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七十二章 師門有規

第七十二章 師門有規

作者:

?幾天後,白小純所在的煉丹房內,一聲轟鳴傳出,白小純愁眉苦臉的走了出來。

「一階丹藥已都熟練的差不多,可二階丹藥,怎麼這麼難……」白小純哀聲抬起,這段日子他除了修行就是煉藥,口袋裏的草木,耗費的差不多了,本打算嘗試煉製二階靈藥,可卻發現難度倍增,就算是他的心細入微,也都不斷失敗。

每次都會發現大量的問題,攻克后,問題更多的出現。

此刻他唉聲嘆氣,走出了煉藥閣,抬頭時,立刻看到煉藥閣外,此刻竟有不少人盤膝坐在那裏,這些人彼此三五成群,多的竟有十多人,且大都是面生的妙齡女子。

環肥燕瘦,爭奇鬥豔,各種模樣都有,鶯鶯燕燕的一群女子,在看到了白小純后,立刻都美目一亮。

她們身邊都跟着長輩,這些長輩也都是在看到白小純后,全部驚喜,連忙起身,一群人呼呼啦啦,直奔白小純而來。

「停下,你們……要幹嘛?」白小純目瞪口呆,有些摸不清狀況,下意識的退後幾步。

「白道友,老夫趙天海,趙一多是我的侄子,哈哈,白道友少年英雄,果然是一表人才!」

「白道友人中龍鳳啊,英武非凡,一看就是雲中鯤鵬,未來不可限量之輩,咳咳,老夫孫雲山,這些都是我孫家的族女,道友身邊可缺一些使喚的侍女?」

「白道友,老夫周天,我一看到白道友,就覺得英氣撲面,如同看到了我東脈修真界的未來霸主,我們一見如故啊,你看我身邊這些女子如何,她們每個人都是我周家的明珠瑰寶……」

無數的聲音,爭先恐後的傳出,白小純睜大了眼,再次退後,好半晌才聽明白了,這些人是來送族女的……

他不知原因所在,眼看這些女子一個個都頗為美麗,尤其是還有不少很符合白小純的審美,此刻這麼白白送給自己,似乎自己若不要,就不給他們面子的模樣,讓白小純這裏警惕起來。

但他為人圓滑,此刻不露內心所想,臉上帶着笑容,與一個個修真家族來臨的負責之人,笑談幾句,趕緊抽身。

還沒等他回到居所,這一路上,又遇到了不少顯然是堵在他的去路之人,每一個都是差不多的言辭,送出族女,送出資源,送出無數好處。

「出了什麼大事!!莫非他們查出我祖上有什麼了不得的仙人?難道說我白小純不是尋常的凡俗,我……我白小純竟然也是一個有天大來頭之人?天啊,這事我自己都不知道!」白小純漸漸心驚了,胡思亂想一路飛奔,回到了居所時,又被一群等待在這裏的修真家族之人圍住,一個個都露出渴望的眼神,似乎只要白小純點頭,什麼都行!

尤其是那些女子,每一個都是這樣,全部擁在白小純身邊,相互之間敵視,你推我一下,我堆你一把。

看的白小純頭皮發麻,被簇擁在中間,四周無論怎麼碰都是軟綿綿的,甚至覺得自己衣服都在被拉扯,正心驚肉跳時,一聲冷哼從遠處傳來,只見侯小妹,瞪着眼睛,鼓著臉頰,氣呼呼的上前,一把撕開一個女子。

「走開走開!」

「你們幹什麼呢,這裏是靈溪宗香雲山,你們這些阿姨,還知不知道矜持,都走開,還有你,你都瘦的跟個扁豆似的,湊什麼熱鬧,還有你,胖的跟個母豬一樣,讓開!!」侯小妹聲音帶着氣憤,上前將所有環繞在白小純身邊的女子都推開。

她氣鼓鼓的,明明小巧,可似乎有無窮的力氣,在這摩擦中,那些女子立刻不幹了,紛紛開口,侯小妹雙手掐腰,一副小辣椒的樣子,言辭尖酸,處處攻擊要害之處。

白小純趁機趕緊逃回院子裏,低頭時,駭然的發現,自己的衣服居然都鬆了。

「太可怕了!」白小純倒吸口氣,心有餘悸的抬頭看向門外時,侯小妹站在門口,舌戰群嬌,一個人對抗數十人。

到了最後,那些修真家族的負責之人實在看不下去了,一個個勸說中離開,臨走時還向白小純抱拳,說改日再來拜訪。

直至黃昏,門外才安靜下來,可遠遠看去,還有不少修真家族的來人,在遠處直接盤膝打坐,守在那裏。

能來到此地的修真家族,都有各自的手段方式,可以留在此地,不會有人來驅趕。

白小純覺得一定是出了大事,眼看外門安靜了,一把將侯小妹拉了進來。

侯小妹對外人,那是潑辣無比,可此刻被白小純這麼一拉手臂,立刻臉都紅了,只覺得小腦袋暈乎乎的,無比乖巧的順着白小純的意,被拉到了身邊。

「小……小純哥哥,這裏人多,你要幹嘛……」侯小妹低聲,如蚊子一樣軟綿綿的輕語。

「啊?」白小純一愣,看到侯小妹這麼一副樣子,頓時詫異,拍了一下侯小妹的臉蛋,看侯小妹還是不正常,於是又拍了一下。

「你怎麼了?」

侯小妹驚醒,頓時羞的一跺腳,知道自己方才誤會了,扔給白小純一枚玉簡,低着頭趕緊跑了出去。

眼看侯小妹跑了,白小純有些摸不清頭腦,看了眼侯小妹留下的玉簡,他靈力掃過後,猛地睜大了眼,又仔細的去看了看,半晌之後,他站在院子裏,倒吸口氣。

「榮耀家族……」

這玉簡是侯雲飛讓侯小妹送來的,有些話,他實在不知怎麼開口,於是把關於白小純榮耀弟子這個身份對於修真家族的誘。惑,前因後果,完全道出,最後隱晦的提了一下,他們侯家,也對白小純的血脈後人,有極大的渴求,希望……這個後人,能具備一半侯家的血脈。

白小純想起方才侯小妹的模樣,於是摸了摸白白的下巴,眼睛慢慢露出光芒,他的注意力沒在侯小妹那裏,而是想到了此事對自己而言,是天大的好事!

「沒想到啊……我本以為這一次的功勞,賞賜都是沒用的,唯有掌門師弟的身份,讓我在宗門內傲視群雄,沒想到這沒被在意的榮耀弟子的身份,居然在宗門外,如此至高無上!」白小純舔著嘴唇,心臟砰砰跳動。

「道侶隨意挑選,資源全部奉送……長生有望啊!」白小純嘿嘿笑了,雙眼光芒更亮,他本就在發愁煉製二階靈藥消耗太大,自己無力支撐下去,眼下就有這麼多人搶著上來要人送人,要物送物。

「可惜啊,要是全部都能要就好了……」白小純喃喃低語時,忽然腦海靈光一閃。

「對啊,為什麼不能全要呢!」白小純乾咳一聲,回到屋舍內,這一夜沒休息,都在思索此事,到了第二天清晨,他精神抖擻的趕緊起床,推開院子的大門時,門外早已有修真家族的人在等待。

「白道友……」

「拜見白道友,在下奉家族老祖之名前來拜訪……」

眾人開口,聲音無數,白小純抬起下巴,小袖一甩。

「好了,一家家進來,有什麼事情,咱們可以談談嘛。」白小純笑眯眯的開口,隨意點了一家,立刻那修真家族的負責人驚喜,帶着身邊的族女,趕緊進來。

不多時,他帶着那些族女走了,臨走時神色有些患得患失,看的四周其他修真家族,都很擔心,於是一個個立刻傳信家族。

就這樣,又一戶進去,慢慢的,一家一家,直至一整天過去后,白小純一口氣見了數十個修真家族。

一個族女他都沒要,也沒有拒絕任何一家,都是說自己要考慮,此事太大,他還要三思,那些所謂的見面禮,他也連連拒絕。

「我白小純行得正,坐得直,既然沒有決定是否與貴家族聯姻,那麼這禮物,實在不好收的。」白小純對每一個拜訪的家族,都是如此開口。

他越是這麼說,就越是沒有哪個修真家族會愚蠢到真的拿走見面禮,於是一個個都客氣起來,直至說出就算做不成親家,也是朋友的話語后,白小純這才勉為其難的收下。

這些修真家族,並非蠢人,也看出了白小純所說的思考,實際上是為了等待所有家都看過後再去選擇一個最適合的。

不過此事本就在預料之內,他們不怕送禮,怕的是白小純沒有這個心思選擇道侶,所以第二天時,來人不但沒少,反而更多,甚至有不少修真家族,都提出自身家族的族女,不一定非要做道侶,哪怕做個暖床的侍女之一也可以。只要有了血脈,讓白小純這裏承認就行。

而這些前來拜訪白小純的修真家族,一個個也都攀比的送出見面禮,那一份份見面禮,收的白小純心驚膽顫,到了最後,就算是他想要拒絕,對方都認為是他瞧不起自己的家族。

「好吧,我收……收還不行么。」白小純一連收了七八天,自己也都習慣了每天清晨一開門,就會看到一群人等待那裏的畫面。

直至又過去了三天,當清晨時,白小純開門的一刻,他自己都愣了,門外一個人都沒了……乾乾淨淨,抬頭遠望,依舊如此。

只有遠處,有幾隻五彩鳳鳥,在那裏優雅的飛過,這些鳳鳥是周長老心愛的寵物,平日裏總是在香雲山環繞,尤其是清晨時,會成群的飛舞,很是漂亮,不少弟子看到后,也都羨慕。

白小純揉了揉眼睛,覺得應該是自己開門的方式不對,於是又開了一下,還是如此,他這才驚醒過來。

「怎麼回事?」白小純詫異,連忙走出,找到了侯雲飛去打聽,得到了答案。

「掌門昨夜傳下法旨,他以你師兄的身份,通告所有修真家族……說師門有規定,百年內,不得選擇道侶,所以……大家無奈,也只能都走了。」侯雲飛嘆了口氣,看着白小純。

白小純愣了,心中很是委屈。

「這是斷我財路,毀我姻緣啊……」

侯雲飛哭笑不得,隨後似想起了什麼,神色忽然凝重,緩緩開口。

「小純,我聽青峰山的朋友說,你與上官天佑發生了一些矛盾?錢大金此人沒關係,宗門也都默認了處理,可上官天佑不簡單!」

「有什麼不簡單的?他比我輩大?」白小純如今在靈溪宗已多年,他早就明白了宗門對弟子的培養方式,那是大的方向,嚴禁出現自相殘殺,鼓勵相互幫助,也鼓勵相互競爭,有門規作為總綱管理,各峰長老,掌座協助管理,更有執法堂威懾,掌門總控全局。

而小的地方,靈溪宗南北加在一起,幾十萬人,自然無法做到細微,弟子之間打鬥摩擦,甚至還有不少歪歪心思,根本就管不過來,但賞罰分明,要有誰出格,責罰極嚴!

白小純為宗門立下大功,還有草木的造詣以及戰力的強悍,這些宗門自然知道,也很重視,可卻不會天天跟在他身邊,如僕人一樣去照顧,甚至有人去譏諷他,有人去挑釁他,都立刻跳出來阻止……任何一個弟子,都沒有這樣的待遇,上官天佑也好,白小純也罷,都是如此。

所以白小純覺得那沒見過的上官天佑,雖極為狂妄,且天驕之名頗大,甚至如今身為外門弟子,居然有內門弟子甘願稱其為少主,可他還是沒去理會。

侯雲飛沉吟了一下,繼續開口。

「上官天佑此人志氣遠大,目標是有朝一日進入傳說中的傳承序列,所以始終壓制修為不去突破,要等特定在內門外門之間,凝氣八層的南北大比天驕試煉時,以第一的身份進入內門,使得日後傳承序列有望,否則的話,他早就能去進行凝氣八層就可以申請的晉陞內門的試煉了,畢竟到了凝氣八層,大都可以成功完成試煉,成為內門弟子。」

「怎麼都要成為傳承序列?我聽許寶財說,周心琪,呂天磊,也有這樣的追求。」白小純一怔。

「傳承序列,與你的榮耀弟子雖平級,可卻是我靈溪宗另一套體系,靈溪宗與其他宗門不一樣,有兩套體系,一套管理守宗,一套則是時刻為提高宗門地位而不斷積累努力!

凝氣三層以下是雜役,凝氣八層以下是外門,到了凝氣八層可以去申請內門試煉,成功後晉升內門弟子。

若能築基……則可成為築基長老,甚至有希望成為各峰掌座,若兩甲子后能突破成為金丹強者,就是宗門的太上長老,守護宗門,管理宗門,而這些,都是第一套體系。

還有第二套體系,就是傳承序列!

進入傳承序列的方法,只有一個……兩甲子內突破成為金丹,就可列其中,從此超然,成為宗門為突破自身在修真界的地位,獲得更龐大的資源而積累的……真正底蘊!若能是天驕戰第一出身,則對於日後進入傳承序列更有幫助,具體我也不清楚,但有這個門規!

只是兩甲子成為金丹,太難太難……上一代人中,最有希望的,就是李青候李掌座,所以他老人家,被宗門極為重視!」侯雲飛目中露出期待,將他身為修真家族族人所知道的消息,告訴了白小純。

白小純倒吸口氣,這還是他首次聽說傳承序列,這番話也讓他對宗門,有了清晰的了解,半晌后離開時,他還在想這個問題。

「傳承序列?」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