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八百七十四章 會不會抄家?

第八百七十四章 會不會抄家?

作者:

小純這兩個字,從李青候口中不確定的傳出,他明顯神色內有些恍惚,似覺得這一切有些虛幻,他自從被道河院生擒后,倒也沒有承受什麼折磨,只是他心中的痛苦卻是極大。

他對於自己的生死,並非特別的看重,可他不能讓自己的存在,成為對方吸引鐵蛋的圈套,只是他沒有辦法去改變,甚至連死都做不到。

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鐵蛋落入圈套,他的自責,成為了吞噬他內心的源泉。

好在半年前道河老祖沒有成功,只是那斬在鐵蛋脖子上的一劍,讓李青候的心都在撕吼,可恨自己沒用,他恨這整個道河宗。

這股恨意強烈無比,使得他失去了利用價值后,被扔在了這地牢時,支撐着他,他不斷地高速自己,道河院沒有毀滅前,自己絕不能死!

所以他咬牙堅持,哪怕這地牢古怪,可以吸收他的修為與生機,使得他越發虛弱,可他還是不斷地堅持。

也幸虧是他的功法特殊,草木之力,綿長無比,這才使得他吊住了自己命,而這其中最關鍵的執念,除了對道河宗的恨之外,還有……白小純。

他想念當年那個自己帶上山的孩子,對方已離開太久了,他很想再去看一眼,很想再去保護他,他害怕白小純的性格,如果沒有自己去的話,或許會無意中,闖下無法化解的大禍。

這一切的一切,成為了他的執著,使得他在這痛苦中,不斷地堅持。

直至如今,他被外面的轟鳴聲震醒,在睜開眼睛的瞬間,他以為自己看錯了,他獃獃的看着眼前的白小純。

而他的那一聲小純,落入白小純的耳中,白小純身體顫抖,眼淚在眼圈裏打轉兒,這聲音雖微弱,可那裏面透出的慈祥,透出的柔和,使得白小純的心,在這一瞬,被強烈的震動。

「李叔!!」白小純一下子就哭了出來,哪怕他現在戰力可以鎮壓天人,哪怕他現在地位尊高,可在李青候面前,他依舊還是當年那個在帽兒山上,因害怕打雷,所以點了十三次香的……白小純。

白小純一把就抱住了李青候,在這眼淚中,他趕緊將修為之力融入李青候體內,不斷地為他療傷,在這過程中,他也感受到了李青候體內的虛弱,淚水更多。

也看到了李青候頭髮里的白絲,看到了他面孔上的皺紋,明明才是中年的李青候,或許是這半年的憔悴,使得他蒼老了很多。

不再是白小純記憶里,那一身儒雅,踏入序列之中,似有傲骨的香雲山掌教!

而李青候依舊恍惚,怔怔的看着白小純,沒有在意自己的傷勢,而是慢慢抬起虛弱的右手,輕輕的……放在了白小純的臉上。

「真的是你么……你這孩子,都這麼大了,還哭……」李青候的右手微微顫抖,擦去了白小純臉上的淚水時,他已經確定了,眼前之人,就是自己從帽兒山上帶回宗門的……那個孩子。

「是我……李叔,我回來了!」白小純擦去淚水,扶著李青候起身,此刻的李青候有白小純的救助,

已恢復了一些力氣。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李青候笑了,那笑容裏帶着欣慰,帶着感慨,更有深深的慈祥,他畢竟是元嬰修士,心中雖也激動,可卻控制的很好,看着白小純,他目中也有了笑意。

只是還沒等他來得及去問白小純這些年的事情,他就看到了地牢外那巨大的窟窿,更是在白小純的扶持下走出后,看到了四周……七座山峰徹底崩潰,大地無數裂縫,已經分崩離析的道河院。

還有那四周,一個個正顫抖中不斷逃遁的道河院弟子的身影……

在看到這一切的瞬間,李青候的激動再也控制不住,他呼吸急促,猛的看向四周。

「是老祖突破了么,他們在哪?」李青候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半年裏,有某個老祖修為突破,成為天人,而如今更是大軍到來,轟開了道河院。

可很快的,他就遲疑了一下,實在是他覺得,就算是有老祖突破,怕是也無法將道河院撼動到如此程度,除非是有兩個老祖,都修為突破成為天人。

但這在他看來,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那個……李叔,老祖沒突破……這裏也沒其他人……就咱們爺倆。」白小純眨了眨眼,乾咳一聲,在救下了李青候后,他的壓抑也都消失了,性格又恢復到了以往,此刻話語間,心中還忍不住有些得意。

李青候明顯一愣,看了看四周的廢墟,最終目光落在白小純身上,半晌之後他忽然笑了,笑聲越來越大,用力的拍了下白小純的肩膀。

「好,好,好!」他沒有去問具體,因為已經不需要了,他此刻內心的激動比之前還要強烈,因為……他當年從帽兒山帶來的孩子,如今已經成長到了擎天的程度。

只是心中多少,有一些失落,那是一種看到雛鳥已能飛躍蒼穹,不需要長輩去保護時,作為長輩的那種說不出的感覺。

既是欣慰,又是失落。

聽到了李青候的表揚,白小純更振奮了,很是得意的一甩小袖。

「這算什麼,李叔你不知道,我之前在蠻荒時,比現在厲害多了……」

還沒等白小純說完,遠處蒼穹突然有呼嘯聲急速而來,正是鐵蛋,他比白小純慢了好多,此刻到來后,頓時就看到了崩潰的道河宗,看到了李青候。

對於白小純能將道河宗崩潰,它沒有意外,此刻在看到李青候時,它也激動,瞬間身體縮小,直奔李青候而來,到了李青候身邊,不斷地輕撞了幾下,露出激動與親切。

李青候也心中浮現溫暖,更有愧疚,輕輕地撫摸鐵蛋,目光落在鐵蛋的脖子上那道疤痕時,他的心糾了一下。

「本想有一天,能親自幫你報仇的,現在已經不需要了,你爹已經幫你了。」李青候笑了笑,看着四周的廢墟,看着白小純,他心中的驕傲與自豪,無比強烈。

「小純,我們走吧,道河宗……就算還能喘過這口氣,也將一落千丈!」李青候大笑起來,聲音郎朗。

「李叔,不着急,我們再等等。」白小純目光在這四下打量中,趕緊開口,同時又向著鐵蛋急速說道。

「鐵蛋,我記得之前身後有不少弟子跟着啊,怎麼還沒來,你去帶帶他們。」

鐵蛋聞言有些疑惑,但白小純的話語對它而言,從來就沒有拒絕的時候,此刻一晃直奔天邊,不多時,它再次回來的身影後方,就出現了一條條飛舟,那上面有上千修士,此刻急速趕來,在看到了一片狼藉的道河院后,這上千人都吸了口氣,看向白小純時,狂熱更多,此刻紛紛落下,向著白小純與李青候一拜。

「拜見老祖!」

「拜見李長老!」

他們的話語,讓李青候更確定了內心的答案,看向白小純時,臉上笑容更多,白小純撓了撓頭,乾咳一聲,他還是首次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於是一揮手。

「行了,趕緊給我把四周的石塊都清理一下,-這道河院我滅的太快,他們逃的匆忙,一定有不少財寶來不及帶走,我們給他一鍋端了!」白小純連忙興奮的開口,心底躍躍欲試,琢磨著自己抄家抄了不少,可抄宗,這可還是第一次啊。

他這話語,立刻就讓四周那上千弟子精神一振,趕緊散開,不斷地清理四周,尋找道河院的財富。

李青候目中更為欣慰,他暗道這孩子已經完全長大了,就連自己都忽略了此事,而他還能想到,很是難得。

「沒錯,這道河院多少年的積累,對我逆河宗而言,將是一大助力!」李青候點頭,可他話語剛說完,一旁的白小純卻是皺起眉頭,很是不滿的看着那上千弟子。

「你們會不會抄家啊,哎呀,那裏明顯石頭最多,一看就沒什麼寶貝,你們別去清理那邊!」

「這裏,多來幾個人,你們看着山石上明顯有法力波動,這必定是寶室的磚石,這下邊一定有寶物!」

「哎呀,還有你,愣著幹什麼啊,趕緊把你腳下的那些青石板收了啊,那些可都是靈石打造!!」白小純急忙開口,很是無奈,他覺得這些人太不會抄家了……

---------

系統延遲……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