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786章 大天師,卑職有一計!

第786章 大天師,卑職有一計!

作者:

?「此事稍後再議。」大天師收回看向白小純的目光,淡淡開口。

美髯天公聞言沉默,目光掃了眼陳好松,不再說話。

天師殿內很快就安靜下來,白小純也抬起頭,深吸口氣,正要開口時,大天師的聲音回蕩。

「陳天公,你也是為了長城而來?」大天師的目光,看向陳好松。

陳好松神色如常,走出幾步,向著大天師抱拳一拜。

「大天師,長城之事,迫在眉睫,稍有意外,必定引起蠻荒動蕩,臣也認為,應加固防線,同時還需派遣更多魂修以及煉魂師,前往防線鎮守!」

「不過此事需要大量的魂葯以及資源,作為軍費支撐,還請大天師恩准,而臣也請願,親自前往督戰!」陳好松聲音堅定,說完再次一拜。

連續兩位天公開口,就算是大天師,也都不得不慎重一些,沉吟中,問了一句。

「需要多少資源?」

「魂葯八十億枚,各類修行以及陣法材料資源,需準備百萬份左右,如此一來,臣必定讓那通天河修士,難入我蠻荒半步!」陳好松毫不遲疑,立刻開口。

大天師目中漸漸深邃起來,面無表情,唯獨右手食指,在那天師椅的扶手上,慢慢的敲動,心中升起惱怒,僅僅是加固防線,居然就需要如此多的資源,明顯超出了正常所需。

可他也無奈,實在是這滿朝文武,就算是對自己忠心耿耿,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希望延續各自家族永久的輝煌,所以任何一次出戰,消耗都極大,且此事已成慣例,延續至今,大天師也不好去斬斷眾人財路。

天師殿內,再次安靜下來,沒有人說話,白小純也看出了大天師所想,不外乎是覺得軍費資源過多,若是換了其他時候,白小純也會被那軍費震驚,可眼下他心中焦急白浩,無暇多想,實在是時間每拖延一刻,白浩的危機就大了不少。

而眼下殿中討論的事情,在白小純看來,對於大天師來說,顯然都比自己即將要懇求之事大了太多,白小純沒辦法插嘴,說出自己的事情,若強行說出,怕是反而會起反效果,此刻備受煎熬中不禁患得患失。

他只希望殿內眾人儘快討論完畢,自己也好能開口,請大天師相助。

種種思緒,在白小純腦海翻騰,在那擔心,焦急中,他沒有注意到大天師的目光,不知何時,已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大天師看出了白小純的心不在焉,也看出了白小純心中必定有什麼焦急之事,他雙目微微一閃,神色露出不悅。

「白浩,你從到來后,你就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莫非你監察府又掌握了什麼證據?」

這話語一出,陳好松等人,紛紛內心一動,也都看向白小純。

白小純呼吸停滯了一下,抬頭望著大天師,他看到了對方神色上很是明顯的不悅,這不悅之意,讓他內心存在的認為大天師或許不會對自己有鳥盡弓藏想法的判斷,瞬間就坍塌了一半,內心微涼,這種態度,與之前相差太多,可此刻焦急,他只能帶著僅剩的一絲僥倖,硬著頭皮開口。

「大天師,不是監察府的事情,而是卑職……」白小純話語剛說到這裡,大天師那裡一擺手,淡淡開口打斷了白小純。

「既然不是監察府的事情,那就不要說了。」

這句話,如同雷霆,轟然間就讓白小純腦海嗡鳴起來,他的呼吸立刻就有些急促,望著大天師,內心泛苦,僅剩下的一絲僥倖,也都隨著這句話,徹底崩潰,大天師的態度變化之大,他雖早有預料,可此時還是覺得心底冰冷。

「就算真的要將我推出,也沒必要如此明顯吧……」白小純心底冷笑,他明白,白浩的事情想要尋求大天師的幫助,已經沒有什麼可能了。

與此同時,這句話,也讓陳好松與美髯天公,目光微閃,彼此微不可查的相互看了看后,都若有所思,尤其是陳好松,嘴角隱隱有一絲冷笑。

今天的事情,在他看來,已經很明顯了,這是大天師刻意的去釋放出一個信號,畢竟鳥已盡,弓已無用了。

至於那六個天侯,也都一個個神色變化,低頭時,餘光在白小純身上掃過,心底大都冷笑,這一幕,他們不意外,實際上關於鳥盡弓藏的猜測,於魁皇朝的權貴中,都有共識。

他們太了解大天師了,也很明白,如今的白小純,他如同是在洶湧的大浪之中的孤舟,隨時都可以被掀翻淹沒。

而今天的這一幕,更是說明了這一點。

「這白浩的好日子,到頭了!」

「此人的下場,怕是與上一代監察使黑明,截然不同……就看他識不識抬舉了,若聰明的,自動卸職,大天師或許還會放其一條活路,可若依舊擔任監察使,他就死定了!」

「哼,就算是他卸職,大天師會放他,可他得罪的人太多了,滿朝文武,誰都想殺他,一旦他沒了監察使的身份,必死無疑!」

種種思緒,在殿內眾人心神內浮現,一個個雖看似如常,可那心中的冷厲之意,白小純就算是表面上看不出來,但也心知肚明。

白小純的氣息,也慢慢開始波動,他的雙目赤色更濃,白浩失蹤引起的焦急與擔心,身份暴露的危險以及生死危機,還有大天師那毫不留情的態度轉變,以及這四周眾人那冷漠的氣息,一切的一切,都壓的白小純喘不過氣來,更是讓他因白浩失蹤而升起的瘋狂,也都越發狂暴。

他可以想象得到,大天師今天的這一幕,將會在很短的時間,傳遍整個魁皇城內,使得無數權貴知曉,從而對自己這裡,忌憚之意驟減同時,無數的試探與挑釁,也會不斷地發生,直至累積到一起后,擺在自己面前的,只有死路一條。

甚至此刻的白小純,也都意識到了之所以有人敢動白浩,無論是什麼原因,也都是因猜到了大天師鳥盡弓藏的想法,所以才敢無視自己監察使的身份。

如果這一現象不去改變,那麼那擄走白浩之人,聽說此事後,怕是會更肆無忌憚,白浩那兒將陷入絕境的同時,自己這裡也一樣危機四伏。

他明白,想要救白浩,首先要讓自己的地位,更為穩固,自己的權勢,更為滔天,也只有那個時候,擄走白浩之人才會忌憚強烈,而白小純這裡,也將有更大的勢力,去發動一切,查出端倪!

而這一切,都繞不過大天師,不管白小純怎麼做,他都必須要讓大天師那裡,暫時打消拋掉棄子的想法,同時還要對自己這裡,更為倚重!

只有這樣,一切才有機會!

「這是你們逼我的!」白小純咬著牙紅著眼,身體微微顫抖,已有豁出去,甚至掀桌子的衝動,當初他剛剛擔任監察使之時,白浩曾給他出過一計!

這個計策是建立在白浩對大天師心態的猜測上,而這猜測,如今看來似乎也很正確,只是白小純之前覺得,此計太過狠辣。

如果說現在的滿朝權貴,對白小純的殺機,只是一時,白小純若能躲過去,躲個幾十年後,或許就會慢慢遺忘,可一旦按照白浩的計策,那麼整個蠻荒的權貴,將終其一生,對白小純這裡的恨,刻骨銘心、深烙於魂!

所以白小純當時遲疑,可眼下,他想要重新獲得大天師的看重,想要找到白浩,他自己一個人做不到,而他更不能將希望放在已經有了過河拆橋之意的大天師身上,故而,他需要整個魁皇朝內,每一個權貴的家族裡,都有大量族人,作為自己的暗子,給自己傳遞消息。

他要知道每一個家族內近乎所有的事情,只有這樣,他才可以抽絲剝繭,找出是誰出手,擄走了白浩!

想到這裡,白小純深吸口氣,雙眼透出紅芒,猛的抬頭,看向大天師時,他上前一步,抱拳深深一拜,聲音帶著冰寒,帶著決然,森森開口。

「大天師,卑職來此,是有一計,來解大天師心結!」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