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羅天無情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羅天無情

他的身體都來不及顫抖,此刻在那第四指的玄妙下,直接就崩潰,化作了無數灰氣試圖逃遁,可依舊還是被追擊,隨著玄妙之意的擦拭,隨著抹去,這些灰氣似極為頑固,竟重新凝聚,再次化作了滅聖的身影,只是他的目中帶著恐懼,又一次逃遁。

但依舊無法改變註定的滅亡,在那玄妙之意的擴散中,在他的一次次的崩潰又重新凝聚下,他全身的灰色霧氣越來越稀薄,他的氣息同樣越來越微弱。

甚至在一次次的重新凝聚下,他的雙腿已經消失,他的身軀,他的手臂,都已散去,此刻只剩下了小半個身體以及頭顱。

「不甘心啊!!」滅聖深感苦澀,明明成功就在眼前,堪堪只差一步,他就可以成為永恆,只是這一切……突如其來的,就直接轟塌。

眼看他的頭顱就要消散,在這強烈的癲狂中,滅聖猛的看向飄散向永恆仙域的白小純,他的目中露出一抹陰狠!

「既然我無法成功,那麼……就索性讓這永恆靈界,再誕生一尊羅天……」

「羅天無情,而你有太多牽挂,如此怎麼能化作真正的羅天……」

「也罷,我就來成全你,讓你從此……無情冷酷,無親無朋,讓你的一切過往,都被埋葬,讓你……經歷這最後的洗禮,成為羅天,滅去未央道域!」隨著話語的傳出,滅聖忽然笑了,在這笑聲里,他僅剩下的頭顱,突然之間就散發出前所未有的黑色光芒。

這光芒在出現的一瞬,直奔永恆仙域而去!

在靠近永恆仙域的剎那,居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這漩渦轟隆隆的轉動中,覆蓋整個永恆仙域,在其內眾生的驚呼中,在玄妙之意的追逐抹去下,滅聖知道,自己不可能去崩潰永恆仙域,這沒有意義,以他們的神通,雖無法復活同境界之人,可復活永恆仙域上的眾生,不是不可能。

所以,他的目的,不是滅殺,而是……

「以我無窮生命為代價,以我蒼茫道域三大域寶為代價,開啟……時空長河!!」滅聖的聲音,驟然傳出,轟鳴星空的剎那,他化作的漩渦,頓時就轉動起來,這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隱隱的,竟能看到,在那漩渦內,似有一個羅盤,更有一黑一白兩個珠子!

這三樣物品散發出古老的氣息,竟在出現的一瞬,使得這漩渦滔天而起。

「老夫的三大域寶,

雖被永恆封印,無法施展,可成為開啟時空長河的箴言,還是足矣!」漩渦內,傳出滅聖的聲音,其聲音竟被拉的很長,回蕩星空的同時,這漩渦似開啟了一個無法形容的世界,這一刻,星空轟動,所有廢墟都在震顫,整個星空都隨之混亂起來。

可以看到,在永恆仙域的下方,在那漩渦的深處,竟出現了一條大河,河水翻騰間,一股巨大的吸力根本就不可被阻擋的,直接就將漩渦以及其內的……永恆仙域,剎那間,吸入其中!

這大河內,散出玄妙之意,散出永恆的氣息,更有包括時光在內的無數本源氣息,神聖無比,震動星空,彷彿唯一!

也正是在這一瞬,冥冥中有所感應的白小純,虛弱中猛的睜開了眼,他看到了這一幕,他的腦海在這一剎那,直接掀起這一生都沒有過的轟鳴巨響。

「不!!」白小純掙扎的咆哮,青筋鼓起,身體哆嗦,整個人已瘋狂,想要去阻止,可虛弱的他,就連站起來都做不到,如何阻止。

「羅天,這是我……送你的一份禮物,你不用想著去復活他們,封印在時空長河之內,這天地間,九大道域內,老夫沒有聽說,有人可以從時空長河內,撈出一個世界!」滅聖的笑聲帶著滄桑,直至消散……

一同消散的,還有那條浩瀚神聖的大河,以及……永恆仙域。

一切,都安靜了。

隨著時空長河的消失,隨著滅聖的死亡,隨著一切結束……整個星空都寂靜下來,那一百零八萬廢墟中的冰封,也都頃刻消散,光芒在這一瞬,覆蓋所有……

只是,在這曾經的永恆仙域所在的地方,白小純怔怔的看著長河消失的方向,他好似失了神,彷彿成為了沒有靈魂的活死人,獃獃的,看了許久,許久……

直至一口鮮血噴出后,白小純昏迷過去,唯有嘴唇還在無意識的顫著,漸漸趨於一動不動,如同一具屍體,在這星空內……沒有盡頭的飄去……

整個星空,雖一百零八萬廢墟光芒閃耀,可卻只剩下了他一個人,在這星空內,孤獨的,昏迷著,沒有了方向。

時間流逝,不知過去了多久,在這安靜的星空中,白小純蘇醒了,他沒有睜開眼,在蘇醒的剎那,好似聽到了身邊有熟悉的聲音在喊著爹爹。

「爹爹,你總算醒了,你看我都已經長大了……」

「爹爹,小小修為突破了,已經到了天尊啦。」

「父親,我……打算成親了。」

那是他三個孩子的聲音,聽著這個聲音,白小純的嘴角露出了笑容,他似乎還聽到了有溫馨的聲音,在喊著自己的名字,他能分辨出,那是宋君婉、周紫陌、侯小妹以及公孫婉兒,甚至還有一個熟悉裡帶著陌生的女子的聲音。

「小純,我是……杜凌菲……」

這聲音很多,白小純更是感受到有無數讓他溫暖的目光,似乎在微笑的看著自己,那目光里,他能辨認出有李叔,有大天師,有巨鬼王,有變成小胖的張大胖,有宋缺,有神運算元等等……

這一切,讓他覺得滿足,他似乎感受到了陽光灑落在自己身上,感受到了芳草的氣息,感受到了眾生都在洋溢著快樂。

慢慢的,閉著眼,漂浮在星空中的白小純,他的眼角有淚水流下,他不願睜開,可最終還是慢慢的,睜開了眼。

隨著雙目的開闔,一切聲音消失了,他的眼前,只有星空,他的耳邊,只有寂靜……

許久,許久,白小純慢慢的站了起來,怔怔的望著遠處,沉默了很久,孤獨的一步步向前走去,踏著星空,他來到了曾經永恆仙域所在的地方。

看著永恆仙域消失的區域,白小純哭了。

「戰勝了逆凡,依舊失去了所有……」白小純的淚水滴落在星空中,他抬起手想要去抓,可卻什麼也都沒有抓到,他想從儲物袋裡取酒,可卻一無所有。

他只能默默的坐在這片星空區域中,默默的發獃,默默地回憶,直至有一天,他猛的抬頭,目中已經赤紅一片,閃露瘋狂之色,掐訣間,竟展開亘古卷,回溯時光,消失無影。

可很快的,白小純苦澀的走了出來,哪怕回溯時光,哪怕在那鏡像里,他也都再也找不到了永恆仙域。

彷彿隨著沉入時空長河,哪怕存在於歲月里的痕迹,也都被抹去了。

「時空長河……」白小純沙啞的開口,他的聲音低沉,彷彿蘊含了體內無盡的悲哀,只是卻無法宣洩,淚水也不足以將這悲傷化去,使得悲傷,在他的身體內沉積,改變了聲音。

「被封印在時空長河內……並非死亡!」

「滅聖可以打開,我……一樣可以!」白小純呼吸慢慢加重,抬頭后,立刻就修為爆發,他嘗試了無數的手段,嘗試了許久時光,甚至嘗試去操控永恆本源的玄妙之意,只是卻發現,隨著永恆之花的消失,永恆本源的玄妙,也黯淡下來,好似消失了一樣,彷彿生命,是永恆本源存在的源頭。

沒有了永恆之花,星空雖明亮,可卻除了白小純外,再沒有第二個生命,永恆本源也都沉寂消失。

可白小純沒有放棄,再次嘗試,直至無數次的精疲力盡,可依舊難以打開時空長河,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將時空長河開啟。

苦澀中的白小純,沒有絕望,他閉上眼,再次睜開時,目中露出無比的堅定。

「主宰境界無法打開,那麼……我若能成為永恆境,一定可以!」白小純低聲喃喃。

他知道,永恆境界並非只有融合永恆之花才可,與逆凡的一戰,初步掌握了永恆本源化作的玄妙之意的白小純,他能感覺到,一定還有其他的辦法,成就永恆!

「永恆本源,存在於萬物之中,存在於任何一道本源之內……現在雖黯淡不可感受,可……若萬族蘇醒,星空重現生命與族群,重新修道,隨著生命的出現,隨著修士的出現……永恆本源,還會再現!」

「如果還沒有出現,那麼……我就自創永恆!」

「隨著眾生的蘇醒,隨著生命的出現,萬物本源也會出現,明悟一道本源如果不夠的話,我就明悟十道、百道、千道萬道……直至將這整個星空,一百零八萬道世界族群的本源,全部明悟……」

「融合星空所有本源,凝聚……永恆!」白小純眼睛內露出歇斯底里的瘋狂,這個辦法,是他此刻唯一能想到的方式!

「永恆仙域,我的家鄉……你們等等我,我向你們保證……」帶著目中的瘋狂,白小純轉過頭,看著永恆仙域消失的區域,輕聲可卻執著,如同誓言一般低語。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一念永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一念永恆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羅天無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