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953章 女嬰初醒!

第953章 女嬰初醒!

作者:

?白骨蜥蜴骨舟升空的同時,天尊身邊的那三張鬼臉,哪怕再不甘心,可卻身不由己的,已被骨舟牽扯,直奔蒼穹漩渦方向而去。

相比於另外兩個鬼臉,哭笑鬼臉的不甘,更為強烈。

「這片世界……我不甘心啊,我想要留下,我不想出去……」它心中發狂,可卻於事無補,無論如何掙扎,也都難以逃出那骨舟的操控,眼看被拉扯的距離骨舟越來越近。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在這白骨蜥蜴骨舟,升空而去,向著蒼穹上那巨大的漩渦,如被接引而去的瞬間,天尊的呼吸也激動的急促起來,他目中帶着無法形容的渴望,看着蒼穹上的漩渦。

他的心態,與那哭笑鬼臉截然相反,那是他夢寐以求要去的地方,他在這片世界裏已經走到了巔峰,已經在這裏太久太久,對他來說,當一個人被困在一個地方時間久遠后,這裏就如同一個巨大的牢獄!

他不願留在這裏,他想要離開,哪怕他知道……或許因自己的離開,會讓這片世界崩潰,會讓所有人死亡,但他依舊還是如此選擇!

對於張大胖等人而言,出去,無疑險境重重,可對天尊來說,卻是嶄新的未來。

他的身體猛地衝出,化作一道長虹,竟隨着骨舟,直奔漩渦,似也想通過這漩渦的接引,離開此界!

只是……就在他靠近的剎那,一股只有他能感受到的蒼穹威壓,驟然降臨下來,更是從大地上,傳出無盡的吸力,上有壓迫,下有吸扯,使得他被困在那裏,根本就無法衝出!

甚至原本凝聚在他身上的世界意志,也都因他的這個舉動,出現了要崩潰的徵兆,天尊發出驚天怒吼滿是不甘。

「守陵老鬼,終有一天……我會出去!!」天尊仰天咆哮,聲音化作天雷,帶着世界之力,轟鳴八方,使得白骨蜥蜴四周的虛無,憑空的就出現了無數的閃電。

這些閃電之多,密密麻麻連成一片,好似雷池,彷彿閃電大手,竟向著白骨蜥蜴,狠狠的一抓而去。

似要用最後的努力,去嘗試將對方留下!

這閃電大手,在凝聚成型的剎那,如被通天河染了顏色,竟成為了金色,遠遠看去,這金色閃電大手,帶着無上之力,一把抓向白骨蜥蜴。

可就在碰觸的瞬間,鬼母冷笑,雙手掐訣,猛的一揮,頓時一股黑氣就從這白骨蜥蜴身體內釋放出來,剎那間黑霧漫天,直接向著來臨的金色閃電大手,猛的對抗。

轟鳴間,那閃電大手竟無法破開這霧氣,甚至自身都在這反震之下,崩潰了小半,眼看就要消散時,忽然的,那個此刻已經被牽引,正要回歸骨舟的哭笑鬼臉,猛然咆哮一聲,竟在這一瞬,不知用了什麼辦法,突然的改變了被牽扯的軌跡,居然直接沖向天尊的閃電大手。

這一幕,讓鬼母也都目中瞬間煞氣瀰漫,天尊明顯也愣了一下,但卻沒有半點遲疑,那崩潰了小半的金色閃電大手一把就抓住哭笑鬼臉,狠狠一拽!

驚天巨響,頓時爆發,那哭笑鬼臉竟被天尊一把……從回歸骨舟的既定軌跡中,直接抓了下來!

可是……當這閃電大手凝聚縮小降臨在了天尊的面前,伸開時,那原本應該被他抓在手中的哭笑鬼臉,卻不知什麼時候消失,不見絲毫蹤影……

天尊目光一閃,若有所思。

鬼母親眼看着這一切,目中的煞氣越來越濃,可卻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深深的看了眼這片世界,就不再理會,白骨蜥蜴轟鳴間,距離漩渦越來越近……

只是,就在這時,哪怕天尊也都沒想到,崩潰的骨海地面上,有一道身影拔地而起,速度之快,剎那就升空而去!

正是……白小純!

「鬼母,把侯小妹和我大師兄,還給我!!」白小純紅着眼,他此刻已經徹底豁出去了,他不能眼睜睜看着侯小妹被帶走,也無法看着張大胖被這艘船,帶入漩渦中。

他的速度展開到了極致,掀起破空之聲,向著白骨蜥蜴疾馳,這一刻他的身影,被下方所有殘存的修士看到,一個個都大吃一驚。

天尊眯起雙眼,一樣看去,此番骨舟之事,處處都有守陵人算計之影,天尊心中也一直在警惕,可從始至終,對方居然真的絲毫沒有出現,這就讓他的心中,在本就憋屈的同時,也有深深的疑惑。

「那老鬼的心機太深……我不信他這一次只是為了阻止我厲害,必定還有我所不了解的其他目的!」

白骨蜥蜴上,鬼母低頭望着正急速而來的白小純,她看到了白小純那目中的赤紅,看到了白小純此刻的瘋狂,只是,哪怕白小純的速度再快,也都無法追的上這白骨蜥蜴,尤其是此刻的白骨蜥蜴,已經靠近了漩渦,開始了融合,先是骨舟,隨後白骨蜥蜴的頭顱,身軀,最終……徹底消失!

在消失前的瞬間,鬼母睜開了眼,雙唇微動,向著白小純,傳出了一句話語。

「看在守陵人與我的約定上,你大可放心,這女孩的體質特殊,與我功法相通,我將收其為弟子,至於這骨舟上的修士,各安天命吧。」

望着已徹底消失的白骨蜥蜴,白小純身子停在半空中徒勞的探着手,怔怔的看着那漩渦也在慢慢的散去。

「小妹……大師兄……」白小純喃喃低語,有些無能為力的落寞。

他想起了張大胖對自己所說的夢……顯然,大師兄對這一幕,早有預感。

他也只能去相信,鬼母所說的一切,是真實的……

隨着長大,隨着修為一步步提高,隨着壽元的積累越來越多,白小純已經認識到了……成長的代價。

這代價,他已不是首次體會,只是那一次次的體會,讓他都有種深深的無力感,他不知道是自己錯了,還是這個世界錯了。

他只是想快樂的修行下去,他只是想永遠的一路笑着走下去……

沉默中,白小純的心頭泛起苦澀,他不知道自己這一輩子,是否還能再看到張大胖與侯小妹……

「應該能的……」白小純呢喃中,沒有注意到,此刻隨着漩渦的消失,隨着生命禁區大地的崩潰,存在於這裏的禁制之力,也都消散了。

這原本的生命禁區,如今再沒有對修士存在束縛,或許多年之後,此地會重新恢復,可在如今這段時間,此地……暢通無阻!

而天尊,也不知何時離去,沒有帶走任何人,他要去追拿那消失的哭笑鬼臉,但杜凌菲沒有走,她被留下,默默的站在大地上,抬頭看着天空上的白小純,她的表情有些複雜,身影有些蕭瑟,可她還是深吸口氣后,起身飛到了白小純的身邊,拉住白小純的手,輕輕的開口。

「小純,不要難過……我相信終有一天,還能相見的。」

白小純默默的轉過頭,望着杜凌菲,被她拉住的手,好似將溫暖與信心也都傳遞過來,許久之後,白小純深深的點了點頭。

碎裂的骨海上,當初的上千四脈修士,如今還活着的,不到二百人,這些人一個個都有傷勢在身,哪怕是杜凌菲,雖被其父收入儲物袋內,可依舊還是在之前剛剛沖入第三層時,在那鬼母與公孫婉兒的激戰中,有了傷勢。

雖不嚴重,可也需要療傷,其他人也都如此,於是很快的,一行人就在這生命禁區里,向著出口的方向疾馳。

一方面他們要離開這生命禁區后找地方療傷,另一方面也需確認方向,搞清楚這裏到底是那一脈的生命禁區,找到附近的源頭宗門后,利用那裏的傳送陣離去。

一路上眾人大都沉默,心情壓抑,雲雷雙子,靈仙上人,還有千鬼子,作為三脈的天人,他們也都有傷在身,此刻內心思緒繁多,實在是這一次的試煉,其變化之大、隱秘之深,超出所有人的想像。

可很快的,隨着眾人漸漸到了此處生命禁區的盡頭時,看着盡頭處的冰雪大地,感受着四周的寒氣,雲雷雙子明顯愣了一下,不但是他二人如此,人群內的那些北脈修士,也都目中慢慢露出驚喜。

「北脈,這裏是北脈!!」

「我感受到了北脈的寒靈氣息!!」

這片生命禁區,赫然是……靠近北脈!

白小純原本情緒有些低落顯得無精打采,可就在這一瞬,他忽然神色一變,猛的低頭看向自己儲物袋。

「怎麼了?」杜凌菲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白小純深吸口氣,避開這個話題,心中卻早已掀起了大浪,實在是在方才那一瞬,他感受到儲物袋內有所波動,靈溪老祖給他的那口棺槨內,那沉睡的女嬰,居然傳來了一絲……幾不可聞的喃喃之音!

「家的氣息……」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