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877章 物是人非

第877章 物是人非

作者:

?整個宗門,都在熱火朝天的重建中,轟鳴聲時刻可以聽到,那是靈溪老祖等人,正在以法術移山倒海,將宗門的四條山脈修復,從而傳出的聲音。

而空榕樹,也在丹溪一脈的全力救治下,漸漸有了一絲生息,同時也有很多丹溪一脈的弟子,不斷地開丹爐,煉製療傷丹藥。

至於玄溪一脈,也是如此,他們一方面配合丹溪一脈去救助,一方面則是修補所有宗門的陣法,同樣還分出一些,為宗門弟子修復法寶。

而作為這場戰爭中的核心之力,靈溪與血溪一脈,他們大都在閉關療傷,更有不少,則是參與到了宗門的修復之中。

白小純找到宋君婉時,她正忙碌在血溪一脈的中峰勢力中,身為中峰的中流砥柱,此刻戰後,她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於是哪怕心中也想和白小純單獨在一起說說話,可責任更大,於是也就顧不上白小純。

而白小純如今的身份太高,他所在之處,四周的弟子看到他,都會敬畏狂熱,不斷的拜見,也就使得修復的工作不由得緩慢下來。

白小純美滋滋的,正要開口說些什麼,他認為自己現在很有必要,去鼓勵一下大家,可還沒等開口,宋君婉直接一瞪眼,攆走了白小純。

白小純摸了摸鼻子,有心反駁,可一看到宋君婉,他就覺得心虛,實在是在蠻荒時,紅塵女的事情,讓他生怕被宋君婉與侯小妹知曉。

至於侯小妹為何不在宗門,此事白小純在回來的路上,也從李青候那裏知曉了,明白侯小妹與鬼牙,居然被天尊在大半年前的一次全通天河區域的選拔中選走,去了通天島,將成為通天島的侍衛。

如侯小妹與鬼牙這樣的侍衛,每隔一段時間,通天島都會進行一次選拔,每次都會選擇出不少修士。

在整個通天河區域的宗門看來,這是極大的造化,彷彿一步登天,且也並非所有人最終都可以留在通天島,其中有大半都會在一段時間后被送回來,而每一個回來之人,修為都會暴增不少,至於那些能留在通天島的,無論地位還是身份,都將極高,哪怕源頭宗門看到,也都非常客氣。

只是白小純心底始終有些不太放心,可卻找不到不放心的理由,在心底算了算時間,知曉侯小妹是在蠻荒那絕世之戰前被選走,他這才平緩了一些。

「或許是我先入為主?」白小純遲疑了一下,安慰自己的同時,也琢磨著儘快找個機會,去見見侯小妹。

在白小純這裏心中有些不安時,他看到了上官天佑。

上官天佑比以前成熟了很多,此刻他站在一處懸崖邊,神色內帶着悲傷,更有追憶,目中有些發空,似遙望下方。

看到上官天佑這個表情,白小純一愣,想了想后也走了過去,順着上官天佑的目光看去時,他立刻就看到在那不深的懸崖下方叢林內,依稀似有一間木屋。

這木屋旁,有一處……墳包。

上官天佑的手中拿着一條藍色的綵帶,被他緊緊的抓住,似哪怕有一天死亡,他也都不願鬆開,此刻默默的望着那木屋,望着墳包,久久不語。

白小純看着墳包,遲疑了一下,腦海里也在思索自己此番回來后,還有誰沒有看到,很快的,他就想起了一個人,在想到這個人的瞬間,白小純身體一顫。

「那是心琪的墓。」上官天佑輕聲開口,聲音沙啞,帶着苦澀,他對白小純已經沒有曾經的嫉恨了,歲月的流逝,足以抹去一切少年時的魯莽與衝動。

「周師姐……」白小純呼吸一窒,他的腦海里立刻就浮現出記憶中的周心琪,那是李青候的弟子,更是當年香雲山上,很是矚目的大師姐……白小純還記得靈尾雞,還記得當年自己主動跳出來,幫周心琪去抓偷雞狂魔……還有後來自己總是調侃的「心琪師侄女」。

這一切,如今已成為了回憶,白小純有些無法接受這一幕,他的呼吸猛的急促起來,他的身體微微顫抖,再沒有什麼,比同輩人的死亡,更讓人心中壓抑的了。

記憶里的女子,成為了永恆,記憶里的畫面,成為了灰色……

看到了白小純的顫抖,聽到了白小純的呼吸聲,上官天佑的目中越發悲傷,在白小純離去的這些年,他也不知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了周心琪,甚至他也能感受到周心琪慢慢對自己的好感,可直至周心琪死亡,也沒有接受他的表白。

而她……也在十多年前的一次外出中,與極河院的修士產生了小規模的戰鬥,香消玉殞,儘管此仇,已被上官天佑親手報了,可從那一天開始,他的性格也徹底改變。

變的沉默寡言,變的不再如當年般極端,他更努力的修鍊,一步步,成為了這一代里,逆河宗內,被公認的最強弟子。

只是他的心中,永遠都藏着周心琪的身影,那手指的藍色綵帶,正是周心琪的遺物,被他永恆的留在了身邊。

白小純沉默,怔怔的看着周心琪的墳墓,慢慢的,向著懸崖底的墳包躬身一拜……

上官天佑閉上了眼,睜開時,他輕聲開口。

「白小純,謝謝你……」說完,上官天佑轉身,向著遠處走去,他的背影在白小純的目中,很是蕭瑟……

許久許久,白小純都沒有從這情緒里恢復過來,他低落中,深深的看了一眼周心琪的墳墓,腦海里始終揮散不掉當年的身影。

他也忽然明白,李青候的那些白髮,或許也有因周心琪這個他滿意的弟子隕落,有不少的關聯。

「為什麼……修行,一定要打打殺殺……」白小純輕聲喃喃,說着這他當年剛剛踏入修真界時,經常說出的話語。

可眼下,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他好似有了答案,可仔細一想,依舊是……沒有答案。

沉默中,白小純離開了,他發現這麼多年沒回來,對於很多事情都不知曉,而在宗門大勝的背後,實際上也藏着太多的淚水,他的神識散開,他想要去仔仔細細的看一看自己的家。

幾乎在神識散開的一瞬,他看到了北寒烈……

在宗門的後山,那裏有一片驚人的墓地,裏面葬著這些年,所有戰死的英魂……此刻的北寒烈,就坐在一處墓碑前,那墓碑很新,是他剛剛親手埋葬后,親自豎的碑。

上面沒有名字,只有一副被北寒烈刻下的圖畫,那圖畫里是一條狗……一條,大黑狗。

北寒烈的手中拿着一壺酒,歲月的流逝,在他身上格外的明顯,他的兩鬢已白,整個人滄桑中,也有了一些醉意,不斷地喝着酒,不斷地看着墓碑,神色複雜中,也有追憶,也有苦澀,也有感慨。

大黑狗,是為了救他而死。

白小純心情複雜,他發現自己還有太多的事情不知曉,大黑狗的死亡,讓他心中也苦澀的同時,他沒有去打擾北寒烈,而是神識在那一處處墓碑上掃過。

看着那上面一個個有的熟悉,有的陌生的名字,白小純的身體越發的顫抖,嘴唇哆嗦著。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公孫婉兒的哥哥,公孫雲,找到了白小純,他也蒼老了很多,修為雖已結丹,可卻是結丹初期,與他當年在靈溪宗北岸的天驕身份比較,他算是進展最慢的一個了。

無論是北寒烈,又或者是鬼牙,都將他遠遠拉下,可他沒有低落,甚至很多時候心中都有屬於他的驕傲,他驕傲的是自己的妹妹。

雖然這個妹妹自從隕劍深淵后,就變的有些冷漠,可他始終覺得,那畢竟是自己的親妹妹,而他哪怕不如其他人,可他的妹妹公孫婉兒,那是被星空道極宗都欽定選走的絕世驕女,只是,這一切隨着當年眾人被傳送到了蠻荒,他對於妹妹是死是活的擔心,對他的打擊極大,他心中的焦急更是強烈無比。

「白……白老祖……您回來了,宋缺也回來了,神運算元也回來了,我……我妹妹呢?」公孫雲身體顫抖,有些緊張,可卻不敢言辭衝撞,一拜后,低聲問道。

白小純沉默,複雜的看着眼前的公孫雲,他遲疑了一下后,沒有告訴對方那殘酷的真相,而是輕聲開口。

「婉兒當年,戰死在了長城上……她是為了救人而戰死……」

公孫雲僵了下木然站了良久,眼淚還是忍不住流了下來,實際上他早就有了這個預感,此刻閉上了眼,淚水中,向著白小純一拜,默默離去。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