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七十七章 拍賣會

第七十七章 拍賣會

作者:

?不多時,香雲山上,白小純一瘸一拐,頭髮都豎起來了,臉上有些發黑,心有餘悸的爬回了院子裏,一想到方才無數的閃電追着自己,他就心底一顫,立刻發誓,以後絕不在雷雨天,御劍飛行。

這不是飛行,這是去玩命!

木屋內,白小純呲牙咧嘴,好半晌才定下心神,盤膝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風雨,他體內修為正緩緩遊走,流轉全身。

「二階靈藥,適合凝氣八層以下,想要繼續提升修為,只有煉製出三階靈藥。」白小純拄著下巴沉吟。

「三階靈藥難度一定極高,要將二階靈藥大量的熟悉后,才會穩妥,否則的話,根基不穩,成功的把握不大。」白小純打開儲物袋,看了一下自己的積蓄,嘆了口氣,他之前憑着榮耀弟子的身份,收了不少禮物。

只是這段日子的煉藥,耗費一樣恐怖,儘管他的煉丹習慣很是節省,可依舊是此刻積蓄減少了很多。

「這樣下去不行呀,總有用完的時候。」白小純低頭冥思苦想。

「我現在是很厲害的葯徒了,我可以去賣自己煉的葯呀。」白小純想到這裏,立刻振奮,等到第二天清晨,外面雨水停了,他立刻離開居所,去山下坊市打探一番,了解了一下丹藥的價格后,又買下了大量的藥草,甚至還拿着貢獻去宗門換了一部分。

隨後回到了煉藥閣,開始煉藥。

他沒有煉製二階丹藥,雖價格更高,可消耗不小,且白小純知道自己的習慣,一旦煉藥,時間太久。

所以他選擇自己最熟悉的一階丹藥,數日後煉製了三種分別八九粒的靈藥,還有兩根靈香,這才下山去了坊市。

靈溪宗南岸下的坊市規模不大,除了宗門的長輩以及一些有實力的內門弟子可以擁有店鋪外,大都是東林洲的修真家族開設。

如同一個小鎮子一樣,平日裏靈溪宗南岸三山的內外門弟子在這裏進進出出,很是熱鬧,白小純來這裏已好多次,此刻熟門熟路的走在坊市內,進了一間藥鋪內,乾咳一聲,立刻藥鋪中的夥計連忙上前。

「把你們家的掌柜的喊來,這一次我除了採購藥草,還要賣一些丹藥。」白小純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說道。

時間不長,一個穿着紫色長袍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來,看到白小純后臉上露出笑容。

「白道友,在下孫塵,早就聽說白道友諸多輝煌之事,因擔心打擾道友,沒有主動去拜會,莫怪莫怪。」這中年男子笑容可掬,坐在了白小純的身邊,抱拳說道,對於白小純這裏,他不敢得罪,知道對方在宗門內地位超然,尤其是那榮耀弟子的身份,讓他所在的家族,哪怕有掌門的百年之約,也依舊想要討好。

白小純哈哈一笑,與這中年男子客套一番,這才取出了三個藥瓶與那兩根靈香,放在了桌子上。

「孫道友估個價吧。」白小純抬起下巴。

孫塵含笑拿起這些丹藥,一個個看過後,神色露出驚訝,這些一階丹藥雖都是下品,雜質佔據八成一二,可卻無限的接近中品,不像是他們之前收購的丹藥,一樣是下品,可雜質卻八成四五的樣子。

「白兄葯道精湛,這些靈藥我孫家全要了,這樣吧,作價一百二十靈石,如何?」孫塵抬頭看了白小純一眼,雙眼漸漸明亮。

白小純頓時驚喜,這價格,差不多是一粒靈藥相當於四塊靈石了,已經是一階下品丹藥里最高的了。

實際上成本,平均下來一粒丹藥也就是一塊半靈石而已。

帶着愉悅的心情,白小純與孫陳交接一番,孫塵有心示好之下,二人相談甚歡,到了最後約定再有丹藥也送來后,白小純沒有要靈石,而是換取了等同的草藥,這才心滿意足的離去。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數月,白小純這數月里,除了煉製一階靈藥去賣,換來了大量的草藥外,還在不斷的熟悉各種二階靈藥的煉製。

漸漸地,他對於煉製二階靈藥更為熟練了。

同時與孫家藥鋪的合作,也越發的穩固,他的丹藥幾乎全部被孫家藥鋪買走,這一日,白小純在孫家藥鋪內,拿出幾瓶靈藥,換來草木后,與孫塵聊天時,孫塵感慨的說了一句。

「白兄,以你的煉藥造詣,何不煉製一些二階靈藥,三個月後就是此地數年一次的百家拍賣,若白兄能在那個時候煉出二階靈藥,孫某可安排上拍賣,價格一定會多不少。」孫塵望着白小純,這幾個月的接觸,他發現白小純性格非常開朗,且做人圓滑,相互結交很是愉快,於是建議道。

白小純也聽說過這數年一次的百家拍賣,那是東林洲內百個修真家族,一起舉行的拍賣會,一共舉辦三場,第一場選擇在北岸坊市,第二場則是在南岸坊市,最後一場是在東林洲內最大的修士城池東林城舉行。

白小純在靈溪宗數年,之前這拍賣曾舉辦了一次,可那個時候他剛剛成為外門弟子,忙着偷吃靈尾雞,對拍賣沒有興趣。

此刻沉吟一二,白小純有些心動,打聽了一下拍賣會在南岸舉辦的時間后,白小純與孫塵告辭,回到了煉藥閣,盤膝坐在那裏想了想,有了決斷。

「孫塵說的有道理,與其這樣去一點點賣出,不如趁這個機會,一下子賣出一個好價格,這樣就可以換來更珍惜的草木。」白小純想到這裏,腦海浮現二階靈藥,最終選擇了……他最熟悉的紫氣升靈丹。

在這決心下,白小純閉關煉藥閣,煉製紫氣升靈丹,時間流逝,兩個月後,隨着白小純將換來的煉製丹藥的草木耗費的七七八八,他已煉出了整整三瓶紫氣升靈丹,每一瓶都是十粒。

尤其是其中有一粒,顏色與其他丹藥的淡紫色不大一樣,它是深紫色,葯香不濃,如內斂不外散。

這一粒丹藥在煉製時,白小純面前的丹爐都明顯震動的與平時不同,甚至地火都一下子膨脹起來。

此刻他拿着這深紫色的靈藥,放在面前看去時,目中露出得意與激動。

「中品!!我白小純終於又煉製出了一枚中品的靈藥!」

「中品靈藥,怕是拍賣會上也不多見,不過想要達到轟動的效果,還是差了一些……畢竟這拍賣會數年一次,奇珍異寶不少。」白小純思索片刻,一咬牙,取出龜紋鍋,開始煉靈。

三次之後,銀光閃耀,靈藥不再是中品,而是突破佳品,成為了……優品!

這種優品,已是驚人,雜質只有一成多。

白小純神色滿意,望着手中的優品紫氣升靈丹,此丹的顏色已近乎黑色,上面三道靈紋雖黯淡,可一樣明顯,使人一眼看去,就能看出這丹藥的非凡。

看着手中的丹藥,白小純忽然覺得自己又找了一個可以名傳天下的方式,得意的大笑起來,拿出一把小刀,在這丹藥上,畫下了一個……好看的小烏龜。

「龜爺再出江湖!」白小純振奮的起身,目中露出期待。

拿着丹藥,白小純下了山,一個時辰后歸來時,他神清氣爽,神色得意,腦海里浮現方才孫塵在看到自己拿出了三瓶紫氣升靈丹時的吃驚,還有當他拿出那枚煉靈三次的優品靈藥時,對方那彷彿下巴都快要掉下來,目瞪口呆震撼的樣子。

「就等一個月後的拍賣了。」白小純看着手中的一塊玉牌,這是參加拍賣會的資格牌,拿着此物,就可以去參加拍賣會。

這段日子,宗門內眾人的話題,也漸漸提到了拍賣會,很快的,南岸三山的弟子,紛紛籌備,打算在拍賣會上碰碰運氣,於是山下的坊市,比以往更熱鬧了

「我聽家族裏在北岸的族兄說了,在他們那邊舉辦的第一場拍賣里,竟出現了黃泉火!那可是傳說之物,哪怕只是一個火苗,都堪稱異寶,被北岸的一位弟子重金買走。」

「這一次上百修真家族的拍賣會,奇珍異寶不少,尤其是丹藥,更是驚人,想來應該是因南北兩岸半甲子一次的外門天驕戰就要開始導致!」

「應該就是這個原因,南北兩岸外門天驕戰,那是我靈溪宗的盛事,可恨我南岸多少年來,在前十的抉擇上始終不如北岸!不知這一次抉擇出的我南岸前十,是否可以一雪前恥!」

在之後的一個月,有關拍賣會的討論,在宗門內越來越多,白小純也聽說了不少,尤其是那南北兩岸的外門天驕戰,他也有耳聞,可卻沒放在心上。

很快一個月過去,這一天清晨,白小純正在打坐,忽然雙眼睜開,右手一模儲物袋,手中出現了一枚正在發光的玉簡。

「拍賣會要開始了。」他目中露出期待,趕緊走出院子,飛奔下山,一路上看到不少外門弟子的身影,天上還有一道道長虹呼嘯而過。

白小純一拍額頭,想起自己也會飛,於是趕緊掐訣一指,頓時金烏劍出現,踏着金烏,他化作一道金光,衝天而起,急速遠去。

很快到了坊市,他昂首挺胸,抬起小腦袋,走入了拍賣閣。

拍賣閣極大,大廳有數千個座位,甚至後方還有大片區域,雖沒有座位,可也是人山人海,至於白小純,他幾乎剛一進來,就立刻被等待那裏的孫塵接走,從另外的路走入到了二層,進入了一個單獨的房間后,孫塵告退。

這房間不大,對面中空,有一個涼台,下方就是大廳,可以清晰的看到拍賣台。

這麼熱鬧的場景,白小純還是首次遇到,此刻不像其他築基修士那樣在房間里不出,而是於涼台處露出半個身子,生怕沒人認出自己,不斷地咳嗽。

漸漸地,下方的人群里,有一些人看到了白小純,一個個神色古怪,紛紛收回目光。

只是這裏人太多了,白小純就算是再去咳嗽,也傳不開太遠,他遙遙的看到了侯小妹,還有周心琪等人,可距離太遠,沒注意他這裏。

白小純喊了半天,最終鬱悶,失去了興趣,畢竟半個身子伸出,也是挺累的……尤其是他擔心萬一自己不小心掉下去……怕是不到第二天,南岸無數人就會知道了。

時間不長,此地來人越來越多,半個時辰后,一聲清脆的鼎音回蕩,四周漸漸安靜,無數的目光在這一瞬,全部集中在了拍賣台上。

一個穿着青衫的中年男子,含笑走了出來,站在那裏向著四周一抱拳。

「在下錢頌,想必有不少道友認識錢某,這一次的拍賣,就由錢某主持,規矩依舊,價高者得。」他言辭簡單,說完右手抬起一揮,立刻拍賣台上瞬間出現了一道光門。

一個妙齡女子走出,手中拿着一個托盤,上面放着一塊由無數的鐵塊組成的不規則的石頭。

在光芒中一晃,折射出五彩繽紛之芒,看的四周數千人,紛紛眼睛一亮,更有一些露出驚喜。

白小純也仔細的看去,沒認出是什麼,可看那些驚喜之人的神情,似乎是很了不得之物。

「第一件拍賣品,金精鐵,低價三百靈石,每次開價不少於五十靈!」錢頌微微開口,一股築基的修為,推動他的聲音傳遍四方。

「三百五十靈石!」很快的,就有人開口。

「四百!」幾乎在第一個價格出現的同時,立刻有人競價,很快就將價格喊到了七百靈石,被一位紫鼎山的內門弟子買走。

白小純睜大了眼,他看着那塊鐵,想不明白此物為何居然值七百靈石,同時他也發現,在拍賣開始后,似乎此地有陣法存在,可以讓開出價格的人,他的聲音擴大不少。

「一塊破鐵而已。」白小純有些酸酸的,坐在一旁觀望。

很快的,一件件拍賣物陸續被買走,尤其是一塊綠色的虯角,似被雷霹過,隱隱似乎在上面還能看到微弱的弧形電光,此物竟直接賣出了八千靈石的價格,看的白小純心驚肉跳。

直至拍賣進行了大半個時辰后,錢頌的聲音回蕩。

「現在拍賣的,是一瓶二階靈藥,紫氣升靈丹,一共十粒,品質無限接近中品,雜質控制在八成一之內,低價一百靈石,每次開價不少於十靈。」

聽到這裏,白小純立刻精神抖擻,趕緊探頭眼巴巴的望着,心裏患得患失,恨不能所有人都開價。

可卻不知為何,四周有些冷場,白小純心裏咯噔一聲,又等了一會,這才有人開價。

「一百一十靈石。」開出價格的是一個外門弟子,這幾乎是他全部的積蓄了,此刻說完,緊張的看着四周。

可白小純更緊張,這一瓶紫氣升靈丹,成本就足有五十靈石了,放在坊市去賣,也能賣出一百五六的樣子。

此刻他哭喪著臉,有些傻眼。

好在當錢頌要定板時,終於又有人開出價格,最後零零散散的,把價格推到了一百八十靈后結束。

「一百八十靈石也不錯了,比在坊市多了二十個。」白小純這才鬆了口氣,擦去額頭的汗水,安慰自己,實際上這個價格已經不少了,只是與前面的那些珍貴之物比較,難免會有些落差。

很快白小純的第二瓶靈藥也被賣出,價格略高了一些,二百個靈石,這讓白小純有些驚喜。

直至他的第三瓶靈藥也被拍賣時,凝氣弟子的氣氛漸漸提高起來,開價之人陸續增多,到了最後,白小純狂喜的發現,自己的第二瓶靈藥,居然賣出了二百三十個靈石的價格出來。

「七百多個靈石,不愧是拍賣會啊,夠了夠了,這些靈石足夠我煉製出三階靈藥了。」白小純是一個很容易滿足的人,他此刻之前的鬱悶雖還有,可卻沒有放在心上,在房間內美滋滋的,期待自己的那枚優品靈藥出現。

「這麼算的話,我的那枚優品靈藥,應該可以賣出……三百靈石?」白小純遲疑了一下,有些沒把握。

「二百也行!」他點了點頭。

時間流逝,在白小純的等待下,到了晌午時,拍賣台上的錢頌,神色首次出現了一些古怪,看着四周的眾人,他乾咳一聲。

「錢某接下來要拿出的拍賣物品,很有意思……那是一枚二階靈藥,一樣是紫氣升靈丹,可……有些不大一樣。」

白小純立刻緊張,忐忑的站在陽台上,患得患失之心無比強烈。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