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我要……煉藥!

第二百九十二章 我要……煉藥!

白小純沉默,他儘管經歷了血溪宗的磨練,可還是很難做到心狠手辣,殺人如麻,眼下這修真家族內,修士不多,地宮中的那些人,也都傷勢在身,只需他一聲令下,可讓這修真家族眾人以及那玄溪宗餘孽,頃刻間全部滅亡。

沉默中,白小純望着山谷內的眾人,忽然開口。

「你等既選擇歸順我雙宗,又何必如此……」白小純緩緩開口時,眉心通天法眼猛然間光芒璀璨,如同太陽,一股強悍的馭力,直接從這通天法眼內爆發出來,隨着他的目光,直接轟入山谷下的地宮中。

地宮內的玄溪宗七八人,本就傷勢在身,此刻身體猛地一顫,一個個額頭青筋鼓起,發出低吼,可卻控制不住身體,竟一一抬起右手,向著自身的天靈,狠狠轟擊而去。

砰砰之聲回蕩時,這七八人噴出鮮血,一個個氣絕身亡,唯獨一個老者,掙脫開來,嘴角溢出鮮血,神色駭然猛的衝出地宮,化作長虹,向著遠處疾馳逃遁。

這一幕太突然,山谷內的修真家族,全部神色大變,一個個露出驚恐,尤其是這修真家的老祖,更是面色慘白,身體搖搖欲墜。

那玄溪宗的老者還沒等飛走太遠,立刻賈烈瞬間追出,很快的,一聲凄厲的慘叫從遠方傳來,不多時,賈烈提着老者的頭顱,一身煞氣的回到白小純的身邊,看向山谷內眾人時,舔了舔嘴唇,隱隱嗜血。

不僅是賈烈這樣,四周其他雙宗修士,都是如此。

山谷一片寂靜,此地修真家族眾人一個個苦澀,更有絕望。

「這場戰爭,無關對錯,只有立場不同……此事,是一個警告,跟隨我雙宗,未必不是一個更好的選擇。」白小純凝望此地修真家族眾人,緩緩開口后,袖子一甩,踏着血劍遠去,四周那數百修士,也都冷眼看了看此地的修真家族后,隨着飛遠。

直至確定了白小純離去,此地修真家族眾人一個個都如同做夢一樣,那種鬼門關前走了一圈的感覺,讓他們每個人都心頭顫抖,沉默了許久之後,那位築基中期的此家族老祖,目中有些茫然,可很快就露出果斷。

「此人……應該就是傳說中的那位……白小純了,果然是天驕之輩,一個目光滅殺玄溪宗眾人……更是對我這裏,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威懾的同時又有懷柔,偏偏又不讓人反感,甚至還有感激之意……」這老者看了看身邊族人,裏面有不少,此刻顯然都心中有感激之意。

「嘿嘿……這等手段,

此子日後,必定一飛衝天!」老者狠狠一咬牙,右手驟然抬起,有劍光呼嘯,直接斬向自己四周族人里的三人!

這三人根本就沒有半點準備,慘叫中屍首分離。

「我寒雲家族,從此追隨靈溪宗與血溪宗,這三人與玄溪宗糾纏不清,斬殺在此,如斬斷與玄溪宗關聯,以儆效尤!」

「若我沒有阻止靈溪宗與血溪宗的戰爭,恐怕不久之後,就是玄溪宗的人,在清掃如我這樣的餘孽了。」白小純有些感慨,沉默時,發現自己四周的兩宗修士,在看向自己時,目中明顯與之前有些不大一樣了。

那目中的狂熱不但更多,甚至還出現了尊敬,顯然對於那幾個玄溪宗餘孽的滅殺以及對寒雲家族的處理,使得這些兩宗修士,心中或多或少都有認同。

甚至就連北寒烈也都如此,看向白小純時,露出一絲奇異之芒,而賈烈與神運算元,也都多看了白小純幾眼。

白小純笑了笑,深吸口氣,他知道,自己終究還是長大了……有些事情,哪怕非自己所願,可為了保護自己的親人,為了保護自己的宗門,還是要去做。

「我的肩膀不寬,做不到支撐蒼生之念,我能支撐的……只有我的宗門,我的親人,我的朋友……」

白小純目中露出深邃之芒,修為散開,血劍轟鳴,速度更快,一路上呼嘯而去,走過一處處歸順的修真家族,所過之處,天地轟鳴,距離老遠就可以看到。

但凡遇到玄溪宗修士,不需要白小純出手,四周數百人,立刻就會呼嘯而去,而那些修真家族,白小純也並非一視同仁,在他的分辨與觀察下,有的如寒雲家族,有的則是硬心滅去。

只有這樣,才可產生威懾,也只有後方穩固,才可以支撐前線的戰爭,始終推動前行。

可這種橫掃,在幾次之後,隨着消息的傳開,隨着各個修真家族有了準備,搜尋玄溪宗餘孽之事,慢慢困難起來,除非是不分青紅皂白,直接強攻,可這樣的事情,若是出現的次數多了,會引起整個後方的崩塌,畢竟這些修真家族的力量,也不容小看,否則的話,血溪宗與靈溪宗大軍所過,也不會不去滅掉。

尤其是戰勝玄溪宗,不是最終的重點,對於靈溪宗與血溪宗來說,吞併與融合,用來壯大自己,才是關鍵所在。

直至連續走過三處修真家族,都封閉家族山門,任由白小純如何開口,也都沒有絲毫回應,置之不理時,白小純生氣了,好在這些修真家族對他這裏雖不理會,可卻都送出了一些財物,這才讓白小純勉強接受。

白小純鬱悶,看了眼手中的玉簡,皺起眉頭,任務玉簡上重點提起了六個修真家族,這六個修真家族,幾乎是有確鑿的證據,指出對方必定藏匿玄溪宗餘孽,更有不軌之心。

「搞不懂那些老祖在想些什麼,都有確鑿證據了,幹嘛不直接派人來滅了。」白小純琢磨了一下,忽然眼睛一亮,猛的一拍大腿。

「我懂了,該死的,我怎麼反應這麼慢啊,這分明是幾個老祖對我的賞賜啊,這是給我一個來勒索的機會啊……我前腳勒索完,宗門後腳再派人來滅掉!」

「哈哈,一定是這樣!」白小純想到這裏,覺得自己之前太愚笨了,居然還真的把這個當成了任務。

「老祖們也真是的,明明是對我的賞賜,直接說就是了,偏偏還這麼隱晦。」白小純得意,更有期待,化作長虹,帶着身邊數百人,直奔下一處修真家族。

一天後,一座翠綠的山峰,出現在眾人面前,山峰內外光芒閃耀,隱隱有陣法開啟,守護的極為嚴密。

「玄光家族,我白小純奉命來……」眼看這山峰內的修真家族,與之前幾個家族一樣,一副閉關不出的樣子,白小純已經心領神會,於是大搖大擺的站在血劍上,正要開口暗示一番。

可他話語沒等說完,一聲轟鳴滔天而起,在那山峰上,此刻赫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光人,身體磅礴,竟與山峰齊高。

這巨人雙目閉合,如同沉睡,可卻有聲音轟轟回蕩。

「白小純,我玄光家族,已經封山,這裏不歡迎你!」

聲音如天雷滾滾,回蕩四方后,那巨人身影縮小,最終消失,整個山峰依舊光芒閃耀,沒有任何聲音傳出,似打定主意,真正封山。

對於被人打斷話語,白小純有些不悅,可一想到接下來對方要給的財物,這才壓下不悅,乾咳一聲開口。

「我知道你們封山,可我總不能白來一趟,這樣吧,你們……」

「滾!」白小純話語還沒等說完,立刻從玄光家族所在的山峰上,傳出一聲怒喝。

「啊?」白小純一愣,對方的反應,與他之前走過的幾家不一樣,尤其是居然再次打斷他的話語,這就讓白小純生氣了。

「你們怎麼罵人啊,我也不是不講道理,我們這麼多人大老遠飛來,你們……」

「滾!!」這一次,山峰上的聲音,更為憤怒,吼聲如天雷滾滾。

「你奶奶的!!」白小純頓時大怒,連續三次被打斷話語,他的怒火立刻燃燒,尤其是想到對方居然這麼可惡,不讓自己檢查也就算了,不給財物也就罷了,居然還罵人!

「諸位師侄,既然敵人這麼狡猾,我們要比他們更狡猾才對,不然這任務就完不成了!」白小純帶着怒意,看向四周眾人,北寒烈三人心底冷笑,看着白小純。

「這玄光家族的陣法,集合一山之力,我們就算是要轟開,短時間也難以做到,若是逼急了,會影響後方安穩,你又能有什麼辦法。」北寒烈淡淡開口。

至於其他人,也都很是鬱悶,紛紛看向白小純。

白小純也發愁,覺得老祖們給賞賜,居然都給的這麼讓人不舒服,此刻沉吟時,忽然一咬牙。

「既然他們如此欺人太甚,我……我要……煉藥!」白小純話語一出,四周兩宗修士全部都身體一顫,更有人驚呼失聲,甚至出現了混亂,眨眼的功夫,這數百人,直接倒退數十丈,遠遠離開白小純。

北寒烈三人,速度最快,一聽到白小純要煉藥,都神色大變,急速後退。(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一念永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一念永恆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九十二章 我要……煉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