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960章 我還可以種花

第960章 我還可以種花

作者:

?半神老祖話語一出,更有一股無上之力,在這蒼穹散開,直接就將白小純的意志面孔,猛的驅除,使得白小純這裡悶哼一聲,倒退數步,氣勢一下子就蕩然無存。

白小純氣息不穩,猛的抬頭看向天空上的水晶棺槨,而隨著半神老祖的話語,馮塵與雲雷雙子等人,紛紛看向白小純時輕笑起來。

四周的那些北脈的弟子,也都一個個鬆了口氣,之前他們被白小純壓制的有些心顫,此刻半神老祖一句話,驅散了白小純的氣息,使得他們紛紛恢復過來,看向白小純時,都帶著厭惡之意。

哪怕他們回過頭,依舊還是忍不住會偷偷吃下致幻丹,可如今,在天人與半神的意志前,他們表露出的,是對白小純的深惡痛絕。

「到了我們北脈,你是天人又如何!」這是此刻浮現在大多數人心中的意識,而此事也隨著約法三章變成了四章,算是告一段落。

白小純這裡依舊被限制在雲宗,不可外出絲毫,如今又不能繼續賣丹藥,使得他心中很是不舒服。

「他奶奶的,早晚有一天,我要讓北脈在我面前小心翼翼!」白小純越想越來氣,不由得開始琢磨女嬰所說的世界之寶。

他原本還有些遲疑,可如今這遲疑已經消散了大半,只是他心中還是發愁,雖之前賣丹藥換來的大量靈石,使得他短時間在修鍊上,能勉強支撐一下。

可也堅持不了太久,白小純琢磨著再想個法子,既不違反這約法四章,又可修鍊,但直至又過去了十多天,白小純想了許久,也沒想到破局的辦法。

就在這時……女嬰第三次蘇醒了。

隨著白小純腦海里,傳來女嬰悠悠的聲音,正在修鍊日月長空訣的白小純,精神一振。

「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白小純聞言深吸口氣,沉默了半晌后,他狠狠一咬牙,在腦海里傳出意識。

「首先,這件事情太突然,憑白的給我如此造化,成為你的主人,此事我很難相信,我很懷疑,你別有目的,鑒於你的來歷,所以我才勉強相信。」

「其次,你一直都沒有說,天尊當年為何要殺你!」

「再有,靈溪老祖敬你為真靈,靈溪的使命就是為了保護你,可我不是……我的使命,是保護逆河宗,保護親朋,保護自己,所以,不管你是不是真有其他目的,都不要用在我的身上!否則的話,對你來說,你將因此惹上天大的麻煩,對我而言,也會麻煩的同時,也讓靈溪宗這上萬年的守護,成為一場荒誕的笑話!」白小純傳出的意識,帶著一股決然之意,可實際上在他看來,自己這是在嚇唬對方。

根本上說白小純對此事心裡沒底,可又忍不住心動,於是這番話語,既是告訴對方,自己已經懷疑,同時也動之以情,是白小純琢磨了許久,才總結出的一番話。

女嬰沉默,半晌后,緩緩開口。

「對我而言,麻煩何在?」

「知道我的真正師尊,是誰么?」白小純精神一振,他早就猜到,對方或許會這麼問,於是當然要將他的恐嚇威懾進行到底了,立刻問道。

「嗯?」女嬰一愣。

「守陵人!」白小純一字一頓說道。

他話語一出,就感覺到女嬰猛的震動起來,這消息,對她來說太過驚天,可還沒等她開口,白小純再次悠悠說道。

「知道我的弟子是誰么?」

「這一代冥皇!」沒等女嬰回答,白小純直接告訴了她答案,這個答案,讓本就不平靜的女嬰,內心再次掀起強烈的波動。

感受到了這股波動后,白小純內心傲然,他覺得自己的背景與身份,不去欺負別人也就罷了,如今在這北脈,居然還被人欺負,心中越發不平。

「所以,你如果騙了我,你的敵人從此之後,不僅僅是天尊,還有那兩位。」白小純緩緩說道,威脅之意,讓那女嬰也都再次沉默,她有秘法,能感受到白小純所說是真是假。

許久,女嬰的聲音,在白小純腦海里,又一次回蕩開來,這一次明顯的平靜了不少。

「天尊為何殺我,我只是殘魂,沒有完整記憶,需與法寶徹底融合后,或許能找回全部因果。」

「至於我上次和你說的成為我的主人……你可以看成是一個約定,而這個約定,將在你幫我斬殺了天尊后,才可實現!」

「除此之外,我沒有任何地方隱瞞你,靈溪宗守護我上萬年,我還不至於……恩將仇報,我想的只有一個……我要報仇!!」

隨著女嬰彷彿擲地有聲的意識傳出,白小純深吸口氣,目中露出果斷。

「我同意你的要求,幫你融合世界之寶,不過斬殺天尊之事,先不說我修為不夠,另外我與天尊沒仇,我也不想騙你,我很難做到。」

「你會的……」女嬰似笑了,那笑意有些意味深長,讓白小純一愣,正要追問,可女嬰卻避開了這個話題,沒有多說,而是說起了關於融合世界之寶的事情。

「北脈是我的家……我當年在北脈誕生,此地的寒氣對我而言,就是這世間最大的滋養。」

「想要融合世界之寶,需要做到兩件事情……第一,是去世界之寶的入口,那入口不在此宗,而是在北脈冰原上,時機一到,我會告訴你具體的位置。」

白小純目光一閃,他做事向來追求穩妥,如今也是被北脈壓迫的厲害,才匆匆決定了此事,可實際上心中依舊還有疑惑,可卻沒有表露出來。

只是……女嬰的那句……你會的。

這三個字,讓白小純的心,升起了莫名的不安。

「其二,開啟世界之寶的大門,需要我真靈之體蘇醒百息以上,才可有足夠的時間去支撐大門的打開。」

「所以……我需要你為我凝聚足夠的北脈寒氣……」女嬰說到這裡,白小純儲物袋猛的震動,他神識一掃,立刻看到從女嬰所在的棺槨內,居然無中生有一般,凝聚出了一片綠色的樹葉,這樹葉飄出棺槨,飄出儲物袋,落在了白小純的面前。

「寒氣?」白小純有些遲疑,約法四章里已經說了,他不能去吸收北脈天地靈氣,白小純想了想,琢磨著寒氣應該不算吧,畢竟天地靈氣來自於通天海,而這寒氣,則是來自於北脈的整個冰原。

在白小純這裡思索時,女嬰的聲音,依舊在白小純腦海里回蕩。

「將吸來的寒氣,融入這樹葉內,當這片樹葉成為了冰葉時……其內蘊含的寒氣,就可以支撐我……蘇醒百息左右!」

「當你做到了這一切,就是我們去打開世界之寶的一刻,至於如何收集寒氣,算是我給你的考驗吧。」女嬰說到這裡,氣息再次虛弱下來。

「我的神魂已虛弱,要重新沉睡,只有當你這片樹葉化作冰葉,融入棺槨時,我才會再次蘇醒……希望你……好自為之……」這句話說完,女嬰的氣息,徹底消失。

白小純眨了眨眼,在確定這女嬰氣息消散后,他鬆了口氣,之前的一切,他是以恐嚇為主,實在是他也不想與這女嬰因這件事情出現可能的齟齬。

的確如他所說,這對他,對她,對逆河宗,都不是好事。

白小純看著手中的樹葉了,不再去考慮女嬰的事情,畢竟所有的事情,都要等這葉子成為冰葉后,才會進行。

「這葉子怎麼吸收寒氣啊。」白小純低頭看了看腳下的地面,雲宗是建立在一片浩瀚的白雲上,這白雲內同樣凝聚了寒氣,白小純想了想,把這葉片放在了地面,看了半天,也不見它吸收寒氣。

這就讓白小純皺眉了,如果沒有那約法四章,他有太多的辦法,可現在的話,這件事情就有些不好辦了。

許久,白小純嘆了口氣,正要將這樹葉放入儲物袋內,可忽然的,他眼睛直了一下,盯著自己儲物袋內,放著的……一粒種子。

「月亮花……我可以把這片葉子,嫁接在上面啊!」白小純雙目猛的一亮,這在骨舟上發現的月亮花,白小純之前曾研究過,得到的結論是此花在生長時,會吸收四周寒氣。

「約法四章里,沒有不讓我種花啊……」白小純立刻激動了。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