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七百三十七章 好人做到底

第七百三十七章 好人做到底

作者:

隨著聲音的出現,遠處有一道長虹,破空而來,正是九幽城世子周宏,他並非獨自到來,在他身後,還跟著數十個家臣般的魂修,甚至還有數百穿著黑色鎧甲之修。

這些穿著黑甲的魂修,一個個都面無表情,到來后沒有理會眾人,而是快速散開,各自掐訣之下,竟組成了一個陣法。

這陣法剛一運轉,就傳出驚人波動,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吸力,使得此地的那些渾濁霧氣,被快速的吸走。

眼看霧氣肉眼可見的消散,此地的那些魂修們,也都內心一驚,略有平靜后,更是認出了來臨之人的身份。

「九幽城世子……」

「是周宏……」

實際上周宏在這件事出現后,就已經緊張了,發生在魁皇城的事情,哪怕是小事,也都可能被無限的放大,他雖是世子,可也不能不警惕,畢竟四大天王之間,本就不合。

而這一次的事情,不管是不是司馬濤與孫一凡的責任,可只要那魂葯上有他們的印記,他們就撇不清,同樣的,周宏一樣難以抽身,若真鬧大了,白小純雖怕,可周宏一樣怕。

畢竟……這裡是魁皇城啊。

所以他緊張之下,立刻調動一切人脈,先是阻止侍衛到來,因為一旦侍衛來了,此事就裹不住了,必定會被層層上報。

倒不是說不上報,就沒人知道,可知道歸知道,不需要去處理,可一旦上報了,那麼就需要處理。

拖延侍衛到來的時間后,他又立刻從九幽城內,不惜將他父王的親衛調來,形成這陣法,在這魁皇城內處理那些渾濁臭氣。

這一路,他很是忙碌,心底更是憋屈的要發狂,可卻沒辦法,時間緊迫,只能如此,眼下終於趕來了此地,他的聲音如雷霆,回蕩四方。

「此事不管如何形成,終究是出現了紕漏,大家放心,周某的交代必定讓你們滿意!」周宏話語一出,立刻他身後那數十個家臣般的魂修,頓時散開,融入到了此地的人群里,開始安排。

那些融合魂葯出了問題之人,周宏大力賠償,使得每個人都收穫頗豐,紛紛滿意,實際上他們也知道,這賠償之所以如此厚重,有部分原因是封口。

至於那些被牽連的魂修,

也得到了賠償,雖不如前者,可也依舊讓他們很是稱心,此地人數眾多,這筆賠償之大,就算是周宏也都心頭如割肉一般,但卻沒辦法,此事必須儘快解決。

白小純眯著眼,看著這一幕幕,對於這周宏的果斷也是佩服,同時心底也鬆了口氣,琢磨著這周宏看來,比自己還要害怕事情擴大。

眼看那些拿到了賠償之人都滿意了,白小純眼珠一轉,乾咳一聲,用讓自己身後那些店鋪的店家能聽到的聲音,喃喃低語。

「我們的鋪子,也損失了啊。」

他話語一出,那些店鋪的店家,本就在心裡嘀咕,此刻紛紛也說了出來,周宏在不遠處,聽的心頭如滴血,更是恨得牙根痒痒,他深吸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儘管憋屈,可還是咬牙一揮手,立刻就有人到了白小純眾人身邊,談論賠償的問題,然後將一個儲物袋,極不情願的放在了白小純的手上。

不多時,包括白小純在內,大家都滿意了,白小純實際上心底還是對眾人有些內疚的,此刻借花獻佛,索性將自己得到的那份,也豪爽的分給那些受害者,頓時白小純這裡的聲望,再次提高不少。

看著此地眾人臉上的笑容,周宏心臟都抽抽的疼,他只覺得這一次自己要算計白小純,可卻沒想到,還沒成功,就損失如此巨大。

「好在事情解決了。」周宏只能安慰自己,剛要開口向著四周眾人說些什麼,可卻看到,那些拿到了賠償的魂修,竟都飛到白小純面前,向其抱拳一拜。

「多謝白大師之前仗義執言!」

「白大師,你是好人!」

「白浩道友,今日之事,在下欠你一個人情!」

這些人,對於白小純這裡是感激的,此刻紛紛抱拳,準備離去,不但是他們如此,白小純身後那些店鋪的店家,也是向著白小純抱拳,感激一番,如此一來,白小純也感動不已,直接開口,以後此地在場之人來他店鋪,一律打折,這番話語,使得眾人皆喜悅,看向白小純時,好感更多了。

周宏眼看自己付出了如此代價,賠償了所有人,可卻沒人來感謝自己,反倒去感謝白小純,更是讓白小純那裡藉機聚攏了人氣,這就讓他腦海嗡的一下,險些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實在是他對白小純這裡,算是仇恨刻骨。

可他只能去死死的壓制,不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半晌之後,隨著眾人離去,隨著霧氣消散,這場動亂,才算是解決。

白小純站在那裡看了會熱鬧,這才帶著收穫的無數感激,背著手,得意的回到了鋪子內,對於自己那徒兒出的計策,白小純覺得太厲害了。

「這招真是絕啊,太漂亮了。」白小純哈哈一笑,讚賞的看向白浩魂,白浩魂有些不好意思,心頭也有些溫暖,對他來說,蠻荒已經沒有其他親人了,師尊是自己唯一的親人,師尊滿意,他就很開心了。

白小純大肆的誇獎一番,這才重新回到了內屋,坐在那裡,覺得自己這一次沒吃虧,收穫還不小。

於是美滋滋的拿出十七色火的配方,再次研究起來。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三天,這三天里,周宏還在處理善後的事情,上下打點,焦頭爛額,總算是徹底化解,不再被追究。

直至第三天夜裡,他帶著疲憊,將司馬濤與孫一凡叫來,三人坐在一間密室內,面色都很陰沉。

「找出問題了么?是不是那白浩乾的!」周宏咬牙開口。

司馬濤與孫一凡沉默,半晌之後,司馬濤硬著頭皮,苦澀說道。

「我們二人用了很多方法,甚至還請了一些同道之人幫助,也都沒有在那魂葯上找出絲毫被動了手腳的痕迹。」

「沒有找到痕迹?那這魂葯是怎麼回事,難道真的是你們干出來的!!」周宏怒道,言辭很不客氣,若是換了其他時候,他這麼對二人說話,司馬濤必定不悅,更是會喝斥,畢竟他不是九幽王的家臣,而是九幽城司馬家的大長老。

還有孫一凡,也會冷哼,他與司馬濤還不一樣,他是靈臨王的家臣,這區區九幽城的世子,如此言辭,他可以直接反駁。

可現在……情況不一樣,他二人雖有不忿,但卻只能忍住。

「能在魂葯上動了手腳,卻偏偏看不出任何痕迹,這種在煉魂上的水平,已經是前所未聞了,怕是只有一些失傳的秘術,才可做到。」司馬濤緩緩開口。

「魂葯上,我們無法找出真兇,可其來源上,我們有了線索,這些魂葯,都是從我們的鋪子內被買走的,我與司馬兄整理了一番,發現了在這一個月內,有一批人很是可疑!」孫一凡咬牙開口,他對這幕後之人,恨之入骨,話語間拿出一枚玉簡,遞給了周宏。

周宏目光一閃,接過後看了看,立刻起身,安排下去,發動他九幽城世子的力量,開始查找,終於在數日後,抽絲剝繭一般,找到了一條線索。

那些購買魂葯之人,雖都改變了模樣,可周宏的人脈很廣,竟從魁皇城的傳送陣那裡,查到了端倪,知道有一批人,在事情發生的當天,通過這傳送陣,去了巨鬼城!

他更是對照之下,通過其手段,找出了這批人與購買魂葯的那些人的一些相似之處,又去查了這批人當初來魁皇城的日期。

如此一來,雖礙於時間較少,還沒有準確的答案,可真相,已經呼之欲出了。

「白浩,不管是不是你,哪怕找錯了人,我也認定就是你了!!」周宏怒火滔天而起,咬牙開口,立刻給司馬濤與孫一凡傳音

司馬濤與孫一凡,在店鋪內知道了這件事後,二人頓時一股怒氣衝上雲霄,腦海嗡鳴中,徹底爆發了鬱積這麼多天的驚天怒意。

「白浩,你竟算計我!!」

「白浩,你無恥!!」二人一想到當日白小純的裝模作樣,就努意更為翻騰,此刻心神轟鳴中,他們直接就衝出了所在的店鋪,直奔白小純的鋪子而去!找本站請搜索「」或輸入網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