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779章 可憐的孩子

第779章 可憐的孩子

作者:

?「宋缺?」白小純一愣,隨後一拍腦袋,他發現自己居然將宋缺給忘了……

「是啊,就是在陳家,那個……自稱是白小純侄兒的宋缺。」周一星低聲開口,目光在白小純身上一掃,又趕緊低下了頭。

「他啊,唉,我這腦袋,你若不說,我都沒想起來。」白小純有些自責,覺得自己雖是宋缺的大福星,可身為長輩,似乎對晚輩少了關愛。

「大人日理萬機,做的都是安邦立國的大事,任何一個決策,都可震動天地,為整個魁皇城鞍前馬後,鞠躬盡責,卑職該死,這點小事還要勞煩大人,還請大人多多注意身體,此事是卑職的錯。」周一星趕緊開口,聲音誠懇,白小純聽了后,覺得這周一星實在是會說話,很有自己的風範,心底舒坦,讚賞的對周一星點了點頭。

「罷了,你將他帶來吧。」

「遵命!」周一星大聲開口,轉身離去,不多時,再次回來后,宋缺被他直接拎着,扔到了白小純的面前。

顯然在來之前,周一星考慮到了宋缺與白小純的關係,所以此刻的宋缺,衣着已經不再是當時陳家的那般破爛不堪,而是換了一身粗麻布衣,身上也都乾淨了好多,可他目中的倔強以及瘋狂,依舊強烈。

「有本事,你殺了我!!我姑父絕不會放過你!!」宋缺爬起身來站得筆直一副傲骨錚錚的樣子,死死的盯着白小純,開口第一句話,就如咆哮般大吼。

這吼聲嚇了白小純一跳,可裏面的內容,卻是讓白小純差點沒忍住笑出來,他咳嗽中板着臉,起身繞着宋缺走了一圈,目光在他身上不斷打量。

這目光,讓宋缺內心一顫,呼吸也都急促了,他覺得眼前此人的雙目內,蘊含了某種他看不明白的可怕蘊意,若僅僅如此也就罷了,偏偏白小純還帶着惡趣的,上前左摸一把,右拍一下,這就讓宋缺哆嗦了,腦海不由得產生了無數的聯想,整個人頓時僵硬了不少,但口中還是大吼。

「我宋缺就算是死,也絕不屈服!」

「行了,不用喊了,本大人問你,白小純是你什麼人!」白小純心底笑開花了,故意嚴肅的問道,甚至還露出一絲似對這個白小純很忌憚的模樣。

可實際上,對於宋缺即將說出的答案,滿是期待。

宋缺立刻就察覺到了白小純的表情,愣了一下,若能不死,他自然是不想死的,此刻內心不由得活絡起來,立刻開口。

「白小純是我姑父!」

「你說什麼?我沒聽清……」白小純眨了眨眼藏住眸中的笑意,可表情卻是凝重起來。

「白小純,是我姑父!!!」宋缺眼睛一亮,用更大的聲音咆哮起來。

白小純內心激動,藉著咳嗽來強忍着笑意,表情卻更為凝重,忌憚也比之前明顯了很多,又問了一句。

「你說的,是那個在冥皇榜上列位第一,更是修為驚天,才智驚人,引動無數女性春心,讓無數男修膜拜,更是讓整個蠻荒通緝的絕代強者,白小純?」白小純這番話說出后,宋缺呆了一下,周一星也都下意識要捂臉,暗道這也太明顯了……這臉皮也實在太厚了……

可宋缺無論如何,也都無法想到眼前之人就是白小純,此刻雖愣住,但卻被白小純臉上的忌憚之意誤導,立刻就開口。

「就是這個白小純……」

「你說仔細點,哪個白小純,我們說的是不是同一個人?」白小純有些不滿,提醒了一下,但表情卻是露出一種似不敢相信的模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的演技很厲害了。

「就是那個在冥皇榜上列位第一,更是修為驚天,才智驚人,引動無數女性春心,讓無數男修膜拜,更是讓整個蠻荒通緝的絕代強者白小純!!」宋缺呼吸急促着,心底卻升起一絲怪異的感覺,重複了一遍后,他隱隱覺得,似乎對方說的與自己所說的,彷彿……不是一個人。

「天啊,你居然真的是那位白小純的侄兒!!」白小純睜大了眼,倒吸口氣,還退後了幾步,指著宋缺,一臉無法置信。

周一星傻眼了,獃獃的看着白小純,趕緊低下頭,他真有些看不下去了……

宋缺卻心底更為激動,立刻振奮開口。

「沒錯,我就是白小純的侄兒,唯一的侄兒,他老人家對我極為看重,更是充滿了期待,我姑姑是他的道侶,他一定會來救我,你若敢動我一下,我小姑父必定為我報仇!」他恨不能說的再明顯一些,話里話外,都是在告訴別人,自己對白小純而言很重要很重要,如果想要抓白小純,就決不能殺自己,以這個方式,來爭取保命。

這番話語,被別人聽到後會如何,白小純不知道,可他自己聽到后,心底無比的愜意舒坦,已經痛快到無法形容的程度了。

「沒想到,你說的居然都是真的,那修為蓋世,驚天動地的白小純,居然真的是你的小姑父……罷了罷了,一星,把此人留在我監察府內,就先做一個僕從好了,至於修鍊資源,也可以給他一份。」

「哼,有他在,我相信那絕世天驕,讓無數人痴迷,讓我蠻荒通緝的白小純,一定會乖乖的自投羅網!」白小純袖子一甩,義正辭嚴、篤信不移的開口。

宋缺聽到這裏,終於鬆了口氣,心中雖怪異的感覺更多,但卻顧不上仔細琢磨,立刻就被早就聽不下去的周一星抓着,直接帶走。

眼看周一星帶着宋缺離去,白小純趕緊關上大門,封印四周后,再也忍不住,放聲暢快的大笑起來。

「缺兒啊,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我的身份,不知道你會是什麼表情……」白小純想到這裏,更為興奮,恨不能立刻告訴宋缺自己就是白小純。

可他知道分寸,對於這宋缺也有提防,自然不會告訴真相,這種隱瞞身份,聽着對方吹捧自己的感覺,讓他很是舒爽,琢磨著以後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把這宋缺叫來嚇唬一番,一定能讓自己心情很快恢復愉悅。

安排了宋缺的差事之後,白小純不由得想起了神運算元。

「也不知道神運算元在哪裏……他應該也在蠻荒吧。」白小純覺得自己的使命又多了一個,神運算元當初跟隨自己,如今或許也在水深火熱之中,自己有必要找到對方,將其解救出來。

只是想要找到神運算元,白小純沒有絲毫頭緒,想了半天,他只能嘆了口氣,將此事放在心底后,正打算去熟悉十八色火的配方,忽然他神色一動,猛的低頭看向儲物袋,目中露出喜色,一拍之下,從儲物袋內拿出永夜傘。

永夜傘當初在陳好松的一掌下,傘面全部崩潰,只有傘骨完整,而後白小純在李家抄家時,得到了那張神秘的獸皮,於儲物袋內,二者融合在了一起。

使得永夜傘,處於恢復中,而眼下,在永夜傘被白小純取出的瞬間,其上有黑光閃現,那張獸皮竟逐漸的化作了永夜傘新的傘面,二者完美歸一后,新的永夜傘上,立刻就散發出陣陣波動,這波動之強,比曾經要多出數倍,甚至彷彿在層次上都不大一樣了。

握住此傘,白小純清晰的感受到,這永夜傘內,蘊含了一股驚人之力,他忍不住心中激蕩,猛的將此傘撐開。

嚯的一聲,在永夜傘被撐開的剎那,其獸皮傘面上赫然出現了一張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鬼臉。

這鬼臉比曾經的更為清晰,甚至白小純看去時,都有種心神被攝動的心悸之感,他趕緊修為運轉后,這感覺才消散。

「永夜傘,總算修復完成!」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