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80章 張大胖的天賦

第80章 張大胖的天賦

作者:

有了足夠的靈石,白小純不想再去琢磨小烏龜的事情了,他的心已經被傷的千瘡百孔,只能在煉藥閣內,沉浸煉藥中,去慢慢的恢復。

漸漸的二階靈藥在白小純的手中,已經爐火純青,將成功率提升到了一個驚人的程度,這才開始嘗試煉製三階靈藥。

隨着他煉製三階靈藥,轟鳴之聲在這煉藥閣的房間里,時常傳出,甚至有一次不知道什麼原因,那丹爐都直接被炸的飛了起來,哐當一下掉在一旁。

這些還不算什麼,可直至有一次,竟爆出了濃煙,此煙詭異,就連陣法都無法阻擋,一瞬覆蓋大半個煉藥閣,使得眾多此地煉藥之人,一個個咳嗽中怒罵,紛紛跑出。

白小純詫異,也跟着跑了出去,最終眾人也沒查出到底誰是罪魁禍首。

白小純心底委屈,遲疑了一下后,小心翼翼的繼續煉三階靈藥,慢慢的他自己都神色古怪了,他發現自己總是煉製出一些稀奇古怪的靈藥,似乎從最早煉丹時就出現了這個跡象,那個時候引起了無數的螞蟻來臨,還有那發情丹……

他隱隱覺得,自己煉製出的怪丹,自己都害怕。

「莫非是因為我不願意用固定的藥方煉藥,每次煉藥時,都想着要去按照自己的心意去改變有關?又或者因為我天賦秉異,就連老天爺都嫉妒,所以對我百般刁難?」此刻白小純望着面前放着的數十枚花花綠綠的丹藥,愁眉苦臉。

這些丹藥有的還保持圓形,有的卻是四方,還有一些不規則如泥巴胡亂的捏在一起,一看就不是正常的靈藥,可偏偏每一個都有葯香散出……

只是給白小純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去親自吞下,鬼才知道這些丹藥會出現什麼匪夷所思的藥效。

「我追求的,是極致的葯道,就如天空上的白雲,縹緲無痕,淡泊名利,而在追尋葯道的路上,必定是坎坷的,我不怕坎坷,要堅定地走下去,這才是我,不一樣的白小純。」白小純深吸口氣,慢慢臉上露出執著,如同殉道般的神情,將這些丹藥收起,繼續煉製。

這一煉,就是大半年,到了最後,煉藥閣內幾乎沒幾個能繼續煉藥的了,這裏實在太危險,甚至白小純所在房間的丹爐,都在一次炸轟中,裂開了一道縫隙,白小純哭喪著臉賠償了一些靈石,被客氣的請出了煉藥閣。

他正想擺出掌門師弟的身份去理論,卻發現傳音玉簡內有張大胖的口信,說到了白小純的居所外,問他去哪了。

白小純一看張大胖來了,這才放過了煉藥閣,走在香雲山的小路上,他心底感慨。

「追求葯道的極致,註定是坎坷的,我白小純是天空的白雲,絕不會因此屈服的!」白小純挺胸抬頭,走着走着,發現有些不對勁,現在是晌午,平日裏這個時候,宗門是最熱鬧的,可眼下香雲山卻安靜了很多,放眼看去,凝氣六層以上的弟子一個沒有,出沒的大都是凝氣六層以下。

白小純詫異的回到了宅子時,遠遠地看到一個瘦高的青年,在自己宅子外走來走去,似很振奮的樣子。

此人就是瘦下來后的張大胖了。

「大師兄。」白小純趕緊跑過去,高呼一聲。

「九師弟!」張大胖立刻轉身,看到白小純后哈哈一笑,對於白小純掌門師弟的身份,張大胖不在意,他的眼中,白小純就是自己的小師弟。

此刻被白小純帶入宅子內,二人坐在院子裏,彼此說了一下近況后,白小純好奇的開口。

「大師兄,你很少來我這裏,今天怎麼過來了,有什麼事需要我白小純做的,你說就是。」對於張大胖,白小純是真的把他當成自己哥哥一樣,當初火灶房的一幕幕,每次回憶起來,白小純都非常的溫暖。

張大胖乾咳一聲,神色內掩飾不住的露出得意與激動,看了白小純一眼,他一拍胸口,雖然在火灶房時拍肥肉的啪啪聲變成了如今拍骨頭的砰砰聲,可氣勢卻在這一瞬,頓時升起。

「九師弟,告訴你一個天大的秘密!」

白小純一聽秘密這兩個字,頓時睜大了眼,趕緊聆聽,隱隱覺得這句話有些耳熟。

「以後我張大胖,在靈溪宗,一定會聲名赫赫,無人不知,甚至還會有不少弟子前來巴結,即便是築基長輩,說不定也都會對我客客氣氣。」張大胖傲然開口。

「啊?怎麼回事?你也是小烏龜?」白小純一愣。

「什麼小烏龜,九師弟,你知道我師父是紫鼎山的掌座許媚香吧?」張大胖神采飛揚,看了白小純一眼,深吸口氣后,沉聲開口。

白小純點頭,此事他知曉,也明白張大胖之所以變瘦了,就是因為他師父不喜歡胖子,甚至因此他還產生過一些古怪的想法。

「知道我師父最擅長的是什麼?煉靈!知道我從我師父那裏學的是什麼?煉靈!」

「哈哈,我張大胖具備得天獨厚的煉靈天賦,這天賦之強,就連我師父都讚不絕口,甚至驚訝無比!她今天親口和我說,用不了多少年,我就會成為我們靈溪宗,煉靈第一大師!」張大胖站起身,激動的抬頭望着天空,氣勢爆發,彷彿天下地上,唯我獨尊。

「煉靈?」白小純眨了眨眼,看到張大胖此刻威武不凡的模樣,連忙擺出崇拜的樣子,驚呼起來。

察覺白小純如此配合,張大胖更為高興了,一拍白小純的肩膀。

「九師弟,以後別人找我煉靈,我看不順眼都不給他煉,看順眼的也要價格昂貴才可,不過你和三胖,還有咱們火灶房的其他人,我這輩子不要你們一塊靈石,自家兄弟,你們只要把材料準備齊,我定給你們煉好!」張大胖意氣風發,這段日子,他從進入紫鼎山後,就始終壓抑苦惱,如今發現自己具備煉靈天賦,他立刻狂喜,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來找白小純。

「師兄威武!!」白小純露出狂喜的模樣,歡呼起來。

「來來來,你隨便給我拿一個物品,師兄當着你們,就給你煉一次,你拿着這把武器,幾個月後的資格戰,定可列位我南岸前十,代表南岸與北岸進行天驕戰!」張大胖高興,大聲說道。

「呃……」白小純眨了眨眼,看到張大胖這樣振奮,於是索性從儲物袋內拿出一把靈溪宗尋常的飛劍,這樣的劍,他有好幾把,此刻帶着期待遞了過去。

張大胖拿過飛劍,深吸口氣,一拍儲物袋,竟從儲物袋內飛出數十塊礦石之物,被他操控,與飛劍漂浮在了一起。

他雙眼閉合,片刻后全身修為轟然爆發,他的修為雖不如白小純,可也到了凝氣六層大圓滿的樣子,此刻頭髮飛揚,白小純立刻看到張大胖的左手,竟在這一刻散發出強烈的銀光。

這光芒閃耀時,四周頓時出現大風,隱隱彷彿改變了四周的靈氣波動,更有一絲絲靈氣赫然從四周急速的湧來,直奔那些礦石,如過濾一樣又飛出,沖向張大胖的左手,而那些礦石也飛速的融化,眨眼間少了大半。

白小純目中光芒閃耀,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別人煉靈,與他用龜紋鍋截然不同,似乎是煉靈師本人,去溝通天地,引來磅礴狂暴之力,通過那些礦石轉化后,變的溫和起來。

很快的,張大胖身體顫抖起來,哆嗦了足足半柱香的時間,他深吸口氣,雙眼猛地睜開,左手銀光刺目,順着劍身一掃。

「開靈!」

彷彿四周的虛無都震了一下,銀光瞬間從張大胖的左手飛出,化作無數絲線鑽入飛劍內,眨眼間,這把飛劍就成為了銀色。

這一幕太過驚人,白小純看的倒吸口氣,心神真的一震。

許久,張大胖氣喘吁吁,將手中的銀色飛劍遞給白小純。

「拿着,這把劍此刻已開靈了,你將體內靈力湧入試靈,必定成功出現銀紋!」張大胖擦了下額頭的汗水,自信滿滿的大聲開口。

白小純接過飛劍,心情激蕩,體內靈力猛地散出,融入飛劍內,可就在靈力與飛劍融合的瞬間,咔咔之聲傳出,這把飛劍上的銀光,瞬間黯淡,到了最後完全消失,而這把劍上,出現了一道道裂縫,似承受不住天地之力的鍛造,氣息全無,徹底成為了廢鐵。

「啊?」白小純一愣,張大胖也呆了一下,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白小純乾咳一聲,正要開口說自己這把劍質量不好時,張大胖一把拿過飛劍,眼珠子都瞪起來了,呼吸急促的仔細觀察,片刻后狠狠一跺腳。

「方才是我失誤了,沒控制好靈鐵融化的量,導致天地之力的狂暴多了一些,沒事,九師弟你再給我一把飛劍,我給你在煉一次!」張大胖執著的望着白小純,目中都有了血絲。

白小純不忍,於是再次拿出了一把飛劍,張大胖深吸口氣,這一次神色極為認真,片刻后,當這第二把飛劍也充滿了銀光時,張大胖遞給白小純。

「要不……大師兄你自己嘗試一下?」白小純遲疑的開口。

「煉靈第一鐵律,任何煉靈物品,除非是煉靈師自身之物,否則絕不可代為試靈!這是鐵律,不可觸犯,一旦開了戒,日後會引來無數麻煩。」張大胖嚴肅的說道。

白小純眼看張大胖此刻執著的樣子,趕緊接過飛劍,他是真的希望可以成功,否則的話,對張大胖打擊實在不小。

沉吟時,白小純忽然開口。

「那個……大師兄,你在這裏等我,我回房間去試,方才我琢磨著,可能是我太緊張了。」

UU看書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UU看書!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