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六十四章 精神與葬禮

第六十四章 精神與葬禮

作者:

?「分散開,全力尋找白小純,找到者,老夫親自給予貢獻點獎賞,途中若看到落陳家族在外的族人,全部滅殺!」歐陽桀收回看向李青候背影的目光,緩緩開口時,四周所有弟子,頓時擴散開來。

方圓萬里,兩千多人全面尋找,一連尋找了一個月。

這一個月的時間,方圓萬里幾乎被全部搜尋一遍,可惜始終沒有人找到白小純,但這一路上,被白小純擊殺的那些落陳家族族人的屍體,隨着一具具被發現,越來越多的內門弟子,心中震撼。

那些落陳家族的族人,大都是一擊斃命,這讓所有人很難去想像,一個凝氣六層的外門弟子,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錢大金也連連吸氣,他忽然覺得白小純還是死了好,不然的話,如此生猛,怕是自己也非其對手,且他看到了李青候的憤怒,他心中忐忑已到了極致,暗自叫苦。

「該死的,你有如此背景,你早說啊,你要說了,我才不招惹你!」

尤其是在那無名的山脈叢林內,他們看到了三位凝氣八層落陳族人的屍體,看着那裏的慘烈,腦海里都出現了畫面,每個人都心神強烈的震動。

搜尋了一個月,漸漸大家都明白,白小純……應該是死了,死亡的地點,就是這片無名的山脈叢林,此地凶獸不少,有太多的方法可以讓一個人在死亡后,別人發現不了屍體。

尤其是他們從兩個之前被陳恆派出的落陳家族族人口中,知道追殺白小純的,極有可能是修為凝氣九層的落陳少主后,他們已意識到,白小純……真的死了。

一個月後,眾人結束了搜尋,回歸宗門,侯雲飛被找到了,他傷勢雖重,可在宗門的全力治癒下,並無大礙。

他與杜凌菲,此番為宗門立下不小的功勞,可他們的心中卻沒有絲毫的振奮,有的只是悲哀,只是回憶。

他們兩個都不想回去,可傷勢太重,被帶回宗門,李青候留了下來,他獨自一人,在這片無名的山脈叢林內,又搜尋了整整兩個月,除了一些就算是他也都無法踏入的區域外,幾乎將這片山脈走遍,可詭異的,竟還是沒有找到分明就在這叢林內的白小純,彷彿,白小純與這片叢林,看似在一起,可卻是兩個世界。

甚至為了尋找,他還在這片山脈叢林內,與不少強悍的凶獸交戰,自身也有了傷勢,直至兩個月後,他苦澀的看着一顆大樹,那樹上有乾枯的鮮血,有一片衣服角。

「若我沒有帶你上山……」李青候閉上眼,腦海里浮現白小純在帽兒山上,在雷霆中怕死的模樣,回想起自己拎着對方,走在萬蛇谷內時慘叫的樣子,回想起宗門小比,還有那十座石碑第一的一幕幕。

沉默中,他長嘆一聲,整個人似乎都老了一些,將那片衣服收起,這一路,他已搜到了七八片這樣染著血的衣服碎片。

最後,李青候默默的走出叢林,化作一道長虹,飛向遠方。

這場落陳家族的叛亂,至此結束,靈溪宗以雷霆手段,直接滅絕叛亂者,此事轟動四方,使得通天河東脈下游,佔據四大洲的東脈修真界,無數修真家族與宗門,全部知曉,對於獨佔東林洲,東脈下游修真界四大宗門之一的靈溪宗,更為忌憚。

而關於落陳家族叛變的緣由,也在靈溪宗的追查下,找出了很多的線索,血脈印記只是一方面,還有更深層次的幕後之因,這些線索組合在一起后,涉及太大,靈溪宗都震驚了。

一旦此事靈溪宗沒有來得及阻止,那麼將牽一髮動全身,若落陳家族成功,那麼靈溪宗範圍內所有的修真家族,都將聞風而動,一一叛亂,若此時有大敵入侵,那麼將引起不可逆轉的嚴重後果,甚至會動搖宗門。

而杜凌菲三人的功勞,在這一刻,至關重要,尤其是白小純這裏,若沒有他的捨身取義,那麼這個消息,也很難及時傳回。

尤其在這次事件里,白小純沒有扔下同門獨逃,為救同門引走敵人,此事讓所有人動容,修真界自私的人很多,如白小純這樣的人,已經很少了,這樣的弟子隕落,讓包括掌門在內的所有宗門長老,都心中痛惜。

此次事情背後牽扯太大,隨着更多的線索被查出,靈溪宗沉默了,處於某種原因,他們沒有繼續追查,但整個宗門內的築基修士,卻一個個平日裏警惕了很多。

彷彿……山雨欲來。

南北兩岸的七個掌座,連同掌門以及諸多長老,在進行了數日的溝通與研究后,他們達成了一致。

杜凌菲,侯雲飛,還有隕落的馮炎,立下功勞,尤其是白小純……他這一次立下了大功!

「山雨欲來前,更需要……一股精神存在,那是我們靈溪宗萬年來不變的精神,白小純用生命立下如此大功,我等當厚澤,為其舉行葬禮,但凡為宗門做出貢獻者,宗門永久不忘!」這是靈溪宗掌門鄭遠東,最終說出的一句話。

之後的日子,關於落陳家族叛變之事的幕後緣由,靈溪宗雖沒有追查下去,可宗門內卻藉助這一次的機會,用了很大的宣傳力度,大力弘揚白小純的那種為了同門捨身,為了宗門取義的壯舉。

他的事迹,被宗門傳開,使得南北兩岸所有山峰的弟子,都知道了白小純,都知道白小純為了救同門,所做出的一切事情。

同時,宗門對於這種有情有義的弟子,絕不會讓其寒心,明明一個李青候就可以滅絕的家族,宗門卻傾南岸兩千多內門弟子出動,聲勢浩大,以牛刀殺雞。

此事讓宗門內的所有弟子,在記住了白小純這個名字的同時,也都無比感動,哪怕這裏面有宗門刻意而為的做法,但……這種刻意,每一個弟子都渴望存在。

這是靈溪宗的傳統,萬年不變的傳統!

動我弟子者,不惜代價,雖遠必誅!

任何一個靈溪宗弟子,在外出時,他絕不是一個人,只要靈溪宗在,那麼他的身後,宗門,就是永久的後盾。

而這,將化作更強烈的認同感,使得所有弟子,願意為宗門去付出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來捍衛宗門,捍衛自己的家園。

這,就是靈溪宗……一個萬年前,只有不到數十人的微小宗門。

而對於白小純的生死,甚至掌門都出面,請宗門的一位擅長推演天機的太上長老,親自施法,展開天機之術,可惜無法找到白小純存活在世間的痕迹,只能察覺一股死氣瀰漫,這才確定了白小純……已經為宗門戰死。

數日後,清晨,天空陰雨綿綿,一聲聲帶着悲哀的鐘鳴,回蕩在整個靈溪宗,無數弟子穿着黑色的長袍,默默走出各自的居所,神色哀傷,漸漸匯聚到香雲山的半山腰。

在那裏,有一座墓碑,墓碑上有白小純的畫像,畫像中他笑的很開心。

張大胖怔怔的站在人群里,看着匯聚而來的眾人,又看着那座墓碑上,寫着的白小純的名字,雨水落在他的身上,打濕了他的衣衫,他哭了,他想起了與白小純的一幕幕,想起了一起偷吃靈珠,一起大聲歡笑,一起去賣外門名額,一起去偷雞……

「九胖……」張大胖神色哀思,心裏空落落的,那種傷心的感覺,彷彿整個世界都是陰暗的。

火灶房的其他胖子師兄,還有黑三胖也在人群內,一個個難過悲戚,眼淚不止。

還有許寶財,陳子昂,趙一多,還有徐長老,周長老,所有從白小純上山後,認識他的人,都在人群里,神色哀傷。

周心琪也來了,她默默的望着墓碑,她聽到白小純的事情后,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當年白小純尋找靈尾雞的熱心。

侯雲飛被侯小妹攙扶著,站在人群里,他的拳頭死死的握住,他的身體顫抖,神色悲慟。

「白師弟……」侯雲飛慘笑,他回到宗門后,以酒度日,忘記不了白小純引走強敵時的身影。

四周來人越來越多,很快這香雲山的半山腰,已密密麻麻無數弟子,每個人都沉默,望着墓碑。

杜凌菲在前方,面色蒼白,雨水落在她的臉上,分不清是雨還是淚,她的神色甚至都有些恍惚,本就美麗的容顏,此刻多出了凄美。

「你明明可以活下去的……我活着,你走了……」

杜凌菲悲痛凄愴,這段日子,她整個人憔悴了,她每次夢中都會出現白小純的身影,那鐵血的歸來,那轉身的離去,這一幕幕,讓杜凌菲的心如刀割,眼淚更多。

悲哀的鐘鳴,始終傳出,久久不散,在這鐘鳴的回蕩里,有眾多長虹從遠處緩緩走來,七座山峰的掌座,靈溪宗所有的長老,還有掌門,穿着黑色長袍,都出現在了墓碑下,一個個望着墓碑,神色哀悼。

李青候心底苦澀,深深自責。

「白小純,靈溪宗香雲山外門弟子,葯道驕陽,道徒天驕,於落陳家族一戰中,擊殺眾多落陳叛逆,為同門捨身,為宗門取義,他用生命為宗門創下蓋世貢獻,我靈溪宗所有弟子,當永生永世,銘記此事!」掌門緩緩開口,聲音在這一刻傳遍四方。

他的聲音帶着悲哀,在傳出時,杜凌菲的哭聲控制不住,淚水更多,侯雲飛,張大胖,無數人在這一刻,都流下了眼淚。

「今日,特追封白小純,為我靈溪宗耀榮弟子!」掌門聲音再次回蕩時,四周無數弟子全部心神一震,耀榮弟子這四個字,撼動眾人。

榮耀弟子,是整個靈溪宗至高無上的榮譽,是一個單獨列出的特殊的稱號,地位之高,超出內門,與傳承序列平級,亡者里,榮耀最高,生者中,傳承最強。

在這之前,萬年來靈溪宗一共出現了九個獲得榮耀弟子稱號之人,每一個都是為宗門立下大功戰死後,被追封的,如今,出現了第十個。

沒有人覺得此事不恰當,這一切,是白小純以生命換來的。

「白小純進入宗門后,直至犧牲,都還沒有師尊,這用生命為宗門立下大功的孩子,我等決不允許他在陰冥孤獨,今日老夫代故去的師尊,靈羅真人,收白小純為弟子,讓其在陰冥,能繼續追求大道。」掌門沉痛的開口時,李青候輕輕點了點頭,望着墓碑,他的眼中露出悲傷。

「所有人……默哀!」掌門閉上了眼,向著墓碑緩緩低下頭,四周所有弟子,在這一刻全部低頭。

數息后,當默哀結束時,杜凌菲已悲痛泣不成聲。

就在所有人默哀的同時,那片無名山脈的叢林中,白小純,睫毛一顫,緩緩睜開了眼,打了個噴嚏。

=======

今天給大家推薦一個神秘的組織「羊村」,這是一個致力於推廣優質書籍,整合書友資源,光大網文,為書友謀福利,而且實力雄厚,背景滔天,每一個村民都頗為神秘……耳根開書當日的百盟,就是羊村發起的。

羊村的村長,是大盟煙灰黯然跌落,現在聽說在招新人入村,群號599199,機會難得,福利多多,入村要快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