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八十五章 他是……第一?

第八十五章 他是……第一?

作者:

?就在周心琪駭然時,她身後風聲再次傳來,周長老邁著大步,一臉笑容的走來,路過周心琪身邊時,還向周心琪點了點頭。

同時,以這幅微笑的樣子,口中卻傳出凶神惡煞般的聲音。

「白小純,老夫又改變主意了,抓到你后,先餓上一個月,再把你和一群鳳鳥,還有大量的凶獸關在一起!」

周心琪呆了一下,與此同時,前方的白小純傳來凄厲的慘叫。

「李叔救命,掌門親師兄救命,師尊救命啊,我不想挨餓,不想和鳳鳥凶獸關在一起啊……」白小純哆嗦,他此刻已恐懼到了極致,滿腦子都是周長老說出的話形成的畫面,越想越是顫抖,慘叫中速度更快,轟的一聲直接衝出,眨眼間就沒了影。

他的前方,呂天磊整個人化作了一道閃電,疾馳前行,這一路他開始時很輕鬆,漸漸也艱難起來,尤其是眼下他所在的區域,充滿了風刃,這些風刃極為鋒利,只要他速度一快,立刻就如磁石一樣,會把那些風刃全部吸來。

他親眼看到自己扔出了一件傀儡,因速度太快,瞬間被那些風刃直接四分五裂,看的他面色大變,此刻不得不速度慢下來,半晌之後才找到了一個平衡點,保持一定的速度前行。

他的前方,已看不到上官天佑的身影,那上官天佑絕世之資,在走過呂天磊這片區域時,竟化作虛無,穿梭而過,沒有引起任何風刃的注意,使得原本與上官天佑差距不大的呂天磊,心底恨恨。

「不就是具備虛無之法么,有什麼了不起的,等我走過了這裡,第一……必定是我的!」呂天磊深吸口氣,此刻周心琪都已不在目中,他認為唯獨能與自己爭第一的,就是上官天佑。

可就在他憋足了一口氣,緩緩的走在這充滿風刃的區域中,準備衝出后一飛衝天的剎那,突然的,他的身後有狂風轟鳴而來。

這風聲太大,使得四周的那些漂浮的風刃,一個個全部顫動,看的呂天磊心頭一震,緊接著就驚喜起來。

「哈哈,定是周心琪追上來了,這個傻妞,她進入這裡的速度越快,吸引的風刃就越多,而我也可趁這個機會快速衝出!」呂天磊趕緊回頭,看到在身後,有一個瘦小的身影如同是奔雷,剎那就衝進了這片風刃的區域,竟直接衝過了三成的範圍,距離呂天磊這裡,不到千丈。

因速度太快,使得這四周的風刃,眨眼間就齊齊而去,直奔這身影呼嘯,風刃太多,方圓數千丈內,無盡的風刃,全部破空而去,頃刻間,就幾乎形成了一個風刃的颶風。

「不是周心琪?這速度也太快了吧,不過一樣是個傻蛋,自己找死!」呂天磊先是倒吸口氣,被白小純的速度震撼,可隨後就竊喜。

「修行,是要靠腦袋的!」呂天磊大笑,眼看風刃竟大都被吸引過去,他體內閃電擴散,速度猛地爆發,直奔前方出口。

可就在他加速的瞬間,他的身後轟鳴滔天,白小純慘叫的聲音驚天動地的傳出,他的身影根本就沒有停止絲毫,越來越快,轟的一聲衝撞而來。

四周的風刃數量之多已數不清,一道道全部撞在白小純的身上,可他全身銀光一閃,這些在呂天磊看去心驚的風刃,竟全部在碰到白小純的身體后,立刻崩潰。

無數的風刃崩潰后,又立刻重新凝聚起來,巨響傳遍四方時,白小純的身體嗖的一聲,直接就從呂天磊身邊飛過。

而他的身後,那些重新凝聚的風刃,帶著不甘,急速追擊。

呂天磊愣了一下,眼珠子都瞪了出來,只覺得頭皮發麻,腦海嗡鳴。

「不可能!!」他駭然失聲時,親眼看到無數的風刃追著白小純,竟……沒有追上,眨眼間,白小純就衝出了這片風刃的區域。

風刃無法追出,在邊緣傳出暴怒的呼嘯時,似乎注意到了呂天磊……

「不……不!!」呂天磊心裡咯噔一聲,趕緊想要停下自己的速度,可他化作閃電的身影,就算立刻停下,也依舊讓那些對白小純無可奈何的風刃,瞬間撲來。

很快的,凄厲的慘叫,驀然傳出。

白小純跑在前方,依稀聽到了這慘叫,他很是詫異,可如今沒時間回頭,周長老的怒吼彷彿就在身後,白小純哭喪著臉,悲哀的咬牙,再次轟轟而去。

風刃區域里,好在周長老追擊路過,救下了被無數風刃環繞,全身衣衫都成了一條條,狼狽凄慘到了極致的呂天磊,否則的話,他估計必須要放棄比試了。

「白小純!!」呂天磊眼睛都紅了,他此刻也認出了白小純的身份,怒吼凄厲!

白小純不知道自己無意中,又讓一個人對自己恨之入骨,他此刻速度飛快,飛奔時衝過一處又一處無人的區域,直至過了半柱香的時間,他遙遙的看到了前方的盡頭所在。

「終於要出去了!」白小純激動了,沒注意到在靠近盡頭的地方,此刻有一個身影,正艱難的一步步行走。

上官天佑呼吸急促,這一路對他來說,都很輕鬆,唯獨在這靠近盡頭的最後一片區域,他感受到了艱難。

「這裡居然是禁靈重壓!」他目中露出凌厲,此地靈力被禁錮住,更有強烈的壓力降臨,彷彿身上背著一座山,更為驚人的,是他每走出一步,似乎身上的山都多出了一座,明明只是一百步的距離,可那種艱難,讓他這裡全身顫抖,快要到了極致。

尤其是越是靠近盡頭,壓力就越大,背的山就越多,此刻他距離出口看似只有十一步,可他明白,這十一步的難度,前所未有。

上官天佑深吸口氣,目中露出堅定。

「資格戰的第一,本就屬於我,我的目標是南北兩岸天驕戰,以天驕戰第一的身份,踏入內門,若干年後,踏入我靈溪宗的傳承序列!」上官天佑一咬牙,正要向前邁出,忽然似有所查,回頭向著身後一看,立刻看到了白小純。

「是他……」對於白小純,南岸幾乎沒人不認識,就算是沒見過的,也去參加了葬禮,看到了畫像,上官天佑有些驚訝,他本以為在自己後面的,應該是呂天磊才對。

「看來我對呂天磊期許過高了,一樣也是廢物。」上官天佑收回目光,他也僅僅是略有驚訝而已,對白小純選擇了無視,在他心裡,他與白小純,不是一個層次之人,此刻向前邁出了一步后,上官天佑全身一顫,緊緊咬牙,全身骨頭都發出咔咔之聲。

幾乎就在上官天佑走出這一步的同時,白小純已飛奔而來,第一步走出,他沒什麼感覺,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

他直至一連走出了快五十步,才身體一頓,抬頭詫異的看了看天空。

「怎麼回事,感覺好像身體重了一點。」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上官天佑身體一顫,這一步終於落下,站穩在了第九十步上,整個人如要虛脫,氣喘吁吁,但神色卻帶著滿意,回頭看了一眼,立刻看到了走入五十步的白小純。

他的眼睛猛地一直。

「他……他怎麼走的這麼快!」上官天佑目中露出吃驚,可緊接著他就一咬牙。

「應該是煉體之修,所以剛開始會快一些,不過越是後面就越艱難,他……」上官天佑心裡的想法還沒結束,就全身一顫,獃獃的看著白小純居然飛快的向著自己跑來。

「跑……他……他在跑?」上官天佑睜大了眼,愣愣的看著白小純在那裡快速奔跑,很快的,居然到了自己的面前。

「嗨,你怎麼走的這麼慢?」白小純說話時回頭看了眼身後,沒看到周長老追上來,於是心底鬆了口氣,好奇的開口。

「你……沒覺得身上有好多座山?」上官天佑眼皮在跳,整個人有些懵了,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好多山?咦,是有一些,可沒什麼感覺啊。」白小純一愣,還蹦了幾下,看的上官天佑眼睛睜的老大,倒吸口氣,一臉無法置信。

白小純還要繼續蹦跳時,忽然看到了遠處周長老追來的身影,他再次發出尖叫,身體向前猛地一衝,瞬間就跨越了十步的距離,直接衝出了這座古橋……在衝出的瞬間,他的速度一小子更快了,眨眼間就跑沒了影。

幾乎在白小純跑沒影的剎那,後面的周長老腳步一下子停頓了,他整個人也都呆住,苦笑連連。

「這白小純他……居然拿了第一?」

與此同時,高台上,鄭遠東與李青候等人,也都全部站起了身,一個個神色古怪,四周的那些長老等人,也都紛紛不可思議,儘管之前白小純超越周心琪與呂天磊后,讓他們隱隱有些心理準備,可如今親眼看到,還是心神一震,尤其是最後的一關,白小純居然過的如此輕鬆。

「他是……第一?」李青候喃喃。

緊接著,四周那些站在高處的觀望弟子,也都看到了這一幕,頓時嘩然之聲,在這山谷內轟鳴而起。

「白小純……他超越了周心琪,呂天磊,上官天佑,他是第一!」

「天啊,這白小純居然也能第一!」

「白小純能第一,周長老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啊,換了誰,被那麼追殺,怕是都能拿出玩命的力氣!」

上官天佑面色一下子蒼白,腦海嗡的一聲,眼前發黑,彷彿天雷滾滾。

他望著白小純的背影,看著對方就在自己面前,走過了這座石橋,他身體漸漸顫抖的更厲害。

「白小純!!」上官天佑眼睛通紅,他的驕傲,他的自尊,他的一切的一切,在這一刻,只覺得全部被白小純踩在了腳下,尤其是想到對方方才居然還問自己為何走的這麼慢。

上官天佑全身氣血湧入腦海,身體外劍氣爆發,紅著眼,不顧一起的向前急走,十步的距離,當他全部走過時,一口鮮血噴出。

「白小純,我上官天佑沒輸過,這一次……我不服,天驕戰中,我會讓你知道,外門弟子里,沒有人可以……勝過我!!」他咬牙,死死的盯著白小純離去的方向,眼中露出強烈的戰意。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