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真以為我怕了你們!

第二百零三章 真以為我怕了你們!

?四周的築基修士,雖沒有上百,可也有數十人之多,儘管大多數都是築基初期,可裡面也還是有數位是築基中期。

好在這些築基中期修士,儘管面色陰沉,但卻只是冷眼看著,沒有出手,他們地位與其他築基初期不一樣,若是與眾人一起擊殺白小純,太丟身份。

可就算是他們沒有參與,但那數十個築基初期護法與長老的出手,依舊是撼動天地,在這血溪宗,門人之間沒有道理,有的只是弱肉強食!

你惹我,我就殺你!

與靈溪宗完全不一樣,相互之間,只有實力才是關鍵,才是重點!

白小純的行為,在中峰是犯了眾怒,這些築基修士一個個殺意瀰漫,出手時遠非凝氣可比,神通擴散,血氣撼天,一道道中峰特有的秘法血劍,呼嘯而出,眨眼就數十道劍氣,從四面八方,直奔白小純。

白小純心底正對兔子的事情鬆了口氣,此刻心神猛地跳動,全身上下,所有部位都在震動,彷彿血肉都在咆哮,在不斷地提醒白小純這裡的危機。

轟鳴之聲,剎那間滔天而起,驚動八方,在這四周數十個築基修士的殺意出手下,白小純勉強避開,可依舊被十多道劍氣轟在了身上。

「聽我解釋……」白小純身體踉蹌退後,不死金皮在血氣的融入下,全身上下散發出強烈的血光,再加上不死金剛第一層,使得白小純力大無窮的同時,防護更為誇張。

四周的那些築基修士,一個個都面色變化,甚至有不少雙目瞳孔驀然收縮。

「這夜葬,竟暗中修行了煉體之法!」

「難怪他能從隕劍深淵裡活著出來,這煉體之法是關鍵!」

「他的肉身防護太強,我等聯手,竟難以撼動!」

四周眾人一個個神色凝重,可如今既然出手了,他們就不會停下,白小純越強,他們就越要擊殺,免得留下無窮後患。

此刻一個個目中寒芒閃耀,再次出手,向著白小純衝殺而去。

又有十多道劍氣呼嘯而來,轟在白小純這裡,任由白小純如何閃躲,這四周的數十個築基修士,都死死追擊,不斷出手。

聲響回蕩時,

就連白小純的洞府,也都被人直接毀去,轟的一聲,四分五裂。

「跑啊,夜葬,今天你逃不走!」

一聲聲話語傳出,神通術法大範圍的降臨,白小純全身狼狽,最終在這數十人的劍氣下,直接轟在了身上。

他就算是有不死長生功,此刻也噴出鮮血,白小純猛的抬頭,目中已有血絲,神色猙獰,更有一股肅殺之意,從他如今夜葬的面孔上流露出來。

那是森然,那是嗜血,那是冷酷,那是怒意驚天。

這一刻的他,血氣滔天,殺意無邊。

「老子不逃了,你們幾次三番要殺我,欺人太甚!!真以為我怕了你們!」白小純深吸口氣,擦去嘴角的鮮血,他此刻頭髮散亂,身上的衣衫破損不少,身體顫抖,內心深處從來到這血溪宗后,一直緊繃的神經,在這一刻爆發開來。

他不想繼續綳著了,這些人要殺他,出手根本就沒有保留,而是真真正正的要滅了他的打算,這一刻,強烈的生死危機,讓白小純大吼一聲,在四周眾人衝殺而來的剎那,他身體向前一步踏出,直接就出現在了一個築基青年的面前。

剛一臨近,白小純神色猙獰,直接撞了過去,轟的一聲,撼山撞爆發,那築基修士噴出鮮血,發出慘叫,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直接被撞飛出去。

與此同時,有七八道劍氣來臨,白小純全身血氣散開,轟鳴間直接強行抵抗,巨響回蕩時,他身體一晃,出現在了兩個中峰護法面前,雙手抬起,向著二人直接抓去,速度之快,電光火石間就臨近。

這兩個中峰築基護法,雙眼一縮,立刻身上血氣瀰漫,各自掐訣時,形成血影,就要去阻擋白小純,但白小純的雙手,蘊含無窮之力,剎那碰觸這兩個血影時,勢如破竹,摧枯拉朽,直接崩潰,一把就抓住了這兩個築基護法的手臂。

「給我滾!」白小純猛的一掄,這二人手臂直接斷裂,痛的發出慘叫,身體被大力卷著,直接拋出,轟在了遠處的洞府上。

在這中峰下指區域亂動的同時,一旁的屍峰以及無名峰,還有少澤峰,都注意到了這裡的血氣翻騰,不少築基修士都遠遠看去。

甚至這幾個山峰的大長老,也都是如此,隱隱的,在這三個山峰上的血子殿內,外出歸來的血子,也有目光如閃電一樣,直接落向中峰。

即便是祖峰,在這一刻,也有來自幾個太上長老的神識,掃過中峰,看到了白小純與眾人擊殺的這一幕。

「又是此子?」

「此子具備魔性啊,竟又引起眾人追殺。」

「哈哈,這才對嘛,年紀輕輕的,遇到別人要來殺自己,必須要反抗才對!」

在這其他山峰的修士,都看熱鬧時,中峰下指區域,白小純橫衝直撞,摧枯拉朽,一個又一個築基修士,被他直接撼動,鮮血噴出。

「夜葬!」就在這時,一聲冷哼從半空傳來,宋缺整個人化作血色山峰,竟從上向下,如巨峰壓頂一樣,驟然而來,更是在這山峰下,還有三道足有十丈多長的血色劍氣,捲動八方,驟然殺來。

「劍氣?我也會!」白小純猛的抬頭,眼中血色更甚,右手抬起時,運轉血殺界功法,從體內血肉中強行抽出一絲不死血氣,透過手指,向著來臨的宋缺,驀然一甩。

一道明顯與眾不同的血氣,驀然出現在了白小純的指尖上,仔細一看,這血氣竟蘊含了一絲金色,在出現的剎那,一股難以形容的氣息,從這劍氣上爆發出來。

轟轟轟的擴散時,整個四方的血氣全部一震,如同遇到了王者,竟剎那間被抽離而來。

隨著融入這劍氣內,使得劍氣飛速龐大,眨眼間就化作了十丈大小,在這整個中峰,如日中天,極為明顯。

與它比較,其他所有人的劍氣,彷彿是劣質,唯有白小純的劍氣,才是……最正宗!

更有一股無上的霸意,如同萬劍之主,在出現的一瞬,撼動蒼穹,甚至讓這四周所有人,都心神狂跳,他們的劍氣,彷彿有些不受控制,似在顫抖……一起顫抖的,還有他們的修為!

這一幕,讓眾人駭然失聲。

「怎麼回事!!」

「這是……什麼劍氣!!」

「天啊,這夜葬,他修的是血殺界么!!」

即便是四周那些築基中期的長老,也都因這劍氣的出現,大吃一驚,倒吸口氣時,這與眾不同,驚艷絕倫的劍氣,直奔宋缺。

宋缺面色一變,來不及多想,巨響驚天動地,他的三道劍氣,立刻就支離破碎,化作的山峰更是難以阻擋,轟然爆開,而他的身體,則是噴出鮮血,帶著駭然與茫然,猛的後退。

「不可能,你……」宋缺頭皮發麻,白小純的這劍氣,讓他震撼到了極致,他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劍氣,威力之大,超出他的想象,甚至比自己常年於血瀑布下修行的劍氣,還要霸道!

不但是他被撼動,四周所有人,此刻全部心神顫動,都被白小純這劍氣震驚,一個個目瞪口呆,頭皮一陣陣發麻。

甚至這一瞬,少澤峰,無名峰,屍峰的眾人,也都全部睜大了眼,三峰的大長老,更是倒吸口氣,就連三峰血子殿內的目光,這一刻也都明顯的強烈起來。

還有祖峰上,這一刻,傳出驚呼!

「這是……煉血成漿境界的劍氣!」

「這小子叫夜葬?他竟有如此天賦,居然悶聲不響的,達到了如此境界!」

「血殺界,以煉血為主,分為煉血化氣,煉血成漿,逆血返祖,血氣成劫這四個境界!」更多的神識之力,轟然間降臨中峰,去仔細的關注這一場亂戰。

這一戰,在這一瞬,已經被血溪宗高度關注,而這一切,正是因白小純的那一道劍氣!

「殺了夜葬,此人不死,我等日後必定被他報復!」中峰下指區域,神運算元發出一聲尖叫,掐訣間立刻出手,而四周其他人此刻也都明悟過來,紛紛殺意再起,集合眾人之力,全部出手,擊殺白小純。

「此人不對勁,他用的不是我中峰血殺界!」宋缺低吼,眼睛赤紅,死死的盯著白小純,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與眼前這個夜葬交手后,他心中的殺意翻騰,似與對方有深仇大恨,不共戴天。

這感覺有些突兀,可偏偏真實存在。

白小純驀然避開,看著四周眾人如同兇殘之狼,他怒極而笑,目中露出猙獰,更有肅殺冷酷之意,從他的面具上散發出來。

「我夜葬用的不是血殺界?那麼就讓你們這些人看一看,什麼……才是血殺界!」白小純身體一躍而起,到了半空時,在那些築基修士化作一道道長虹殺來的瞬間,他深吸口氣,右手抬起,向著下方中峰,驀然一指!(未完待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一念永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一念永恆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零三章 真以為我怕了你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