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八十六章 又來這套……

第八十六章 又來這套……

作者:

?白小純一路心驚膽顫,速度飛快,直接跑下了山,甚至跑出了宗門,在靈溪宗山門外的坊市裏,他轉悠了好久。

「怎麼辦。」白小純愁眉苦臉,他心底委屈的不得了,一想起分明是那隻鳥自己過來搶走了丹藥,可如今怎麼也都解釋不清楚,周長老也不講理……

「不過,我好像是……第一?」白小純正發愁時,忽然想起了什麼,愣了一下。

「哎呀,以我掌門師弟的身份,本不想和那些晚輩去爭搶的。」白小純乾咳一聲,心底多少還有些小得意,可轉念又想到第一的話,是需要去與北岸進行天驕戰的,於是又鬱悶了。

在坊市內轉悠了好久,直至到了深夜,白小純琢磨著自己總不能不回去,於是拿出傳音玉簡,給許寶財傳了信過去。

讓許寶財去自己的院子外看看,周長老有沒有堵在那裏。

半晌后,當他看到許寶財傳回的玉簡之音后,這才略微放心,小心翼翼的回到山門,趕緊上了香雲山,遠遠的,他看到院子外只有許寶財一個人的身影,又謹慎的觀察了半晌,這才快速靠近。

許寶財一看到白小純,眼中立刻露出激動,正要說話,被白小純一把拉入院子裏。

「白師叔放心,周長老當時就被掌門叫走了……」許寶財連忙開口,他看着白小純,目中狂熱。

「火灶房時,他就深藏不露,甚至還想出了販賣外門弟子名額的事情,內門后,更是小比第一,引起小範圍的轟動,最驚人的,是落陳家族之事,他居然活着回來,榮耀弟子的身份,掌門師弟的尊高,如今又是資格戰的第一,這白小純……他日後必定是高山仰止般的人物!」

許寶財是親眼看到白小純超越了所有人,成為第一的全部過程,已震撼了大半天,在心裏已將白小純看成了驚艷絕倫之人,尤其是回想曾經的一幕幕往事,對於白小純更是越發的崇敬,立刻抱拳,深深一拜。

「恭喜白師叔,成為我南岸資格戰的第一人!」

白小純在院子裏四下看了看,心底長鬆一口氣,抬頭瞄了瞄山頂周長老的洞府所在方向,暗自發誓,等自己到了築基后,一定要將那誣陷自己的鳥燉了吃掉!

此刻聽到許寶財的話語,白小純轉頭看向許寶財,乾咳一聲。

「本座是淡薄名利,天空白雲一樣的人物,本不想與那些晚輩爭這個虛名,奈何周長老這裏出現的不是時候。」白小純淡淡開口,擺出一副前輩高人的模樣,似在感慨。

若是換了往常,白小純這麼說,許寶財儘管表面上不敢露出什麼表情,可心底一定是鄙視的,但眼下,白小純在他的眼中已是天驕中的天驕,此刻連忙開口。

「白師叔一向低調,可白師叔你這樣的天驕,哪怕再低調,也會不經意間的揮手時,散發出矚目的光芒!」

這番話聽的白小純心花怒放,可表面卻還是矜持,但心底巴不得許寶財多說幾句,所以看向許寶財時,神色露出讚賞與鼓勵。

許寶財感受到了白小純的鼓勵,更為激動的開口。

「這一次由白師叔代表我們南岸與北岸進行天驕戰,定可一掃我南岸多年來的弱勢,必定讓那北岸震撼!」

「那什麼北岸五大天驕,被傳聞築基下最強,一個個凶神惡煞,好不囂張,這一次要讓他們明白,真正的天驕,在我南岸,在香雲山!」許寶財振奮不已。

「五大天驕?」白小純表面神色如常,可心頭卻一跳。

「是啊,那北岸有五大天驕,其中落日峰的北寒烈,此人冷傲狂妄,修行的是靈溪宗十大秘法之一的落日決,更有一頭罕見的夜行獸,兇猛猙獰,力大無窮,生撕活人,曾一人一獸,直接滅殺過數個凝氣九層的強敵!被稱之為落日峰外門第一人!」

「生撕活人?」白小純睜大了眼。

「這還不算什麼,還有一人,是穹頂峰的徐嵩,此人天生具備通神體,當年拜入山門時,被穹頂峰掌座付出大代價收為弟子,對於凶獸的掌控,已到了爐火純青的恐怖境界,傳聞他能同時操控五尊凶獸,曾有一個凝氣散修招惹了他,被他追殺三個月,最終操控五尊獸,將對方生生吞食三天,最後只剩下了骨頭!」

「只剩下了骨頭?!」白小純心頭一震。

「還有比他更兇殘的,那第三、第四天驕,是兄妹二人,均來自鳶尾峰,女的名為公孫婉兒,相貌絕美,擅長猛禽,曾與周心琪約戰,不知誰勝誰負!

男的名為公孫雲,擅長蟲蠱之道,喜穿黑袍,以自身飼養靈蟲,據說他的身體里,都是蟲卵,極為詭異,與他對敵者,往往最終全身爬滿蠱蟲,鑽入體內,吞噬血肉,痛不欲生,若反應慢一些,會被噬的乾乾淨淨,連骨頭都不剩!」

「骨頭都不剩?!!」白小純倒吸口氣,腦海里幻想了一下畫面后,只覺得頭皮發麻。

「最後一人……是北岸五大天驕里,據說最神秘的一位,此人無名,是二十年前被鬼牙峰掌座帶回,身世神秘,起名鬼牙,他來自鬼牙峰,擅長鬼道之法,修行了靈溪宗十大秘法裏,傳聞最難修行的與水澤國度齊名的……鬼夜行!據說已到了百鬼的程度,有人說,他是北岸第一天驕……」許寶財將自己所了解的,全部告訴白小純,聽的白小純心頭狂震。

他發現,這北岸的天驕,似乎一個個都要比南岸凶煞太多太多,雖然北岸以馭獸為主,難免接觸血腥,可這差距未免太過巨大。

「我們南岸,多少年來始終被北岸壓一頭,每一次的天驕戰都失敗,甚至上一次,聽說前十里九位都是北岸,此事恥辱,我們……」許寶財正激昂的說着,忽然發現白小純的面色不太對勁,怔了一下,看向白小純。

「白師叔,你怎麼了?」

白小純趕緊抬起小下巴,正氣凜然的開口。

「我身為南岸的一員,聽聞我南岸如此,心底激憤!」

「白師叔不必激憤,這一次有白師叔出面,定讓那北岸知道,我南岸的厲害!」許寶財握住拳頭,振奮說道。

「北岸算什麼,我白小純揮手間,讓他們灰飛煙滅。」白小純被抬了上去,有些下不了,此刻強挺著,抬起下巴,小袖一甩,傲然開口。

許寶財激動,又說了幾句,最後才帶着狂熱,告辭離去。(加在這裏吧,放在章節後面會被刪掉,最近微博,公眾微信里,好多讀者說,自己在某某網站,某某神器上給我留言,催更,我能不能看到,統一回答,我看不到呀,請來起點中文網留言,這是唯一正版,我在這裏,才能看到你的留言)

此刻深夜,院子裏只有白小純一個人,他回想之前許寶財說的那五個人,山風吹來,只覺得背後涼颼颼的。

「北岸都是一些什麼人啊,養獸的,養蟲的,養鬼的……聽起來就很可怕的樣子……」白小純倒吸口氣,回到木屋時腦子裏還在浮現許寶財對北岸的介紹。

「那周長老一定是故意的!」白小純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最後徹底想明白了。

「我這一生,最厭煩的就是與比我厲害的打打殺殺!」白小純心裏打定主意,這一次的天驕戰,自己說什麼也不去。

可第二天清晨,還沒等白小純想出什麼辦法不參與這次的天驕戰,一道法令玉簡從香雲山傳下,化作一道黑光,飛入到白小純的木屋內,驀然散開,傳出李青候的聲音。

「白小純,南岸資格戰第一,半個月後,與其他九位,一同參加南北兩岸外門天驕戰!不能不參加,否則扔入萬蛇谷!」

「又來這套……」白小純哭喪著臉,聽着法令內李青候的聲音,他覺得自己被周長老坑了……

隨着法令內李青候的聲音消散,光芒一閃,玉簡消失,一個鐲子憑空出現,落在了白小純的面前。

白小純一愣,拿起鐲子后仔細看了看,靈力融入,立刻這鐲子竟化作了黑色的液體,瞬間覆蓋白小純的右手,蔓延之下,竟擴散全身。

與此同時,白小純的耳邊,也傳來了李青候留下的此物的操控之法,並且點明此鐲,能抵抗築基初期修士,全力一擊!

白小純全身一震,他此刻不是剛入宗門的新人,清楚地知曉這樣一個護身之物的價值,這甚至比掌門送出的神鶴盾還要珍貴太多,他不由得抬頭,望着香雲山頂。

儘管李青候沒有對此物有太多描述,可白小純在這手鐲上,感受到的是深深的溫暖,他想起了當初的小比,想起了李青候的期待。

沉默許久,白小純一咬牙,目中有堅定。

「這天驕戰,我參加了!」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