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958章 我賣葯!

第958章 我賣葯!

作者:

?白小純呼吸猛的急促無比,眼睛內露出強烈的光芒。

一聽到這兩大造化,白小純腦海里頓時就幻想出,自己手握北脈大地化作的大劍,橫掃天下,無數修為比自己弱的強者,都充滿敬畏或是狂熱的看著自己的一幕幕。

那簡直就是人生巔峰,白小純相信那個時候的自己,一定會仰天大笑后小袖一甩,抬起下巴,淡淡的說一句……我白小純甩袖間,天地一切灰飛煙滅……

隨後,他的腦海里畫面再變,變成了自己成為了北脈世界之寶的主人後,腳踏雲雷雙子,怒指馮塵,同時北脈半神少年在自己身邊,雙手插入袖口,低眉順眼的一幕幕……

這一切,讓白小純不由得激動了,他神情興奮,但卻遲疑了一下,實在是他覺得不問清楚,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情,他總覺得不穩妥,另外白小純覺得,這種事情,自己不能給人感覺太急切,應該矜持一下才對。

於是他輕咳一聲,在腦海里傳出意識。

「此事嘛,白某……」白小純剛說到這裡,那女嬰的聲音,直接將其打斷。

「我無法蘇醒太久,需沉睡一段時間才可再次蘇醒……在我下次蘇醒時,告訴我你的選擇……」說著,女嬰的聲音逐漸微弱,很快的就如當初般,消失無影……

「啊?」白小純一愣,又在腦海里呼喚了幾聲,始終不見女嬰回應后,他撓了撓頭,確定了這女嬰的確是又昏迷了。

「這昏迷的也太快了,我還沒說完啊。」白小純心裡痒痒的,實在是之前女嬰所說的造化,讓他心動的不得了。

可如今沒辦法,這女嬰虛弱,只能等她再次蘇醒時,才可繼續溝通,白小純嘆了口氣,琢磨著這是不是女嬰故意的……

腦海里也在仔細的分析此事,思索下一次對方蘇醒后,自己該如何開口。

有了這件事情去打發時間,在接下來的數日里,白小純看似發獃,可實際上腦海里都在分析這件事情的利弊。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十天,白小純等啊等啊,可直至等到了現在,那女嬰也還是沒蘇醒,這讓他心裡好似有螞蟻在爬,有些著急。

與此同時,他這段時間在北脈的雲宗內,倒也安分守己,一沒有離開雲宗半步,二沒有煉丹,三沒有吸收天地靈力。

這麼老實的樣子,使得北脈眾人哪怕再看他不順眼,可一時之間也找不到發作的地方,不過該有的監視,依舊沒少。

北脈六位天人,都時而鎖定白小純那裡,還有雲宗上的無數弟子,也都在彼此的議論中,不時在冷笑中,將目光凝聚白小純所在之地。

「就算是在外面,這白小純如何囂張,可到了我北脈,也要低頭!欺負天人的感覺,還真不錯。」

「天人又如何,在我北脈,還不是要被限制一切行動!你們沒看到,那白小純委屈的樣子,笑死我了。」

「這白小純我以前也聽說過,都在傳他身上有劫力,走到哪裡就會讓哪裡一片浩劫,我還以為有什麼三頭六臂或者是非凡之處,如今看來,不過如此!」

這些言論,在白小純來到北脈后,就始終沒有停下,不斷地被人議論紛紛,白小純這裡有心不去聽,可他天人神識一掃,這些言辭就不斷地湧現在耳朵里。

「太過分了,我都這麼老實了,居然還在諷刺我!」白小純越聽越是生氣,再加上女嬰始終沒蘇醒,白小純覺得在這北脈,簡直是度日如年一般。

「不行啊,在這裡沒自由也就罷了,可我要修鍊啊。」白小純以前沒覺得自己是這麼喜歡修鍊之人,可如今在這被限制的北脈,他很懷念修鍊。

實在是每次修鍊一閉關,就好似睡覺一樣,時間都過的特別快了。

「不死血需要生機,這裡也沒有資源,金色骸骨又財不能露白……而日月長空訣需要天地之力,這北脈的人又不允許我吸收……」白小純有些抓耳撓腮,他覺得這是一個死循環,怎麼也無法去破開,漸漸地,他的眼睛有些發紅,他的呼吸急促,腦海里念頭急速轉動,不斷地琢磨如何去在不違反約法三章的情況下,還能讓自己修鍊。

數日後,白小純猛的抬頭,頭髮散亂著,目中雖血絲瀰漫,可卻露出了激動的光芒,他一拍大腿,大笑起來。

「我白小純真是個天才!!」

「哈哈,不讓我離開雲宗,我就不離開,不讓我吸收天地之力,我就不吸收,哼哼,不讓我煉丹,那麼我也不煉丹了,我賣丹藥總行了吧!」白小純有些激動振奮,這是他想到的辦法,他準備去賣丹藥,換靈石。

如此一來,就可通過靈石去修鍊日月長空訣,至於修鍊的速度快慢,這要看他換來的靈石多少了。

「尋常的丹藥不好賣,不過有兩種丹藥,一定有銷路!」白小純神情激動,一拍儲物袋,取出了兩個丹瓶。

看著面前的兩個丹瓶,白小純心頭火熱,滿是自豪。

「發情丹,人人都需要!」

「致幻丹,只要吃上一粒,保管就離不開了!」白小純感慨,琢磨著好在自己在星空道極宗時,煉了不少丹藥,這兩種丹藥存量足夠,否則的話,在這被嚴格限制的北脈,他還真的沒有出路了。

至於如何去賣,白小純也想好了,不能只賣這兩種,還有加入一些其他的物品,一起去賣才可,想到這裡,白小純忽然又遲疑了一下,可想到北脈這些天過分的做法,那些弟子對自己的譏諷,還有寒門與九天雲雷宗的血仇,白小純就狠狠一咬牙!

「這都是你們逼我的!」他猛的衝出屋舍。

剛一走出,立刻就被所有看到的北脈修士,用目光鎖定,那些目光里嘲弄居多,冷笑不少,的確如他們所說,這種欺負天人的機會,對北脈而言,還是首次,也讓他們樂在其中。

尤其是半神縱容之下,這些弟子自然毫不畏懼,白小純不在意,他此刻反倒覺得,關注自己的人越多越好。

於是專門去了一些人多的地方,在吸引了足夠的關注后,白小純大搖大擺的來到了雲宗內平日里人數最多的試煉廣場。

此地有九扇大門,通往雲宗開闢出的九處秘境,供弟子前往修鍊,與星空道極宗一樣,在這九處秘境里,都有排名,使得門內弟子相互之間的競爭,很是激烈。

找了一處區域,白小純帶著期待,盤膝坐了下來,面前鋪開一張白布,上面放著一些他儲物袋內的法寶,丹藥,等等雜物,可卻沒有發情丹與致幻丹。

隨後就開始等待顧客上門。

白小純這一番行為,立刻就吸引了四周北脈弟子的注意,一個個在看到后,都愣了一下,隨後有不少,直接就哄堂大笑起來。

「居然在擺攤?堂堂天人,居然擺攤,哈哈。」

「看來是我們把他逼急了,無法離開,無法煉丹,無法修鍊,他如今只能去賣東西。」

不但是這四周的北脈修士嘲笑,甚至天空上那黑棺內的雲雷雙子等人,也都在這一刻,神識降臨。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