祖的陣法範圍,不到十里的一片山谷內,侯雲飛面色慘白,無法繼續前行,整個人噴出鮮血,慘笑中倒下。

「白師弟……對不起,沒能救你……」他昏迷前,死死的握著拳頭,心中充滿了悲傷與無助。

另一個方向,杜凌菲披頭散髮,整個人憔悴到了極致,她全身的經脈已斷了七七八八,樣子看起來也都與往日的明媚截然不同。

她的雙眼無神,如同行屍走肉,全憑著一股驚人的意志支撐,此刻踉蹌的疾馳,她的手中拿著一枚玉簡,她此刻腦海里只有一個強烈的念頭。

衝出去,傳信宗門,救……白小純。

一步一步,摔倒了就再爬起來,哪怕全身衣衫破損了不少,哪怕鮮血已都快乾枯,哪怕她的眼前早就模糊,可她依舊……堅持的向前飛奔。

時間緩緩流逝,杜凌菲早就忘記了身體的傷勢,忘記了自己的生命,她不知走了多久,直至在邁出一步時,全身猛地一顫,彷彿從水面了出來的感覺,讓她無神的雙眸內,在這一剎那出現了強烈的神采。

「出來了么……」杜凌菲雙唇乾裂,此刻顫抖中一把捏住手中的玉簡,這在半個月來始終沒有動靜的玉簡,在這一刻猛地震動了一下,似乎一條無形的通道,穿越一切空間,將她與宗門……連接到了一起。

「落陳家族叛變,馮師兄戰死,侯師兄生死不明,白師弟……為救我們引走敵人,正被追殺,弟子杜凌菲,求宗門……速速救援。」杜凌菲傳出音訊后,整個人一下子癱軟下來,坐在那裡,回頭望著身後的天地,眼淚流下。

她忘記不了白小純歸來時的鐵血身影,忘記不了白小純衝出引走落陳家族時的悲壯,也忘記不了這一路上的種種事情。

「白師弟,侯師兄……活下去……」杜凌菲哭了,淚水不斷地滑落時,整個人也支撐不住,昏迷過去。

幾乎在杜凌菲傳信宗門的瞬間,靈溪宗內,南岸香雲山的任務閣,此地熱鬧非凡,不少外門弟子來來往往,在這閣樓深處,一個穿著道袍的中年男子正整理宗門的任務,他的面前放著數千枚玉簡,但凡是接下任務的弟子,這裡的玉簡都會隨時記錄。

突然的,其中一枚玉簡光芒一閃,中年男子神色如常的招手,玉簡飛來,他神識掃過後猛地睜大了眼,身體驀然站起。

「落陳家族叛變!!」他呼吸急促,此事太大,不管是真是假,他都需要立刻上報,這種事情若有人敢壓下,那麼將是滅絕的大罪,中年男子不敢耽擱,立刻從身上取出一枚紫色的玉簡,趕緊傳信。

這份情報直接就傳送到了執法堂,錢大金儘管是執法堂的人,可他的地位低微,此事也遠非他可以碰觸,整個執法堂在接到這份情報后,立刻開動,搜尋信息,這捍衛靈溪宗的執法堂,在這一刻爆發出了驚人的效率。

只是用了一炷香的時間,就立刻確定了這份情報屬實。

很快的,整個南岸傳出了陣陣戰鼓之聲,回蕩八方時,所有的南岸弟子都愣了一下,那些外門弟子不知曉這戰鼓是什麼,可南岸三座山的內門弟子,無論是誰,在聽到這戰鼓的剎那,都神色大變,猛地抬頭。

「發生了什麼事?」

「戰鼓起,不見血,不滅族,靈溪不歸!!天啊……」

就在這所有人都驚駭時,突然的,一個蒼老卻森然的聲音,在整個靈溪宗南岸,驀然傳開。

「老夫執法堂歐陽桀,南岸三山,所有內門弟子,全部取消一切任務,一切活動,一切閉關,限二十息之內集結山門前!

不得有誤!」

隨著話語傳出,青峰山,香雲山,紫鼎山,所有內門弟子,無論在做什麼事情,都全部身體一顫,一個個沒有任何猶豫,全部急速衝出。

即便是有再大的事情,此刻也不敢耽擱絲毫,因為歐陽桀這個名字,代表的是執法堂的長老,同時也代表著……冷酷無情!

他有一個道號,叫做豺道人,一旦他出現,那麼就表示出了什麼讓宗門勃然大怒的事情,需要……殺人,需要……滅族!

轟轟轟,無數身影呼嘯而去,直奔山門,放眼看去,整個南岸三山,內門弟子足有一、兩千人,這些人平日里看不到幾個,可如今全部出現后,讓所有外門弟子,全部震撼。

更有一群穿著黑色長衫的執法堂弟子,約莫數百人的樣子,第一時間衝出,當首之人是個老者,這老者一頭紅髮飄搖,整個人殺氣瀰漫,他正是歐陽桀。

此刻在這山門四周,足有兩千多人,一個個都神色肅殺。

「落陳家族叛變,奉掌門之命,將此族……雞犬不留,全部滅殺,請種道傳送!」歐陽桀大袖一甩,立刻靈溪宗正中間的種道山上,猛的一震,爆發出一道光柱。

這光柱在半空中,立刻化作了一個巨大的傳送陣,驀然降臨,籠罩山門內外兩千多弟子,轟鳴一起,傳送即將開始。

南岸所有外門弟子,此刻全部都倒吸口氣,看著這一幕幕,他們心中很快升起強烈的自豪以及對宗門的認同感。

落陳家族,與靈溪宗比較,只是一個小家族而已,只有一位築基修士,可如今,靈溪宗居然為了幾個外門弟子,出動了兩千多人,更有鐵血的歐陽桀出現,這顯然……是為了威懾!

威懾所有靈溪宗範圍內的修真家族,這不是殺雞焉用牛刀,這是殺雞定要用牛刀!

而這樣一個為了哪怕是外門弟子,也可以不惜代價出動如此之力的宗門,對於所有弟子而言,那種認同,強烈到了極致。

靈溪宗萬年不倒,從一個微小的宗門一步步走到如今,自然有其驚人之處!

就在這時,突然的,香雲山,山頂的大殿內,李青候面色鐵青,身影轟鳴而出,一股滔天的煞氣,在他的身上於這一刻驚天的爆發出來,形成了狂風,轟鳴四方,直奔陣法而來。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