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810章 我捨不得你們啊

第810章 我捨不得你們啊

作者:

?天師殿內,趙熊林內心憋屈,更有煎熬,此刻眼看白小純居然站在那裏不走,他的內心都要罵娘了,臉憋的紫紅一片,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

到了最後,就連大天師也都看不下去,袖子一甩,直接將趙熊林卷出天師殿,出現時,已在了皇宮外。

白小純眼看如此,心底嘀咕了幾句,這才大搖大擺的離開,不過心中早就打算好了,那趙熊林,別想輕易逃脫自己的手掌。

「還有那個叫劉勇的,也給我等著!」白小純哼了一聲,向前走去。

此刻的皇宮外,趙熊林身影出現,他感動的不得了,用最快的速度,直奔家族,實在是他這一生,也沒遇到如今天這麼讓人憋屈的事情,尤其是想到自己當着滿朝權貴的面,說出如果白浩煉出十八色火,他見面就跪拜的話語,他就恨不能扇自己一巴掌。

隨着趙熊林回到了家族,有關白小純在天師殿內,當着滿朝權貴的面,去晉陞地品煉魂師的事情,也傳遍了整個魁皇城。

一時之間,所有人談論的,都是這件事情!

「我蠻荒,出現了……第四位地品煉魂師!!」

「第四位啊,哪怕最巔峰的時候,也只是同時有五位地品而已!」

「白浩白大師,他當年煉出一絲十八色火時,我就看出來了,他老人家,必定會晉陞地品!」

整個魁皇城都在轟動,連帶着整個蠻荒,也都擴散這一消息,使得所有聽到之人,都心神震撼,尤其是煉魂師,更是如此,而那些個煉魂家族,他們對於這件事情,觸動極大,發動一切力量,想辦法去與這位新出現的地品煉魂師,聯絡關係。

就算是通天河區域,也都聽說了這件事情,引起了極大的震動,四大源頭宗門,更是將白浩的名字,列入到了必殺榜中!

給出的懸賞更是極高,畢竟……他是蠻荒中,如今僅有的四位地品煉魂師之一,而且在四大源頭宗門看去,這白浩很是年輕,未來無限,這樣的人物,必須要扼殺!

只是他們鞭長莫及,也只能感慨,難以做出什麼實質的舉動。

通天河區域都知曉了此事,更不用說周一星的家族,哪怕距離魁皇城很遠,也都聽說了這件事,更是知道周一星是白小純的手下后,整個家族都狂喜起來,當代族長更是立刻就下令,把周一星定為少族長!

此事得到了家族內所有族老的一致同意,就算是周一星的那些兄弟姐妹如何不甘心,也都沒用,地品煉魂師的手下,這在煉魂師的世界裏,已經是極高了。

更不用說周一星自己的煉火,也非當日,在白小純不時的指點下,突飛猛進,如今只差一步,就可成為玄品。

另外眾恩令雖被推廣執行,可周一星有足夠的權勢,去確保他的那些兄弟姐妹,不敢掙扎反抗,且掙扎也沒用……畢竟如今蠻荒的人都知道,這眾恩令,就是白小純提出的。

不僅僅是家族內水漲船高,在這魁皇城裏,周一星也一樣滿面春風,走在哪裏,都有人抱拳拜見,使得他心中激蕩,覺得自己當初的選擇,實在是萬分正確!

他都如此,就更不用說白小純了,明明調令已經下來,他應該是前往冥河禁地了,可白小純還是磨磨蹭蹭,在這魁皇城內,不斷地外出,享受着那種無數羨慕中帶着尊敬的目光,更是每天都有大量煉魂師,從蠻荒各個地方趕來,前來拜訪白小純,每個到來的,都會準備大禮,這就讓白小純覺得飄飄然,很是舒服。

尤其是當初的那間煉靈鋪,白小純也都回去轉了轉,收穫了大把大把的膜拜后,他幾乎把魁皇城都走遍了,最終實在無處可去,又想起了趙熊林與劉勇。

可那劉勇姦猾……顯然是知道白小純要來報復,竟離開了魁皇城,去了長城鎮守,這一點,讓白小純也都吃驚,覺得這劉勇倒也算是一個果斷的人才。

至於趙熊林,沒有如此果斷,而是選擇閉關,以為白小純能把自己忽略,可他顯然小看了白小純的毅力,他在此後的日子裏,幾乎天天都去趙家,使得整個趙家,都雞犬不寧的同時,那些庶子,卻興奮無比。

而白小純現在身份不一般,走在哪裏都有人關注,更是有不少散修,想要成為跟隨者,最重要的,是他剛剛晉陞地品,且與滿朝文武的矛盾也都被無數人知曉,一旦他在魁皇城內出現了危險,所有人都會將矛頭,指向那些權貴!

而地品煉魂師的身份,使得白小純獲得了蠻荒所有煉魂師的狂熱追捧,一旦他在這裏出了問題,此事之大,天公也都承受不住。

所以他的安全,在這段時間,可以說是最有保障的時候,而他又賴著不走,眼看趙熊林成了縮頭烏龜,躲避在天侯塔內,任憑白小純如何開口,都毫不理會。

白小純頓時怒了。

「行啊你個狗熊趙,以為躲着你家白爺爺,白爺爺就拿你沒辦法了?」白小純瞪着趙家的天侯塔,覺得這趙熊林太過分了,明明輸了,居然還耍無賴。

「你要有本事,學學劉勇,躲我躲到了長城防線去,我還算佩服你,可現在,區區一座天侯塔,你看我怎麼讓你主動出來!」白小純袖子一甩,索性去了其他天侯家溜達,一旦遇到,就抓着對方,耀武揚威,噁心那些天侯的同時,也讓所有天侯給他評評理,暗示那趙熊林不出現,不跪拜,他就絕不走,這就讓那些天侯,一個個憋屈無比的同時,對趙熊林也都恨上了。

於是,在幾乎所有天侯的遷怒威逼下,最後陳好松都嘆息的勸說,趙熊林欲哭無淚,腸子都悔青了,硬著頭皮的出關,將自己主動送到了白小純的面前,「噗通」一聲跪拜下來。

享受着天侯的跪拜,白小純心情頓時愉悅,這才放過了其他天侯,得意的一甩袖子,帶着周一星,以要外出遊雲溜達為由,沒有走傳送陣,而是在大天師安排的護衛保護之下,乘坐魁皇城的天舟……去往冥河禁地!

在白小純離開魁皇城的當天,大量的煉魂師送別,可在那些權貴的家中,幾乎所有天侯,都覺得鬆了口氣的同時,也從心底期望,白小純走了后,就千萬別再回來了。

尤其是趙熊林,恨不能拿出鑼鼓敲打,以表達自己在憋屈之後,對於白小純終於離去的激動。

在這整個魁皇城內,各自的複雜中,白小純離開了,臨走前,他想了想自己在魁皇朝的過往,回頭看向魁皇朝,感慨的喊了一句。

「我捨不得你們啊……」

他當初來的時候,只是一個從巨鬼城出來的小人物,可眼下離開時,已經如改天換日一般,成為了整個蠻荒,都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這種變化,在白小純離開后,魁皇城內無數人回想時,都滿是感慨。

「這是一個你就算是恨他,也都不得不去佩服的人物!」陳好松,輕嘆一聲。

「我魁皇朝多少年來,也沒出現幾個,如他這樣……亂動風雲后,依舊巔峰,毫髮無損的存在!」魁皇城的諸多天侯,也都有感而發。

巨鬼城裏綁天王,煉魂壺中鎮天驕,萬眾矚目斗玄品,監察使職抄家高!

祭祖之日亂乾坤,怒髮衝冠斬天侯,眾恩令下敵滿朝,地品一出蠻荒曉!

這一樁樁事情,隨着白小純的遠去,不但沒有在魁皇城中消散,反而越傳越多,甚至在白小純離去的那一天,天師殿內,大天師也都凝望白小純離去的身影,口中低語。

「我想我知道,為何冥皇……會選擇他了!」

一旁的黑明,也在心底,輕聲低語。

「我,不如你!」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