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94章 白師叔,我們是自己人

第94章 白師叔,我們是自己人

作者:

「這場天驕戰……唉。」露台上,掌門鄭遠東無奈的搖頭,他身邊的各山峰掌教,一個個都苦笑起來。

他們也都明白,這場本應該嚴肅的天驕戰,此刻已完全的變了味道……原本好好的,因為多了一個白小純,直接就餿了。

「這白小純……他的名字很好,可真的一點都不純啊。」周長老苦笑,看著下方躲在人群中的白小純,又看了看北岸瘋狂的無數弟子。

「沒關係,這白小純既然如此頑劣,都成了北岸弟子中的公敵,那麼以後找個機會把他扔到北岸去,想來可以消停不少。」說話的,是北岸鳶尾峰的掌座,這是一個老嫗,皮笑肉不笑的開口。

眾人神色都一動,若有所思時,唯獨李青候目中有同情之意掃了眼鳶尾峰的掌座,他太了解白小純了,他可以很確定,若將白小純扔到北岸,那麼估計倒霉的絕對不是白小純……

就在這眾人都若有所思時,第三輪的第三場鬥法,開始了。

鬼牙對戰徐嵩,上官天佑對戰公孫婉兒,這兩場戰,根本就沒有什麼看頭,以鬼牙與上官天佑之前表現出的強悍,可以輕鬆獲勝。

南北兩岸的所有弟子,甚至包括露台的掌門等人,全部都將目光放在第三區域內,看到了公孫雲第一個上前,全身氣勢崛起,充滿冷冽之意,遙望擺出高手姿態,走上台來的白小純。

這一次北岸不怒吼了,可一個個要殺人的眼神,凝聚數萬殺氣落在白小純的身上,讓白小純心驚肉跳。

「你認輸吧。」白小純深吸口氣,望著公孫雲,手中握著發情丹,趕緊開口。

公孫雲冷冷的望著白小純,目中露出厭惡,大袖一甩,立刻從他的袖口內,瞬間就飛出了無數的黑色甲蟲,甚至自從他的衣服內,順著身體,還有大量的紅色蜈蚣爬出,眨眼就覆蓋在了他四周的地面上。

那些蟲蠱密密麻麻,足以讓人觸目驚心。

「我的這些蟲蠱,雖也有雌雄之分,但卻不是獸,你的丹藥對它們無用。」公孫雲平靜開口時,不給白小純繼續說話的機會,心念一動,立刻四周蟲蠱發出刺耳鳴叫,瞬間衝出,如一片蟲海,直奔白小純。

那些蜈蚣在地面急速臨近,而那些黑色的甲蟲,竟全部飛起,鋪天蓋地,沖向白小純。

這種蟲海,其內每一個蟲蠱都具備一定的攻擊力,防護之光雖可抵禦一下,可也最怕這種密集的攻擊,甚至白小純可以想象,他的防護,在面對公孫雲時,根本就沒有多少優勢。

「公孫雲,你別逼我,趕緊認輸吧,我真的不想繼續出手啊,我一出手,你……你就廢了!」白小純面色蒼白,急速後退,連忙高呼。

「那就看看,是你的血肉先被吞噬乾淨,還是我先如你所說的廢了。」公孫雲冷笑,目中輕蔑更多,揮手時,那些蟲海更多的從他的身上湧現出來。

這一幕,讓南岸眾人都看的頭皮發麻,望向公孫雲時,一個個都心底駭然,對於公孫的強悍,有了深刻的了解,此人不但擅長蟲蠱,術法也一樣驚人,可以抵抗鬼牙一指,甚至上官天佑戰他,也都需用出三劍,且消耗不少。

北岸眾人眼看如此,一個個頓時振奮,全部激動起來。

「公孫師兄好樣的,幹掉白小純!」

「哈哈,白小純,這一次看你如何抵抗,等著吧,那些蟲子會很快鑽入你的體內,吞噬你的血肉!」

「白小純,你也有今天!」無數北岸弟子激昂,

他們身邊的無數戰獸,似也感受到了主人的興奮,紛紛在一旁嘶吼起來。

眨眼間,那些黑甲蟲就撲到了白小純的面前,覆蓋在了防護之光上,不斷地撕咬時,防護之光肉眼可見的急速黯淡。

那些紅色的蜈蚣,也隨之而來,從地面竟跳起,使得防護之光黯淡更快,甚至這些蜈蚣詭異,居然有不少正快速的鑽入一層層光幕里。

白小純頭皮發麻,眼睛都紅了,他大吼一聲。

「公孫雲,這是你逼我的!」白小純也是無奈,他本不想發動殺手鐧,可如今沒辦法,只能嘆了口氣,心底無辜的一躍而起,全身防護之光猛地震動,將不少覆蓋在上面的蟲蠱震開,在它們又要衝來時,他右手拿著發情丹,向著北岸弟子所在的方向,猛地扔出。

嗖的一聲,這丹藥速度極快,在眾人還沒等反應過來時,就到了北岸弟子的半空中,那些弟子一個個愣住,抬頭的同時,耳邊傳來白小純的一聲低吼。

「爆!」

轟的一聲,那枚發情丹,瞬間崩潰爆開,化作了無數飛灰,向著四周擴散開來,直接就將小半區域的北岸弟子籠罩。

公孫雲猛地睜大了眼,露出吃驚。

此丹對人有沒有作用,白小純是真的不知道,他煉製的怪丹太多,自己一個都不敢嘗試,不過他很清楚這發情丹對於凶獸而言,刺激是多麼的強烈。

眨眼間,被發情丹籠罩的那片區域,所有的戰獸,一個個都發狂的仰天嘶吼,身體膨脹起來,眼珠子全部通紅,粗重的呼吸,立刻讓它們的主人發出驚呼,急速的後退。

嘩的一下,這片區域內所有北岸弟子,一個個瘋了一樣的退後,很快就使得這片區域沒有人了,只有一尊尊在那裡嘶吼,四下亂看似尋找目標的凶獸,看的所有北岸弟子嘩然,數萬人頓時散亂一片。

「白小純!!」北岸弟子,幾乎全部都發出尖銳之音,驚天動地時,公孫雲的額頭出汗了,他的體質,在修行了蟲蠱后,就從來沒出過汗。

可眼下,他呼吸急促,看著白小純在不遠處手中又拿出了一枚丹藥,而且明顯的,那些凶獸一個個在這丹藥出現后,立刻就躁動起來,這立刻就讓公孫雲想到了北寒烈身上碎開的丹藥。

「你……」

一股強烈的不妙之感,頓時浮現公孫雲的心頭,他的心在顫抖,腦海里浮現了無數的畫面,此刻急速後退,甚至雙腿都抖了起來,他可以想象,一旦白小純把丹藥扔到自己這裡,那麼下一瞬……自己將會被眾多戰獸直接撲上來。

「這是你逼我的,我也不想啊。」白小純哭喪著臉,唉聲嘆氣,正要扔出手中的丹藥。

「我認輸!!」公孫雲發出這一輩子,從來沒有過的尖聲,他的面色煞白,身體猛地後退,近乎落荒而逃,趕緊衝到了人群內,似乎受驚過度,在看向白小純時,已帶著前所未有的恐懼。

「啊?」白小純一怔,看了眼此刻已經是失魂落魄般,躲在人群內的公孫雲,又看了看那些暴躁的戰獸,他覺得有些不妙了。

尤其是那些戰獸,此刻有那麼幾隻大吼,死死的盯著白小純手中的丹藥,已經開始靠前了,白小純的額頭也出了汗,他趕緊目光落向北岸弟子所在的地方。

嘩的一下,他看去的地方,那些北岸弟子一個個心驚肉跳,都不敢出口去怒吼白小純了,瞬間就四散開來。

白小純著急啊,又看向其他地方,結果但凡是他目光掃過的區域,瞬間所有人都散開,陣陣雜亂連爬帶滾,還有擁擠的慘叫,絡繹不絕。

到了最後,白小純著急的回頭看了眼南岸的弟子。

瞬間……南岸所有人都頭皮發麻,齊齊後退,眨眼的功夫,就全部退後了數十丈。

「白師叔,我們是自己人!自己人啊!」還有不少急忙高呼。

就連鬼牙與上官天佑,此刻也都面色大變,急速後退。

吼!那些暴躁的戰獸,此刻又有不少靠前,一個個眼珠子赤紅,看的白小純額頭汗水更多。

「怎麼辦,怎麼辦,我都說了讓你們認輸,我一旦出手自己都害怕!」白小純很是無辜,咬牙看向北岸。

「你們誰方才說要懸賞我!」

北岸眾人瞬間低頭,沒一個敢與白小純對望的,一個個心都在顫了。

白小純心也顫了,他覺得自己是一個善良的人,不能隨意扔掉手裡的丹藥,正發愁時,眼看那些戰獸一個個都越發暴躁,白小純忽然餘光看到了天空上,還在得意,趾高氣昂的那隻周長老的鳳鳥。

雙眼一亮,白小純來不及多想,直接將手中的丹藥,向著那鳳鳥急速的扔了過去,丹藥化作一道長虹,直奔周長老的鳳鳥而去。

這鳳鳥正在幸災樂禍,沒留意丹藥飛來,當它察覺的時候,全身羽毛都炸起來了,發出凄厲的慘叫,正要閃避,砰的一聲,丹藥爆開,無數粉末沾了一身。

鳳鳥呆了一下,緊接著,下方那些戰獸,一個個發狂的嘶吼,全部以火辣辣的眼神,似要撲上天空,去追鳳鳥。

就連露台上的掌門等人,也都倒吸口氣,全部站起到了邊緣,目瞪口呆的看去。

「這個對旁觀出手……違反規定了吧?」不知哪個長老下意識的開口,可卻發現其他人一個個都沒注意這裡,尤其是北岸此刻還剩下的三個掌座,竟一個個都目露奇芒,他們所看,是那片空出的區域里,眾多戰獸中的其中一個!

那是一個鹿模樣的戰獸,此獸如今也在嘶吼,明顯的有了發情之意,此刻正向天空的鳳鳥咆哮。

「這丹藥之前我還以為就算有些效果,也只能影響三階血脈……沒想到,竟連二階血脈都可以有效!」

「此丹……這麼來看,對我北岸而言,將是大用!」北岸三個掌座全部身體一震,目中露出激動,那老嫗更是右手抬起,向著鳳鳥一指。

剎那間,鳳鳥身體顫抖,被一股大力籠罩,直奔高台時,被老嫗一把按在了身前,與此同時,下方那些戰獸一個個嘶吼,竟有一些飛起,直奔露台。

老嫗冷哼,一個目光落下,那些凶獸哀嚎一聲,被一股大力橫掃,竟一個不留,全部被捲起,一個個身體縮小,轉眼收入老嫗的袖口內。

老嫗望著一臉凄慘,可卻不敢吼叫的鳳鳥,仔細的看了后,目中露出驚喜,與其他幾個掌座立刻溝通起來。

一旁的周長老,臉色都青了……

白小純眼看沒事了,心底也鬆了口氣,正要退後時,忽然的,北岸那些弟子被脅迫的壓抑之後,爆發出了比方才要強烈無數倍的怒吼。

「白小純,我要殺了你!」

「白小純,我們北岸與你勢不兩立!!」

「天殺的白小純!!」北岸無數人額頭青筋鼓起,紛紛怒吼時,白小純轉身,右手抬起,拿出了一枚尋常的丹藥,高高舉起,抬起下巴。

瞬間……北岸所有弟子全部一顫,立刻收聲。

白小純小袖一甩,嘿嘿一笑,將丹藥扔在了口氣,快速下了台,緊接著,他的身後……北岸的憤怒之聲,驚天動地。

UU看書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UU看書!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