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710章 裝傻充愣

第710章 裝傻充愣

作者:

?帶着白浩的魂回到了巨鬼城后,連續七天的疲憊,讓白小純這裏精力消耗很大,於是立刻閉關恢復。

在他閉關時,白浩請示,想要外出看看,他畢竟已死亡許久,如今蘇醒,對於巨鬼城,對於外面的天地,有他自己的感慨,有此想法也屬常情。

白小純略一沉吟,仔細叮囑一番,也就沒有拂弟子白浩之意,畢竟白浩的魂體特殊,恢復前世記憶后,似能千變萬化,且以他的心智,小心謹慎之下,倒也不會有什麼危險。

不過還是在白浩的魂中,烙下了印記,這樣一旦白浩遇到危險,白小純可以立刻知曉挪移而去。

做完這些,白小純這才放心的閉關,而白浩的魂,則是變化一番后,離開了閉關密室。

白小純這個名字,白浩記住了,一輩子都不會忘記,只是更讓他無法忘記的,是當他從密室走出后,在接下來的那幾天裏,他暗中從其他人口中,聽說的一件件事情……讓他整個人都不好了……

「小聲點,可別讓那白浩聽到,那白浩為人無恥,心狠手辣,連其親爹都能殺,六親不認啊!」

「這算什麼,我有個好友是魔牢獄卒,從他那裏我聽說,這白浩當初還是獄卒的時候,可是魔牢第一黑鞭,什麼叫黑鞭,心都黑了的鞭手啊,魔牢內但凡被他審問過的犯人,一個個凄慘的無法形容!」

「嘿嘿,說起白總管,那可是驚天動地一聲雷,我蠻荒多少年來就出了這麼一個奇葩,結丹修為,就可綁了王爺!」

「這白浩啊,不但毒辣,更是喜歡別人妻子……為了陳夫人,逼死了陳家族長,聽說現在陳夫人還在他府上,整日被蹂躪一百遍啊,太過分了!」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那白浩膽大妄為,前段時間,他可是綁了我蠻荒八成權貴子嗣天驕啊,那些天驕的慘狀我都看到了,無論男女,一個個都被他不知怎麼折磨的,都皮包骨了,太可怕了!」

這些話語,都被白浩的魂聽到,他開始還是神色古怪,到了最後,整個人已經再次傻眼,對於自己這個師尊用自己的名字,干下這麼多大事,讓他都覺得心驚肉跳。

而關於白小純之前和他說起的那些經歷,白浩這幾天也暗中打探清楚,知道了自己這個師尊,竟在結丹時就與天人打架不說,後來更是囂張的綁架巨鬼王,偏偏之後非但沒事,反而平步青雲,隨後抄家三大家族,其名字如今在這巨鬼城內,足以讓嬰兒止啼!

「這也太生猛了……難以想像啊!」白浩也都嘆為觀止,對於自己這個師尊,已經無話可說,同時,他聽到別人議論白小純這個名字在冥皇石碑上的事,知道蠻荒在通緝白小純,內心一驚,沉默半晌后,他忽然明白,師尊當初告訴自己真正姓名,是對自己完全的信任了。

他雖也是蠻荒之人,可死過一次后,對很多事情都看淡了,他不在意白小純的身份,只認是他白浩三拜九叩首的師尊!

當白浩魂悄然回到了白小純閉關密室,看着眼前的師尊時,他算是服了,苦笑一番,鑽入白小純的儲物袋,白小純此刻睜開眼,看了眼儲物袋,微微一笑,他既然選擇把真名告訴白浩,就是因為他對白浩信任,這種信任或許有些突兀,可他的心中就是這麼想的,而白浩的表現,雖沒明言,可白小純已然看出,心中很是欣慰。

在白浩歸來后的這一天黃昏,白小純還在恢復消耗的精力時,巨鬼城王殿內,巨鬼王坐在王椅上,正皺着眉頭,看着手中的玉簡。

這枚傳音玉簡,是從魁皇城皇宮內傳來,言辭並非犀利,只是淡淡的詢問了一句,關於陳曼瑤為何還沒有歸來的事情。

可這平靜的話語,卻是讓巨鬼王這裏心神震動,實在是這傳出話語的人,正是……挾天子以令天下的……大天師!

巨鬼王寧可得罪其他三王,也不想去招惹這位大天師,不僅僅是因為大天師的半神境界,遠超他們四大天王,還有就是大天師的心智以及手段,都讓他忌憚無比。

「陳曼瑤……」巨鬼王深吸口氣,他對這個名字有些印象,知道這是大天師的弟子之一,且此女相貌絕美,堪稱絕色。

只是白小純給他的那些天驕里,沒有陳曼瑤這個人,此事巨鬼王一想就明白了,哭笑不得的罵了起來。

「小兔崽子,這八成是看上人家的美貌了啊,以他的年紀,也差不多要找個道侶了……可這陳曼瑤不能動啊!」巨鬼王有些頭痛,他雖忌憚大天師,可對於白小純扣押陳曼瑤這件事,倒也沒有生氣,反倒有些欣賞,實際上他與白小純之間,隨着一件件事的發生,已經打破了位尊位卑的關係,也的確如他之前喃言,一旦白小純真的幫他順利完成奪取鬼王果的事情,他就會把白小純當成子嗣看待。

且白小純的優秀,他是看在眼裏的,甚至放眼整個蠻荒,他找不出第二個能如白小純這般膽大妄為之輩,尤其是這些事件中透露出的白小純的個人心思,也讓老謀深算的他極為讚歎,堪稱有勇有謀更是識時務、知進退,實屬難得!

否則的話,憑着白小純之前綁人來坑自己之事,他巨鬼王早就翻臉了。

此刻啼笑皆非的同時,巨鬼王也嘆了口氣,隱隱覺得,白小純這一點,似乎與自己有些像……想到這裏,巨鬼王心裏又暗罵了幾句,起身一晃,瞬間消失在了王殿內。

出現時,已然到了白小純的閉關密室之外,看了眼后,巨鬼王冷哼一聲,沒有如曾經那樣,直接無視踏入進去,而是向著其內,傳出帶着威壓的聲音。

「白浩!」

這聲音傳入密室內,正在打坐吐納的白小純,身體一震,猛的睜開眼,還沒等反應過來,密室外的巨鬼王,感受到白小純蘇醒,一步直接踏入密室內,出現時,在了白小純的面前。

白小純呆了一下,看着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巨鬼王,趕緊起身,抱拳拜見。

「拜見王爺!」白小純心底有些腹誹,覺得這巨鬼王怎麼總是喜歡突然襲擊,這都第二次了,這麼大的人了,太不懂禮貌了。不過想着對方這麼急,准沒好事,於是連忙開口。

「王爺,我前些日子修鍊不慎,傷了元神,如今重傷在身,哪兒也去不了了,還有那造化丹,我已吃了九次了,沒用了啊。」白小純趕緊補全上一次自己失利的地方,雖那造化丹他只吃了三次,可說起瞎話來,眼都不眨一下。

「陳曼瑤是不是在你手中!」巨鬼王一瞪眼,對於白小純這幅神態,他很是不悅,冷哼道。

巨鬼王這句話落在白小純耳中,立刻就化作了狂雷,讓白小純心臟驟的跳動加速,內心更是咯噔一聲,暗道不妙。

陳曼瑤自然是在他手,可他還沒想到怎麼與其接觸,更是擔心陳曼瑤認出了自己的身份,在這糾結中,他說什麼也不能交出陳曼瑤。

此刻趕緊搖頭,甚至還露出一副茫然的模樣,傻傻的看着巨鬼王。

「王爺,陳曼瑤是誰啊?聽這名字似乎是個女的,王爺莫非看好了?王爺放心,卑職一定把她抓來!」白小純說着,一拍胸口保證道。

若是換了不了解白小純的人,看到這一幕,必定會遲疑,實在是白小純的演技太好了,無論是言辭還是神情,都極為逼真,彷彿真的不知道陳曼瑤這個名字似的。

可巨鬼王太了解白小純了,此刻瞪着眼睛,低喝一聲。

「少在那裏裝傻充愣!」

「我告訴你白浩,那陳曼瑤動不得,此女來歷極大……」巨鬼王表情肅然,一身威壓也都散開,籠罩四周,聲音也如天雷一樣,要去震懾白小純。

可他對別人用這招可以,但白小純這段時間,已經對巨鬼王這威嚴熟悉的不得了,此刻表情委屈,眼巴巴的看着巨鬼王。

「王爺,我真的不認識陳曼瑤啊。」

「行了,這裏沒外人,你也別弄這表情出來,老夫知道你是看上了那陳曼瑤的美貌,可她是大天師的愛徒,如今大天師已經問詢,你趕緊將她放了,不就是個絕色么,有什麼大不了的,以後我多賞賜給你一些就好了。」巨鬼王不耐煩的開口,實在是他覺得這件事很簡單,一個女子而已,他不認為白小純會看不明白事態。

眼看巨鬼王將話語都挑明了,白小純內心糾結,他是真的不敢放陳曼瑤走,這可關乎小命,此刻腦海念頭百轉,正琢磨如何化解時,巨鬼王一眼就看出了白小純的猶豫,頓時怒了起來。

這一次,他是真怒了,全身上下,剎那就散出冰寒,眼中更有冷漠,望着白小純,緩緩開口。

「立刻將陳曼瑤交出來,白浩,別逼本王親自對你動手!」巨鬼王的目中,寒意覆蓋,聲音也都如隆冬之雪,使得這密室內剎那就成為了寒池一般!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