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九十一章 瘋狂的北岸

第九十一章 瘋狂的北岸

作者:

?隨着第一輪的結束,迎來的是三炷香的休息時間,這一刻,北岸所有弟子,全部都氣勢洶洶,死死的盯着南岸,盯着……白小純!

他們都在等待第二輪開始,要去用所有手段,打倒白小純,甚至這一次北岸的勝利與否大家都不關注了,此刻唯獨關注的,就是如何血洗前恥!

「白小純,這第二輪,一定讓你知道,你帶給我們北岸恥辱,我們就要讓你付出慘重的代價!」

「這種人,就應該是被一群戰獸撲倒,才解恨,這第二輪,讓他悲痛一生!」

「打倒白小純,打倒這無恥之徒!」

北岸聲音傳出,他們要幹掉白小純的心,此刻全部凝聚在了前方出戰的八人身上,這勝出的八人,除了鬼牙平靜的閉上雙眼外,其他七人,都磨拳霍霍。

他們知道自己代表了北岸所有弟子的意志,這一刻看向白小純時,眼中都有強烈的光芒,彼此內心也有分析,都在思索方才白小純的那一戰的細節,漸漸各自都心中有底,找到了能去克制之法。

「這白小純只不過是有丹藥而已,只要不給他拿出丹藥的機會,一切就足矣!」

「以丹藥取勝罷了,沒有丹藥,滅他輕而易舉,這第二輪,他必敗,而且會很凄慘的敗!」

「太過分了!」白小純心底滿是委屈,他覺得北岸太欺負人了,自己不就是勝了一場么,至於這麼兇殘么……他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可擔心自己一說話,估計對方那邊就會炸了。

就在北岸激昂的同時,南岸也發出不甘心的聲音,氣勢慢慢也都掀起時,歐陽桀的話語,驀然傳出。

「三炷香已過,進行第二輪天驕戰,抉擇前六!」

「你們十一人,會有一人輪空,直接進入前六,餘下十人按照抽籤的順序,兩兩對決!」歐陽桀話語回蕩時,突然的,在這戰台上,出現了一道光,這光形成了一個圓球,足有半丈大小,漂浮時,包括白小純在內的南北十一人,他們手中的珠子,在這一刻似受到了召喚,瞬間離手而去,直奔著圓球,融入其中。

可以清晰地看到,這些珠子在融入圓球后,上面標註的數字被替換成從一到十,還有一個珠子則是空白。

十一個珠子在裏面不斷地旋轉,越來越快,直至看不清后,這圓球模糊起來。

「以玄術秘法,遮蓋了天機,求的是一個公平公正,就算是老夫也無法干擾這圓球內的珠子,所以你們大可放心,現在,全部攝取,選出自己的序列。」歐陽桀的聲音擴散時,北岸徐嵩,狠狠盯着白小純,冷笑開口。

「白小純,你祈禱這一輪碰到的不是許某,否則的話,你註定悲催!」說完,他抬手攝取一枚珠子,拿在了手中。

「不管你遇到了誰,這第二輪,你都輸定了,而且會很凄慘!」北岸一個天驕,咬牙冷聲開口時,眾人都抬起右手,向著圓球遙遙一抓,白小純也在其中,帶着委屈抓了過去

瞬間,就有十個珠子急速飛出,分別落向眾人。

「我是三號!」

「我是七號!」

「我是一號!」每一個北岸弟子,都在拿到珠子后,立刻開口,說出自己的序列,氣勢隨着一句句序列傳出,快速崛起,他們每個人在說出后,都會看向白小純,目中露出兇殘,鬼牙低頭看了眼手中的珠子,也淡淡開口。

「九號!」很快的,戰台外所有北岸弟子愕然發現,他們北岸的八個天驕,居然沒有一個抽到輪空,十個數字,此刻只缺四號和十號,一個個頓時緊張起來,看向南岸。

「我是四號!」上官天佑淡淡開口。

「十號!」周心琪面色有些難看,話語說出時,看了一眼北岸的鬼牙。

當除了白小純外,所有人都把序列說出后,南岸眾人一個個神色立刻詭異起來,尤其是裏面香雲山的曾看到白小純當初小比的外門弟子,一個個都睜大了眼。

「不會吧……」他們有些無法置信。

而比他們更無法置信的,則是磨拳霍霍,準備這一次要好好教訓白小純的北岸眾人,一個個都傻眼了,瞬間,此地無數目光,齊齊凝聚在了白小純身上。

白小純臉上掩飾不住的得意,他方才就看到了,自己拿到的小球上面居然沒有數字,他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又仔細的看了一遍這才確定,此刻眼看四周眾人都望着自己,那種萬眾矚目的感覺,讓白小純覺得人生寂寞……於是小袖一甩,擺出高手孤傲的樣子,抬頭看着天空的白雲,口中淡淡的,傳出憂鬱的聲音。

「不好意思,我輪空了,想要戰我,你們要繼續努力。」

隨着他話語的傳出,四周出現了短暫的寂靜,幾個呼吸的時間后,北岸那裏,驀然間傳出了無數的怒吼與嘩然。

「不可能,該死的,居然輪空!為什麼是他輪空,這無恥的白小純,為什麼是他!!」

「他這是什麼運氣,十一個人選擇,居然還能被輪空!!這種人,居然有如此運氣,太沒天理了!」

「我受不了了,太能賣弄了,我要幹掉他!!」

北岸外門弟子本打算這一次血洗前恥,可竟發現輪空,一個個差點噴出一口老血,此事立刻爆發開來,形成了無邊無際的怒吼,使得出戰的北岸天驕,也一個個都彷彿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那種感覺,讓徐嵩等人都內心極為憋屈,看向白小純時,恨不能用目光將他分屍。

就連南岸眾人也都神色古怪,說不出話來,他們早就看出了北岸欲戰白小純的心,強烈無比,可如今的變化,不用去想,就能知道北岸的鬱悶已然滔天。

「這算什麼,白師叔小比的時候……輪空兩次呢!」有香雲山的外門弟子,忍不住悄聲說道,被身邊人聽到后,一個個都睜大了眼,露出不可思議。

「以前也輪空過?白師叔這運氣……無法形容了!」

白小純乾咳一聲,依舊擺出高手寂寞的樣子,目光掃過北岸,輕輕搖頭,似一樣很遺憾的模樣,使得北岸徹底發狂。

可再怎麼發狂也沒有辦法,在這憋屈中,第二輪天驕戰,開始了。

只是沒有了白小純,似乎這天驕戰也都沒了興趣,尤其是十個人里,南岸只有兩個人,也就代表着有三場,是北岸自己和自己打。

第二輪的第一戰,就是如此,當北岸的公孫婉兒與另一個北岸前十一起走上台後,根本就沒怎麼出手,那北岸前十的弟子就敗下陣來,看的南岸都很是複雜。

好在第二戰,輪到了上官天佑出戰,可他的運氣也極好,對手不是北岸此刻的四大天驕,而是一個前十的弟子,這一戰上官天佑不費吹灰之力,輕易取勝,使得南岸眾人鬆了口氣,最起碼……勝了一場。

可緊接着,第三戰,第四戰,都是北岸自己人在爭奪,雖也激烈,可那種天驕戰已於南岸無關的感覺,讓南岸苦澀沉默。

直至最後一戰,當周心琪神色凝重的走出時,南岸的歡呼聲才掀了起來,可包括南岸弟子,也都不看好這一戰。

因為周心琪的對手……是北岸最恐怖的鬼牙,曾一指,幾乎滅殺了呂天磊。

「你與之前用雷的傢伙,誰強?」戰台上,鬼牙望着周心琪,認真的問道。

「呂師兄略強一些。」周心琪沒有認為對方這是在羞辱自己,一樣認真的回答。

「這樣……我之前用了七成力,這次我用四成力好了,應該不會殺了你。」鬼牙喃喃,聲音傳出時,四周聽到之人,一個個都苦澀,他們相信鬼牙雖說的是真實,可這種真實,讓人絕望。

周心琪深吸口氣,雙手立刻掐訣,頓時身體外有無數藍光飛舞,竟在四周形成了無數的藍綾,組成了一株藍色的花朵,這花朵一出,頓時散發陣陣吸力!

「百變草木決!」南岸眾人,立刻有認出這術法的,紛紛精神一震,這百變草木決,雖不如鬼也行與水澤國度,可一樣是十大秘術之一。

講究是以秘法,幻化出草木對敵,變化極多,很是詭異莫測,在李青候手中,甚至可以將方圓百里,變成虛幻的草木世界,到了最後,更可晉陞為真正的秘術……草木皆兵!

周心琪面色蒼白,施展此法對她而言也是不小的消耗,她知道自己不是對手,可她的世界裏,沒有主動認輸這四個字。

揮手間,立刻這藍色的花朵通體一震,竟無限的蔓延,直奔鬼牙,更是張開花朵,如要吞噬。

氣勢掀起,一看不俗,白小純目光一凝,對於周心琪的這術法,也露出感興趣之意,可就在這時,鬼牙抬頭,神色平靜,右手抬起,依舊是一指。

不是指天,而是指向周心琪,緊接着,他右側的虛無突然傳出轟鳴,竟有一個巨大的黑色鬼爪,直接幻化出來,一拳轟去!

這拳頭極大,佔據了半個戰台,覆蓋了所有人的目中大半個世界,一拳轟在這藍色的花朵上,此花顫抖,瞬間崩潰成為飛灰,而那鬼爪沒有絲毫停頓,勢如破竹,出現在了周心琪的面前,直接落下。

巨響滔天,周心琪噴出鮮血,整個人猛地倒卷而去,飛出了戰台,落地后不斷退後,連續噴出七八口鮮血,這才站穩,面色蒼白,抬頭看了一下站台上此刻轉身走向北岸的鬼牙,她的目中露出倔強。

四周寂靜,只有吸氣聲不斷傳出……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