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862章 風雨飄搖

第862章 風雨飄搖

作者:

?逆河宗陣法內,大量的血溪一脈的弟子,已經紛紛進入了血祖的體內,運轉了全身修為,更有血溪老祖坐鎮,時刻準備着在關鍵的時刻,操控血祖出戰!

在那血祖的頭頂,此刻有一隻兔子,正趴伏在那裏,紅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陣法外,那三大宗門內,滔天而起的天人波動。

靈溪一脈的弟子,他們的出手與其他三脈不同,此刻按照不同的派系,組成不同的陣法巨人,揮舞著大劍,在那陣法外,不斷地斬殺抵抗。

至於丹溪一脈,他們以輔助為主,遊走在陣法內外,不斷地替換靈溪與血溪出戰的弟子,而最後的玄溪一脈,他們的使命,就是盡最大的可能,去讓那空榕樹的陣法,堅持下去。

人群內,因逆河宗的資源,使得修為已到了結丹大圓滿的宋君婉,此刻青絲散亂,嘴角有血跡,很是狼狽,若非是血梅的相助,怕是傷勢會更重,此刻在其身邊十多人的守護下,從陣法外遁入陣法內,剛一踏入,立刻就有幾個弟子上前扶住。

「丹溪一脈的人,快給宋師叔療傷!!快!!」

「不用管我,快去救血梅!」宋君婉一擺手,目中帶煞,沒有讓人相助,而是獨自盤膝坐在空榕樹的一片樹葉上,快速療傷的同時,也在不斷觀察局勢,目中慢慢露出絕望與黯淡。

她看到了戰場上,血溪一脈老祖之一,無極子,其一身血光滔天,化作一把血劍,所過之處,摧枯拉朽,可很快的,作為逆河宗這一代強勢的老祖之一的無極子,就立刻被其他三大宗門的元嬰老祖,數人圍攻,岌岌可危!

而逆河宗的其他元嬰老祖,此刻除了血溪老祖與靈溪老祖外,幾乎都在戰場中穿梭,各自為戰,只是眼下因陣法的緣故,還可僵持,但可以想像,一旦陣法崩潰,這局面必定如泰山壓頂一般,勢如破竹之下,逆河宗危矣!

「小純……不知我還能不能堅持到,再看到你的那一天……」宋君婉輕嘆一聲,沒有療傷太久便重新起身,作為血溪一脈中峰的強者,她必須要去主導,才可讓中峰的那把巨大的血劍,於戰場上發揮到極致!

此刻的戰場上,血溪一脈曾經五座山峰各自不同的至寶,也都陸續出現了,無論是那巨大的屍魁,還是那成群的魔頭,呼嘯間,強悍無比!

尤其是裏面有一尊屍魁,更是驚人,它全身長滿了毛髮,所過之處,讓其他三宗的修士很是頭痛,這屍魁肉身很是強悍,其毛髮更能控制其他屍體,戰力極強的同時,它身邊還有一群魔頭伴隨。

這些魔頭本來應該是沒有多少神智,可裏面有一個魔頭,擅長隱匿的同時,似具備不俗的靈智,居然領導整個魔頭大軍佈陣,馳援全場。

而另一邊靈溪一脈,戰事又是不同,可以看到一個個陣法巨人,不斷地衝殺中,很是強悍,尤其是那面孔是上官天佑以及北寒烈等人的陣法巨人,更是悍勇無比,所過之處,一路秋風掃落葉一般。

更有一頭頭靈獸,嘶吼中在這靈溪一脈的戰場上,不斷地奔騰而過,其中一條老龍很是強猛,身邊環繞着一隻鳳鳥,一尊蜥蜴,更有鬼影擴散。

或許是靈溪一脈這裏的聲勢太強,以至於有從道河院內,有三位元嬰老祖,竟同時身形閃爍,如三支收割人頭的匕首,直奔靈溪一脈的戰場上,正要出手雷霆般撕裂靈溪一脈的佈局。

可就在他們到來的剎那,忽然的,一聲讓蒼穹都震動的咆哮,猛的就從陣法內吼出。

隨着聲音的出現,一頭身體只是數丈大小,可卻肉眼可見的急速膨脹到了數百丈的驚人巨獸,以超越閃電的速度,踏着火海,驀然出現,它剛一出現,竟有一股無限接近天人的波動,從其身上爆發出來。

所過之處,那些三院修士都神色猛變,而那三個剛剛殺到靈溪一脈的三個元嬰修士,更是睜大了眼,倒吸口氣,急速後退,但卻晚了,轟鳴間,三人就被那巨獸直接追上,借勢撞擊而去。

巨響擴散中,那三位元嬰修士,立刻有一人全身崩潰,元嬰都被那巨獸一口吞下,另外兩人,其中一個半個身子粉碎,全速逃遁,最後一人,也是狂噴鮮血,帶着無法置信的恐懼飛快逃走。

可就在這時,有一隻大手,一道劍氣,一道黑芒,瞬間就從三大宗門內衝天而起,速度快若奔雷,直奔那巨獸!

出手時,天意瀰漫,正是天人神通!

剎那間,這天人神通就轟轟而來,那巨獸剎那轉身,速度猛的爆發,避開了大手,躲開了黑芒,可還是被那劍氣的余芒,在身上掃過!

其背部,頓時就出現了一道血肉模糊的傷口,仔細一看,它的身上,在這之前,就已經有了很多傷口,其中有不少癒合成為了傷疤,可還是有一些,是這一戰的新傷,而更驚人的,是其脖子上的一道劍痕,雖已痊癒,可那疤痕之長,幾乎覆蓋了近五成的範圍,也能看出,這一劍與方才那一劍,都是同一人施展!

可以想像,留下這疤痕的那一劍若是再鋒利一些,都可以將它頭顱,直接斬下!

但它的速度卻更快,剎那就重新回到了陣法內,身體也縮小,露出了那如麒麟般的模樣,大大的眼睛很是可愛,四腳更是踏着黑色火焰,正是……鐵蛋!

此刻,在鐵蛋出現的同時,三大宗門內,那三位天人老祖,也都猛的目光一閃,神色有些凝重,驀然看去。

「就是它了!」

「果然如暗子打探的一樣……」

「這是一隻……怕是用不了一甲子,就可以自行晉陞到了天人的……至尊王獸!!」

「可惜他速度太快,不過此獸,我們志在必得!要麼臣服,要麼死亡!」

在這三宗天人老祖,都目中露出貪婪之時,逆河宗陣法內,作為這一代的掌教,靈溪一脈曾經的掌門鄭遠東,很是心痛的趕緊給鐵蛋療傷。

「鐵蛋你不要再衝出去了,這場戰爭,我們只能拖延,青候已經生死未知,你若是再有個三長兩短,讓我怎麼和小純交代啊。」鄭遠東看着鐵蛋身體上,瀰漫的諸多疤痕,心痛至極。

鐵蛋對於傷勢,沒有去在意,只是鄭遠東說起李青候與白小純后,它身體一顫,目中露出悲傷,它脖子上曾經最嚴重的傷勢,就是為了救李青候而留下,只是可惜,它還是沒有辦法救出李青候,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李青候當初被道河院,生擒抓走。

而白小純的名字,更是讓鐵蛋目中在那血色里,浮現出了一抹柔和與追憶,可很快,這追憶就被它埋在心底,它始終記得白小純臨走前說的,讓自己守護逆河宗!

它粗重的氣息急促起來,充滿敵意的望着陣法外的所有三宗之人,尤其是看向那三宗內滿是天意波動的身影時,它的目中露出憎恨,更有忌憚。

戰爭還在繼續,不斷地升級,似這場滅絕,已經無法化解,在逆河宗的深處,在那隱藏在虛無內的第九山上,靈溪一脈的老祖,正一臉苦澀,他知道,對方三宗的天人,之所以沒有立刻就親自出手,是因忌憚逆河宗內的底蘊,要知道如今的逆河宗,雖沒有天人,可若拼了一切自爆所有底蘊之力,還是可以將一位天人初期斬殺的!

他們很顯然,是要慢慢去耗費消磨逆河宗的所有底蘊,直至認為萬無一失,才會雷霆手段般摧枯拉朽!

「師尊,你說的奇迹……真的會出現么?」靈溪老祖絕望道,隨着他話語的傳出,在他的身後,走出了一隻猴子,它背着手,遙望遠方,目中露出深邃與睿智。

「一定!」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