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938章 月亮花

第938章 月亮花

作者:

?這一聲吼,好似要將宋缺心中的鬱悶發泄出來,可張大胖的話語實在太犀利了,哪怕宋缺不願意去想,可腦子卻控制不住的浮現出一幕幕遇到白小純的朋友時的畫面。

「寶財叔叔……天佑叔叔……小妹姑姑……神運算元叔叔……」這一切,對宋缺來說,好似天劫一般,讓宋缺身體哆嗦中,眼珠子都紅了,他不敢去瞪白小純,此刻瞪着張大胖,大口喘著粗氣,似一言不和就要大打出手。

被宋缺這麼一吼,張大胖頓時嚇了一跳,也有些緊張,實在是這宋缺在血溪宗內,積威不小,可想着白小純在身邊,張大胖心頭對於宋缺稱呼自己伯伯的畫面又心癢難耐,於是鼓起勇氣,再次期待的看了過去。

心底也在詫異,覺得自己只是小小佔個便宜而已,這宋缺怎麼反應如此之大。

這一幕,同樣也落在孫蜈的眼中,孫蜈呆了一下,實在是他不了解情況,而白小純在他眼裏,那是天人老祖。

如此一來,元嬰修士的宋缺,是白小純的晚輩,此事在孫蜈的想法裏,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

「難怪白前輩之前聽到此事後,如此焦急,原來白前輩的道侶,是這位宋道友的姑姑……」孫蜈深以為然的同時,也覺得這宋缺似乎做法有些不妥。

「白前輩焦急而來,將其救下,這宋缺都不拜見一下,轉身就走,也難怪白前輩生氣了……」孫蜈有了判斷後,對於張大胖的那些話語,他雖覺得有些佔便宜的嫌疑,可也不是不能去理解。

於是孫蜈微微一笑,看了看宋缺后,臉上露出柔和,笑着開口。

「終不負宋道友相托,宋道友吉人天相,原來與白前輩如此關係,能成為白前輩的晚輩,此事讓孫某也都羨慕啊。」

宋缺只覺得百口莫辯,張大胖來占自己便宜,這孫蜈也如此開口,偏偏他還無法反駁,怎麼說,孫蜈也算他救命恩人。

這一切,讓宋缺心底憋屈到了極點,鬱悶中,那種抓狂的感覺更強烈起來,到了最後,他忍不住要再次大吼一聲來發泄,可這吼聲還沒等發出,白小純就嘆了口氣。

「好了,大胖你就別欺負缺兒了,這孩子也挺可憐的。」白小純眼看宋缺那委屈的樣子,心頭有些不忍。

「缺兒啊,你就別自己溜達了,跟我走吧,這樣也能安全很多。」白小純的話語傳入宋缺耳中,宋缺有種要哭的衝動,實在是白小純這句話,說到他的心裏了,那種委屈到了極限后,突然有人理解的感覺,讓宋缺也都感動了,他忽然覺得,白小純這裏,與張大胖比起來,明顯對自己好了太多。

只是這感覺剛剛浮現,白小純眼看宋缺感動,說出的下一句話,讓宋缺這裏,再次崩潰了……

「別激動,缺兒乖啊,我不讓其他人欺負你。」白小純嚇了一跳,趕緊上前安慰,更是抬手摸了摸宋缺的頭。

「啊啊啊啊!」宋缺再也忍不住了,仰天大吼了幾聲,宣洩此刻心中的無盡委屈與抓狂,他覺得自己真的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不然的話,為何這一生會遇到眼前這個白小純。

自從當年第一次遇到,直至現在,他就始終生活在憋屈中,此刻這吼聲里,那種抓狂的感覺極為強烈,而他本就靈力枯竭,此刻情緒失控中,一口鮮血噴出,整個人直接就昏迷過去。

「怎麼又暈了……」白小純很是頭痛,張大胖也傻眼,心虛的同時,也在費解這宋缺怎麼如此經不起玩笑……

「大師兄,你看你把他氣成什麼樣子了,唉……你背着他吧。」白小純一擺手,嘆了口氣。

張大胖哭喪著臉,滿是無奈,只是他眼下依舊還在詫異,在他的記憶里,宋缺不是這個樣子才對,此刻鬱悶中,將宋缺扶起背在身上,眼巴巴的看着白小純。

「小純,你剛才為什麼說又暈了?他以前暈過?」

「是啊,缺兒這孩子估計在蠻荒傷了心神,所以每次一受刺激,就會暈過去,沒事……最多三天他就醒了。」白小純乾咳一聲,趕緊結束了這個話題,帶着張大胖與神色訝異的孫蜈,直奔遠方飛去。

隨着幾人在這沼澤內飛行,時間慢慢流逝,很快過去了十天,這片沼澤之地也已快到了盡頭,隱隱可見遠處無盡的平原。

天空依舊是昏沉,大地沼澤雖平靜,可這一路上,白小純也有收穫,他的手中,此刻拿着一顆種子。

這種子翠綠色,散出陣陣寒氣,握在手中,白小純通體都冰寒。

這是他在數日前,於沼澤內看到的一朵花的種子。

那是一朵花瓣如同月亮的花,半枯萎的獨自生長在沼澤內,很是明顯,可在白小純靠近時,這朵花好似有其靈智,竟急速的下沉,似要避開,白小純好奇之下過去時,此花更是散發出陣陣驚人的寒氣,這寒氣與白小純修鍊的寒門養念訣,有些相似。

這就讓白小純驚訝了,最後費了一些力氣,在將這朵花抓住后,它卻枯萎,成為了這麼一顆種子。

研究之下,白小純發現,這朵花居然在盛開的過程中,可以吸收八方的寒氣,只不過這沼澤內的寒氣不多,此花顯然沒有發育良好。

「以後研究一下,或許能對我的寒氣有幫助,就叫它月亮花吧。」白小純將這種子收起,帶着張大胖等人,繼續前行,漸漸地,這一路他們看到了太多的屍體,那些屍體有的是其他三脈,也有的是來自星空道極宗。

這一切,讓張大胖、孫蜈以及白小純,都心頭有些沉重,宋缺早就醒了,原本一直黑著臉,可隨着時間的流逝,隨着他看到了沼澤內大量的屍體后,他的神色也都幾經變化。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試煉之地……」這個疑問,一次又一次的浮現在眾人的心頭,孫蜈等人也非常清楚,若不是有白小純在,他們斷然沒有可能獨自踏出這片沼澤區域……

「或許,所謂的試煉之地,重點不是選擇天尊的弟子,而是……找到出口!」白小純內心喃喃,準確的說,他來到這試煉之地已經快兩個月了。

這兩個月的時間,他已經完全判斷出來,尋常的元嬰修士,根本就很難離開所在的區域,也只有那些元嬰大圓滿之修,才有可能憑着自己的戰力與運氣,走出所在區域,進入另一個區域中。

如此一來,只要一分析,白小純就可得到答案……若真的是要收取弟子,完全沒有必要進行這般危險的試煉。

那麼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天尊的目的,是要讓人找到這裏所謂的出口……」

「那麼……這個判斷如果成立的話,也就是說……天尊自己沒有答案,也就是說……這個試煉之地……對於天尊而言,或許也都是陌生的!!」

「所謂的試煉,根本就是一場派遣眾多棄子,以點代網,尋找他想要的出口!」

「甚至若這麼分析下去,此事天尊心中欲保密,所以才用了收徒作為幌子……引人前來!」白小純越想越是心驚,面色也都難看起來,不過此事只是他的分析,白小純也不知道最終是否正確。

可無論如何,這試煉之地的危險,這一路上,在沙漠,在沼澤中,白小純已經是觸目驚心了。

若非他的神殺之法,怕是在這沼澤的危險,將會比現在強烈太多太多。

白小純想到的這些,實際上也是此刻在這試煉之地殘存之人心中的疑慮,如今的試煉之地內,原本的上千人,早已死亡了一半之多。

餘下的那一半,一個個都是心機深沉,眼看這試煉之地危險的程度超出想像,豈能沒有想到端倪之處。

只是就算是想到也沒有半點用處……很顯然,只有找到出口,否則的話,所有人在這裏,都將一步步走向死亡。

哪怕強悍如白小純,也都心頭有些壓抑,這沼澤之地看似平靜,可他知道,這只是表面,有好幾次,他隱隱感受到在這沼澤深處,藏着幾道讓他也都心驚的神識。

這幾道神識在他這裏掃過,好在沒有露出敵意,可卻讓白小純明白,哪怕自己有神殺之法,也都在這裏,存在了生死危機。

「這裏……到底是個什麼地方。」白小純心底猜測時,漸漸地終於走出了沼澤之地,踏入到了那片無盡的平原中。

平原內,風聲呼嘯,發出沙沙之聲,只能看到那些青草如同海浪般在風中起伏,偶爾的,能看到地面上有一些被啃食的乾乾淨淨的殘骸……

這一切,讓張大胖與宋缺,還有孫蜈,都心驚肉跳,這平原的恐怖,似乎從這些骸骨上,就可以看出徵兆。

直至又過去了十天,白小純帶着張大胖等人,於這平原飛行時,忽然的,白小純面色猛的一變,只感覺一陣強烈的殺意驟然升騰,這股濃濃殺意,甚至讓空氣都變得陰寒許多,驀然抬頭中,身體更是後退,口中急聲呼喊。

「大師兄,你們三人立刻離開,不用管我!!」

幾乎在白小純話語傳出的剎那,遠處平原的蒼穹上,傳來天雷轟鳴之聲,有兩張巨大的面孔,同時浮現出來。

正是……雲雷雙子!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