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7章 龜紋認主

第7章 龜紋認主

作者:

接下來的日子,張大胖等人看向白小純的草屋時,一個個都隨時留意,自從白小純修為突破到了凝氣第二層,外出一番自言自語后,他在屋舍內的修行,又持續起來。

屋舍內,白小純擦去額頭的汗,光着身子,忍着劇痛咬牙切齒的努力去擺出第三幅圖的動作。

體內的氣脈已不再是溪流,而是快要成為了一條小河,在他的身體里遊走,每遊走一個周天,他的身體就會傳出咔咔之聲,原本圓圓的身體,此刻已徹底的瘦了下來,甚至比剛來到火灶房時還要瘦了一圈。

但卻有陣陣力勁,似在他的身體內蘊藏,隨着修行的堅持,他乾瘦的身體彷彿全身皮肉都在微微跳動,甚至仔細去聽,隱隱可以聽到他心臟的怦怦聲回蕩屋舍。

越來越多的靈壓,在他體內不斷地凝聚,這種每時每刻都在強大的感覺,讓白小純動力更多,直至又過去了數日,白小純全身猛地刺痛,這種刺痛比以往要劇烈了太多太多,讓他不得不放棄。

喘著粗氣,白小純眼睛裏都是血絲,他有種強烈的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支撐不住了,雖然在修行時會不斷地自行吸收來自四周的天地靈力,可卻明顯跟隨不上身體的消耗,而火灶房的加餐也看運氣,不是每天都有。

畢竟別人修行這紫氣馭鼎功,大都是數日一次,就算是勤快的,也最多一天一次而已,他這裏沒日沒夜無時無刻的進行,莫說是張大胖等人駭然,即便是宗門的內門弟子若知曉,也都會大吃一驚。

只是修鍊到這般程度,白小純覺得還是不安全,他性格一向熱衷穩妥保險,於是將他藏起來的那粒煉靈一次的靈米取出,拿在手裏看了看后,用尋常的鍋將其煮熟,隨着靈氣的散出,他沒有遲疑,立刻大口吞下。

靈米入口即化,形成了濃郁的靈氣,比尋常靈米多了太多倍,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磅礴之力,在他體內轟的一聲奔騰開來,白小純趕緊修行,擺出第三幅的圖的樣子,調整呼吸。

就這樣,半個月後的一天深夜,白小純身體猛地一震,睜開眼時,赫然發現自己的修為,竟不知不覺的突破了凝氣第二層,成為了凝氣第三層。

這種變化讓白小純立刻狂喜,目中露出振奮,大笑起來,他看着自己的身體,體內的氣脈已徹底從溪流蛻變,成為了一條小河。

這小河在體內飛速的遊走,速度之快超出了之前太多太多,甚至他只需一個念頭,體內的靈氣就會剎那隨他心意遊走到身體任何位置。

「凝氣三層!這煉靈一次的靈米果然不凡!」白小純站起身,舔了舔嘴唇,有心再弄出幾粒煉靈的靈米,但卻感受到體內經脈有些膨脹,想起竹書上的介紹,知曉需讓身體適應一番,短時間不可繼續修行。

這才壓下之前的念頭,在房間內走來走去,一副躊躇滿志的樣子,可很快就腳步一頓,目光順着窗戶看向外門,儘管是深夜,可藉助月光依稀可以看到火灶房外小路上的那顆大樹。

「不行,許寶財的木劍似乎有些不尋常,就算到了凝氣三層,也還有些不保險!」白小純皺起眉頭,沉思片刻后看了眼身邊的五顏六色的木劍,又看了看屋舍內的那口鍋。

「要是能煉靈兩次,或許能穩妥一些。」他想到這裏,立刻有了決斷,走出房間在火灶房取了一些靈木。

準備完畢后,在這一天深夜,白小純站在那口神秘的鍋旁,點燃了木火,看到一道紋亮了后,

將木劍扔到了鍋內。

可這一次等了好久,始終沒反應,白小純皺起眉頭,看了眼龜紋鍋上的紋,又看了看其下的木火已成灰燼,沉吟少卿,再出去找了一些靈木,可幾次之後,任憑火焰如何燃燒,都始終不見木劍有絲毫變化。

「這些都是一色火的木頭,莫非是溫度不夠,需要更高熱度的……二色火?」白小純想到這裏,走出房門,再次回來時,手中已拿着一塊紫色的木頭,此木火灶房所剩不多,白小純只找到一根。

將其放在鍋下燃起后,立刻有火焰出現,這火焰由兩種顏色組成,正是溫度高了很多的二色火!

只見這二色火剛一出現,龜紋鍋上的第二道紋,竟一瞬明亮,而那二色火卻飛速黯淡,彷彿一下子被抽走了全部火力,不多時,當二色火徹底燃燒成灰燼后,龜紋鍋上的第二道靈紋,已然亮起。

「成了!」白小純眼睛一亮,連忙把木劍放在鍋內,頓時銀光驀然閃耀,時間竟比之前煉靈一次時長了數息。

眼看慢慢就要黯淡,可突然的,銀光竟猛地大漲,直奔白小純而來,這變化突如其來,白小純來不及反應,眼前一花,一股無法形容的冰寒,瞬間如冰封一樣,融入白小純體內,他駭然的發現自己根本就無法阻擋,眼睜睜的看着那股冰寒在體內狠狠的一抽。

他整個人面色立刻蒼白,眼前模糊時,好似體內有什麼東西,一下次被吸了出來,融入到了那口龜紋鍋內。

直到這時,銀光才消散,一把比曾經更為犀利,甚至讓人看去時都覺得眼睛刺痛的木劍,驀然在鍋內出現。

此劍雖然看起來還是花花綠綠破破爛爛,可其內的木質紋路已然改變,若擦去塗料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些紋路散出星芒,這把劍,已經徹徹底底的從根本上改變了。

幾乎在這木劍出現的同時,靈溪宗南岸的天空上,赫然有一聲聲雷霆轟隆隆的回蕩,彷彿有蒼穹怒吼傳出,震動了無數靈溪宗的修士,好在這雷聲來的快,去的也快。

在那雷聲回蕩間,木劍的劍身上,第二道銀紋出現,連續閃動了幾下,這才暗淡,消失在了塗抹的雜色下。

白小純顧不得去看木劍,臉色陰晴不定的退後幾步,身體搖搖欲墜,好半晌才恢復過來,方才那一瞬的感覺,讓他想起來就心有餘悸。

「從我身體里抽走了什麼……」他忐忑中目光落在了掛在牆壁的銅鏡上,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后,揉了揉眼睛又仔細去看,漸漸整個人呆如木雞。

鏡子內的他,額頭的發梢里,多出了一根白頭髮,而他的樣子雖然沒有改變,可他怎麼看都覺得似乎老了一歲。

「壽命!!」白小純失魂落魄的喃喃低語。

「方才少的,是我的壽命,我……我……」他欲哭無淚,他來修行的目的就是為了長生,可如今長生還沒有得到,反而少了一年的壽命,這對他來說,打擊可謂巨大。

「虧本了……想不到我白小純穩妥了小半輩子,竟然也有失足的時候……」他獃獃的坐在那裏,苦笑起來,平靜以後,他抬頭看向那口龜紋鍋,但卻雙眼慢慢露出奇怪之意,他隱隱有種感覺,似乎壽元被吸走後,自己與那口龜紋鍋,存在了某種聯繫,彷彿可以對其控制。

他心中一動,右手抬起向著鍋一指。

立刻這龜紋鍋烏光一閃,竟瞬間縮小,直奔白小純而來,眨眼間消失在了他的指尖中,白小純一愣,猛地站起退後幾步,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又看了看空空的火灶。

「這……這……」他右手再次一指地面,烏光閃耀,砰的一聲,那口鍋又出現了。

白小純連續嘗試了好幾次,表情陰晴不定,既有喜悅,又有惆悵,最後還是嘆了口氣。

「雖然此刻可以收入體內,可代價是一年的壽元,怎麼想都還是虧本啊。」

第二天午後,白小純正琢磨有什麼辦法把自己被吸走的壽元補回來時,忽有所查,猛地抬頭,感受到了在火灶房外,有七八道身影疾馳而來。

凝氣一層時白小純察覺不到,可如今凝氣三層,他立刻就感受到了那七八個身影里,當首之人正是許寶財。

與此同時,許寶財的聲音,帶着憤恨,驀然傳來。

「白小純,你有師兄守着,我許寶財也有,今日你我之間的恩怨,該了斷了。」

------------

老婆帶着女兒出去旅遊了……又把我自個扔家裏了,每年都是這樣……覺得自己好可憐,好悲催,求推薦票安慰,求收藏安慰~~

一會繼續寫,我們相約,今晚12點!

UU看書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UU看書!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