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七十三章 是誰幹的!

第七十三章 是誰幹的!

作者:

?白小純感慨的離開了侯雲飛的居所,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他看著天空,看著大地,先想了想傳承序列,隨後又想起那些修真家族,覺得掌門師兄太霸道了,可轉念一思索……似乎這樣一來,自己雖然無法繼續收禮,可收到的那些,也就不用退了。

「對啊,這不怨我呀,是掌門師兄的法旨!」白小純想到這裡,覺得安慰了一些,整理了自己這些日子收到的禮品,下山換取了煉製二階靈藥所需的大量藥草,回到了煉藥閣,開始繼續修行與煉藥。

實際上,有關白小純與那些修真家族之間的事,原本鄭遠東是不想出面的,可他是真的被震撼到了,白小純前面的九個榮耀弟子,都是被追封的,的確都已戰死,也都是修真家族的族人,即便沒有子嗣留下,也有同族至親存在,所以沒有出現如今的問題,都順理成章的,成為了榮耀家族。

而宗門對於這樣的家族,也會全力庇護,重點栽培。

可如今,白小純是活著的榮耀弟子,這種身份的可怕性,在剛開始還沒有體現,可隨著時間流逝,半年的擴散后,包括鄭遠東在內的很多人,都忽略了一個活著的榮耀苗子,對於那些修真家族強烈的誘。惑。

當無數修真家族到來時,鄭遠東也只是觀望,在他看來,白小純選擇任何一家,都是可以的,只是他沒想到,那些修真家族在僧多粥只有一口的情況下,居然甘願讓族女做侍女,要的只是一個血脈後人。

他可以想象,一旦白小純定力不夠同意了,那麼……用不了多少年,說不定會有數十上百個白小純的血脈後人出現,按照宗門的門規,榮耀弟子的第一代後人,他們全部都是內門弟子,且每一個人宗門都要大力去培養,且……連帶著,這數十上百人不斷地開枝散葉,將出現數十上百個耀榮家族,怕是幾百年後,靈溪宗都是白家的了……那後果太嚴重了。

且……白小純還活著啊,他只要是不斷地讓自己的下一代出現,那麼就永遠不會結束這場對宗門而言的噩夢。

為了此事,鄭遠東連夜召開長老會,甚至上稟了太上長老,眾人一致決定,白小純百年內,不得有任何道侶,此事雖然霸道,可鄭遠東也沒辦法,他不敢去賭白小純的定力,只期待百年後白小純長大了,會成熟起來。

時光一晃,一年過去。

這一年來,白小純在南岸近乎失蹤一樣,很少有人再看到他,他的全部時間,都放在了煉藥與修行上,在那煉藥閣內,發狠了煉製二階靈藥。

修為也在這不知不覺下,慢慢提升了一些,到了凝氣七層的中段,而在他的如此刻苦努力下,二階靈藥在煉製上的一個又一個問題,漸漸被他一一解決。

實際上他的煉藥,換了其他葯徒,早就自認為可以煉製二階了,可他這裡,有種近乎偏執的執著,不解決所有問題,絕不開下一爐。

終於,在一年後的這一天,他覺得自己除了不同的二階丹藥有不同的需要臨時解決的問題外,在二階靈藥的基礎上,已經再沒有任何問題后,終於又開了一爐。

「紫氣升靈丹!」白小純目中帶著血絲,這二階丹藥適合凝氣八層以下,正是他如今所需要的,此刻取出一樣樣草木物品,熟練的整理中,不斷地扔到丹爐內。

一邊控制地火,一邊觀察丹爐,不時送出靈氣,直至三個時辰后,整個丹爐猛地震動,一股葯香瞬間擴散,白小純眼睛一亮,連忙起身走到丹爐旁,一拍丹爐,頓時三枚紅色的丹藥,瞬間飛出。

「成了!」白小純振奮,一把抓住這三枚丹藥,看去時卻怔了一下,輕咦一聲,又仔細的觀察一番。

「不對啊,紫氣升靈丹,按照藥方的描述,應該是紫色啊,怎麼我煉出的,是紅色?」白小純撓了撓頭,拿到鼻前聞了一下,葯香很濃,靈氣蘊含,隱隱有一絲怪味,且顏色不對,他不敢嘗試吞下。

沉吟中,白小純仔細的回想之前煉製的過程,直至一個時辰后,他猛地睜開眼,苦笑起來。

「是放入多瑙花的時候,那株多瑙花的花粉,多了一些,沾染到了其他草藥上,形成了一些奇異的變化。」白小純把三枚紅色的丹藥放在一旁,再次煉製。

這一次,隨著丹爐震動,葯香出現,一枚紫色的丹藥飛出,白小純仔細的辨認后,神色露出滿意。

於是再次開爐,一連煉製了數日,一共煉出了十幾粒紫氣升靈丹,這才疲憊的坐在一旁,休息時,他又取出那三枚紅色的紫氣升靈丹,目中有些遲疑,覺得扔了可惜,畢竟每一枚紫氣升靈丹,價值都不菲,他如今草木也都耗費的差不多了。

「按照煉藥的說法,只要成丹,就算是靈藥,這三枚紅色的紫氣升靈丹,因多瑙花粉多了一些,顏色改變,不知功效如何。」白小純遲疑,左手一拍儲物袋,立刻手中出現了一根針。

此針青色,是一根竹針。

這是白小純從宗門換來的煉藥需具備之物,可以簡單的判斷靈藥是否有害人的毒素,他將竹針慢慢刺入紅色的丹藥內,半晌后取出時,竹針如常,沒有發黑。

「沒毒!」白小純鬆了口氣,可還是謹慎的沒有服用,拿著丹藥,離開了煉藥閣,此刻外面是清晨,他走在宗門的小路。

天空上,還有一群五彩鳳鳥,正在優雅的飛行,發出陣陣清脆的鳴叫,白小純沒理會那些鳳鳥,去飼養靈尾雞的地方要了一隻靈尾雞,回到居所的院子后,取出一枚紅色丹藥,向前一扔,放在了靈尾雞面前的地上。

靈尾雞原本蔫蔫的,可在看到這紅色的丹藥后,身子瞬間顫抖,猛地站起,沒有絲毫遲疑,一口向著丹藥啄去。

可就在這時,突然的,天空上有一聲強烈的鳴叫驀然傳來,狂風橫掃,那靈尾雞還沒等啄到丹藥,身體就被這大風卷到了一旁。

白小純嚇了一跳趕緊後退,看去時,只見原本從天空上路過的那些五彩鳳鳥,此刻一個個直了眼,直奔這裡而來,途中居然相互都爭鬥起來,很快就有一隻明顯粗壯一些的雄鳥,壓過同伴,剎那而來,一口就啄在了丹藥上,猛地吞下。

吃完后似還輕蔑的看了一眼被卷在一旁的靈尾雞,這鳳鳥優雅的飛起,白小純哭笑不得,可緊接著他眼珠子就瞪了出來,獃獃的看著天空。

只見在半空中優雅飛出的那隻鳳鳥,突然身體一顫,竟嗷嗷尖叫起來,眼睛直接就紅了,無數血絲剎那擴散,全身毛髮都豎立,彷彿身體內有一團火要爆發出來。

更為驚人的,是這雄性鳳鳥,居然全身肌肉膨脹,咔咔聲下,整個身體比之前要膨脹了一倍,尤其是兩個爪子中間的腹部羽毛處,居然在這一刻,出現了一根硬邦邦的棍……

這雄性鳳鳥眼神都不對勁了,猛地看向四周其他的鳳鳥。

四周的鳳鳥一個個顫抖,正要四散時,那隻雄性鳳鳥發狂一樣,瞬間撲了上去,緊接著,有凄厲的鳥叫,驟然傳出。

白小純目瞪口呆,倒吸口氣,站在院子里獃獃的看著天空上這一幕,他親眼看到,那隻體型膨脹的鳳鳥,竟將其他的鳳鳥,全部……蹂躪了一番,最後依舊紅著眼,全身似要冒火,直奔他這裡來臨。

嚇的白小純趕緊後退,差點尖叫出來。

好在他發現這鳳鳥不是沖向自己,而是一把抓走了那隻靈尾雞……

好半晌,白小純看著那隻雄性鳳鳥一路嗷嗷叫喚,一路飛向山頂,他這才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太可怕了……這是什麼丹藥!!」白小純低頭看著還剩下的兩粒丹藥,覺得心頭髮顫,猜出這兩枚丹藥,應該是類似發。情丹的效果,且明顯的……這效果不是一般的好。

這一天,對於香雲山的弟子而言,終生難忘……

因為整個香雲山,所有的鳥,不管是什麼鳥,都全部被周長老的一隻發狂的鳳鳥,蹂躪了……當著無數弟子的面,他們都親眼看到那一隻只鳥發出慘叫,不斷地想要逃出魔掌,可卻不如周長老的鳳鳥力氣大,難逃毒手……

甚至那隻萬惡的鳳鳥,居然連靈尾雞都不放過,更不用說周長老所養的其他此鳥的同類了,全山上下,只要有翅膀的……在這一天,如同噩夢。

所有的弟子,全部都在議論紛紛,看著發生的那一幕幕事情,每個人都心顫,就連紫鼎山與青峰山,也都聽到了這個消息,甚至還有不少人好奇的前來觀看。

「聽說了么,香雲山周長老養的一隻鳳鳥瘋了,見鳥就撲啊……」

「我親眼看到,那鳳鳥太兇殘了,連路過的喜鵲都不放過……」

「周長老到底幹了什麼啊,居然讓這鳳鳥這樣了……」

「令人髮指啊,我還看到那隻鳳鳥,似乎亢奮打了極致,有的鳥被它撲了一次又一次,那個慘啊!」

白小純走在宗門內,聽到了無數人在低聲議論,他心中哆嗦了,他心虛啊。

「這不怨我啊,真的不怨我……我本打算是給靈尾雞吃的……是那隻鳥它自己來搶走的!」白小純委屈,趕緊去了煉藥閣,琢磨著此事應該沒人知道。

在煉藥閣內,他嘆了口氣,拿出那兩枚紅色的丹藥,若有所思。

「這丹藥居然如此厲害,說不定可以成為我的一個殺手鐧……以後遇到凶獸,就不怕了。」

「如果要當成殺手鐧,那麼還需要煉製一枚能散發強烈的雌性氣息的丹藥配合才可。」白小純腦海里幻想一下畫面,兩枚丹藥配合,遇到凶獸直接扔出,再把另一枚扔在別的地方,就可以把凶獸引走了。

於是心動了,可沒有這種丹藥的藥方,他冥思苦想,腦子所有草木知識浮現,一一查找,準備自己創造一個藥方出來。

就在白小純於煉藥閣內琢磨創造一個藥方時,香雲山的山頂,周長老外出歸來,獃獃的看著面前絕大多數的鳳鳥都蔫了,不遠處,那隻雄性鳳鳥正壓在一隻靈尾雞的身上,不斷地嗷嗷大叫。

周長老只覺得腦海轟鳴,渾身顫抖,彷彿天地都在旋轉,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

「是誰幹的!!!」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