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凶宅風水師下載
  3. 凶宅風水師
  4. 第31章 天降救兵

第31章 天降救兵

作者: |返回:凶宅風水師TXT下載,凶宅風水師epub下載

我死死拉著林婉,這時候她像是突然醒悟了,看到自己懸在半空,驚恐的發出了尖叫。

我的雙眼冒都快發黑了,腹部被井沿硌的都出了血,但我不能鬆手,一旦鬆手林婉就必死無疑了!

「啦~~啦~~啦啦,嘟嘟嘟。」小女孩的吟唱聲悠悠傳來。

我用眼角餘光注意到她正坐在另一側井沿上,只見她穿著粉色的蓬蓬裙,手中抱著洋娃娃,穿著一雙小紅鞋晃蕩著雙腳,正露著天真的笑容看著我和林婉,我們越痛苦她就笑的越開心。

等我去注意林婉是否還堅持的住,在一抬頭卻看到小女孩變成了一個長大的女人,兩種形態眨眼功夫就能切換,時而女孩時而女人,詭異的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

「死吧,死吧。」女孩和女人的聲音同時發出,跟著她就虛幻的消失了,陰氣也從身邊淡去。

此刻我已經顧不上這冤鬼了。

「鬆手吧方野,不然我們會一起掉下去的。」林婉淚流滿面,表情突然釋然了。

我吼叫著使出全身力氣,可林婉的手正在一點點鬆開,一個指頭一個指頭的鬆開,無助感讓我痛苦的淚水狂飆,嗷嗷哭叫:「不要小婉,不要啊,撐住啊!」

「你能不顧生死這麼為我,我很感動了,認識你真好,我們這輩子無緣,如果有來生我林婉願意做你的女人,鬆手吧。」林婉說完給我露了一個甜甜的笑,跟著手徹底鬆開了,整個人仰面朝上掉了下去。

「小婉!」我對著電梯井發出撕心裂肺的喊叫。

「哐當~~!」電梯頂上的蓋板突然被打開,光線照出,只見一道人影快速躥了上來,借著電梯井的岩壁順勢一蹬,躍到半空接住了林婉,然後順著鋼纜就滑了下去,穩穩站到了電梯頂上。

這時我才看清楚這人是誰,羅三水!

王衛軍在電梯里仰著頭沖我露出一個傻笑,喊道:「老方,我們來的還及時吧?」

我還有點沒反應過來,整個人都是懵的,等反應過來頓時破涕為笑,趕忙跑下了樓。

羅三水和王衛軍已經帶著林婉出了大樓,把她放到了草坪上,林婉受到過度驚嚇已經暈過去了。

「水哥,老王……。」我激動的喊著。

羅三水雙手背後面無表情的看著林婉,王衛軍嬉笑著過來搭著我的肩膀說:「不要說感謝之類的肉麻話,又俗又噁心,改天請我吃飯就行了。」

我感激的看著王衛軍,問:「你們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裡?」

王衛軍這才跟我講了是怎麼回事,他說我做事一向很有分寸,如果太晚不回去肯定會報告一下,可今天都過了十二點還沒回來,也沒見打電話來報告,給我打電話也不接,就覺得不對勁了,我在這又沒什麼朋友,他想了想就給周雯雯打電話了,周雯雯說有可能跟林婉在一起,於是講了自己慫恿林婉去找我看大樓風水的事,跟著她就打電話給林婉確認,但林婉的電話打通了也沒人接,王衛軍預感到出事了,當即跟羅三水說了。

我和林婉都沒有接過電話,我明白這是大樓的陰氣過盛導致的異常現象。

羅三水聽王衛軍說完也不多問,馬上就帶著王衛軍趕來了,一來羅三水就發現大樓陰氣盛的厲害,進了大堂走到電梯邊就聽見電梯井裡有動靜,這才有了剛才橫空出世救人的一幕。

林婉被送進了醫院,這家醫院也是她工作的醫院。

醫生經過簡單檢查后說沒什麼大礙,就是受驚過度罷了,住兩天院調理調理就好了。

羅三水把我叫到了病房門口,看他嚴肅的表情以為他要批評我,我低著頭想要承認錯誤,不過還沒開口羅三水就微微一笑,說:「要不是衛軍告訴我,我還不知道你小子找女朋友了啊。」

「水哥,我……。」我有些尷尬。

「咱們作為道門風水師,雖然跟普通人不太一樣,但畢竟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慾,這也正常,你不用放在心上。」羅三水說著就轉移了話題,問:「剛才一來就見大樓里陰氣盛的可怕,按理說大樓里人多陽氣足,陰物不可能這麼猖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於是我就從頭到尾把事情說了一遍,羅三水聽完后若有所思點點頭說:「你的那個疑問是關鍵所在,那冤鬼之所以盯上林婉遷怒於她,恐怕並不是因為林婉去過陰氣重的地方。」

「那為什麼……。」我很詫異。

「照你說的情況分析,應該是林婉接觸過跟那冤鬼的死有關的人,身上沾染了那人的氣息,冤鬼對害死她的人氣息非常敏感,這才導致她對林婉發飆了。」羅三水說。

我頓時一個激靈,猛的拍了下腦袋,對啊,我怎麼就沒想到這點,還一直糾結在陰氣重的問題上。

「業務不熟練啊。」羅三水無奈的搖搖頭,跟著說:「好了,我也走了,你留下照顧這丫頭吧,這事既然是你接手的,我也不插手了,自己想辦法解決,一來能熟練業務,二來也好藉機在小丫頭面前表現表現。」

羅三水說著就招呼王衛軍離開,王衛軍這會正在護士台跟護士聊天,逗的那些護士花枝亂顫,見羅三水招呼他離開還有些捨不得了,還留了她們電話這才依依不捨跟著羅三水走了。

我回到病房,看著沉睡中的林婉心中大石終於落下了。

我握著林婉的手趴在病床邊睡著了,夜裡我憋了一泡尿想要去廁所,可剛一抽手就被林婉一把拽住了,只聽她夢囈道:「方野不要鬆手,不要離開我。」

我既感動又內疚,只好憋著尿不鬆手了,這件事我也有一半責任,我不該讓她一起參與的。

清晨的霞光灑進了病房,林婉漸漸醒轉,看到我就坐在邊上眼淚立即就下來了。

「我怎麼沒死,發生什麼事了?」林婉虛弱的問。

「其實事情是這樣......我先上個廁所。」我鬆了口氣剛想跟林婉解釋,這尿意突然來襲,膀胱都要爆炸了。

從廁所出來我終於輕鬆了,坐到床邊跟林婉解釋了昨晚發生的事,林婉聽后又哭了,說改天一定要讓我帶她去認識羅大師,去當面道謝。

「對了,你昨晚說過的話還算不算數啊?」我故意打趣道。

「什麼話?」林婉沒反應過來。

「你說來生要做我的女人,既然沒死成那今生……。」我嬉笑道。

「咦~~好噁心,我真的說過這話嗎?」林婉霎時羞紅了臉,然後扯過被子蓋了起來,不過我們的手始終沒有鬆開,相反還握的更緊了。

這也算是定情了吧。

過了一會林婉輕輕掀開了被子,閉上了眼睛,呼吸變的沉重了,我再笨也知道這是啥意思了,正要湊上去親她一下,眼看就要親上了,病房門口突然傳來了高跟鞋的踢踏聲,周雯雯的聲音傳來了:「呦,我好像來的不是時候。」

說完周雯雯就要走,林婉尷尬的睜開眼睛叫住了她。

她們姐們自然有話要說,我借故出去洗蘋果磨蹭了半小時,等回來的時候周雯雯已經走了,在我跟林婉定情的事上,她無形中幫了大忙,還真應該感謝她。

我詢問林婉跟周雯雯聊了什麼,林婉說這是女人之間的秘密不能告訴我,無奈我只好作罷,轉而問起了一個重要問題。

羅三水的話點醒了我,以林婉的生活規律來說,她在急診室接觸的人是最多的,也就是說林婉曾在急診室接觸過殺害那小女孩的兇手,沾染了他的氣息!

我問:「小婉,最近你在急診室接觸過些什麼人?」

「你問這個幹什麼?」林婉好奇的問。

於是我就把羅三水的話說了一遍,林婉聽后吃驚的張大了嘴巴,說原來是這麼被那小女鬼盯上的啊,只是她接觸的急診病人多了,根本無法判斷哪個跟那小女鬼的死有關,不過倒是有幾個還在住院。

林婉給我提供了那幾個住院病人的房號,我挨個去找,只是我總不能直接問人家,是不是在安民大樓殺害了一個小女孩,這讓我犯了難。

我經過了化驗處,正想著該怎麼向這些人開口試探的時候,突然看到一個熟悉臉孔的女人在拐角處一閃而過,我回憶了下,一個驚顫反應過來了,這張臉就是昨晚那個女孩真身的女人臉孔!

為什麼她會出現在醫院?

我趕緊跑向了拐角處,只是拐角處排隊看病的人很多,那女人沒入人群消失不見了!

事情不太妙了,那陰物竟然出了大樓跟到了醫院來,還大白天出現,這讓我駭然無比。

一般情況下死在某處的鬼,都會被困在那裡出不來,但這陰物怨氣這麼大,誰也說不準能力到底達到了什麼地步!

我的呼吸不順暢了,在醫院裡瘋狂的尋找,最後我反應過來了,林婉!林婉有危險!

我不顧一切的沖回了病房,果然看到這冤鬼女人就站在林婉的病床前,手中還拿著一把閃著寒光的水果刀!

「你要幹什麼,放下刀!」我臉色大變吼道。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