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惟我獨仙下載
  3. 惟我獨仙全文閱讀
  4.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惟我獨仙(大結局)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惟我獨仙(大結局)

作者:唐家三少

    直到此時,冥靈才意識到了自己同海龍的差別,此差距是不可能拉近的,除非自己也能擁有真正的無屬性混沌之氣,否則,這就將是一道不可逾直的鴻溝。」哼,誰怕你不成。不過,看在你今天沒有殺傷我們冥界任何族人的情分上,就放過你拉。我現在開始將金色光焰逐漸轉弱,你要做出節節進逼的樣子。「
  金、銀兩色光團信舊在不斷的糾纏著,冥界大軍在十一冥王的鐵腕手段下快速的撤退著,此時,那精銳的四十九個軍團已經開始撤退了,銀色光網顯得空蕩了許多。
  戾峰、戾無暇暗界幾位大神此時依舊停留在光網中,與那些冥衛們混在一起。看到海龍已經變得如此強大,他們心中都充滿了興奮,雖然尚不能將興奮表露出來,但他們都已經暗暗決定,今後將不再離開仙界了。
  四十九個精銳軍團素質極高,撤離的速度也最快,此時,十一冥王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急切,不再管剩餘的冥人,直接向海龍和冥靈交戰之處撲了過來。
  金色的光團突然與銀色的光團分離,冥靈憤怒的聲音響起,」你們還想違背我的命令么?快走,我不希望你們做任何無謂的犧牲。」金光驟然湛放,那金色的火焰似乎在做最後的燃燒。十一冥王同時感覺到自己身體一熱身軀再不受自己的控制,十一道身影,如同十一道利箭一般沖向了那黑色的縫隙。
  「帝——君——」十一冥王在離開那黑色地裂縫。彷彿已經看到了冥靈身上湛放的血色光彩,他們的聲音中充滿了凄厲,下一刻,他們已經被吞噬進那無盡的黑暗之中。
  銀色的光網中,此時只剩下那數量不足五百的冥衛,他們沒有絲毫退卻的意思,冰冷的目光中流露出與冥帝冥靈共存亡的意念,當金色與銀色分開之時。他們已經如同飛蛾撲炎一般。毫無保留地沖向了海龍。
  海龍微微一笑,道:「既然你們不願意走,那我就送你們一程吧。」先前停滯的銀色光網突然以百倍的速度收縮,光網掠過了冥靈那已經消散的金色火焰,越過了戾峰夫妻與四位大神,瞬間收縮到海龍身前,光王所過之處,冥衛們連慘叫也來不及發出,他們的身體就已經消散了。徹底的消散了。
  海龍看著披頭散髮、滿身血污的冥靈,道:「好了,該走的都已經走了,你也沒必要再裝下去了。」戾峰等人愕然的看向冥靈,只聽冥靈不滿地哼了一聲,搖身一晃,已經重新恢復了先前沒有動手前的樣子。
  海龍所有的分身都消失了,在仙、佛二界的強者們面前變得空蕩蕩的,耳濡目染司空第一個飛了過來,他用力的在海龍頭上敲了一下。興奮的大喊道:」好小子,不愧是我老孫的徒弟。「
  海龍揉著被打的地方,看著這真正關心自己的師傅,笑道:」幸好弟子沒給您老人家丟臉,否則。我可憐的頭就完蛋了。」
  弘治等人也先後圍了上來,弘治有些疑惑的看著海龍,道:「老大,你似乎以前就認識這位冥帝么?」
  海龍笑道:「你現在還叫我老大么?你可已經是掌管整個佛界的如來佛祖了。」
  弘治微微一笑,道:「不論我的身份是什麼,一天是大哥,一世永遠是兄弟。」
  「對,一天是大哥,一世永遠是兄弟。」戾峰沖了上來,緊緊的同海龍擁抱在一起。感受著那濃濃的兄弟之情,海龍的眼睛濕潤了,
  經歷了這麼多磨難,一切終於都已經成為過去,付出的一切並沒有白費。還有什麼比之情更真切的呢?他張開雙臂,摟上的戾峰和弘治的肩膀,笑道:「我的好兄弟們,現在,我們終於可以在一起了。」
  先前一直組織仙人們準備隨時應變的鎮元大仙,三清祖師,菩提祖師,以及熟悉海龍的仙、佛二界大神通者們都圍了過來。他們並沒有說什麼讚揚海龍的話,但在他們心中,現在的海龍,已經成為了至高無上的存在。
  「喂,有了兄弟,你就要不理會我了么?」冥靈漂浮在那時在,形單影隻得看著海龍。
  海龍哈哈一笑,鬆開弘治和戾峰,身形一展,已經摟冥靈飛了回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冥靈小姐是老冥帝唯一的女兒,同時,她也是我的愛人。」
  飄渺、蘇醒的天琴、影和夢雲此時都已經飛了過來,飄渺吃驚的看著冥靈,驚訝的道:「你,你真的是娃娃么?」畢竟,冥靈現在的神態同娃娃相差太遠了,又穿著不同的衣服,先前雖然飄渺已經猜到了,但直到此時才敢確認。
  冥靈點了點頭,神態一變,露出了娃娃本色,嬌憨的道:「飄渺姐姐,是我啊!」
  飄渺瞪大了好那雙美眸,「這麼說,剛才你們打的那麼熱鬧,難道都是假的。」
  冥靈搖了搖頭,剛要說些什麼,卻被海龍搶了先,海龍深深的看了冥靈一眼,道:「對,那些當然都是假的,如果沒有娃娃配合,我們又怎麼能如此順利的將冥界大軍打退呢?能在不殺一人的情況下將冥界大軍擊退,這功勞或有大半都是娃娃的。至於娃娃為什麼會是冥靈,又為什麼會成了冥帝唯一的女兒,以後我自然會解釋給你們聽。」
  冥靈眼中升起一片水霧,她的心暖了,她當然明白,海龍之所以這麼說,是不想讓這裡的任何人對她心存芥蒂。看著海龍的目光,她終於沒有再說什麼,你下頭。兩滴晶瑩的淚珠悄然滑落。
  突然,海龍臉色一變,目光怪異地看著冥靈道:「看來,你那些下屬們不捨得就這麼放棄你啊!他們正從冥界的通道重新向仙界趕來。」
  冥靈一楞,道:「那,那現在該怎麼辦?」
  海龍神秘的一笑,道:「容易的很,我所擁有的無屬性混沌之氣雖然不能創造。但卻可以修補。為了冥界同仙、佛二界再不發生任何衝突。就將冥界通往這裡的通道徹底封死吧。」一邊說著,他從眾人的包圍中沖了出去,轉瞬間,白色的光芒包裹住他的身體,現在的海龍,就如同正午的太陽一般,散發著令人無法直視的強烈光芒。一道接一道的白光從那巨大的太陽中發出,直射入天際之中,開空突然變的暗了下來。當第七十三道白光消失之時,一切又重新恢復了正常。
  當海龍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時,他的臉色有些發白,在這極短的時間內將冥界通往仙、佛二界的所有通道封死,對他的消耗也非常大。畢竟,僅是控制那麼龐大的無屬性混沌之氣就需要非常龐大的意念力做後盾。
  飄渺攙住海龍的手臂,向冥靈笑道:「娃娃,我還以為你能憑藉至陰之體逃脫海龍的魔掌呢,看來,你要同我們一起做伴了。」
  冥靈的俏臉一紅。緊接著轉變成一片黯然之色,輕輕的搖了搖頭。
  海龍深深的看著娃娃,「留下吧。好么?」
  冥靈眼中流露出一絲堅定的光芒,用力的搖了搖頭,「記得我們先前說過的話么?不要勉強我。你知道我的選擇。送我回去吧,那裡需要我。」
  海龍一陣失神,輕嘆道:「真的不能留下么?」
  冥靈眼中流露出一絲姜迷,「冥界是父親一生的心血,我已經不能替他完成他的希望了。就更不能看著冥界陷入混亂之中。」
  海龍知道冥靈說的是事實,冥界遭到了如此慘重的打擊,雖然實力上並不沒有什麼真正的損失,但是冥人們的信念卻遭受到了沉重的打擊,人心必將離散。冥相月石等人雖然在冥界中有著極大的權威,但他們畢竟不是冥帝,人心離散,冥人必將極難統御,而且,冥界的強者們就一定齊心么?很有可能冥界將陷入無休止的紛亂之中。
  輕輕的點了點頭,海龍艱澀的道:「好,我尊重你的選擇。
  白色的光芒包裹住冥靈的妖軀,帶著姜美的容顏,她緩緩向空中飛去。雖然通道已經被封死了,但對於海龍來產,穿行到任意一界都是非常容易的事。黑色的縫隙重新出現,冥靈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海龍的身體。當她那絕色的妖艷就要消失在黑暗之中時,她終於忍不住哭了,「海龍,記住……你……對我……的承……諾,我在……冥界……中等……你,我願做……你一……世的……情——人——。」
  ……
  冥界。
  冥相月石冷冷的看著面前的十二冥王,沉聲道:「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十二冥王眼中都充滿了仇恨的火焰,冥英王沙啞的道:」帝君,帝君是為了我們才犧牲的,我願意永遠奉她為主。我們還不夠強大,為了替帝君報仇,我們必須開始苦修了。我提議,帝君的位置永遠虛懸,只要一天沒為帝君報仇,我們就不重新選出新的冥帝。」
  一向冷靜的月石暴躁的道:「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老冥帝就這麼一個女兒,卻死在了仙界。你們是幹什麼吃的,竟然讓帝君為你們斷後。」
  冥英王怒道:「月石你不要以為我怕你,你有什麼資格說我,要不是你們三個沒有纏住那傢伙,帝君又怎麼會犧牲。現在你向我發脾氣有用么?連冥界通往仙佛二界的通道都被封死了。我們還能做什麼?我們還能做什麼?」說到最後一句,他幾乎是用喊出來的。
  「夠了。」冥幽王大喝一聲,「帝君新喪,你們就開始吵,冥界現在還不夠亂么?冥生,彙報一下我們這次的損失。包括妖界那邊的。」
  冥生神色怪異的看著眾人,道:「我已經聯繫完五大妖王了,經過統計,妖界共徹底毀滅七百六十一人,我們冥界被徹底毀滅八百七十四人。」
  冥相月石楞了,十二冥王也都楞了,他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損失竟然會這麼小。兩界加起來才不過一千多人,同三百多萬聯軍相比,這隻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月石盯視著冥生道:「你沒有統計錯么?」
  冥生堅定的點了點頭,道:「不會錯的,都是各個軍團自己統計彙報上來的。」說到這裡,他的神色更加怪異了,「而且,據統計,死去的這一千多人都是最後撤退時因為控制騷亂而死在十一位冥王手下的。我們這次侵襲仙界,可以說一人未亡。」
  「什麼?」驚呼聲差點震破了冥生的耳朵。
  冥生冷冷的道:「這沒有什麼好驚訝的,事實如此。那個叫海龍的人根本就沒有殺任何人,在他法力消失的人手,其實都被傳送回了冥、妖二界。他似乎只是想給我們一個警告而已。
  眾人面面相覷,他們當然明白那是需要多麼強大的法力。心中對海龍的恐懼更加深了,不,現在他們的心情已經不能用恐懼來形容了,那是敬畏,發自內心的敬畏。
  冥本月石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業,「既然那個海龍不願意殺傷任何人,那他會不會放過帝君呢?他的心熱了起來,希望重新燃燒。
  冥英王嘆息一聲,」恐怕很難,他雖然放過我們卻不會放過帝君,畢竟,只有帝君的修為能同他接近,換了你,你會縱虎歸山么?」
  「他確實放過了我,不要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光影一閃,一臉平靜的冥靈出現在這些冥界巨頭們面前。
  「冥靈。」不論是月石還是十二冥王,聲音都無比的喜悅,就連一向不將感情表露在臉上的冥生,也不禁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冥英王楞楞的道:「他,他真的放過了你。」
  冥靈沒好氣的道:「怎麼,你希望我死在仙界是不是。」
  「不,不,您能回來,屬下高興還來不及呢。帝君您回來就好了,我們一定會凝聚在您周圍,我相信,將來我們一定還能重新殺回仙界的。」
  冥靈苦笑一聲,搖了搖闊大,道:「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海龍不在,否則,誰也無法再動搖六界的局勢。好了,你們應該去做該做的事了。我不希望看到冥界有任何動蕩。雖然不能統一六界,但我們卻可以將冥界治理好,希望你們不要辜負了當初我父親對你們的期望。」
  「是,帝君。」由衷的敬意出現在每一個人心中,除了老冥帝,他們終於再次真心的臣服於一個人。冥靈回來了,也將面臨分散邊緣的冥界重新聚攏成一團,雖然這次入侵失敗,但冥界卻比天琴統治時更具有凝聚力。
  一道道黑影從冥靈面前消失,看著他們的離去,冥靈眼中流露一絲寂寞。輕輕的撫摩著自己的小腹,「龍,你答應過我的,一定要來啊!
  希望你能看著我們的孩子出世,我會把當初我想得到的全都給他,讓他成為最幸福的孩子。」此時,這位統治著冥界地帝王。眼中已經被溫柔充滿。
  ……
  同冥界完全不一樣,此時的仙界已經成為了歡樂的海洋。當初的十萬年約定,一直如同一塊沉重的大石般壓在每一位仙人心頭,而現在,一切都已經解決了,仙界再也不用冥界的威脅而膽寒。仙人們已經各自回了自己修鍊的地方,只剩下大神通者們。
  「不行,你小子想逃避自己的責任么?」太上老君有些憤怒地看著海龍。但誰都看得出,他的憤怒中包含著一絲笑意。
  海龍苦笑道:「你們就饒了我吧。好不容易一切都結束了。我只想回木星坪過些平靜的日子,今後根本不會有什麼事,為什麼非讓我當這個仙帝呢?我還是希望做一個逍遙的仙人。」
  鎮元大仙笑道:「那可不行,我們好不容易抓到一個可以服從的,怎麼會放過你。現在仙帝的靈魂已經被如來佛祖重新轉生了。天心和天冰也化為凡人去人界尋找他們的丈夫,我們需要一個新的仙帝,你放心,只要你答應做這個位置,我們這些老傢伙都任由你差遣。在仙界中,你就像冥界中的冥帝,是至高無上地存在。」
  海龍看向一旁一臉看好戲神色的弘治,「可是,我實在沒有當仙帝的慾望。我既不喜歡被別人管事,也不喜歡管事別人。師伯,您就別為難我了。」
  弘治嘿嘿一笑,道:「大哥,你推辭什麼,當仙帝有什麼不好。你現在不是連後宮都有了么?」如果有佛界中的菩薩們在此,一愛會因為他的話目瞪口呆。這還是他們心目中的如來佛祖么?
  海龍沒好氣的道:「你要是願意當,就讓給你好了,你監管仙界不是更好。你如來佛祖的威名我可比不了。」
  弘治脫口而出道:「那可不行,我還要多留著點時間去人界弄點酒……」他捂住了自己的嘴,看著眾人一臉好笑的神色。再也說不下去了。
  海龍流露出一副認命的樣子,長嘆一聲,道:「既然各位前輩執意要我坐仙帝的位置,那我也只有……」看著眾人眼中希望的光芒。海龍狡詐的一笑,快速的道:「腳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數只大手同時抓在空氣中,他們面前的海龍已經消失了。
  原始天尊驚道:「快追,這小子居然跑了。」
  鎮元大仙苦笑道:「不用追了,你們自認為誰能追的上他呢?海龍為了仙界,這些年一天踏實日子也沒過過,就由著他吧。我已能有了另外一個人選。」
  眾人看向鎮無大仙,等待著他的下文,鎮元大仙微微一笑,目光飄落在角落中的一個白色的身影上。
  出了三清觀,海龍長出口氣,看著被自己帶出來的飄渺、夢雲、天琴、影以及後天、戾峰等人,笑道:「終於脫離了,我自由啦!」
  天琴目光柔和的看著海龍,她那九重冥魔大法已經不會再散發出一絲戾氣,「你就這麼走了,他們會不會怪你?」
  海龍搖了搖闊大,道:「傻丫頭,怎麼會呢?我走之前,已經告訴鎮元大仙師伯一個更合適的人選,在師伯們的輔佐下,那個人已經躍然承擔起這份責任了。」
  「老大,你跑的可真快啊!」弘治和地藏王菩薩追了出來。
  海龍笑道:「小治,怎麼,你也想跟我一起走么?」
  弘治聳了聳肩膀,道:「這有什麼不可以,佛界有燃燈佛祖在就足夠了,我也正好偷偷懶,你那麼想回木星坪,那一定是個不錯的地方。」
  海龍的目光轉向地藏王菩薩,「姐姐,那你呢?」
  地藏王菩薩微笑道:「我可沒有如來佛祖這麼清閑,地府還有些事必須我回去處理。海龍,我新收了個徒弟。你也知道,佛界修鍊是需要度劫的,每度過一個劫難,就會上升一層。」
  海龍驚訝的道:「姐姐也收了徒弟么?不知道是誰這麼幸運。既然姐姐還有事,我就不留你了,有空的時候,我一定會去地府看你的。」
  地藏王菩薩搖了搖頭,道:「你可不能來看我。至少目前還不行。你要知道,我那徒弟現在度的正是情劫,而她這情劫唯一地破綻就是你。」
  感受著周圍眾女善的目光,海龍尷尬的道:「姐姐,你不是說笑吧,怎麼,怎麼可能會是我?」
  地藏王菩薩撲哧一笑,道:「怎麼不可能是你呢?我那徒弟的名字叫蓮舒。」話音一落。她已經化為一道流光而去。而背後。卻留下了海龍的慘呼聲。
  「老婆們,饒——命——啊——!」
  尾聲
  ……
  丁滿和赤霞仙子站在重建後天宮的平台上,凝望著遠方的仙雲,兩人相視一笑,神色間充滿了對彼此的深情。
  「爸爸,媽媽,你們在想什麼?」童音響起,那是丁滿懷中抱著地孩子。孩子粉琢玉砌地年倖存丁滿,大眼睛中充滿了對求知的渴望。
  丁滿寵膩的看著自己的兒子。笑道:「我們在為你祈禱啊!希望你能成為一名真正的仙人。」
  孩子不解的道:「爸爸,我從出生時不就已經是仙人了么?爸爸是仙界的帝王,今後我一定要像爸爸一樣,成為仙界中最強大的仙人。」
  丁滿搖了搖頭,道:「不,爸爸並不是最強大的仙人!」
  「為什麼?您不是仙帝么?那誰是最強大地?是媽媽?還是鰻魚叔叔?難道是孔雀阿姨?」孩子疑惑的問道。
  丁滿眼中流露出一絲朦朧的光芒,彷彿又回想起了以前的一切,當初,他同鰻魚一起回雪山囚禁了天誅,並重新成為了雪山掌門。後來又經歷了冥界一戰。到現在他都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鎮元大仙會選擇自己做仙帝,那個人的身影不禁從他眼前閃過,他已經有些痴了。
  「爸爸,你清寒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丁滿微微一笑。道:「寶貝,你要記住,永遠不可以只將目光放在眼前。比爸爸強大的人有很多,但最強大的卻只有一個人。他才是真正的仙人,也可以說是仙人中的仙人,也只有他,才能最配地上仙人這個稱號,我只能用一個辭彙來形容他,那就是惟我獨仙。你應該以他為目標才對。」是啊!冥帝是他的情人,佛祖是他的小弟,想到這裡,丁滿不禁無奈的搖了搖頭。
  孩子有些不明白丁滿的話,「爸爸,那這個人是誰呢?」
  丁滿在他地小臉上親了一上,道:「等你長大了,你自然就會知道了。」
  ……
  此時,丁滿所指的某人,正在冥界中急的滿頭大汗。
  「怎麼還不生。娃娃,你都懷孕十年了,人家丁滿大哥的孩子都八歲了,可我們的寶寶卻還沒有出生,我真想替你生啊!」
  「啊!」冥靈痛叫一聲,「你以為我不想生啊!可寶寶他就是不捨得出來,都是你害的,啊,要出來了。」冥靈自從當初回到冥界以後,就一直孕育著這個小生命。不論是仙人和冥人,本來都同普通人一樣,懷胎十月就會生的跡象。現在,就連海龍的無屬性混沌之氣都幫不了她,一切只能*她自己。
  飄渺沒好氣的瞪了海龍一眼,「你趕快出去吧。這裡有我們幾個照顧就行了,你在這裡,只會添亂。女人生孩子,你看什麼?」
  天琴、夢雲、影都流露出同樣的目光。
  海龍苦笑道:「可是,我急啊!你們就讓我留下吧。」
  夢雲和天琴同時動手,將海龍推出了房間,砰的一生,將房門關住,「你在外面等。」海龍楞楞的看著眼前的石門,雖然心中焦急更盛,但卻難掩內心深處那一抹溫馨。十年過去了,這十年裡,他生活在無限的幸福之中,當初,回到木星坪之後,他完全放開了心懷,現在,他的妻子可不是四個了,不算冥靈,也還有……,仙帝的歸宿令所有人吃驚。當初,弘治將他即將燃盡的元神收走後,直接送入了人間。由於消耗過大,仙帝的元神除了轉世投胎以外沒有任何其他辦法,最後的結局是可笑的通過六道輪迴,仙帝竟然投胎成了一隻豬。據如來佛祖弘治計算,他至少要經過十六個輪迴之後才有可能再次成人。玄天心和玄天冰姐妹下入人界,她們只能護衛在轉世后完全失去記憶的仙帝(豬)身旁,等待著他一次又一次的轉世。
  「哇,哇。」嬰兒洪亮的哭聲將海龍喚醒。不用看,他的神念已經感受到了孩子的氣息,那是血脈相連的感覺,他傻傻的站在哪裡,「我,我有兒子了,我有兒子了。」在興奮中,他高高躍起,卻砰的一聲撞在了房檐上。但此時,所有的一切都無法掩蓋他心中的喜悅。
  門開,天琴一把將海龍拉了進來。
  一進門,海龍顧不上先看孩子,就趕忙用自己的無屬性混沌之氣補充著冥靈消耗的體力。
  冥靈寵膩的看著身旁的孩子,「你看,他長的多像你,剛才我已經感覺到了,他同你當初一樣,是至陽之體體,我一定要好好教育他,讓他接替我的位置成為冥帝。」
  海龍楞了一下,「那可不行,我已經忍不了了。不論是人不是孩子,都必須同我回仙界。現在的冥界早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危機。」
  冥靈怪異的一笑,道:「那也可以,不過我有個條件。」
  海龍一楞,道:「這還要什麼條件。」
  冥靈理直氣壯的道:「當然要了。我記得不久前你曾經說過統一六界也並不是什麼壞事,我要我們的孩子成為六界之主。」
  「什——么——」
  (全書完)