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七十四章 原來是白小純!

第七十四章 原來是白小純!

作者:

?周長老的聲音傳遍整個香雲山,回蕩四方,無數弟子在聽到后,都神色古怪,這一天在香雲山發生的事情,震驚了所有人……

香雲山的其他長老,也都觸目驚心,只是那鳳鳥是周長老的心愛之寵,其他人也不便強行去阻止,萬一傷到了那隻發狂的鳳鳥,會引起周長老的不悅。

最重要的是……整個香雲山,養鳥的人只有周長老一個,所以無論怎麼說,那都是周長老自家的事情,外人不好插手。

至於靈尾雞……李青候出門了,周心琪身為弟子,想要管也有心無力,尤其是那雄性鳳鳥太強悍了,她白天時遠遠一看,羞的臉通紅,怎敢上前。

此刻周長老身體控制不住的顫抖,他痛心的看著那隻還在嗷嗷大叫的鳳鳥,環看四周那些萎靡不振的鳥群,欲哭無淚。

「老夫一定會查出,到底是誰幹的這件事!!」以周長老的葯道造詣,他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鳳鳥被人下藥了。

白小純躲在煉藥閣的房間里,儘管此地對外最大程度隔絕了聲音,可憤怒之下的周長老,他的怒吼之聲具備了強悍的穿透力,即便是在這裡,白小純也都隱隱聽到。

他心頭又顫,臉上露出委屈,他是真的覺得冤枉……

眼下只能期望此事天衣無縫,周長老找不到自己……白小純愁眉苦臉,腦子裡卻在思索煉製配合那發情丹,使得效果更好的丹藥。

一連研究了數日,他外出好幾次採購所需的藥草,還以貢獻點換了一些外面很難買到之物,在煉藥閣內不斷地嘗試。

碎丹爆裂之聲經常傳出,從某種意義上講,這是白小純第一次去完整的創造一個藥方,當初葯徒試煉時,他雖明悟,可卻是細微改變。

不像是現在,完全憑空創造,難度之大,不可比較,若是換了晉陞葯徒時白小純的葯道造詣,他做不到這一點,可如今一年多的研究葯道,他已經可以去略作嘗試。

雖還生澀,可他現在所走的路,已經不是其他葯徒所想,而是藥師才會去摸索的大道。

時間一晃,半個月過去,白小純在煉藥閣內,沉浸在創造藥方之中,不斷地嘗試下,已有了一些思緒。

就在他神色振奮的再次開爐時,香雲山頂,周長老臉上露出心痛,拿著一粒丹藥,餵食給面前的一隻蔫蔫的鳳鳥。

「安心修養,你之前所做的所有事情,都非你所願,不是你的錯,等你好了,帶老夫去找那個給你下藥之人,不管是誰,老夫都讓此人付出代價!!」周長老神色中露出凶意,這半個月,他調查了整個香雲山,甚至連南岸的其他山峰也都查了。

可卻沒有找到任何的蛛絲馬跡,眼下唯一的方法,就是等這隻鳳鳥修養一段日子后,親自帶著他去尋找。

同時他也發現了,這半個月,整個香雲山……沒有任何帶翅膀的鳥出沒過,似乎從半個月前的慘案發生后,此地成為了所有鳥的禁區……

彷彿半空里,都散發出驚人的氣息,使鳥聞味色變,怎敢來臨,就算是那些靈尾雞,也都一個個整天顫抖,失魂落魄,看的那些飼養靈尾雞的弟子,一個個哭喪著臉,敢恨不敢說。

漸漸地,此事發酵之後,香雲山慢慢出現了一系列的傳聞……

「還記得半個月前那隻鳥么?我聽到一個消息,說那隻鳥是吃了周長老的葯,才變得如此……就是不知,周長老那麼大年紀,為何煉製這種葯……」

「噓……小聲點,知道為什麼周長老喜歡那些鳳鳥么……這裡面有慘絕人寰的秘密啊,周長老一生沒有道侶,咳咳……你懂得。」

「天啊,喪心病狂啊,莫非那些鳥,因忍受不住周長老長期的折磨,所以才發瘋!!」

這消息越傳越是誇張,到了最後,香雲山的弟子,幾乎大都聽說,且每個人對外傳開時,都不由自主的幻想了一下,於是最終散開后,各種傳說都出現了。

周長老聽說了此事,氣的差點噴出鮮血,有心去解釋,可每個人看到他,都明顯神色變化,讓他無論怎麼去開口,似乎都於事無補,即便表面敬畏低頭,可暗中傳言更多了……

直至又過去了半個月,這一天,周長老全身煞氣滔天,神色前所未有的猙獰,右手抬起一揮,立刻那隻休養了一個月的雄性鳳鳥,驀然飛出,它的個頭竟保持在了強壯的模樣里,甚至明顯氣息都強大了一些,顯然是因禍得福……

原本周長老看到這一幕,心底略微好過了一些,可他心中的那口氣不吐不快,一想到這一個月,宗門內無數弟子在看到自己時的畏懼樣子,還有同輩之人在自己面前乾咳的古怪模樣,尤其是那些傳言,讓周長老這裡七竅生煙,此刻帶著鳳鳥立刻飛出。

「去給我找,找到給你下藥的那個人!!」周長老咬牙切齒。

鳳鳥發出一聲鳴叫,在半空中向前急速飛去,周長老在後跟隨,全身煞氣越來越強,引起了香雲山不少弟子的關注,甚至還有一些好事的弟子,遙遙的跟在後面。

很快的,只見那隻雄性鳳鳥直奔白小純所在的居所,到了后,在那居所的半空中轉悠,側頭看向周長老,目中露出委屈,發出陣陣嘶鳴,似乎在告訴周長老,它就是在這裡被下藥的。

這一幕,立刻被四周跟來的那些弟子看到,一個個睜大了眼,先是愣住,當意識到這裡是誰的洞府後,一個個全部眨眼,神色更為古怪。

「這裡……似乎是白師叔的宅子。」

「的確是白師叔……」

「咳咳,這事要是別人做出,我是不信的,可若是白師叔嘛……情理之中!」

周長老站在半空,渾身哆嗦,眼珠子都紅了,狠狠地一咬牙。

「白小純!!」他終於找到了罪魁禍首,此刻神識一掃,察覺宅子內沒人後,他右手一揮,拿出玉簡憑著自身的權利去追查。

很快的,他就查出,白小純在煉藥閣。

此刻臉上露出獰笑,周長老平日里多麼一個溫和的人啊,此刻怒吼中帶著鳳鳥,直奔煉藥閣,四周的香雲山弟子,一個個立刻振奮,趕緊傳喚好友,將消息瞬間擴散整個香雲山。

「快來,讓那隻鳥喪心病狂的幕後黑手,找到了!」

「是白師叔乾的!!」

無數外門弟子,甚至還有一些內門弟子,在聽到了這個消息后,一個個立刻全身一震,神色露出興奮,趕緊衝出。

白小純當初對他們的折磨,此刻化作了激情,折磨的痛苦越大,激情就越是強烈,陳子昂瞬間衝出,臉上露出感興趣之意,趙一多也快速飛奔,二人對望,竟都放下了彼此的不順眼,此刻全身心的要去看白小純遭殃。

人群內,有一個大漢流下眼淚,他正是那自稱狼爺的劉二狗,此刻他非常想揚天大吼一聲:「報應啊!」

就在這整個香雲山都出動的同時,煉藥閣內,白小純神色一樣激動,他看著面前的丹爐,此刻丹爐震動,一股濃郁的香氣擴散,丹爐內出現了幾枚白色的丹藥。

這丹藥沒有名字,也不可吞食,稍微用力一碰就會碎開化作飛灰,作用只有一個……對雄性凶獸,能產生衝動的誘。惑。

這裡面,白小純用了數十種可以產生刺激的藥草,甚至還不惜代價,換來了北岸的一些靈獸材料,耗費良久,這才成功煉出。

至於效果強弱,他不是特別清楚,但心中多少有些猜測,覺得不會太差就是,甚至為了擔心效果不好,他還多加了數倍的量,甚至每一竹藥草,都被他煉靈之後再來煉藥。

此刻白小純帶著期待,看著手中這幾枚白色的靈藥,腦海里幻想這丹藥與發清丹配合后的一幕,口中不由的呵呵一笑。

「就叫做雌香丹好了,這名字好啊,之前的紅色丹藥,就叫發。情丹!」白小純想了想后,索性將這幾粒丹藥,都煉靈三次。

如此一來,這丹藥立刻不一樣了,不再是下品,而是達到了佳品!!

其藥效……白小純想象了一下,雙眼更亮。

「哼哼,不管什麼凶獸,以後看到我白小純,我讓它向哪撲,它就要向哪撲!」白小純乾咳一聲,將丹藥收起,心滿意足,正要出門溜達溜達,可剛剛走出煉藥閣。

就在這時……

一聲怒吼從半空清晰的傳來。

「白小純!」

------------

白小純獃獃的看著推薦榜,心肝都顫了:「推薦告急啊,諸位道友,我偉大的藥師白小純,用發。情丹,換推薦票!!!」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