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920章 渴望一敗

第920章 渴望一敗

作者:

?隨着介紹,白小純目光也落在了靈仙上人以及其右側那位冷傲的青年身上。

「大家再去注意一下南脈龍騰鬼海宗,那坐在黑龍魂上的修士,名為千鬼子,此人原本就是一頭千年老鬼,修鍊鬼道,逆天一般成就天人,戰力更是超越同境,要留意他的頭髮,那一縷縷黑煙,一共一千條,每一條都可形成殺人道法!」

「而龍騰鬼海宗擅長變形術,可以變化成凶獸,提高戰力,除此之外,還有不少人如千鬼子一樣,修鍊鬼道,術法詭異莫測。」

「雖其中大都是散修,可這龍騰鬼海宗也有絕世天驕,此人名為孫蜈,你們看,在其戰舟後方,一個人站在那裏,全身皮膚青色如同厲鬼的那位,就是孫蜈!」

白小純目光落在南脈黑木戰舟,仔細的望着那黑龍上的身影,此刻隨着彼此靠近,他看得清清楚楚,那黑龍上的千鬼子,身體似虛幻,散出無窮陰冷,似注意到了白小純的目光,他目中幽芒一閃,好似利劍一般,直接瞪向白小純,非但如此,他的氣息更是隨着目光而來,彷彿要鎮壓星空道極宗戰舟上的所有人。

「瞪我也就罷了,居然還囂張的要鎮壓我的人?」白小純頓時不服氣了,這個時候,他覺得在氣勢上,絕對不能輸了,於是猛的瞪了回去,在比眼神這種高層次的對抗中,白小純這輩子,還從來沒真正輸過,底氣極強。

無論是曾經的靈溪宗,血溪宗,又或者是逆河宗,星空道極宗,哪怕蠻荒大地……可以說所有白小純去過的地方,在比眼神這件本事上,他自認第二,則無人敢認第一。

就算是真的有人不服氣,白小純也會用自己的目光告訴對方,自己的犀利之處!

只見此刻的白小純,他的目中好似蘊含了閃電一般,如同在這八方出現了外人聽不到,只有他以及其目光所看之人,才可以覺察到的電閃雷鳴。

這聲響極大,閃電之威驚天動地,使得白小純的氣勢,也在這一刻不斷地崛起,而所有的氣勢也都凝聚在了他的目中,在白小純自己的感覺里,自己的目光,此刻已經化作了一道利劍,石破天驚,勢不可擋,以一股彷彿要碾壓眾生之意,直接就轟在了那千鬼子的瞳孔內。

「和我比眼神!」白小純內心狂傲無比,瞪着眼睛,似天下地上,唯我獨尊。

千鬼子一愣,哪怕以他千年老鬼的經歷,此刻也都詫異起來,他確定自己這是第一次看見星空道極宗的這位天人,相互之間應該沒有讎隙才對,可對方居然凶神惡煞一般,那目中的凌厲,配合其表情的咬牙切齒,讓千鬼子莫名其妙的同時,也沒來由的有些不適應。

他勉強的對望了片刻,就乾咳一聲收回目光。

眼看千鬼子不再和自己比眼神,旗開得勝的白小純,內心更為孤傲,站在戰舟上的他,小袖一甩,抬起下巴,心底頗有一種天下無敵的寂寞之感。

「他終究不是我的對手,唉……不知何年何月,我才能遇到一位與我旗鼓相當之人啊,我,渴望一敗!」白小純感慨時,他四周的那些修士並沒有注意在這短短的時間,白小純已經與那千鬼子,進行了一場眼神上的曠世之戰……

可宋缺了解白小純,他方才偷看了一眼后,立刻就看出了端倪,神色不由的怪異起來,有種要捂臉的衝動。

「這都天人了……怎麼還去比眼神……」宋缺覺得白小純的世界,自己實在是無法了解。

也正是在這時,星空道極宗那位對其他三宗很是了解的元嬰長老,他的話語繼續在白小純以及四周眾人的耳邊回蕩。

「最後一個,則是北脈的九天雲雷宗了。」

「老夫曾有一些宗門的任務,對九天雲雷宗打探最多,此宗所在的北脈,地廣人稀,常年冰雪覆蓋,氣候之惡劣,雖比蠻荒好了不少,但那冰寒之意,使得那裏的人,都具備驚人的體魄,可以說是四脈之最!」

「也正是因其地理位置的特殊,所以北脈與我們以及西南兩脈不同,整個北脈,準確的說,只有一個宗門,就是這九天雲雷宗。

環繞此宗,形成的一個個修真家族,幾乎所有修士,都可以算是九天雲雷宗的弟子。」

「而其宗門的弟子,從一重天的身份直至九重天,越是後面,身份越高。」那位對三宗情況很是了解的元嬰長老,此刻低聲開口。

「你們看九天雲雷宗的戰舟上,最前方的那個大漢……不要以為那是一個人,仔細去看,你們會發現,那是……兩個人站在一起!」隨着老者話語,白小純都是一愣,雙目猛的眯起,凝神看向九天雲雷宗時,因此刻相互之間距離已近,白小純立刻就看到……

站在九天雲雷宗戰舟上,最前方的那個大漢,居然的的確確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站在一起,只不過這二人的身體太過古怪了。

其中一人,其左側的身體粗壯無比,無論是左手還是左腿,又或者左側的胸口以及頭顱,都是這般,而其右側的手腳與身軀,好似枯萎一般,明顯縮小,使得其整個人看起來很不協調。

至於另一人,也是這樣,但卻正好相反,枯萎的是左側身軀,龐大的右側軀體,如此詭異的二人,當他們站在一起時,遠遠一看,根本就看不出是兩個人。

尤其是他們的面孔,居然也都一模一樣!

白小純看清楚后,也都心底一驚,他更是看出這二人的修為,赫然都是天人中期的樣子。

「他們是九天雲雷宗凶名赫赫的……雲雷子!」

「據說曾經的雲雷子,只是一個人,可因修行了某種逆天之法,嘗試去突破天人中期,試圖踏入天人後期而失敗,其身體承受不住,反噬之下分裂,這才化作了兩個有各自意識的身體!」

「雖如此……可雲雷雙子有一種秘法,能短時間內,彼此融合在一起,重新恢復成一個人,而那個時候的他,將是真正的雲雷子,其修為境界,也將在那短時間內攀升到……天人後期!」隨着老者的介紹,白小純都慢慢張大了嘴巴,覺得不可思議,之前其他兩宗的天人,都是天人中期,白小純壓力不大,可如今這雲雷子本就兩個天人中期,更過分的是合體之後,所爆發出的天人後期,讓白小純立刻警惕起來。

實在是如今的他,雖能戰勝天人中期,可對於後期……他心底有些懸。

「還有這雲雷子身後的三個人,大家也要格外注意,他們都是九重天的元嬰大圓滿,分別是韓月梅,鍾震山以及……雷元子!尤其是雷元子,身為雲雷子的親傳徒兒,站在雲雷子身後,瘦瘦小小,略有駝背的,就是他了」

「大家對此人,要極為警惕,他的危險程度,比韓月梅以及鍾震山都要強烈很多,實在是此人心狠手辣,冷酷無情,詭異多端很是難纏的同時,更是睚眥必報!」老者快速開口,不斷地介紹下,眾人對於這三宗也都有了不少了解。

白小純也重點的多看了九天雲雷宗幾眼,因為他清楚地記得靈溪老祖曾告訴過他……靈溪一脈源自通天河北脈的寒門,而這九天雲雷宗,正是造成寒門幾近被滅的最大仇敵!

「天人是個把自己修鍊成兩個人的瘋子……下面的九重天修士,最厲害的雷元子看起來像是個猴子……這什麼奇葩宗門啊。」白小純對九天雲雷宗沒好印象,撇了撇嘴。

就在白小純心下嘀咕時,這四艘來自四大脈的戰舟,也慢慢的靠近了碼頭,片刻后,幾聲轟鳴巨響下,這四艘龐大的舟船,終於停穩在了碼頭上!

隨着停穩,四艘戰舟上的四脈修士,也都是心神凜然,一一下船。

與此同時,一道道目光,比之前還要頻繁,在這四脈修士之間,不斷地打量,同樣的,在其他三脈里,也有如那為白小純等人介紹三脈的元嬰長老般的修士,此刻也都在快速的低語,向著己脈修士,介紹起來。

白小純立刻就感受到了很多目光,陸續在自己身上掃過,他實在是心裏好奇,想要知道別人是怎麼介紹自己的,於是沒忍住,神識悄悄散開,要去偷聽……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