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九百三十七章 他還是個孩子

第九百三十七章 他還是個孩子

作者:

試煉之地,分為沙漠,沼澤,平原以及叢林,這四片區域藏著無盡兇險,至今為止,四脈修士近千人,可依舊還活著的,沒人知道有多少。

白小純也終於意識到,為何這一次的試煉,對於修士的要求,需要修為至少也是元嬰……實在是,在這試煉之地里,元嬰以下不說寸步難行也相差無幾。

就算是元嬰……也都凶多吉少!

如這孫蜈,本就是南脈元嬰大圓滿,天之驕子一般,甚至在其宗門內,被認為成就天人的可能性極大,可就算是這樣,在方才的群狼中,也依舊是命懸一線。

可想而知這試煉之地的危險程度,此刻又聽到孫蜈說出宋缺求救之事,白小純猛的抬頭,呼吸微微急促,哪怕宋缺與他之間,總是有各種小心思以及不服氣,但那畢竟是自己的侄兒,更何況自己與宋君婉已經更進一步,這宋缺更如自己的親侄兒了。

若是換了對方被困在其他地方,白小純還有心情開開玩笑,可如今在這兇險無比的試煉之地,白小純也都著急了,立刻問詢孫蜈,關於宋缺的具體方向。

孫蜈不敢隱瞞,將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告訴白小純后,白小純身體一晃,直奔對方所說之處,疾馳而去,孫蜈與張大胖在後,此刻也都緊張起來,急跟隨。

三人在這沼澤的天空上,化作三道長虹,轟鳴間衝出。

以白小純的度,此刻心急中,堪比挪移一般,很快的就與張大胖以及孫蜈拉開了距離,呼嘯間,用了半天的時間,他終於遙遙的達到了孫蜈所說的宋缺被困之地。

剛一到來,他的氣息就立刻讓這沼澤內出現了波動,與此同時,隨著白小純神識散開,一掃之後,他鬆了口氣。

「缺兒這孩子命大啊。」白小純此刻隨著放鬆,下巴也微微抬起,感慨這宋缺不但命大,

更是運氣好,他算是現了,對方每次遇到生死危機時,似乎自己都會遇到,順手救下。

此刻的宋缺,也是這樣,他被困在一處紫色的沼澤內,四周的沼澤中,存在了無數雙眼睛,這些眼睛一個個都浮現在沼澤里,每一個都有數丈大小。

在這些眼睛里,赫然被封印著數十個修士……

這些修士有男有女,來自四脈,其中幾乎絕大多數,都已經成為了骸骨,能明顯看到腐爛了大半……

只有那麼一兩人,奄奄一息的還在堅持……其中就有宋缺。

宋缺就是被封在一個眼睛內,身體外有黑氣如小蛇一般,不斷地侵蝕其身,似要將其融化在內,若非他在來到這試煉之地前,宋家老祖給了他一件宋家的傳承之寶,怕是他早就葬身在此。

那件傳承之寶,是一件斗篷,此刻披在宋缺身上,散出柔和之光,正是此光形成的防護,一次次的阻止那些黑氣的入侵。

這斗篷很是玄妙,可就算如此,也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無法支撐,如今上面散出的光芒已經微弱無比。

實際上,憑著宋缺的修為,哪怕有那斗篷在,也堅持不了太久,可卻不知為何,這四周的所有眼睛,在數日前突然的,竟似失去了大半活力,一個個彷彿老邁下來,就連散出的黑氣也都弱了太多。

這就讓宋缺有了希望,憑著斗篷之力,生生的堅持到了現在。

只是他自己也明白,除非是有人來救自己,否則的話……他打不開這眼睛的封印,逃不出去,就算是堅持的再久,也終究無法幸免於難。

「難道我宋缺,居然要隕落在這試煉之地內!」宋缺苦澀,此刻身體都僵硬了,修為已經近乎枯竭。

「我不甘心,我還沒有打敗那個該死的白小純,我還沒有將他踩在腳下,還沒有好好地去蹂躪他報這多年之仇,蠻荒內那麼苦難的歲月我都堅持下來,我不相信這區區試煉之地,能讓我宋缺葬身!!」

「我宋缺是有大氣運之人,這些年來一次次生死危機也都沒有讓我屈服,一步步從凝氣走到如今元嬰,絕不會死在這裡!」宋缺內心低吼,面色青白中,想要再次去掙扎一下,可就在這時,忽然的,這四周的所有眼睛,竟全部顫抖起來。

隨著顫抖,那些內部沒有修士的眼睛,急的眨動中,明顯的露出了恐懼之意,居然剎那間就一一縮回沼澤,好似逃命般急消失。

這片紫色沼澤區域,原本無數的眼睛,在這一瞬間,就消失了九成九之多……只剩下數十隻還在遲疑,可很快的,這數十隻眼睛也都紛紛目光一閃間,將被封印的修士骸骨,全部吐出,急的沉入沼澤內消失。

就連宋缺所在的那隻眼睛,也都明顯的在糾結后,自行開啟,宋缺只感覺一股大力傳來,他的身體就被猛的拋出,低頭時,那封印了他多日的眼睛,明顯帶著恐懼,已經沉入沼澤內。

宋缺有些懵,獃獃的站在那裡,看著四周,神色有些茫然,這一切生的太快,以至於他都沒反應過來。

尤其是這沼澤在前一息,還滿是一隻只猙獰之眼,可下一瞬……一隻都看不到,若非是確定自己的的確確是被困在這裡多日,宋缺都會覺得,這一切都是幻覺。

「莫非……莫非這些眼睛只能存在固定的時間,過這個時間,它們就會消失?」宋缺想到這裡,不管這個判斷是不是正確,此刻劫後餘生的狂喜,讓他激動中,正要再次查看一下四周,可突然的,他的眼睛猛的睜大,艱難的抬起頭,獃獃的看著遠處的天空。

他體內靈力雖耗費大半,可凝聚在目光里,使自己看的更清晰的能力還是有的,此刻在他的目中,他看到的正是在遠處的天空上,站在那裡,笑眯眯的望著自己的……白小純。

耳邊傳來的,是白小純此刻抬起手后,傳來的打招呼的聲音。

「嗨,缺兒……」

這聲音,讓宋缺的臉立刻黑了,他更是看到在白小純的身後,有兩道身影正急飛來,一個是張大胖,還有一個是自己數日前求救的孫蜈。

到了這個時候,他若還不明白那些眼睛為何消失,也就太愚笨了,可明白歸明白,宋缺在下一瞬,就猛的轉身,向著遠處轉頭就飛。

眼看宋缺竟轉身就走,這就讓白小純不高興了。

「缺兒你怎麼這麼沒禮貌啊,看見我,居然都不打招呼。」白小純說著,右手抬起,向著遠處的宋缺猛的一抓,宋缺黑著臉,身體被隔空抓住,瞬間就被帶到了白小純的身前。

「缺兒,作為長輩,作為你小姑夫,我可要批評你了!」白小純瞪著眼,心底很是不滿方才宋缺看到自己后,如看到瘟神一般的行為,尤其是身邊還有外人,這讓白小純覺得有些丟臉。

宋缺鬱悶,心頭更是憋屈,他實在是不想面對白小純,甚至覺得哪怕被困在眼睛里,似乎也比遇到白小純要好,最起碼那只是身體的痛苦,而在白小純面前,他要承受的是心靈的折磨。

可宋缺無法開口,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他之前之所以立刻就轉身逃走,那是他的本能反應,根本就沒有去思索正確與否。

此刻眼看白小純還在不滿,宋缺硬著頭皮正要解釋一下,可就在這時,張大胖與孫蜈也都趕來了,孫蜈還好一些,張大胖在看到宋缺后,眼睛亮了,尤其是聽到白小純那不滿的訓斥后,張大胖只覺得精神抖索,猛的就跳了出來。

「小純,缺兒還是個孩子,這孩子從小就孝順,方才一定是誤會了,你別說孩子了……」

「缺兒,不是大胖伯伯說你啊,你這麼做是不對的,你小姑夫來救你,你連個招呼都不打,不過我知道你是個知錯能改的好孩子,來來來,先去拜見你小姑夫,再來拜見我……我和你小姑夫是兄弟,也是你的長輩。」張大胖心底興奮之意,從眼睛里就能看出,此刻話語間,他更是有了強烈的期待。

宋缺臉頓時變得更黑,瞪著張大胖,只覺得一股逆血沖入腦海,整個人都要炸了,白小純占他便宜也就罷了,他只能忍,如今張大胖居然也來占他便宜,這就讓宋缺要抓狂了。

尤其是他想到白小純的那些朋友以後看到自己,人人都自稱伯伯、叔叔的畫面,宋缺就覺得腦海都嗡鳴不斷。

「張大胖!」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