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八十八章 強悍的北岸

第八十八章 強悍的北岸

作者:

?幾乎在鄭遠東話語傳出的瞬間,戰台南北的兩岸弟子,全部心頭一震,下意識的抬頭看向上方露台。

幾乎在他們看去的瞬間,立刻有四道驚天動地的神識之念,赫然從種道山的山頂,那片白雪皚皚的禁地內,驀然出現,掃過所有人。

被這四道神識一掃,包括白小純在內,所有外門弟子都身體一顫,那種感覺,是一種絕對的壓制,似乎一道目光,就可以讓所有人,全部形神俱滅。

不但是白小純如此,就算是上官天佑,還有北岸的那些天驕,也都全部身體顫抖了一下,但很快的,這些人就目中露出激動與振奮。

太上長老在關注此戰,這種事情,立刻讓這些具備出戰資格的弟子,全部呼吸急促,目中露出強烈的光芒。

「若是能引起太上長老的注意,收為記名弟子……」

「此戰,一定要全力以赴!」這一刻,陣陣煞氣,從南北兩岸的這些出戰的外門弟子身上,驀然爆發。

唯獨白小純這裡眨了眨眼。

「和我師父一個級別的太上長老?那是我師叔啊……」白小純立刻得意,覺得自己的身份實在太高了,他想著等這一次天驕戰結束后,自己應該去拜訪一下四位師叔。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露台上的掌門鄭遠東,大袖一甩,頓時一個光球憑空出現,驀然飛出,直奔戰台,在這戰台上光芒閃耀,分化二十二份,分別飛向南北眾人,被白小純等人一一接住后,各自立刻低頭看去。

「十一?」白小純瞄了一眼,想要去偷看別人的,發現上官天佑等人一個個都藏著嚴密,不讓旁人看到。

「第一戰,持一二珠者,上戰台來!」上方露台,傳出一個陰冷的聲音,不是鄭遠東,而是執法堂的歐陽桀。

在他話語回蕩的瞬間,北岸那邊飛出一人,此人模樣瘦高,神情冷傲,剛一出場,立刻北岸傳來不少歡呼,雖不是北岸五大天驕,但看那些北岸弟子的聲勢,此人也是驕子。

「北岸,劉雲!」這瘦高的青年上了戰台,傲然開口時,南岸這裡,上官天佑身體一瞬走出,站在了戰台上。

「南岸,上官天佑!」他站在那裡,神色冷漠,身體挺拔如一把利劍,話語傳出時,彷彿四周的氣溫都降了下來。

在上官天佑出戰的剎那,南岸這裡的所有外門弟子,立刻爆發出驚人的歡呼,為上官天佑助威。

瘦高青年面色一變,他沒想到自己剛一出場,遇到的就是南岸聲名赫赫的天驕,此刻面色難看,深吸口氣后,他揮手間立刻四周虛無扭曲,竟有一條巨大的蟒蛇,帶著腥風出現,盤起了蛇陣,足有一丈多高。

可就在這瘦高青年將他的凶獸召喚出后,還沒等繼續,上官天佑面無表情,一步走出,身體竟瞬間消失,出現時,赫然在了這瘦高青年的身後,右手一揮,一把飛劍出現在了瘦高青年的脖子上。

「你輸了。」

瘦高青年全身寒芒都豎起,神色駭然,他艱難的回頭看了上官天佑一眼,目中藏著無法置信,他知道自己或許不是對方的對手,可卻沒想到居然輸的這麼快,許久,他苦澀的低頭,收起巨蟒,走下戰台。

「首戰獲勝,哈哈,這一次我們南岸贏定了!」

「上官師兄,那是可以去爭一爭第一的人物!」

南岸頓時歡呼,無數人振奮時,白小純睜大了眼,他也沒看清上官天佑的身法,只覺得上官天佑方才的舉動,實在是厲害非凡。

甚至還有兩道太上長老的神識,這一刻也都重點的關注了一下上官天佑。

與此同時,北岸眾人嘩然。

「瞬移?不可能!!他才什麼修為,這絕不是瞬移!」

「這是虛空之法,此人……此人不愧是南岸第一天驕,凝氣修為,居然有如此虛空神通!」

北岸的出戰天驕,此刻也都一個個神色變化,北寒烈眼中一閃,神色凝重,公孫兄妹一樣如此,還有徐嵩,也都心底一沉。

唯獨那黑袍青年鬼牙,始終閉著眼,從未睜開。

「第二戰!」就在眾人這歡呼與嘩然越發劇烈時,上方露台,歐陽桀的聲音,陰冷的傳出,打斷了眾人的議論。

北岸天驕中,一位身體略胖,個子不高的青年,聞言一晃,走上戰台,他笑容可掬,一臉笑眯眯,彷彿人畜無害。

「北岸,徐嵩。」他憨笑的向著此刻從南岸走出的一個弟子,很是客氣的開口。

南岸走出之人,並非呂天磊等人,而是一個之前隱藏了修為,在資格戰中爆發的青年,這青年馬臉,此刻面色難看,認出了對方是北岸五大天驕。

「南岸,周封!」青年深吸口氣,全身修為運轉,沉聲開口后,掐訣間立刻一把飛劍出現,可還沒等指向徐嵩,徐嵩那裡目中有譏諷之芒一閃,右手抬起,向下一按。

轟的一聲,在周封的頭頂,半空竟出現了一道裂縫,咔嚓一聲,一尊如鯨魚般的巨獸突然出現,迅雷不及掩耳般,一口就將周封整個人,瞬間吞入口中。

那把飛劍被隔絕了靈力,咣當一聲掉在了地上。

「與我穹頂峰的弟子交戰,居然不去注意半空,真是讓人又欣喜又失望。」徐嵩笑了笑,轉身走下戰台,右手在身後一揮,立刻那巨獸張開口一吐,周封的身體被吐了出來,昏迷在了南岸的眾人面前。

南岸之人,一個個面色難看,更有不少倒吸口氣,即便是呂天磊等人,也都心神一震。

相比之下,北岸的歡呼,在這一刻驚天而起。

白小純心底一顫,他覺得北岸的這些傢伙,太可怕了,對於凶獸的操控,已到了恐怖的程度。

很快的,第三戰開始,北岸出手的是同樣為五大天驕的上官婉兒,當她看到南岸出現的不是周心琪,而是另外一人後,神色有些失望,沒了興趣,揮手間,她身邊跟隨的那隻七彩鳳鳥,吐出一口七彩霧氣。

南岸的那位弟子,被這七彩霧氣撲面,整個人如傻了一樣,自己在戰台上怒吼,彷彿與一個外人看不到的敵人廝殺,很快就虛脫暈倒。

從始至終,上官婉兒只是一揮手,輕鬆取勝,飄然下台時,南岸眾人再次沉默了,看向北岸時,都露出深深地忌憚,內心更有無力感。

「天驕,唯有同是天驕之人,才可以去戰!」南岸外門弟子,帶著希望,看向上官天佑等人,也有不少,看向白小純。

白小純立刻昂首挺胸,實際上心底也被上官婉兒嚇了一跳。

「這小娘子,好像比周心琪還厲害啊。」白小純艱難的咽下一口唾沫。

很快的,第四戰展開,呂天磊全身雷光閃耀,瞬間衝上戰台時,北岸那位穿著黑袍,始終閉著眼的青年,緩緩睜開眼,神色平靜,一步步走上戰台。

詭異的,是他的出現,北岸居然沒有任何人發出絲毫的歡呼,而是每個人都神色變化,即便是同樣身為五大天驕的北寒烈等人,也都深吸口氣。

這一幕,讓南岸眾人詫異,呂天磊目光緊緊的盯著黑袍青年,神色凝重。

「北岸,鬼牙。」黑袍青年站在台上,平靜的開口,表情沒有絲毫變化,就連聲音也都似乎沒有任何情緒。

「南岸,呂天磊!」呂天磊深吸口氣,他知道對方是北岸第一天驕,此刻目中漸漸露出強烈的戰意。

「不惜代價戰勝此人,我即便損耗過大無法繼續再戰,也一樣是第一了!」呂天磊目中戰意滔天,低吼一聲,立刻全身雷霆轟鳴,無數閃電轟然落下,竟以他為中心,方圓十丈,化作雷池。

可就在這時,鬼牙神色平靜的抬起右手,向著天空一指,這一指之下,天空突然雲霧翻滾,無數黑雲憑空出現,瞬間凝聚,使得無數人抬頭看去,北岸之人一個個面色都變化,神色內更有不少露出驚恐。

呂天磊低吼一聲,身體驀然衝出,帶動四周雷霆,直奔鬼牙。

鬼牙依舊面無表情,甚至站在那裡時,竟閉上了眼。

「你找死!」呂天磊覺得自己被嚴重的羞辱,他身為天驕,自尊極強,此刻怒吼,四周雷霆竟再次龐大了一圈,氣勢更為強烈。

可還沒等他靠近鬼牙,整個蒼穹忽然轟的一聲,黑雲似乎被強行撕開,一個黑色的鬼爪,龐大無比,彷彿撐天之柱,竟瞬間從雲層內伸出,速度之快,直奔大地,眨眼就降臨,向著呂天磊,轟然壓去。

還沒等靠近,呂天磊就全身一顫,鮮血噴出,身體外的所有雷霆發出掙扎的巨響,快速的崩潰,甚至他腳下的地面,也都在這一瞬咔咔聲中,竟出現了一圈圈碎裂。

他的全身在這一刻,鮮血不斷地爆出,發出嘶吼,七竅流血,試圖去掙扎,可一股絕望,讓呂天磊的世界,瞬間漆黑。

「不!!」

更是在這鬼爪出現的瞬間,北岸也好,南岸也罷,所有的弟子,全部都控制不住的產生了恐懼的情緒,甚至在這恐懼中,體內的靈氣如被壓制,更有一種似乎靈魂都要被抽出的錯覺。

露台上,掌門等人面色也都一變。

「鬼夜行,數千年無人能修成,此子竟修鍊到了這種程度!」

「不好!」紫鼎山的許媚香面色一變,身體驀然飛出,直奔戰台,速度之快,眨眼臨近,右手抬起向著那鬼爪一揮,轟鳴滔天,鬼爪雖被掀起,可在半空竟沒有崩潰。

呂天磊鮮血大量噴出,直接昏迷,若是許媚香來的慢了,這一刻他必定成為了肉泥,形神俱滅。

許媚香心神一沉,冷眼看向鬼牙。

「小小年紀,雖有天資,可卻如此歹毒,當著我們的面殘殺同門,你找死不成!」

鬼牙沉默,神色露出一些奇怪的表情,他似乎不知道自己此刻應該表達什麼情緒在臉上。

「我沒有想到,他這麼弱。」鬼牙抬頭,望著許媚香,平靜的給人一種很認真的感覺,說完,他轉身走下戰台。

許媚香皺起眉頭,抬頭看了看露台,似顧忌一些什麼,冷哼一聲抱起呂天磊離去,呂天磊不可能繼續參戰了,甚至他的傷勢之重,怕是短時間都很難恢復。

北岸沉默,南岸一樣沉默。

唯獨鬼牙的身影,似帶著無盡的孤獨,默默的回到了原來所在的位置,站在那裡,繼續閉上了眼。

好半晌,北岸首先恢復,他們一個個歡呼起來。

「南岸無人了,天驕都不是對手,你們這一次輸定了!」

「都失敗了三場了,也就第一場運氣好贏了,之後你們會連續輸下去。」

面對北岸的嘲諷,南岸眾人一個個都露出苦澀,北岸……太強了。

只有第一場南岸獲勝,此後一連三場,全部失敗,天驕呂天磊,更是幾乎戰死,這一幕,讓南岸之前要一雪前恥的心,已經絕望。

上官天佑死死的盯著鬼牙,他的心前所未有的轟鳴震動,方才那一瞬,他發現自己居然在顫抖恐懼。

不但是他如此,四周所有南岸天驕,包括周心琪在內,此刻都心神震撼,北岸……這一次哪怕只有一個鬼牙,似乎就可以橫掃南岸同輩。

「這已經不是凝氣了……就連掌座一擊都無法滅去他鬼手,這就是……靈溪宗內,十大秘術里,僅有的兩個被稱之為絕學的……鬼夜行?」

「能與鬼夜行比較的,只有……水澤國度!」

白小純神色凝重,這一戰也讓他心神大震,鬼牙之強,讓他這裡也都心驚肉跳。

很快的,第五戰開始,北岸走出之人,讓南岸眾人一樣苦澀,對方正是那五大天驕里,讓不少人覺得心驚的……公孫雲。

他穿著黑袍,唯獨露出的黃色眼睛里,此刻明顯有蟲蠱鑽來鑽去,半晌之後,南岸一位弟子,硬著頭皮上了戰台,幾乎他剛剛上去,還沒等彼此介紹,公孫雲目中露出冰冷,袖子一甩,立刻從他的袖子里,瞬間嗡鳴回蕩,飛出了無數黑色的蟲子,直奔南岸出戰弟子而去。

任憑這弟子如何反抗,也都於事無補,很快就全身上下,就被無數黑色蟲子瀰漫,一切防護都沒有絲毫用處,似乎有洞就鑽的樣子,使得所有人都看的觸目驚心,哪怕是北岸的眾人,也都一個個對這一幕無法適應。

「認輸!!」南岸出戰的弟子,帶著顫音急忙開口,他感受到了身體上這些蟲子,一個個彷彿只需對方一個念頭,就會瞬間吞噬自己。

公孫雲目中露出譏諷,轉身走下戰台時,那些黑色的蟲子如潮水一樣湧向地面,快速飛奔,爬到了公孫雲的身上,消失在了他的袖口內。

白小純看著這一幕,頭皮有些發麻,不但是他如此,周心琪,哪怕上官天佑,也都心中更沉。

所有南岸弟子,這一刻,都覺得北岸之強,南岸根本就不是對手,這一次的天驕戰,已全都嘆息了。

「我們這一次輸了……」

「北岸……太強!」

與此同時,北岸那邊再次獲勝,氣勢滔天。

「之前就說了,你們只有第一戰可以勝,之後全部都會輸!」

「南岸?一個笑話而已,永遠都被我們北岸壓在下面吧!」

「三十年前南岸有一人進入前十,這一次……你們一個都進不去!」北岸聲音傳遍四周,南岸有心反駁,可卻一個個說不出話來,只覺得恥辱到了極致。

「第六戰,持十一,十二珠者,上戰台!」歐陽桀的聲音,在公孫雲離去后,驀然傳出。

白小純深吸口氣,立刻抬頭,他拿的正是第十一珠。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