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715章 我是你未婚夫……

第715章 我是你未婚夫……

作者:

?這話語傳出大帳,立刻四周的肅殺剎那爆發如同實質,有十多道身影,直奔白小純而來,殺意瀰漫,甚至在這一刻,彷彿這整個軍營成為了一尊張開了血盆大口的洪荒猛獸,要將白小純整個人完全吞噬。

「這還沒一言不和呢,就要殺我啊!!」白小純內心狂震,他立刻就感受到了強烈的生死危機,在那天人威壓下,他全身每一寸血肉,似乎都在狂叫,心下一橫趕緊高呼。

「紫陌……那個,我是你爹巨鬼王派來的……我……是你未婚夫白浩啊。」白小純聲音很大,傳遍四方。

這話語一出,讓不少人愣了一下,他們並不知道紅塵女與巨鬼王的關係,此刻聽到,全部都呆在那裏,更是睜大眼,心神狂震,被這個消息徹底震動。

「什麼,大統領是王爺的女兒?!」

「這……這是真的?」

在這消息撼動巨鬼軍團時,那赤色的大帳內,快速傳出一聲惱怒的低喝。

「閉嘴!」

帳篷猛的掀開,紅塵女的身影,直接走了出來,她面色陰沉無比,看向白小純,其目光如電,似要將白小純全身**外外全部看透,更有天人威壓,轟然降臨!

心中更是暗恨這白浩居然將自己與巨鬼王的關係道破,以此來化解自己方才的威懾!

與此同時,四周那些侍衛也好,還有紅塵女的那些女親衛,一個個都睜大了眼,古怪的看向白小純,還沒等消化大統領與巨鬼王的關係,又看到自家的大統領那明顯惱羞成怒的樣子,那些親衛一個個面面相覷后,紛紛遲疑,沒有繼續上前,可心中卻都來了精神,看着眼前這一幕。

白小純表面強撐著,尤其是在紅塵女走出的同時,因帳篷的掀開,白小純這一次看到的比較全面,他看到了在帳篷內,還有七八個自己的雕像……顯然,都是紅塵女泄憤所用。

那種恨……由這些雕像,就可以想像其程度有多深了……

「這紅塵老女,要殺我之心,也未免太堅定了……」白小純更緊張,額頭冒汗,內心叫苦連天,他也不想那麼喊話去刺激紅塵女,可他沒有辦法啊,方才稍微慢了一點,估計自己就被拖出去斬了,雖說很有可能,這是紅塵女對他的下馬威,可白小純實在是沒有把握去賭,自救的辦法,只能是將此事鬧大說開,如此才可借巨鬼王的名頭來壓制紅塵女以及這軍團之人。

「巨鬼王我恨你……」白小純後悔的腸子都青了,他琢磨著自己怎麼這麼倒霉,又被巨鬼王坑了,把自己扔到這麼一個地方,此刻哭喪著臉,看着眼前穿着一身赤色的鎧甲,英姿颯爽,卻透著一股煞氣的紅塵女。

從相貌上看,說這紅塵女是絕色也毫不誇張,其肌膚似雪,丹鳳目中有如星辰一般的神采,瓜子臉的形狀,還有那露在外面的鎖骨,以及其白皙的頸脖,使得她整個人,格外驚艷。

尤其是胸部護甲高高鼓起,又在腰臀處很是誇張的收縮,形成一個曼妙的葫蘆形,使得其胯部看起來圓潤無比的同時,其雙腿也更加修長動人。

單單從容貌上來講,這紅塵女的相貌與陳曼瑤不相伯仲,只不過陳曼瑤如空谷幽蘭,而紅塵女則是帶刺的玫瑰薔薇。

若白小純之前與紅塵女沒有發生過長城以及地宮之事,又或者他真的是白浩,那麼此刻看到這麼一個美人,還是天人修為,且又是自己的未婚妻,他應該是心裏高興的,可眼下,白小純卻是內心惶亂,只覺得天地一片漆黑,眼前這紅塵女,不再是絕美嬌艷,而是洪水猛獸,凶神惡煞一般。

在這眾人內心被紅塵女與巨鬼王的身份撼動心神,偷偷看熱鬧時,紅塵女的面色更為陰沉,惱羞更甚,冷聲開口。

「你剛才說,你是白浩?」這聲音雖不大,可其天人威嚴下,似影響了四周虛無,使得風雲色變,彷彿有狂風撲面,白小純緊張的吞下一口唾沫,趕緊開口。

「紫陌,你聽我解釋……」白小純哆嗦說道,可話語還沒等說完,紅塵女目中帶着強烈的厭惡,聲音如隆冬之雪,回蕩四方。

「你就是那個臭名昭著,奪人妻子,六親不認的白浩?」紅塵女聽說過關於白浩的種種傳聞,尤其是奪人妻子,讓她噁心。

「這可是王爺讓我做的……」白小純委屈不甘的解釋了一句,他心底暗罵着那喜歡奪人妻子的不是我,而是你爹……

「閉嘴!我父光明偉岸,正直坦蕩,就是你這奸人禍國殃民,陰險諂媚,殘害忠良!」紅塵女咬牙開口,如今既然身份被道袍,她也不屑去隱瞞什麼,可對這白浩,卻是目中厭惡更多,袖子一甩,聲音更為冰冷。

「至於我父王所說的親事,休要再提,你還沒有資格與我結為道侶,在這軍營內好好獃著,若有劣跡,直接斬殺!」紅塵女聽說過白浩,對於自己父親居然要將自己許配給這白浩,極為不滿,此刻言辭斬釘截鐵,說完不再去看白小純,轉身走入大帳。

四周那些守衛,一個個神色古怪,看向白小純。

「這就走了?」白小純眨了眨眼,隱隱明白過來,自己的身份沒有暴露,這紅塵女沒有認出自己真正的身份,他頓時心底鬆了口氣,內心雖還緊張,可卻忍不住升起了一種無法言明的刺激感,讓他覺得身體有些發抖,呼吸也都急促了一些。

「她沒認出我……又成了我的未婚妻……」白小純越發覺得此事刺激,讓他有些口乾舌燥,隨即想到之前這紅塵女的態度,他腦子快速轉動。

「這麼看來,她方才的那些姿態,就是要嚇唬我,同時推翻王爺欽定的這門親事……如此來看,她不敢動我……我身後站着的可是她爹……不過此事也不好說,就怕萬一。」

「但無論如何,這巨鬼軍團待不下去了,這件事雖刺激,可太危險了,稍微一個不小心,小命就飛了……這裏可是賊窩啊。」白小純想到這裏,轉身趕緊離去,他此刻心臟還在「咚咚咚」的快速跳着,實在是今天這一幕,太突然了,讓他一時調適不過來,依舊緊張無比。

可走出沒多遠,身後有呼嘯聲傳來,那之前引路的女親衛,已追了上來。

「白總管,你走錯路了,我帶你去你的居所。」這女親衛冷冷開口,她修為雖不高,可在這軍營內,本身又是親衛,自然而然的就帶着一股氣勢。

「不去了,既然大統領不認同白某,白某離開就是。」白小純眼看對方阻止自己離去,內心打了個突,但表面上卻擺出一副孤傲憤然的樣子,淡淡說道。

「此事由不得白總管,大統領說了你要在軍營待着,我勸你最好不要抗命。」女親衛平靜開口,她話語一出,四周立刻就有不少魂修守衛,目光落在了白小純身上,似乎若白小純敢抗命,他們會立刻出手。

「大膽!」白小純眼睛一瞪,低喝起來,可暗中卻是頭皮發麻,看了看四周侍衛,感受到了在這軍營內,此刻有不少氣息鎖定在自己這裏。

「還請白總管不要讓我等為難,請!」女親衛沒有在乎白小純的態度,依舊淡淡開口。

白小純暗自發愁,他是真的不想留在這裏,內心焦急,糾結一番后,白小純想着自己身後有巨鬼王以及禁制,那禁制雖消散了大半,可怎麼說還是有一點點作用,且自己這一次來是奉命來幫紅塵女,首先在生命安全上,應該還是有保障的。

「她不知道我是白小純,而且我方才緊張,姿態有些低了,我越是低頭,她就越是強勢,那麼我就要藉此發作強硬一些,今天說什麼也要離開此地!」白小純想到這裏,又覺得不是很保險,於是偷偷取出傳音玉簡,向巨鬼王傳音。

「巨鬼王,你女兒要殺我,這就是你給我定下的親事?我都要死了!!」白小純傳完音,不等那邊回復,就猛的抬頭,身上漸漸露出一副獰厲血煞之意,更有桀驁,向著遠處的紅色大帳,大喊一聲。

「大統領!!你這是何意!」白小純聲音如天雷,直接在這軍營內回蕩,使得四周很多魂修,都目光一凝。

「大統領不承認巨鬼王定下的親事,此事白某沒有意見,可白某身為巨鬼城大總管,難道連離開你這軍營的資格都沒有?!那麼就休怪白某強闖了!」白小純聲音內帶着怒意,元嬰修為更是散開,大有一言不和,就要大殺四方的氣勢,可暗中卻在偷偷打量那紅色帳篷。

「我白小純縱橫情場多年,獨創過贏字訣,收到情書無數,這區區紅塵老女,我變個路數,看你怎麼回應!」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