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936章 聞風喪膽

第936章 聞風喪膽

作者:

?張大胖有些懵,看着白小純,又看了看四周的沼澤,神色古怪起來,他琢磨著鬼才相信白小純方才說的話,實在是他太了解白小純了,知道這個狀態的白小純,吹噓的成分太大,不過也正是因為了解,張大胖心底也不由得遲疑起來。

「小純雖愛吹噓,可卻不會太過誇張,他說這沼澤里的那些可怕的蟲子會避開……難道真的會?」張大胖遲疑中,神識散開,漸漸睜大了眼睛,他發現這四周居然沒有半點生機波動。

於是,在白小純的得意中,隨着二人不斷前行,張大胖心頭的震撼越來越強,到了最後,他都目瞪口呆了,實在是他們走了一路,前一刻還能察覺前方有無數生機波動,可下一瞬,似在察覺他們的到來后,就瞬間如被驅趕一般,彷彿爭先恐後的逃遁,剎那就消失無影。

這就讓張大胖好多次,都回頭詭異的看向白小純。

「怎麼樣,大師兄,我都說了,我已經很嚴肅的警告了它們,哼哼,敢偷襲我大師兄,我不滅了這沼澤就算髮善心了。」白小純越發得意,心底很是振奮,他覺得那神殺之法,雖有弊端,可之前的效果,實在是讓人滿意啊。

他就是這麼一個,無論遇到什麼事情,無論在什麼場合,都可以給自己找到樂子的……白小純。

就這樣,在張大胖的不斷震驚下,二人在這沼澤內,比走在自家宗門還要順利無阻,一路前行中,那種安靜,那種安全,使得張大胖有好幾次,都神情恍惚。

尤其是有一次,一隻水蛭逃遁不急,被張大胖一把抓在手中后,那水蛭竟顫抖起來,當白小純靠近后,這水蛭竟發出尖叫,甚至求饒一般,在張大胖獃獃的鬆手后,這水蛭嗖的一聲,剎那沒影。

還有一次,張大胖看到了一隻與當初偷襲自己時一樣的蜘蛛,這蜘蛛一看到白小純,頓時就哆嗦起來,瘋了一樣的逃走……

實際上,白小純也沒想到,走了這麼遠的路,沼澤內的那些奇異的凶物,居然依舊還是對自己恐懼。

「莫非我之前沒意識時,因這沼澤的特殊,所以散出的血霧……覆蓋的太大?」白小純詫異中,隱隱覺得應該是這樣,他自己也不知道吸收了多少生機,可卻明白凝聚一滴不死血的消耗,極為恐怖。

想到這裏,白小純也吸了口涼氣。好在雲雷子被嚇破了膽,否則神殺雖然強大恐怖,但在自己失去意識的情況下,碰上厲害狡猾一點的對手,自己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可謂破綻百出。

最誇張的,是二人在數日後,看到了一群枯瘦的兇殘之狼,憑着驚人的速度,正圍殺一個修士,這修士正是南脈龍騰鬼海宗的孫蜈!

南脈擅長變化,此刻的孫蜈,其青色的皮膚已經變成了褐色,甚至身體也都時而虛幻,而每一次虛幻時,他都彷彿化身成為了一隻巨大的蜈蚣,猙獰的想要從這群枯狼中逃走。

只是任憑他如何拚命,也都無法逃出,實在是他四周的枯狼,足有上千頭之多,將他層層環繞,而其四周還有不少屍體,顯然這種圍獵,已經進行了一段時間。

更是在遠處,還有一隻頭狼,這頭狼好似骷髏,站在那裏,目中帶着冷酷與睥睨之意,身上散出的氣勢,堪比天人。

孫蜈已經絕望了,苦澀中,他知道自己這一次在劫難逃,之所以至今那些枯狼還沒有滅殺自己,明顯是以自己為誘餌,想要引其他人過來。

只是他明白,除非是天人到來,否則的話,誰靠近,也都救不了自己,非但如此,靠近之人自身,也都必死無疑,他不是那種為了自己活命,可以行事沒有原則底線之人,此刻早有決斷,之所以時常變化出蜈蚣之身,就是為了憑着蜈蚣身散出的氣息,提醒所有路過之人警惕。

可這兇險無比的場面,隨着白小純與張大胖從遠處走來,那些枯狼竟一個個猛的顫抖哆嗦,甚至都發出了哀嚎,剎那間,這上千枯狼就好似喪家之犬,直接就逃遁,成群的奔跑。

而跑的最快的,就是那隻頭狼了,它是第一個察覺到白小純的,沒有半點遲疑,在顫抖中,它瞬間就急速逃走,可還沒等逃出多遠,白小純的聲音,驀然傳出。

「你留下,其他的都散了吧。」隨着白小純話語傳出,那些奔跑中的枯狼,一個個顫抖中猛的鑽入沼澤里,一瞬間……四周上千枯狼,眨眼就只剩下了一頭。

那隻頭狼顫抖連連,目中的冷酷已經被恐懼所取代,可竟真的不敢逃走,而是瑟瑟發抖的趴伏在那裏,努力的讓自己僵硬的尾巴,不斷地晃動。

張大胖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畫面,可對於孫蜈來說,他已經看的傻眼了,急促的呼吸著,猛的看向白小純時,立刻就認出了白小純的身份。

可他依舊心底駭然到了極致,在他看來,就算是天人,可以讓這些枯狼逃遁,可卻絕對做不到,一句話,使得那隻頭狼不但真的不敢逃走,更是露出如此討好之意。

那種震撼與劫後餘生的感覺,讓他連忙來到白小純前方,抱拳深深拜倒。

「多謝白前輩救命之恩!」

白小純乾咳一聲,這一路他都是在張大胖面前露出那種可以震懾沼澤的威嚴,使得他都覺得不好意思了,如今好不容易看到了新人,自然要在對方身上,好好地表露一下自己的非凡之處。

於是白小純右手抬起一招,頓時那隻頭狼顫抖中,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白小純的面前,任由白小純去拍了拍它的頭顱,不敢去拒絕,它只能努力搖晃尾巴。

這一幕,讓孫蜈再次張大了嘴巴,他獃獃的看着那隻搖尾巴的頭狼,實在無法與之前對方冷酷傲然的身影重疊在一起,好似看到的,不是同一隻狼……

「這次就饒你一命!」白小純輕哼一聲,目光從那些屍體上掃過,發現裏面沒有他們東脈之人,於是淡淡開口。

那隻頭狼身體哆嗦著,不知是嚇的還是激動的,嗚嗚了幾聲,趕緊一晃鑽入沼澤里,不見蹤影。

揮散了頭狼,白小純這才看向孫蜈,被他目光一掃,孫蜈身體有些發抖,可卻硬著頭皮,再次向著白小純一拜。

張大胖在一旁,也乾咳一聲,眯眼看了看孫蜈,又看向白小純。

「南脈的?」白小純問了一句。

「回前輩的話,晚輩是南脈龍騰鬼海宗的弟子。」

白小純回憶了一下,想起了千鬼子那個在比眼神上的手下敗將,於是點了點頭。

「行了,你就跟着我吧,我帶你離開這片沼澤。」

孫蜈一聽,頓時狂喜,激動起來,實在是這沼澤在他看來,好似噩夢一般,此刻能被白小純這裏帶在身邊,這對他而言,堪比造化,他神情恭敬,連連拜下。

「多謝白前輩!」

張大胖也哈哈一笑,上前摟住孫蜈,拍著對方的肩膀,笑着開口。

「相遇就是有緣,來來來,和我說說你們南脈的事情,你們那裏環境怎麼樣啊。」張大胖也很好奇南脈,而孫蜈這邊,此刻感激中,除了不能說的部分,其他能說的,也都詳細道出。

說着說着,他忽然神色一變,急速開口。

「我想起來了,三天前我曾遇到過一個你們東脈的修士,他當時被困在了一處絕地,我本想救他,可那裏就算是我,也都不敢靠近……想要救他,至少也要數人一起才有希望……」

「他自稱宋缺,讓我若能看到東脈之人,代他求救……」孫蜈連忙開口。

「缺兒?」白小純一愣。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