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七十九章 小純,我們信了

第七十九章 小純,我們信了

作者:

?白小純猛地睜大了眼,滿腦子都是三千靈石……看著侯小妹,他的眼睛冒光,這一刻他多麼的想上去一把抱住侯小妹,給她三千個大拇指……

告訴她,你是好樣的!

拍賣場內的眾人,對於這個如此提高的價格,全部嘩然,在侯小妹的聲音傳出后,一個個都呆了一下,齊齊看向侯小妹,看到了一個掐著小腰,胸脯挺的鼓鼓的,白白嫩嫩,小巧玲瓏,神色得意,如小辣椒一樣的少女。

她抬起下巴,看著周心琪,一副我是修真家族我怕誰,我很有錢的樣子,非但沒有讓人覺得反感,反而越發覺得這侯小妹可愛。

不少人目中露出笑意,還有一些更是驚艷。

「三千一百靈石!」周心琪平靜開口,神色已冷了下來。

「小烏龜對我很重要,但凡是小烏龜的丹藥,我侯小妹不惜代價,都要買來,哼哼,我出四千靈石,我是修真家族的,有的是靈石!」她又強調了后一句,身邊侯雲飛此刻低著頭,一臉尷尬,心底也在發愁,他這妹妹,不知怎麼就崇拜上了那小烏龜,這幾年已到了狂熱的程度……

四周有周心琪的傾慕者,有些看不下去了,不少人紛紛開口,說侯小妹為了一個二階靈藥,竟開出如此價格,實在敗家。

「本小姐就是有靈石,你咬我啊?」侯小妹聽到這些言辭,立刻不樂意了,挺著小胸脯,掐著小腰,脆聲反駁。

白小純在陽台上看著這一幕,越發覺得自己當初將侯小妹從歪路上引導到了正道,是多麼的正確。

周心琪皺起眉頭,她沒有那麼多的靈石了,此刻沉默半晌,輕嘆一聲,只能放棄。

侯小妹眼看周心琪不開價了,頓時驚喜,她實際上也是裝出一副氣勢,這麼一大筆靈石,她自然沒有,只不過此刻故意這麼說,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老祖總不能不承認吧。

最終在侯小妹的得意中,這枚煉靈三次的丹藥,被她成功買走。

白小純心滿意足,讚賞的看了眼遠處的侯小妹,乾咳一聲,琢磨著既然侯小妹這麼崇拜自己,自己若再不告訴對方自己的真正身份,實在是太不對了。

於是打定了主意,眼看這第一天的拍賣會要結束了,他趕緊出去,準備當著所有人的面,表露身份。

拍賣場的後台處,幾個修真家族的老祖也在這裡,負責此地的防護,其中一個中年男子乾咳一聲,向著四周同伴苦笑。

「那個……我孫女性格頑劣,讓大家見笑了。」他說著,苦笑的拿出對等的靈石,放在了一旁。

「赤子之心。」眾人哈哈一笑。

第一天的拍賣結束,這拍賣會一般都持續數日,白小純不打算繼續來了,他的丹藥都已賣光,此刻心情振奮的趕緊走出,到了門口時,他站在那裡,遙望從拍賣場湧出的人群。

這些人都是門中弟子,一個個正興奮的議論方才的紫氣升靈丹。

很快,白小純就看到了周心琪,塔目中露出鼓勵欣賞,似在勸說對方不要氣餒,邁步正要上前時,他的目光讓周心琪一愣,趕緊避開,沒等白小純靠近,就化作長虹飛出。

白小純正鬱悶時,身後傳來驚喜之聲。

「小純哥哥!」侯小妹一臉喜悅,蹦蹦跳跳的從人群內擠出,扭著小腰到了白小純的身邊,侯雲飛在侯小妹的身後,看到白小純時,也露出笑容。

白小純收回看向周心琪身影的目光,目中露出讚賞的望著侯小妹,一副前輩的樣子,拍了下侯小妹的頭。

「小純妹妹,不錯,以後買東西時,就要這樣的霸氣!」

侯小妹立刻臉紅了,隨後想起了什麼,高興的拿出那枚紫氣升靈丹。

「小純哥哥你快看,這是小烏龜煉的丹藥啊,被我買下了,你要不要,我送你給你,你以前不是說你最崇拜小烏龜了么,我特意給你買下的。」她目中露出讓人心動的神采,將丹藥放在了白小純的面前,小臉滿是期待,彷彿她的世界里,此刻只有白小純。

一旁的侯雲飛看到這一幕,目光柔和,含笑不語。

白小純一怔,沒想到對方買下丹藥的目的,原來是因為自己,他頓時感動了,看到四周人不少,於是深吸口氣,神色露出肅然。

「小妹,我要告訴你一個天大的秘密!」白小純目中露出堅定,開口時,一股高手寂寞的樣子,油然而起。

他已經擁有了可以隨時隨刻,變化出這麼一副樣子的能力。

侯小妹一愣,身邊的侯雲飛也詫異了一下,看向白小純。

「什麼秘密?」侯小妹露出聆聽的神情,好奇的問道。

白小純用力的咳嗽一聲,抬起小下巴,小袖一甩。

「我,白小純,就是那名動天下,神秘莫測,驚天地泣鬼神的……偉大的……龜爺!!」白小純仰天大笑,他說出這句話后,心裡都是感慨,這句話,他憋在口裡數年了,此刻終於能說出,而且是當著最崇拜自己的侯小妹面前說出,尤其是四周人不少,這才是萬眾矚目。

最重要的是,他認為不能讓崇拜自己的人始終不知道,原來偶像就在身邊!白小純抬頭看著天空的白雲,一副孤傲的模樣,耳朵卻豎了起來,等待侯小妹與四周眾人的驚呼。

心底已經想好了,一會驚呼聲中,自己應該說什麼樣的話。

可等了半天,卻沒聲音傳來,四周一下子安靜了,白小純詫異,忍不住收回看向天空白雲的目光,瞄向侯小妹與侯雲飛。

侯小妹呆了,侯雲飛也呆了,他們都傻傻的看向白小純,四周那些從拍賣場出來的弟子,也都一個個神色古怪。

「小烏龜那是淡泊名利,如天空白雲一樣的人物,白師叔居然自稱是小烏龜?呵呵……走吧走吧。」

白小純面色頓時難看,正要去解釋。

「小純,你沒事吧?」侯雲飛有些擔心,摸了下白小純的頭。

「我真是!」白小純著急的說道。

「啊?好的好的,你是你是……」侯雲飛神色古怪,趕緊點頭。

「小純哥哥,你以前和我說過,小烏龜是如天空白雲般,淡薄名利之人……其實在我心中,你和小烏龜是一樣的高度,你不用假冒小烏龜……」侯小妹幽幽的看著白小純,輕聲說道。

「我真的……」白小純還沒說完,一旁的侯雲飛神色肅然,拉住白小純的手臂。

「小純,我們信了!」

「我真……」白小純睜大了眼,剛開口,侯雲飛神色更為嚴肅。

「小純,我們真的信了!」

「我……」白小純目中茫然,只覺得萬念俱灰,怎麼解釋也解釋不清了,理想與現實的巨大落差,使得他失魂落魄的轉身,晃晃悠悠的走遠,不知怎麼回到的宗門。

在院子里,他獃獃的望著天空,神色露出悲哀。

「我真的是龜爺啊……」他覺得委屈,他覺得自己的夢想,自己想要在萬眾矚目下說出身份的豪情,此刻全部碎裂了。

而偏偏他也找出了問題所在,是自己這些年把小烏龜吹噓的太高了……以至於所有人的心目中,小烏龜的形象已孤傲非凡。

準確的說,在他與侯小妹的不懈努力下,小烏龜已經被神化了……

半晌后,他不甘心,去找了許寶財,當著許寶財的面,他嚴肅的說出了自己的身份,許寶財呆了……連連點頭說我信了。

白小純哭喪著臉,回到了院子里,再次發獃。

直至數日後,孫塵來拜訪,白小純立刻驚喜,覺得自己抓住了希望,孫塵知道那丹藥是自己送去的。

可還沒等他開口,孫塵送出了足夠的靈石后,抱拳向著白小純,深深一拜,神色肅然,帶著凝重。

「白兄,之前不知曉那枚丹藥居然是貴宗天驕所煉,此事家祖也都吃驚,如今宗門內能與那位天驕聯繫之人,想必只有白兄你了,不然你也不會有此天驕的丹藥。」

「還請白兄轉告那位天驕,我孫家,希望與他建議長久的友誼,日後若有丹藥處理,定全力以赴!」

「還請白兄務必轉告這位天驕,我知道此人淡泊名利,不惜熱鬧,如天空之雲,追求的是至極的葯道,這等人物,日後必定一飛衝天,我孫家願為他處理凡塵俗事。」孫塵抱拳深深一拜,抬頭時發現白小純目中茫然,他等了片刻不見白小純回神,遲疑后再次抱拳,告辭離去。

心底也在感慨,白小純果然在靈溪宗地位非凡,那無人知曉的神秘天驕,居然都與他有交情。

他的腦海里,壓根就從沒想過白小純是小烏龜,性格相差太大了,對於小烏龜的事情,不但靈溪宗的弟子知曉,外面的修真家族也都早就知道,全部都調查后,得出的性格結論,與周心琪所想的近乎一致。

直至明月高掛,白小純才回過神來,嘆了口氣,身子一晃躍起,站在了院子的竹子上,背著小手,神情陌落的仰望星空,山風吹來,掀起他的黑髮,吹動他的衣衫發出嚯嚯之聲。

「沒想到我的骨子裡,居然存在了淡泊名利,如天空之雲般的飄逸,唉,都怪我平日里掩飾的太好了,有時候,優秀,也是一種寂寞。」白小純小袖一甩,月光下,他的身影真的有了高手寂寞之感。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