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957章 天尊首徒!

第957章 天尊首徒!

作者:

?「這還讓不讓人活了啊!!」白小純眼看如此,心頭有種好似自己被困在了絕地之感,對這九天雲雷宗,已經是怒極無法形容了。

可他沒辦法,六位天人聯手,他打不過,對方還有半神老祖,這一切,讓白小純只能去忍。

「我忍!」白小純狠狠的抓了一把頭髮,他這輩子都沒這麼難受過,此刻長嘆一聲,坐在那裏,看着遠處的天空,整天的發獃。

日月長空訣,無法修鍊,不死血……也沒有足夠的生機來修鍊。

白小純每天除了發獃,就是發獃……直至杜凌菲到來,看着白小純那披頭散髮,發獃的樣子,很是不忍。

「小純,你再等等,在這裏千萬不要惹事,我這一次外出去完成父尊交代的任務,我會想辦法儘快完成,然後我們就可以離開了。」杜凌菲輕聲開口安慰道。

白小純無精打採的點了點頭,沒理會杜凌菲,繼續看着遠處的天空發獃。

杜凌菲輕嘆,看了看白小純,沉默了許久,才轉身離去,飛出宗門。

時間流逝,又過去了數天,白小純這裏依舊發獃,漸漸的北脈那幾個天人,發現白小純如此老實后,也都冷哼,可監視卻沒有少。

白小純無法不發獃,實在是他覺得,自己在這北脈,如果不發獃,實在不知道該做什麼,他甚至不斷地召喚小烏龜,可小烏龜卻杳無音訊。

至於棺槨女嬰,白小純也不敢取出,實在是他這裏每天都被人監視,很不方便。

這一天,在白小純已經發獃了半個月後,天色到了黃昏,看着遠處暗紅色的天際,白小純習慣性的獃獃的坐着,看着太陽落下,正準備去看月亮升起。

可就在這時,忽然的,他的腦海中,猛然間就有一聲輕微的嘆息,幽幽而起!

隨着嘆息,他的儲物袋內再次有波動散出……

「家的氣息……」

這句話一出,白小純呼吸猛的就是一凝,可卻強行讓自己看起來還是獃滯著,但腦海中卻是擊起千層浪,內心有些激動。

「是你在說話么,真靈!」白小純沒有半點遲疑,立刻就在腦海散出自己的意識。

可等了許久,也不見有回應,白小純焦急中,琢磨著要不要冒險取出棺槨看一看,可就在這時,他的腦海里,那幽幽之聲,再一次傳來。

「是我……謝謝你,讓我再次感受到了……家的氣息……」

白小純精神一振,實在是他這段時間無聊到了極致,眼下突然發現真靈女嬰居然蘇醒,他內心激動之餘,趕緊傳出意識。

「沒有百息丹,你也能蘇醒?」

「蘇醒的不是我的身體,而是我的意識……北脈,我曾經的家,這裏的氣息對我的幫助很大……長久的積累,可以代替一枚百息丹的藥效……」

「不過,我的意識也無法蘇醒太久……」女嬰的聲音,斷斷續續,在白小純腦海里回蕩。

「家的氣息?我曾聽靈溪老祖說過,靈溪宗曾經就是這北脈的源頭宗門……叫做寒門。」白小純生怕對方又沉睡了,趕緊沒話找話的說了起來。

「寒門……」女嬰似笑了起來,只是那笑聲裏帶着苦澀,更有追憶。

「是啊,寒門……曾經的我,身為天尊的第一個弟子,為他征戰魁皇朝,斬殺數位天王,直至將魁皇朝趕出通天河……隨後,我又為他鎮守北脈通天區域,創建了北脈源頭……寒門!」

白小純原本只是因無聊,而女嬰蘇醒,他的想法是彼此溝通一下,實際上也沒有去探索以前事情的想法,可卻沒想到,他只是一句話,在自己毫無準備中,這女嬰居然就道出了這麼一個如驚雷般的隱秘之事!

「啊?」白小純一愣,他怎麼也沒想到,女嬰居然是天尊的第一個弟子,這就讓白小純心頭狂震,聯繫四大源頭宗門的半神,都是天尊的弟子之事,白小純立刻就覺得,女嬰所說,十有八九是真的。

「那你……」白小純遲疑了一下,沒有說完。

「是想問,我既然如此身份,又為何寒門會被這九天雲雷宗取代么……」

「那自然是……天尊之意了,否則的話,周道一當時雖為半神,可憑他……豈能是我的對手!」

白小純睜大了眼,呼吸急促,實在是這女嬰所說的消息,太過讓他震驚了,他想知道,到底這寒門半神強者,做了什麼事情,會讓天尊居然無視師徒之情,將其斬殺,而明明被斬殺,為何還有這彷彿殘魂般的女嬰留下!

白小純的想法,似被女嬰察覺,她沉默半晌,忽然開口。

「小子,給你一場絕世造化,你敢不敢要!」

「有危險么?」白小純遲疑了一下,試探的問道。

這句話一出,那女嬰的聲音竟半柱香都沒回應,許久之後,她的語氣帶着波動,回蕩在白小純的腦海里。

「我很懷疑,靈溪宗怎麼會把我所在的棺槨交給了你……」

白小純有些尷尬,趕緊解釋了一下。

「這個……可能正是因為我做事情比較穩妥吧,哈哈……」白小純乾笑幾聲。

「當年天尊欲殺我,而我也早有準備,所以本尊雖死,可卻有分魂留下……奪舍真靈之體,才抹去了一切氣息,使得天尊沒有察覺。」女嬰沒理會白小純的回答,淡淡開口。

「而我當年的準備,也並非是一具真靈之體,還有一件世界之寶!」

「可惜當年這件世界之寶還沒有蘊化完成,否則的話,或許那一戰以當時天尊的修為,勝負未知!」

「世界之寶?」白小純沒忍住,問了一句。

「以整個北脈大地為基礎,在寒冰深處,將北脈大地煉化,可以說,整個北脈無限遼闊的大地,就是此寶的本體……這樣的寶物,我稱呼它為世界之寶,你能理解么!」女嬰緩緩傳出聲音,這聲音內帶着一股霸道,更有無上威嚴!

白小純眼珠子都快要掉下來,差點失聲驚呼。

「把北脈大地煉製成一件寶物?這……北脈那麼大……」白小純徹底懵了,他知道北脈之大,與東脈一樣,可以說這就是一片大陸。

而如今,這女嬰所說,其當年是要把北脈煉成法寶,雖還沒有完成,可卻完成了大半的樣子……

這對白小純而言,哪怕他是天人,也都覺得好似天方夜譚一般。

「天啊,我只是無聊找人解悶而已,沒想到去探聽這麼大的消息啊。」白小純覺得腦海嗡鳴,實在是對方所說的這個法寶,讓白小純覺得匪夷所思,他不由得低頭看向大地。

「如今,我能感受到,在經歷了多少年後,這件法寶……已經成形了。」

「我需要你的幫助,讓我與這件法寶進行最後的融合,我將成為此寶的器靈,而作為報答,這件法寶將屬於你……認你為主!」

「我的要求只有一個……殺了天尊!」

「此寶威力無窮,一旦動搖,就可將北脈從通天世界分割出來,拔地而起,化作一把冰寒大劍!」

「而北脈所有修士,所有生命,所有在這多少年來於此地誕生之人,他們不會死亡,而是會活在這法寶的世界內,你成為了此寶的主人,那麼間接的……也就成為了他們的主人!」

「同時……在我融合此世界之寶的過程中,在此寶的內部,也因這無盡歲月,積累了悠久的天地靈氣……可被你吸收修鍊,能讓你的修為……在短時間內,爆發到極致……成為半神,不是不可能!」

「這就是我給你的兩大造化……那麼現在你告訴我,這造化,你敢不敢要!」女嬰聲音斬釘截鐵,似其性格本身,就是極為果斷之人!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