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一念永恆
  4. 第976章 父女

第976章 父女

作者:

幾乎在鬼臉開口的剎那,那道金色閃電一陣扭曲,竟從閃電內,走出一個穿著青色長袍,帶著帝冠的身影。

那滿身的氣勢,還有不怒自威的容顏,正是天尊!

「你躲了這麼久,終於還是被我找到!」天尊臉上露出笑容,目中更有振奮,一晃之下,直奔這鬼臉而去。

鬼臉發出凄厲之音,似知道無法逃遁,此刻竟一衝而去,與天尊直接就戰在了一起。

一時之間,轟鳴聲滔天回蕩,擴散八方。

此刻的白小純,雖劫後餘生,可心中卻沒有絲毫喜悅,反倒升起更多的寒意,原本杜凌菲之前說起其父時,語氣冰冷,白小純還覺得杜凌菲有些不對勁。

可如今……天尊居然是從金色光圈內出現,再聯想杜凌菲的話語,明顯的,天尊早已到來,可卻始終沒出現,任由杜凌菲與自己被黑霧籠罩,在他們的生死危機中,等一個機會……

這個機會,很明顯……就是在等能將這鬼臉重創的契機。

而這個契機……似乎在天尊的眼中,比他女兒的安危還要重要!

想到這裡,白小純也吸了口氣,看向身邊的杜凌菲時,看到的是杜凌菲那蒼白的面孔上,目中的失落以及苦澀。

若說對天尊的了解,白小純所知曉的都是猜測與判斷,可身為天尊的女兒,杜凌菲對於自己的父親,很是了解。

她本以為這一次父親安排自己與白小純在北脈,的的確確是為了大師姐是否死亡之事,而她也盡心去調查。

可如今,她明白了,大師姐的事情是其次,她之所以被留下,是因天尊想要讓她跟白小純作為誘餌,吸引這從骨舟內逃出的鬼臉!

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父親認為,自己與白小純會把這鬼臉吸引來,可顯然,這鬼臉的的確確是到來了。

「父親,你一切的努力,都是為了離開這裡,可……離開真的那麼重要麼,超越了親情么……」杜凌菲感覺心在被撕裂,看著半空中正在廝殺的父親以及那面鬼臉。

此刻天尊的傷勢似恢復了不少,那鬼臉不知為何,竟露出敗勢,急速後退時,天尊冷哼,邁步追擊。

「好不容易找到你,豈能讓你逃走!」

「不惜用你的骨肉來吸引我,如此心性,不愧是梟雄。」鬼臉口中傳出冷笑。

「那又如何!」天尊看了淡淡開口,驀然追去。

他沒有認為自己這一次利用杜凌菲是錯誤的,在他看來,杜凌菲又沒有死亡,而這鬼臉詭異莫測,一旦躲藏,誰也找不到。

這鬼臉他又志在必得,於是用了白小純與杜凌菲作誘餌,想要生擒這鬼臉,一方面通過對方去了解外面世界的情況,另一方面則是打算將其煉化,成為自身之物。

一旦成功,他的戰力就可隨之攀升太多,到了那個時候,他無論是強行從守陵人那裡讓其打開世界大門,又或者自己想辦法,都有太多選擇。

實際上,當初骨舟的離去,已經讓他絕望,而這鬼臉的主動留下,則是他如今除了那他也不想的最後一步外,唯一的辦法!

此刻追擊中,天尊與那哭笑鬼臉,已直接升空遁入虛無,剎那就看不見了蹤影,顯然以他們的修為,在彼此的出手之下,已經遠離了此地,不知去了何處。

而隨著他們的離開,這冰原上的嗚咽風聲,也漸漸消失,重新恢復平靜。

可白小純的心中,卻很難平復過來,他不知該如何安慰杜凌菲,看著杜凌菲蕭瑟的身影,白小純嘆了口氣,走到杜凌菲近前,慢慢將她摟在懷裡。

杜凌菲身體剛開始有些僵硬,可隨著白小純身上的溫暖慢慢擴散,她的身體也柔軟下來,好似失去了力氣。

「他以前不是這樣……」杜凌菲喃喃低語,這一刻的她,透出的軟弱,讓白小純心中只能輕嘆。

「小純,你說,離開這片世界,真的那麼重要麼?」許久,杜凌菲深吸口氣,似恢復了一些,抬起頭望著白小純,輕聲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如果是我的話,我是不願意離開這裡的,我覺得通天大陸很好啊,蠻荒也不錯,幹嘛要離開呢。」白小純撓了撓頭,他說的是心裡話,實際上他對於天尊急切的想要離開這裡,把通天大陸當成了困牢之事,也很不理解。

在他看來,有足夠的壽元,有親人朋友的陪伴,而通天大陸又這麼大,挺好的……至於外界,從那鬼母就可以看出,外面一定充滿了危險。

既然危險,幹嘛非要出去……另外白小純也覺得,守陵人也有些固執,天尊既然想走,打開門讓他走不就好了。

聽著白小純的話語,杜凌菲笑了,那笑容很美,此刻夜色,月光灑落,在那月光里,杜凌菲的笑容,在這四周冰雪的襯托下,格外的美麗。

「我也不想離開這裡,我想的和你一樣,在一個安靜的地方,有親人朋友陪伴,安靜的生活……」

「可是我沒有朋友……小純,我長這麼大,沒有一個朋友……我甚至都沒見過我的母親……」杜凌菲喃喃。

白小純沉默,只是將杜凌菲摟的更緊,隨後抱起她慢慢的向前走去,沒有方向,他們也不在意去往何處,似乎在這夜色里,在這冰原,這麼一路前行,終究可以走到盡頭。

一夜流逝。

當清晨的初陽,從遠處的天空上抬頭,陽光慢慢灑落大地時,走了一夜的白小純與杜凌菲,忽然身體一頓。

抬頭時,蒼穹上一道金色的閃電,轟然而來,速度之快,直接穿梭虛無,降臨在了二人頭頂的天空上,化作了一個穿著青色長袍的身影。

天尊,歸來!

他的手中,此刻抓著一團黑霧,霧氣內扭曲的正是那哭笑鬼臉,可任由它如何掙扎,也都逃不出天尊的手掌,只是明明成功抓住鬼臉,可天尊的面色有些陰沉,很是難看,此刻在歸來后,他的神識驀然散開,於白小純以及杜凌菲身上掃過後,又看向四周,半晌之後,他才將那浩瀚的神識收回。

那哭笑鬼臉最終沒有逃走,被天尊抓到,可在將其抓住后,他卻發現對方居然不是完整的,而是一縷分魂!

主魂卻了無蹤跡,顯然那鬼臉狡詐謹慎,對於天尊的誘餌,雖極為心動,可依舊還是不惜代價展開秘法,分裂出了一縷差不多擁有其一半神魂的分魂前去試探。

天尊雖成功將這分魂擒住,可也打草驚蛇,他明白,想要再找到那鬼臉的主魂,難度將會極大,短時間內,對方極有可能是藏匿起來,使得自己無法尋找到任何蛛絲馬跡。

不過好在分魂在手,他也不是沒有收穫,雖不完美,可也聊勝於無。

想到這裡,天尊深吸口氣,低頭目光在白小純與杜凌菲身上掃過,右手抬起一揮,一枚令牌直接幻化出來,直奔白小純而去。

白小純目光一閃,遲疑了一下後接住令牌。

「沒你什麼事了,持此令,你可通過九天雲雷宗的傳送大陣,回通天東脈。」

天尊說完,不再理會白小純,而是看向杜凌菲,目光也柔和了一些。

「菲兒,我們走吧。」

杜凌菲遲疑了一下,有心拒絕,可最終還是低著頭,用力抱了白小純一下,似在告別。

白小純沒有鬆手,拉住杜凌菲,抬頭看著天空上的天尊,一咬牙,驀然開口。

「天尊,我和菲……」白小純話語剛出,還沒等說完,天尊眼中寒芒一閃,直接打斷。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想要把本尊的女兒留在身邊,你還沒有資格,等你到了半神再說吧!」說著,天尊轉身,走向虛無。

杜凌菲沖著白小純搖頭,深吸口氣,似重整心緒,默默的走上虛無,走到了天尊的身邊,漸漸遠去……

白小純站在那裡,望著遠去的天尊父女二人,他心頭也複雜難明,他本以為身為天尊的女兒,杜凌菲高高在上的同時,是快樂的。

可北脈冰原上的這一幕,讓他明白了杜凌菲的凄苦以及天尊對於親情的冷漠……

「半神……」白小純目中露出果斷,透著股堅毅。

大家還在看:大道朝天武道宗師不死不滅我欲封天仙逆生死狙擊之死神遊戲天下第九夢幻西遊之黑衣刺客夢幻西遊之蓋世英雄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